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段兴康2002年9月5日出生于甘肃省白银市靖远县,校园诗人,作家,中国作家库认证作家。 2018一2021年在第四中学学习,是名全面发展的高素质合格高中生。2021年6月3日,特被评为“优秀毕业生”。2021年参加高考,考入内蒙古农业大学。 在中关村物联网产业联盟和全球物联网大会组委会主办的全国党史故事短视频征集“请党放心,强国有我”高校大学生志愿活动中,积极参与,对活动做出了突出贡献,特授予“正式志愿者”荣誉称号。证书编号:QGYW21102791002390

个人作品列表

  • 说话的小草

    他还是来了。已经两年了,又是晴天。乌兰山下,行人不断,我静静的冷眼旁观着。黄土大地上偶有几只蚂蚁,以小小的身躯扛着丰厚战利品返回洞穴。这种场面我早已司空见惯。在乌兰山的两年里,我看过很多人,很多物,就连朝阳初升的壮丽景色我也不曾落下,两年来始终如一,不曾有变。你问我是谁?嗯,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如果你来到乌兰山,来到我扎根的地方,你就会发现我只是一棵平平无奇的小草,还是那种杂草,无依无靠,大多数人都叫不上名字的那种。也许只有极少数专家才能认出我的真身。你问我为何会言语,这,我也说不清,想必是上天给了我们小草的一次发言权吧。我从出生之时便有灵智,有想法。我想在我们草界,我绝对是头一号人物。又有谁能相信一棵平平无奇的小草会说你们人类的语言。还能在那贫瘠的黄土山上生活这么久?说说你吧,年轻人,你也看过我好久了,我都记不清咱俩什么时候相识了。是啊,什么时候相识?这是个好问题。我想是在你冒出嫩芽时,也或者是你还是个土包时,我也记不得了。只记得我站在山底仰望高山时,就像我站在现在看向我那云雾缭绕的未来前途时,你发声了。让我惊喜的是,我发现了世界上最神奇的植物,足以让社会为之疯狂。一棵会说话的,有思想的小草。而我还是第一发现者。是啊,是很神奇。我也遇见了一个世间罕有的人物,竟然能听见一棵小草的声音!不过你也不用太庆幸,你并不是第一个发现我会说话的人哦。在遇见你之前,我和很多人交流,奈何他们都听不见。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一个白胡子老头。他也在望着山峰,我在他身后喊了好多话。如“嗨,老头,听见我说话吗?”“我是个会说话的小草哦”诸如此类的话。我喊的口干舌燥,也不见他回话,心想这又是个凡夫俗子,世俗之人,听不懂本仙草的妙语。谁知他背着双手,低头说道。小草啊,我早就注意到你了。在你还未破土,还为出世前,我就料到你必然会发声,只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快。说着,那老头突然蹲下看着我。啊!吓了我一跳。这老头竟然双眼浑浊,眼球俨然成了乳白色的,好像双眼已经没有用了,可他却能轻车熟路的一人至此,可也是神奇,神奇啊!沉默了许久,那老头对我说,你不必急着对我诉说你的秘密,如今我也快去了,不再理会尘世之事。不久后,你的有缘人自会降临,吾去也。说着,那老头竟然消失不见。嗯?消失不见?是我理解的凭空消失?对,就是那样。这怎么可能?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哦?那你说说我为何会在此与你交谈。难道这就可以解释的通了吗?呃,你说的对,我无法反驳。那后来呢?那个白胡子的老头再出现过吗?没有了,再也没有见过。在那之后你就来了,难不成你们有什么关系?呃,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我要是能认识那种可以凭空消失的人,那不得把他抓起来研究啊!嗯?你小子不会把我也弄去研究吧?小草随风飘动,好似生气了一般。我讪讪一笑,赶忙说“开玩笑的”。小草不再说话。再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虽然你也讲了好多遍。我打开了话匣子。我是一个普通的大学毕业生,家境也并不是太好。第一次来到这座大城市,我的心情甚是激动,想着终于可以大展拳脚,实现自己的梦想。可是理想是好的,但是这残酷的现实那么真实,我并没有什么大的作为,找工作也费了很大力气。生活也没有小时候想的那么容易。出生容易,活着却难。这世间的炎凉,我也有了清晰的感受。那是在某年春天的一个夜晚,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人,提着大包小包站在街上的路灯下。我远远的看着他,他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目光,朝我这里看来,我们的目光撞在一起。我朝他微微点头,他也朝我微笑。黑夜,圆月高挂。我和他坐在路边的烧烤摊上,吃着烧烤,喝着啤酒,他向我诉说着他的故事,我向他倾诉生活的不易。我来到这座城市已经两年了,也已经扎根在这座城市了。想着,我也已经很开心了。但这次我们将工程干完。临时有命令下来,说现在这是违规建筑,要拆除。老板也不给我们付尾款了。我无脸面对跟我一起进城的人呀。情到深处,眼泪从眼角滑落。但没想到劳动局里的那个老头也不管,说他快退休了,让我们找别人。他现在就是管这个的,我们不找他还能找谁呢?我们又不认识什么人。苏芦说着,又饮了一口啤酒。渐渐的,我们越聊越欢,聊了很久。惺惺相惜,好像多年的老朋友,直到店老板说要打烊了,我们才离开。和他分手后,我便和他没有了联系,恐怕在这偌大的城市,茫茫人海中,再无交集。几个月后的一天,同事给我送来一份报纸,说有大新闻。我没理他,把报纸随手放在桌子上,嘴里答应着过一会儿再看,现在有工作要忙。同事便无趣的走开了。我正要继续说下去。小草却插嘴道:“那个报纸上,那个报纸上是什么大新闻?”我没有再告诉他。不知怎的,我每次讲到这个故事时,小草总要问一句,那是什么新闻?我告诉他答案后,再一次来时,当我提及这个故事时,它就像是没有记忆,连连追问。都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现在看来,这个小草也差不多,听完就忘。我和小草的故事重复讲了多少遍,我也记不清了,但我们却不厌其烦的给对方讲。好似只有这一个故事,又似乎这两个故事有什么微妙的关联。沉默良久,小草又求我说:“快讲吧,我想知道后来怎么样了”。我没有看他,闭着眼回忆说。那天我工作了很久,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在梦里,我来到了一片黑暗的地方,很黑,在那里我仿佛没有眼睛一般,不知眼皮睁开还是合拢。过了一会儿,高处有一个光点急速下坠,掉在了黑暗中,熠熠闪光。我朝这个光点走去,正想看清那是什么。但结果可想而知,我并没有看清那个光点是什么,因为梦醒了。醒来后天色已经昏暗了。我缓了一下,走出了办公室,来到了喧闹的大街。夜晚才是这个城市的魅力所在。不仅人们会出来逛街,吃夜宵,唱歌。地下的不可见人的东西也会出来。看!在那个垃圾桶旁有一只小老鼠在寻找晚餐,说来也巧。刚在地上看见老鼠,现在又在摊架上看见老鼠,不过这个老鼠和刚才那个灰老鼠可大不相同。这是一只金黄色的糖老鼠。在糖老鼠的上面还有一只白色的大老虎,老鼠的小爪子还搭在老虎的尾巴上,不过那老虎却没有那么威猛,没有我以往看的糖老虎有精神,怪不得能让小老鼠摸尾巴。走到出租的房子门口。我才发现没带钥匙。我一拍脑门,嗨,又得回去取了,真倒霉。慢悠悠的走到了公司楼下,看见楼上还有好多办公室还亮着灯。我快步走上楼,来到我的办公桌前,看见钥匙在那个报纸上面。拿起钥匙后,想到同事说报纸上有大新闻,便用目光搜索着。果然在里侧的一面看见了。“一人在劳动局坠楼,现于某某医院抢救”,我心中震惊,隐约还有些伤感。第二天我还是像往常一样上班,和我一个办公室的人几个人围在一起讨论着什么,我也凑过去听。“听说昨天跳楼的那个人让劳动局帮他讨债,不知怎么在劳动局跳楼了”。“今天的报纸刊登了,摔成植物人了,好像是叫苏芦的”。“什么,苏芦!成植物人了”。我惊呼道。他们转头看向我,问道“怎么,你认识”。我急忙跑去医院看望,虽说我们只见过一面,但那种特殊的情谊促使着我去看他。来到医院,问过护士,走到病房。我透过窗户看见一个女人红着眼坐在他旁边。我没有进去,只是静静的看着。此后,我经常会去医院看他,看这个知心的朋友。说完后,小草一反常态,激动的说,我记起来了,记起来了,就是这样。不过今天的故事和以往有些不同。怎样个不同法?小草问道。因为现在我要加一个结局。那就是,劳动局新上任的局长找到灰老板,让其将工程款发了下去,还给了他和她一大笔钱。说完,我看向小草。小草不语,仿佛在沉思。过了许久,小草轻轻说了句。你以后不用再来了。可是他,还是来了!注:已在其他网站发过。

    2022-04-04 作者:段兴康
    • 0
    • 176
  • 海外思情

    隔岸观渔人,真情始从发。今在大洋岸,常挂内陆情。

    2022-04-05 作者:段兴康
    • 0
    • 145
  • 浊河送兴康

    今夜故人离家还,我心悲切无语言。陪众送客至浊河,两袖掩面哽语咽。河水汹涌翻激涛,荣客已上龙船辕。分手在即难相见,惟愿来日再相见。注:已在中国诗歌网发布。

    2022-04-04 作者:段兴康
    • 0
    • 142
总1页,文章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