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喷泉之旅(50 一起写我们的童话)

    50一起写我们的童话(1)潮起潮落,眨眼间,春寒隐退,蝉鸣清心,暖阳透树荫,挥洒下斑驳碎影,相依灼灼热风的夏天,已将身上的金饰亮妆流泻于大地的每个细胞中,激起嫩童戏水,顽童攀树,豆蔻浅莞,裙袂绛撩,潘安溺蓝,宋玉恋冰。一名年方一二的妙龄女孩,牵着不尽的思念,连着绵绵的依恋,再续与白马王子的前缘。我们都为了一个对身体负责的承诺,不惜一切续写我们的童话故事。(2)2001年7月25日,在阳光的金线铺满万物时,我走进了一间有四个床位,两边有阔大明窗的病房。这房间的窗户设计比其他的要特别,其他房间一般仅有一扇外景较宽的窗,及靠走廊较窄小,安装得较高的窗子。这间室两面的窗子都好大,我躺到床上,恰好是头顶一扇,脚对着的墙壁上又有嵌得较高的一扇。头顶的那扇所对着的恰好是外面的走廊,因此被贴上了一层营造模玻璃感觉的淡绿色胶纸,抬头望去外面经过的人的轮廓较清晰可见,再站到外面向内望,却仅是一个个模糊的影子。本考虑要找间两人房的,但事实上除了有电视及独立洗手间外,比多人房无多少优势。电视里的节目并非全天都精彩,而躺着看更是大打折扣。独立洗手间,在我被床驯服后也没多少机会去享用了。且双人房太局促,予人一种极为压抑的感觉;当临床病友出院后,你又无法自如活动,只能终日躺于床上,对着四面墙,更加百无聊赖;小房间,护士等进出的频率也会少些,探护病人的亲友更零落无几。而四人房却甚为热闹,医生护士的来访程度似乎也高些,躺在病榻上,动弹不得时,你会发现四周有熙熙攘攘的声响,有笑脸,有愁眉……才是最让你感觉自己还有生机的最佳状态。你并不会去厌烦,去咒骂那些吵杂,而会盼着它们除了规律的休息时间外,丝毫不要停歇。在你暂时看不下书,无法学习,无法干一切与床不相关的活动的时候,你会期待身旁的人为你带来一些变化。关注其他病友的状况能让自己忘却缠绕身心的病疾,见到他人的痛苦甚至比你自身承受的更让你难受,而见到他人的康复,联想他在治疗过程中熬过的艰辛,你会由衷地开心,更看见了自己复原的希望之火仍在烈烈升腾。(3)也许,大家都认为病房里的所谓快乐是少之极少的,乃至根本不存在的,但我却将它描述得那么好。事实上,由于属骨伤科,一般进来的都是些不慎摔伤的老奶奶,她们本身的身体机能很好,买菜做饭洗衣等家务活都几乎能包干下来。她们大部分都没有心脏,血管,消化,呼吸……方面的问题。所以,进院后多是前一两天皱眉苦脸,神态哀愁外,在适应了治疗后,都能说会道的。绝对不会冷场。且大家基本上不会同时出入院,故大悲大喜的情绪在同一病房内同时释放的可能性也微小不已。因此,宁愿留恋四人房不放手,放弃那貌似舒适实质孤独感倍增的双人房。四人房给了我们很好的聆听机会,你无须去发表什么高见,只需静静观察百态。言语沟通的能量确实巨大,但非言语沟通也不容忽视。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86
  • 喷泉之旅(63 又一绝招)

    63又一绝招(1)发现自己躺多了,又掌握了另一门绝招:躺着悬空喝水。详尽描述如下:右手持杯耳,凭感觉找到嘴的位置,约5厘米的高度,将水空投到口腔中。那情景,我敢打包票,定有黄果树瀑布的豪情。而且,只要功夫深,水也难咽人。印象中应该从未呛过什么水呢!遥想当年,手捧吸管杯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啦!(2)住院的我,还做过一些无聊透顶的,而又颇foolish的事。那时,我很喜欢收集药杯子,毕竟它们颜色丰富,有红黄绿白,体积小,只有普通水杯的5分之一,最合适给我当大龄儿童的玩具的了!我把它们像叠罗汉般一层层地架起来,然后,就边欣赏自己的劳动成果,边在那儿天马行空,想入非非,以为自己身处埃及金字塔面前,从而神圣感倍增。嘻嘻,塑料东西太低廉了,全部都是一次性的,以使我的金字塔越垒越高,梦越作越宏大。(3)在手术后恢复得可以了,每天早上我就让护士护工帮忙,通过床尾的开关,将床背搅高,勉勉强强地坐起来,洗脸,刷牙。接过她们帮我装好水的盆子,恩,准确地讲,是她们帮我把盆子放到了我的膝盖上,而水,只有小半盆,太多了,不仅重,我扛不动,而且很容易弄洒。我是那么地轻车熟路,只要有人帮我弄好了前面的步骤,后面的只是小菜一碟啦。对了,大家可能疑问,那么你的家人呢?呵呵,在刚手术完时,他们是基本上全程陪伴的,但在我恢复得可以了,就会放一下手的啦。我也重视自力更生能力的培养,虽然,比起自由行动的人差了不少距离。因此,一般嘛,他们买好明日的早餐——面包和盒装牛奶,留下给我,在晚上9点后,都要启程回家睡觉了。毕竟医院提供的沙滩椅久睡简直就是让人活受罪。等到第二天再送中午饭给我咯。反正,医院里有的是护士护工,不愁最危难之时找不到人帮忙。当然,前提是你本人要有一定的自理能力。我就在那儿漫不经心地洗起脸来,孰料,一不小心,没将盆子的平衡摆好,水就哗啦啦地往下掉,溅湿了我的衣裤,床单,床底,地面……幸亏是在左边落下,不然……右边的伤口可要遭殃了!快快唤来护工,眼前此情此景使她目瞪口呆了,唯有拿来干净床铺衣物给我换上,将湿东西该洗的洗去,该晾干的挂到太阳下去。太痛苦了,换床单,简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嘛。我错了!我以后都不敢了……最后,这样一段糗事还有人提起……啊,没脸见人啦!原来,我距离“白骨精”的级别还远着呢!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86
  • 喷泉之旅(82假如再给我三天健康)

    82假如再给我三天健康当阿拉丁神灯摆在我面前,我会许下一个心愿。当熠熠流星闪过天际,我会道出一个希冀。当点点烛光耀萦帘眸,我会表明一种渴求……(1)众人一再执著于我病况的成因,我也曾一度困顿不已。直到今天,前因后果,来龙去脉,每个因素,不论是根因,或次因,全都已经豁然于我心。但,再执著其中,无补于事,再追究一切,亦难再挽回。(2)众人一再执著于我身体的康复,一再催促手术治疗,我也曾以为医学是万能的。然而,经历了那么多次治疗,多少勘破了一些道理。不能再苛求在短期内恢复健康,只能小心翼翼地维持现状,留心医学界的发展,等待最合适最万无一失的治疗方案的诞生。虽然不清楚何时,或能不能成真,且让我创设三天健康生活的情景吧。(1)第一天,我选择将它留在家庭中。当万物仍未全部苏醒,鸟儿的歌喉还未放开,我已经起来了,为父母准备好早餐。然后,开始收拾房子,洗净所有待洗的衣物,拆卸下每一张窗帘洗好晾到太阳下,一丝不苟地擦洗每一扇窗户,打扫干净整间房子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件物品,再用深浸了消毒液的地拖拖净地板,待地板干后,喷洒上百合香水。为每一盆盆景浇上恰到好处的水,补充应有的营养。临近中午时分,我将去超市或菜市场挑选父母最爱吃,最新鲜的食物。回来后,细心精心地炮制一顿午餐(诸位一定很怀疑煮出来的东西的滋味的了,这个还是可以放心的,因为平时,我也会在大人煮饭时,在旁边偷偷师的,相信厨艺不会太烂)。午饭半小时后,我会独自一人带上照相机,逛逛家四周的地方,走走一些依靠轮椅和拐杖难以到达的地方,同时四处猎猎奇,观察一些平时很少机会看到的人、事、物。也许,我会越逛越远,我会逛得留连忘返,但到了傍晚夕阳西下时,我就要回去了。这一天,我承诺了,所有的事务都留给我办吧。纵使这一天是那么的短暂,所能完成的是如此少。晚餐,是一顿内容完全有别于午餐的饭,我要将它煮得可口美味。洗好碗,我会和父母一同外出散散步,尝试与久违了的三人行擦出一组新的火花。我想,我们会散半小时,一小时,两小时……如果不是天太黑了,走得太远了,非安全因素上升了,我们会这样一直走下去,我会陪着父母一直走下去,直到我们生命的尽头。终有那么一个钟点,我们要回家,我们要复倚港湾。再将房间的每一处摆设布置得整洁,天衣无缝,我的第一天也即将结束了。躺到床上的我,肯定是忐忑不安的,甚至想要彻夜不眠,以充分享受健康的福祉。然而,明天我还有很多计划,若今天死撑着不睡,明天恐怕就要泡汤了。于是,将一整天每个幸福的一幕幕重新在脑海中演绎一遍,以免记忆的消褪。再静静地入睡……(2)第二天,我会第一时间赶回初中和高中校园,漫步于古树苍松,林荫小间中。我会下到操场中,环绕着跑道跑一圈,两圈,三圈……然后爬上看台的最高处,呼吸深深几口新鲜空气,再举起相机,从不同角度记录下刚才的足迹。等到体操广播声响起,我将跟随师妹师弟一同舞动手脚,做起真光的自编操。我还要参加一次新生军训,去和同学们共同站军姿,走军步,组方队,拉歌……让皮肤尽情地被阳光晒成古铜色。离开操场,我会去到那片青葱的草坪上,悄悄地轻轻地放倒身体,任小草环绕着我的整个身体,勾勒出我的人型。任全身感受着那种自然的,纯粹的,朴素的温柔,双眼直视魏蔚蓝天,任光与影自由交汇,任时光悠悠逝去……我要去认认真真一级级地爬爬教学楼的楼梯,待午休时光的钟声响起,和同学们一起飞奔向饭堂……饭后,和好友们肩并肩地漫步于美丽的校园中。然后,我会邀请四五好友,共度我的第二天。首先,我们将前往舞池,伦巴,恰恰,探戈,华尔兹,快三,慢三,或者Hip-Hop……随意扭动舞躯,尽情续一次儿时的梦。然后,我们将奔向溜冰场,尽情舒展身姿,填补曾经的遗憾。接下来,我们会去逛花街,掌心对着掌心,一双双手三三两两地十指紧扣,在人潮中节奏错落有致地走着,不时相互瞧瞧,扯几句闲话……并不仅仅是花儿的美吸引了我们,更重要的是,这是我们聊天增进感情的最好机会。你们曾经多少次,在逛花街时,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总感到心中有那么一小片空白。然而总是矛盾:你们明白,这片空白的主人也明白,我们应该共同进退,共同构成一本最完整的相册,我们都在尝试,我们都在努力;但你们更明白,这片空白的主人更明白,路太窄,人太多,而勉强尤其是勉强他人,是难有幸福的。鲜花的美早已觊觎着这片空白,因此,相册上少了一张笑脸,但多了一分艳美……华灯初上,夜色迷人,恰逢烟花盛典,且让我们再次同赏今宵良辰美景。手牵手,肩并肩,脑袋挨着脑袋地观赏火树银花的感觉是多么的美妙,真愿这种感觉永无休止的那刻……(3)第三天,当晨曦仍羞答答地躲在雾姐姐的身后,我早就急急醒来了。这一天,是我的旅游天,是我去赏览祖国名山大川,骄致美景,领略祖国独特风情的大好日子。“黄山归来不看岳”,昨晚我已经登上了山顶,等待着日出的壮丽。早已憧憬着这座古山的奇松怪石,今日踏过崎岖的路,翻过嶙峋的道,终顿悟那句脍炙人口的赞语。“不到长城非好汉”,我的第二站必然是气势磅礴,凝聚了中华民族浓厚心血与超群智慧的长城。我会从它的起点,锲而不舍,一步一脚印地走到它的终点,向构筑这一伟大工程的劳动人民致以深深的敬意。“桂林山水甲天下”,桂林是我的第三站,也是我今日旅程中的最后一站。小小竹排一叶扁舟,载着一个梦,载着一段情,载着一颗心,荡漾于清澈见底的江水中。随着行程的推进,江面皱了,又舒展开,接着,下一泛江面又浮现花纹……到达岩洞,深一脚,浅一脚地往里面探访……(1)三天,很快就过去了,水晶鞋消失了,南瓜车别了……大家肯定会觉得情节设计得不合理吧,不现实吧。呵呵,但没办法啦,这就如演戏剧,总得有删减的情节,总会发生一点儿荒诞的事情。那三天的健康身体状况还会停留在我这儿么?不会了,因为,还有很多与我情况相仿的同伴,他们也需要这样的设想,他们也需要有这样的梦,那三天同样会眷顾着他们。我已经很满足了,三天似乎一天过得比一天快,但拥有过就应该满足了吧。(2)回归现实,活在当下。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要用它们来寻找光明。一路上我一直用心走着。自立自强,是生命的恒久基石与主题。不要让自己离开了某人就无法继续生活下去,我不时告诫自己。不是不需要被关爱,不是不需要被鼓励,只是更需要分分秒秒的顽强奋斗,只是更需要在珍惜保护自己身体的前提下,自强不息。只是更需要给予关爱,给予鼓励……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85
  • 喷泉之旅(14“阎罗王”与苦海)

    喷泉之旅14“阎罗王”与苦海(1)第二天早晨6:30我便醒了,洗漱后,便安安静静地等待护士为我抽血。约7时,一个护士端着装有针筒,棉花,管子的盆子进来了。从她用镊子夹着棉花为我涂消毒药水,到用柔软却极富张力的胶管扎着我的手腕,至将细长如锥的针头刺进血管,再将我的鲜血抽进针筒里,最后把针嘴从我身上抽离,按上棉签的全过程,我都一一地淡定从容地看着,并无惊讶于她的针筒比起普通的注射器要大,也无震惊于她就那样一寸一寸地抽走了我那么多血。也许,是小时候也碰到过这“大场面“了吧,这么也只是小事一桩了吧。然追忆往昔,在三年级体检时,仅仅是扎手指,扎完后,刚离开医生的视线,用另一只手指按着棉花的我,竟觉眼前泛起微弱的星辰,又像是正阅读一张古老的泛黄照片。我的第一反应是以为自己要晕倒了。然而,这种感觉仅是短短的一瞬间,就如闪电倏地晃过我的心,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到底是因为见血害怕了,还是身体弱质呢?这已不得而知了,也许,这些并不重要,那只是孩童时的一种奇特感觉罢了。抽血后,整个上午和半个下午都是没安排任何任务的。(2)一直到了下午3:30才有医生来“打扰”我。是昨天已有自我介绍了一番的阎医生,他是实习医生,据说是某某地区一所医院的院长,才刚来没几个星期,肤色黑中带红,偏廋,额头敌不过岁月的侵蚀,已是50好几的了。刚开始我还以为他是“严父慈母”的严,熟料,竟是“阎罗王”的阎。他现在过来要干什么呢?原来是要量度一下我的两条腿是否等长,半径是否一样。只见他手中握着一卷裁衣用的胶尺,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却没有开始度量的意思。过了半晌,见他开口:“里面有穿裤衩吧?”天啦,那么冷的3月天,隔着长裤量也不会有很大妨碍吧?“如果有,就脱了外面的吧,那才准确。”他又发话了。真后悔说有了,早知道,就骗他说没有,他也奈我不何啊。但是,我不会说大话。就服服帖帖地脱了外面的长裤。他就拿着尺子,先量左腿,再量右腿,还量得蛮认真:“没多少差别啊,长短粗细大致上一样。”又多量了一遍,还面带笑容地说:“这么修长的双腿,治好以后,可以当体操运动员了,夺金牌啦!”现在回想起来,这人极令我心有余悸,嘴巴会吹嘘,把什么都捧得天花乱坠似的,又自以为很会顾及别人的感受,天寒地冻还量那么久,自己却里里外外裹了几层。唉,遇上此等医生的病人,注定要活受罪了!(3)“阎罗王”终于退场,我也是时候脱离“冻”感十足的苦海了。事实上,这仅仅是个“冰山一角”般的开端。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84
总21页,文章8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