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散文·随笔·短信

散文·随笔·短信

  • 明天、以後

     未必明天就有以后。——梁静茹《会呼吸的痛》   一考完试,所有人好似放大假的样。好友列表里从未有过的上线人数纪录。这几天简直“热死人了”。   持续的高温。真让人吃不消。  所以在学校的最后一个傍晚。几乎全级的人都聚集在连通的内走廊里吹风。发现学校的建筑师还真厉害。刚好夏季风吹向我们走廊。于是坐在满满的箱子中间吹风,做英语题,喝奶茶。八班几乎全班都出来。场面可为壮观。大概六点半以后,一些女生围在一起,在走廊里唱《情歌王》。高高低低的声音。虽然音不太准。但是,勇气可嘉。合唱或重唱,其实比独唱好听。【这是我听过最美丽动听的音乐。】   我喝完奶茶后,剩下空瓶。然后因为LuLu和小龙坐在垃圾桶前面。于是我叫她们低头,以免砸到她们。然后我就把手中的阿萨姆奶茶瓶抛出去。没想到还没瓶子进去,她们就一声惊呼和鼓掌声。(明显是因为进了。)哈哈哈!!!(沾沾自喜中……)“啊秋好劲啊!”然后宗哥都拍手掌,“秋姐好劲啊!”嘻嘻……哈哈……HOHO~~果然不枉费我一心练投篮!!终于有机会表现啦,哈哈!突然想起有次体育课,宗哥话“好有潜力”。 得意忘形!!!    生物地理中考成绩。终于放榜了。果然,地理考得很好。但是生物不如意。5题,3分啊。        生活总有太多巧合。让我的神经紧绷。似晴天霹雳。心都会漏跳几拍。脑海瞬间里一片空白。其实,我不想有这么多的巧合。我只想。与众不同。      发现《爱就宅一起》好似姐姐讲的。“超无聊,第一集都没看完,不想看。”女主角。陈默默。“我只是很容易被遗忘。”   记忆里的台剧。很多都是无厘头。现实点的都几乎绝种。   写一篇日志,不知死了多少脑细胞。要完成一篇日志,我起码都要两三日。像酒药很长时间的发酵。这篇也不例外。所以我现在要去吃点东西,补充能量。

    1970-01-01 08:00:00 作者:日界线
    • 0
    • 6473
  • 时过境迁

       我所看見的花卻逐漸全部凋謝了,我所唱過的歌卻逐漸全都淡忘了,­我所聽過的故事逐漸全成了傳說,我所觸及的真實也逐漸成了記憶。­­我所擁有的一切在靜靜中流變,終於有一天,徹底地消失無蹤。­再也無法證明他們的存在,甚至無法證明他們曾經存在過。­­告訴我怎樣才能笑得開懷。­­­­  ­­­­­是不是隔得太长久。­是不是唤不醒记忆。­是不是流不出眼泪。­是不是开怀地微笑。­是不是還眷戀過往。­那失落的過往。­我全都還記得。­­­­­­宋說「愛是我們可以看得見的樣子。」­­­­­­­­S.H.E.《候鳥》——­你的爱飞很远像候鸟看不见­在湿地的水面那伤心乱成一片­你的爱飞很远像候鸟季节变迁­我含泪面向着北边­­前奏酷似《綠光森林》里的《不該再用我的愛困住你》。­還有一段旋律重疊起來。弦子的《第三者的第三者》。­­­­­怎麼又是往事重提。­其實我都心知肚明。­我在一旁看得清楚。­不用你們刻意提起。­是我不願再想起他。­所以想一次次掩飾。­爲什麽偏偏又提及。­就連夢境也出賣我。­明明講他們的故事。­她偏又提起我和他。­別再說了別再說了。­終又無法自圓其說。­­­­­《鎖住時間》——­我确定这次不会一眨眼­快乐就剩下照片幸福就剩下怀念­我听到真心碰到真心的瞬间­发出了清脆铃声像音乐美得人落泪­说一句肺腑之言让天听见­­­­­­­­很久沒有仰望過天空。­很久沒有看細水長流。­很久沒有回憶那過往。­誰還記得。是哪一篇日誌里出現的【題記】。­我用筆桿在窗前敲打你的節奏。­常常寂寞地強顏歡笑。­誰還記得。­記得有獎。­­­­­­【愛要有勇氣說偏顧忌  仍然逃避】鐘嘉欣《日夜想你》­《我一直在逃》饒雪漫­­­­­­作文——《感動·溫暖》(關於《八分鐘的溫暖》)­你聽說過么。如果太陽此刻熄滅光芒,地球上的人要八分鐘之後才會知道。­而在太陽熄滅光芒后的這八分鐘,一切都和往常一樣,所有人都不會察覺它的虛幻。­——題記­“幸福一直都在。認清這個世界,然後愛它”。­一塌糊塗。都不知道自己寫什麽。­只不過是隨便引用幾句話而已。­就被人加上“有文采”之類的名銜。­其實實質也只不過是垃圾而已。­就連有真才實力的人都這麼說我這個虛有其才的人。­­­­­­今天去了市圖書館的咖啡吧。­環境不錯。­我看見有一個女生和那個帥帥的店員聊了一個下午。­我和譚坐在裏面聽音樂做作業。(咱手機放的)­很可惜手機沒電。不然把裏面的環境都照下來。­下一次一定要拍下來。­­這咖啡吧和我想像的不大一樣。­但果然是傳說中創作的好地方。­除了有幾個小孩WeweWawa地叫。­(畢竟還是圖書館,而不是純粹的咖啡吧。)­我想到一些靈感。­但是太吵,又忘掉了。­­­­­遇見你的下雨天,­我打著藍色的傘,低著頭,­前面的頭髮垂下來,遮住右臉,­抽起長褲,小心翼翼地跨過一個個小水潭。­在想:你會不會又沒帶傘。­忽然有人呼喚我。­我回頭,看見了你和另一個同學。­水霧彌漫,加上沒戴眼睛,­一開始看得不清。以為是蔡某。­然後直覺告訴我是你。­於是我再一次回頭。­真的是你。­臉上還帶燦爛的微笑。­­­­突然莫名其妙地想蹲在地上哭。­­­­­­­­­­常常這樣。­莫名其妙地想哭。­卻欲哭無淚。­只是心涼。­­­­­­­­­­大概不再害怕了吧。­相遇也不用逃避了。­想念也不必回頭了。­­­­

    1970-01-01 08:00:00 作者:日界线
    • 0
    • 6209
  • 错失交臂

       Everything changes.   許多你以為永恆不變的事都在不知不覺中改變。   那是你肉眼察覺不了的塵埃般細微的距離。      有沒有發現。這篇日誌和以往的有點不同。少了題記。【如果你發現了,那你很細心而且眼睛十分敏銳。】【如果你沒有發現,那你就是很少留意這些細節。】     半個世紀前本人寫過一篇日誌。在本周四的電腦課上完成。(未發表)但是後來決定刪掉。重頭來過。Nowhy.本人原來就是,低效率,低質量,低產量。     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和黃老師說的那個人一樣,“有一個人發高燒,燒得很嚴重,在他發燒時寫的文章特別好,但是當那個人退燒了,就再也寫不出那樣的文章。”這叫做什麽?突發性文采?!我感覺自己的文筆一如不如一日。可能是坐在蔡X鵬旁邊,日記都收起來不敢寫,也就逐漸遺忘了原來想要記錄的事。      時間是圓的。周而複始。當指針指向零點時,所有的一切把你帶回到原點。去尋找那一度失落的溫暖過往。       你曾經給予的溫暖,隨著時間一點一點泄走。終於在今天隨風消散。結局已經很明顯。結束。  縱使我一直在你身後,等待一個機會,你也熟視無睹。明明知道的。我們都知道的。心知肚明的。再也沒有機會了。——我們回不去了。——走到這裡就好了。「原來緣分是用來說明,你突然不愛我這件事情」我說過的,「我都還記得。」「你不等了,說好的幸福呢。」   我發了兩條信息,你都沒有回覆。第二次發時差不多要迫切地逼出眼淚,指甲用力陷入按鍵。不管你的回覆是什麽。我都只是要一個回音。「以為自已要的是曾經,卻發現愛一定要有回音。」好。既然你不想回應我,我也不勉強你,我總是太勉強你了。就當我們錯失交臂。擦肩而過。   雖然來自同一個站牌,卻都有各自的終點站。「你遇見了誰,誰又遇見了你,都是身不由己。」義無反顧地離開。從此不會再相遇。        終於,歷盡千辛萬苦,終於讓我尋找到可以把你忘掉的藥——快樂。好不容易保持天天微笑,傻笑,奸笑,偷笑,顛笑,哈哈大笑。每天瘋狂地笑。笑到連別人都以往我傻了。我還記得呢——「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也說明咱童心未泯。        我喜歡龍葵張開手的姿勢。優雅而瀟灑。我喜歡吹著涼風。讓風透過心室壁,心涼。天已微涼。        

    1970-01-01 08:00:00 作者:日界线
    • 0
    • 6220
  • 往事如烟

        很多的人很多的事情原来早已不见了。我还在原地苦苦的等待,等待你们的对我一视,也就的轻轻回眸。   不见了,没有联系了很久,突然再遇,原来你的模样也要模糊,叫我如何舍得。我   我是在什么时候错过的我都不清楚,原来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没有什么大不了,可是为什么错过了之后往往有美的景象出现?美得让人心碎。   以前讨厌的人现在看到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过了反而会思念,去追问,问他们现在的生命。在经历了那一些流年以后他们怎么样了还好吗至少还记得曾经的曾经吗?  我不想无语。自视着自己的可恶,在那一条大河面前我真的害怕会失去了自我,失去了你,失去了曾经,还有那一个梦。我不想要做梦,可是有梦的人好过在现实之中空虚的人。在茫茫的夜里,我苦苦地摸索,至到可以遇到你,遇到他,让我在我的夜里不再有无助。   突然觉得很可怕,害怕这个世界也害怕着长大,我在害怕着你的身影飘过又害怕你的身影不飘过。过去了就真的过去了,过去了就真的过去了吗?就算我现在忘记了你忘记了你的模样忘记了你的姓名,可是面对着你思念着过去我真的好想流泪好无助。我一直知道时间匆匆如流水一去不回头可是真的在面对它的匆匆在面对匆匆的流年的时候还是害怕了还是无且了还是要哭泣了。     我不是无情的人,就算在面对一些人的时候我表现的很无情很冷酷;我不是很喜欢忧伤,可是当它来的时候我无法拒绝;我在迷恋着那些美好,曾经的往事如烟如沙。我写过的字刻下血洒在日记里,然后偷偷伤悲。在面对着那一些曾经的笑话原来可以无奈的让人流泪。时间怎么可以这么无情,让我都不经觉你们的逝去,让我忘记了曾经又偷偷地思念往事?时间你怎么可以这样的冷酷,让我都忘记了时间是要过去的人是要过去了,古色就是这样来的?  再见了,过去的人还有现在将要过去的人。请不要太过怪罪我,我也不是在有意的时候把你们忘记又把你们拿来偷偷伤悲的。我真的,真的忘记了曾经出现过在我生命之中的很多事情很多的情感,明明是在记忆之中的又偏偏不是在记忆之中的,那一些流年,似水的如烟,我无法不思念无法不伤悲。真的,我不是有意的也不是有意要去责备时间的。

    1970-01-01 08:00:00 作者:昨日余音
    • 0
    • 6243
  • 给你一个情感坐标

            有些人可能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伴你走过人生的某一段路程,到了路口,便挥手告别。不要伤心,不要难过。他的离开可能会让你觉得失落,但生命的脚步并不会停止转动,当你安静下来,静静地思索;一定会寻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情感的坐标。横坐标尽是思念和感动,纵坐标满是温柔与叮咛。        如果一帆风顺,那就不是生活了。梦终归是梦,只要你没从床上摔下来就好。早上醒来,来到阳台上,你会发现:梦醒了还能见到阳光,一切还是那么美好。        年少的时候,总有一朵洁白的栀子花在我们的日记本上绽放过。它是那么纯真而执着地盛开着,将青春的秘密包在花骨朵里,伴随我们成长。有日记本陪伴的日子,我们不再寂寞。       但当寂寞和寂寞相遇,它们产生的爱,不是温暖,而是渐渐显现的距离。这一点谁也不能改变,人这一生可以碰见很多人,但最后生活在一起的往往不是你最渴望的那一个,而是最喜欢你的那一个。有时,你也会因为感动而喜欢一个人,你会误以为这是爱情来临的前奏,可是,有一天你终于发现,感动只能是感动,与爱无关。其实爱情就像蒙着面纱的神秘女郎,美丽而充满诱惑,但你永远看不清她的真面目。      有时候觉得人生莫非就是一张试卷,上面有布满了选择题,怎么选择全凭你的一支笔。但这样的选择题并没有明确的答案,所以即使选择了之后也不能辨清是对是错。当爱情要来的时候,我们充满了好奇与期盼;当爱情降临的时候,我们充满了激动与雀跃;当爱情得手的时候,我们渐渐慵懒与困倦;当爱情失去的时候,我们开始流下回忆的泪水。     人们总是在不断的思索,爱在哪里?人们亘古不变的追求就是——幸福,但幸福究竟为何物?——最真切的幸福是可以紧紧握在手心,虽然没有承诺,盈在心里的却是最真实、最温馨的感动,它让人觉得踏实、觉得实在,并不是冠冕堂皇,并不是虚无缥缈。       等到人生走到尽头的时候,你会发觉:相识、相知、相爱、相惜这些都需要一个叫缘分的东西将他们串联。

    1970-01-01 08:00:00 作者:小可儿
    • 0
    • 6227
  • 忙音

     黑暗中,我感到无比寂寞,便想找个朋友聊天,在手机通讯录中反复的寻找,却一直没找到一个合意。突然,一个电话号码引起了我的注意,主要是因为它附着的名字极为不熟悉。我几乎忘记是谁又是什么时候记录下这个号码的了。我毫不犹豫的拨了过去,开始一段时间电话没有回应,突然有了声音,竟然是忙音,这让心情不好的我越加烦躁。。。。。。。渐渐的,我才回想起那是我许久前交的一个朋友,回想起他的相貌,回想起他的声音,回想起他临走时的笑脸。。。。。。。 那次活动是去很偏僻的茶科所,与其说是扶贫,不如说是一次手拉手的交流。经过一段时间的颠簸,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老师领我们到对口的孩子家,很快便有一个不高不瘦的小男孩出现在我们眼前。他家确实有点穷,房子很小,家具都很旧,但能看得出一家三口生活的很幸福。我们很快便开始了交流,交流学习的心得与体会,对于这一方面他不愿多说,渐渐没了交谈的内容,我们便讲起了笑话,我们几个从广州来的轮流为他讲笑话,有许多都很幽默,让我至今都还记得,而他也只是偶尔笑笑。最后我们互换了礼物。上午过的很简单,这段带子就这样,被默默的一带而过。 去茶科所,自然少不了采茶的活动,下午我们很兴奋的来到茶园,一开始有老师陪着,后来就只剩我们几个孩子了,自然少不了他。灿烂阳光下,我们戴着顶草帽,拎着个篮子便上路了。毕竟是外行人,我一摘便是把枝条的一半给折了下来,他告诉我这样是不行的,说是只能摘最顶端最嫩的部分,他还亲手示范给我看,在这样手把手的教学后,我们渐渐都学会了。可之后新的问题又来了,有几个女生抱怨说这里虫子太多,我一开始还想:哪有虫子不多的茶园!可没想到他把我们带到另一处,那里的虫子还真的比较少,至于原因我到现在都弄不清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是内行,我们是外行,让他得到了成就感,那天下午他的笑容特别多又灿烂。 夜晚,在老师的安排下,我们与茶科所的孩子们来了一场联谊晚会,双方都表演了节目,我们这边有人跳舞,有人表演拉小提琴。临近尾声了,有一个节目出乎我们的意料。是他,他要上台唱歌,我们掌声是最热烈,他也并没有辜负这些,用嘹亮的歌喉作为回报。之前还听他父亲说他是不愿意上台表演的。便是这样,哪怕衣着朴素,也掩盖不了他那在灯光下的高大身影。。。。。。 几天后,我们很高兴的拿着自己采的茶叶准备离开,为此他还专门将送我们的本子收回去,在上面写上祝福,和他家的地址,最后我还用手机记下了他的电话号码。临别时,许多与我们对口手拉手的孩子们都哭了,唯有他,留给我们的是一张笑脸,车渐渐开远,就只能隐约看到他那模糊的,挥着手的身影了。。。。。。当时我们都说要寄信给他,但到最后我们都食言了。 如今,我一直为自己没寄信而忐忑不安,想到这些,我再次拨出了这个极为不熟悉的电话号码。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回响。 依旧是忙音。

    1970-01-01 08:00:00 作者:lushan1919
    • 0
    • 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