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有个女子叫朝云

    新疆阿拉尔市胜利大道1号阿拉尔市政府统计局周其运在苏轼多变而精彩的一生中,许多名字而因此被牢牢记住,或留下无尽嗟叹,或留下层层惊赞,或留下种种骂名……但有一个叫朝云的女子或许太容易被淹没其中,虽然在苏轼最艰辛时期,她一路相伴,对苏轼后期的生命历程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单就相识就是那样的让人回味无穷:王朝云因家境清寒,自幼沦落在歌舞班中,为西湖名妓。却天生丽质,聪颖灵慧,能歌善舞,独具一种清新洁雅的气质。宋神宗熙宁四年,苏东坡因反对王安石新法而被贬为杭州通判,一日,他与几位文友同游西湖,一场巧然的偶遇,让苏轼灵感顿至,挥毫写下了传颂千古的描写西湖佳句: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然而这只是故事的开始,在苏轼对她百般好感中,她也对苏轼倾慕万分,于是时年十二岁的她从此与苏轼一路同行。在苏轼一生的坎坷与不断的遭受贬谪与排挤中,她与苏轼共同生活了二十多年,特别是陪伴苏轼度过了贬谪黄州和贬谪惠州两段艰难岁月。在贬谪惠州时期,苏轼巳经年近花甲。眼看运势转下,难得再有起复之望,身边众多的侍儿姬妾都陆续散去,只有王朝云始终如一,追随着苏东坡长途跋涉,翻山越岭到了惠州。然而,王朝云在惠州时遇瘟疫,身体十分虚弱,终日与药为伍,总难恢复,并最终耐不住岭南闷热恶劣的气候,不久便带着不舍与无奈溘然长逝,年仅三十四岁。苏东坡亲撰墓志铭,写下《悼朝云》诗,寄托了对朝云的深情和哀思。有个女子叫朝云,但值得铭记的不仅仅是一个美丽女子及她的传奇一生,更是她的坚贞相随、患难与共的品质与纯真。

    2014-04-23 作者:周其运
    • 0
    • 6242
  • 若耶西施

    新疆阿拉尔市胜利大道1号阿拉尔市政府统计局周其运在吴越争霸中,勾践的卧薪尝胆总会让人津津乐道,而夫差却成为自甘堕落的笑柄与代名词。透过世间的背后,却让人发现不一样的真实,夫差的结局并非因为堕落,而是在与更强大的劲敌正面交锋中,被勾践乘虚而入而已。坦率的讲,在吴越争霸中,我更鄙夷的是勾践的狡诈,虽然从当时的政局而言,这种品性着实使得他获得短暂的风光与骄横。但却无法保持长久的立足之境,更无法摆脱消亡的宿命。倘若说他的阴谋欺骗蒙蔽利欲熏心的文种、范蠡之流还可算得一种笼络人心的方略,借助一群柔弱的女子的牺牲换取上位的肮脏手段则只能让人无限憎恶了。在众多的女子中,众说周知的是西施,从浣纱女子走向夫差的玩物,成为一个悲剧的化身,然而背后的推手却对此用尽手段心机,甚至用感情的虚伪面具作为遮羞布来掩饰其中不可高人的勾当本质。二十载光阴,两鬓青丝生出丝丝白发中,曾经落魄到不顾尊严,甚至有些谦卑的勾践终于暴露出凶残的本质,对众人高高举起屠刀,屠杀的不仅仅是夫差之类的敌手,而且也将黑手迅速伸向了曾经声声称道的忠实部下。因此,西施的结局注定了是一种悲剧的存在,却被人赋予种种假设,其中有被勾践沉入江心湖底的猜疑,也有同范蠡一起隐居的构造,但倘若西施真正存在,那么她更可能的了断不是外界的渗入,而是自己做出的选择。一具木偶似的魂灵如果一直活在任人摆布中,无论如何都是一种莫大的悲哀。但从浩繁的史料中寻觅出的西施似乎更是层层烟雾笼罩的谜团,西施其人更多的出处于野史,或者小说,都带有些许戏说的成分,而正史却鲜有涉足,更值得商榷的是司马迁的《史记》对于勾践施用美人计进行了专门描写,可是却始终没能找到西施的名字。因此西施的争议与猜想就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若耶西施,留下的或许终究都是存在于众人无休止的困惑之中。

    2014-04-23 作者:周其运
    • 0
    • 6170
  • 银河

    划破夜色的沉寂,透着一份皎洁,在如水的灵澈中波光粼粼,在雪莲花的圣洁中光泽闪烁,追溯千年的脉络,仿佛落叶的纹脉,在浑然天成中自然融合,成为恒久的符号。时而缓缓沉淀,时而悠悠升腾,透着梦幻的绮丽,给人无限的遐思与憧憬,穿透云层,在一束束光芒普照万物间,化腐朽为神奇,变枯乏于奇观。映入眼帘,亮测视野,几多思念,几多感叹,随着岁月的剪影斑驳陆离,微微荡漾,在时空交织中唱着远方的歌谣,一路婆娑,摇曳着杨柳岸的烟火。仿佛高高矗立的云天之巅,在仰望间空留无数唏嘘与渴盼。现实中的光斑也随着传奇的诉说朦胧迷离,似乎淅沥的小雨,在若明若黯间成为溪水涟漪层层叠叠的身影顾盼,丝丝微笑,纵然是不经意的一瞥,亦是偶然邂逅中最纯真的思念。仿佛千年的守望,只为这一刻的相遇,在这样的时间、地点……王母的一只金杈在灵巧一挥间,却从此将两个痴情的恋人从此阻隔于相聚的空间,纵然近在咫尺,望眼欲穿,却终究无法将衷肠化作一池秋水,一路蜿蜒。只能在七夕时刻,让喜鹊构筑起一条鹊桥,发着发自心灵深处的呼唤。因而银河有时让人看到夜的黑,也看到那一条玉带似地光鲜;有时让人看到一种奇迹般的绚丽,却无法自抑于这份苦涩与感伤。牛郎与织女的境遇或许不仅仅是传说与存在的流露,更是理想与现实在被随意切割留下的酸楚与感伤。因此七夕之夜,青藤之下虽然听不见期待的言语,却在回望之间,似乎皎皎河汉女那泪水横流的画卷在如泣如诉间溢满心田……大宋王朝的铮铮铁骨处于种种缘由,大宋王朝在史书中的模样总是那样的面目不堪,似乎常常成为随意嘲讽与践踏的代名词。而南宋王朝更是成为偏安临安,自甘腐朽的畸形产物。承认,无论是两宋之前大唐王朝的全面鼎盛,还是随后元朝开疆扩土至极致的豪情,都让夹击于两者之间的宋朝显得如此局促而渺小。更何况两宋王朝在几个王朝同时并存之中依然显的那样的疲于应付,缺乏豪情万丈的扬眉吐气。对外政策充满失败的污点,却在内耗间乐此不疲,于是各种派系互相倾轧,连皇帝也束手无策,经常玩起翻云覆雨的把戏,在一朝天子一朝臣中转眼权倾朝野的达官显贵瞬间被发放烟瘴之地的岭南。南宋更是打破禁绝屠戮大臣的界限,风波亭中莫须有的罪名成为迫不及待的争斗的手段卑劣的见证。实则,真实的大宋王朝虽然缺陷明显,光鲜的面孔依然闪着熠熠光辉,其它尚且不谈,就连宋词的繁华与多姿就呈现出一个鲜活的王朝高大的背影。虽然不乏李清照似地婉约叹息,但同样有苏轼“大江东去”与辛弃疾“梦回八百里连营”的热血激情,这些字里行间无处不焕发着豁达胸襟,倘若大宋王朝只是一片充满阴暗的土壤,这些情怀恐怕很难出现。而清明上河图似地恢弘画卷或许更不可能千年惊赞,文化大繁荣的背后无论被涂抹上多少肮脏的颜料,依然可以将其漂洗赶紧,还原成为一种真相的本质。与许多王朝的大一统相交而言,大宋王朝虽然在短暂时期也屡屡显示出进攻的态势,可是更多的却是防御为主的胶合与求和。这些并非源于宋朝的软弱无能,更是一种实力较量之后的妥协与对峙,当战马匮乏的高度文明化的农耕民族与一群马背上的民族遭遇时,劣势本来就已经明显的凸显出来。因此,宋朝统治者尽管不断努力,可是却依然无法改变状况的本身。换言之,人们在记住汉武帝的雄韬伟略与唐太宗的运筹帷幄的对待游牧民族的铁腕谋略的同时,也要记住汉朝的依靠女子和亲寻求安宁与唐朝对突厥束手无策的时刻。很多的才华与志向更多的取决于依托的实力,因此宋朝已经承担起能够担当的责任,虽然看起来有些委屈屈辱。对于朝代而言,人们更多的会想到唐太宗的开明,实际对于唐太宗这个连个人起居记都要亲自过问,并且大肆修改的面目全非的君王而言,对于他的史料似乎那样的让人猜疑。而大宋王朝在建立之初就立下轻刑法,重教化的方略,于是北宋一朝,大臣最重的处罚就是发配岭南,而绝不似唐朝连亲生骨肉都要高举屠刀的凶残。因此,真正的两宋王朝尽管四处劲敌林立,却并未曾屈服,方有文天祥的“留取丹心照汗青”的绝响传唱;即使内忧外患交织重合,却并未停滞,方有一次次化险为夷,别外族更恒久的生命力,彰显的不仅仅是一种王朝的存在方式,更是一个王朝铮铮铁骨的内涵所在。丝绸之路千年的丝路,驼铃清唱,划破天际的宁静与枯燥,定格下一路的剪影摇曳于沙漠腹地。在绝响中透着坚定的信念与前行步伐交织融合的气息,踏着沧桑岁月沉淀的征程一路前行,在人烟罕至的角落朝着希冀的方向一路放歌。狂风的怒吼席卷着大地的焦躁不安,也带着丝丝缕缕脉络纹理的嗟叹,在悠悠思绪中诉说着古老的从前,或许脚下的土地曾经也是一方良泽,清粼粼的水波涟漪荡漾,穿过暮色的村庄,在寥落的炊烟中缓缓升腾起生命的迹象,在神秘与深沉笼罩下,带着一种古老而年轻的节奏,在万千的流年中荡击着大地的厚重与宽广。然后日落日出虽然依旧间,昔日的梦幻般的画卷却已完全改变了容颜,在风沙的席卷中,将大地完全笼罩于一片昏黄之中,似乎浑浊的河水,在朦胧般的睡眼的仰望间,到处模糊一片。偶然的感触却被风沙的肆虐瞬间淹没,将天地包裹的密不透风,似乎也无法寻觅到呼吸的空隙。仿佛心灵伤楚的哭泣,只有四溢横流的泪水,模糊了视线,淹没了曾经的痕迹。伴着感伤与嗟叹的步履,只有孤寂的回声在耳畔响彻不息。因而,驼铃的背景显得格外的高大,甚至于一种巍峨山峰的伟岸,敲打着时空回旋的音符,滚动着心跳的感动,回绕天地,流转盘旋,像雄鹰纵情飞过,留下的激情却塑造出一种永恒。丝路,驼铃,呈现的不仅仅是一种独特景致的绮丽情景,更是一种浓墨挥毫的大意写生的高贵魂灵。夜色回想宁静的夜晚,仰望浩瀚的夜空,也无际的视野弥漫着古老而神秘的气息,似乎一种笼罩心头的气息在守望中发出一遍遍的诉说与呼唤。带着心灵的期盼,像一只小船,漫无天际的水波中寻觅那一方停泊休憩的岸。星光闪烁,在蓝精灵般调皮的眼角间流露出透彻梦境的奇妙,流动着一种声息,像露珠的晶莹剔透,绚丽的颜色在秋水潋滟中望眼欲穿。偶然一颗滑落的流星,像一尾嬉戏的蝌蚪,拖着长长的尾翼,顺着一条轨迹迅速游移,照亮了一方天际,也在些许的惊叫中散发着最后求索的声音。看的见的星空,却看不见那双期盼已久的眼睛,虽然夜空的星光仿若水滴的剔透,排列成光彩熠熠的河流涌动,却无法透视出在水一方的姑娘。因而守望之中,只能驻足一份感怀,在声声留念中随着时空穿梭回旋,化作一地光斑,摇曳着世间丝丝缕缕的多姿梦幻。往事越过千年,在同一片星空下却将不同的故事反复上演,朦胧背影,在身旁弥漫,像薄暮尘埃的淅沥,在时而稀疏时而浓烈间停留变幻。回首之间,青丝白发将岁月的符号写满容颜,只是那些往事却依然历历在目,为寂静的心怀留下层层叠叠的追忆与怀念。夜色沉淀出一种纯真,那是一种远离了喧嚣与焦灼的味道,那是一种没有丝毫外物牵扯与沾染的气息。夜色宁静,星光闪烁,在一方幕布笼罩中点缀着无数心梦交织的感动与从容,即便化身一只羽翼轻盈的鸟雀,依然要留下无悔的传言:纵然天空无法留下痕迹,可是已然飞过。腐烂的贵族在众多朝代间,明王朝一塌糊涂的味息胜于宋朝留下的声声不绝的争议,也不逊色于清朝留下的滚滚汹涌的骂名。倘若说在有几百年历史的王朝中,每个王朝都可以因为些许几位英明君王的丰功伟绩而给人或多或少的心灵的慰藉,那么明朝似乎至始至终的汗颜表现却能苟延残喘几百年绝对不亚于一个莫大的奇迹。从开国之始的朱元璋到最后一位君主崇祯皇帝似乎骨子里都透着一种自我标榜的贵族血统与气息,因而做出一个个犹如天外来客的不食人间烟火的荒诞决策。决策的后果是天下的恐慌与各种弊病愈演愈烈的交织与频繁爆发,并最终如洪水爆发一样将整个腐朽的王朝连根拔除。无论是李自成的农民起义,还是关外八旗劲旅的虎视眈眈,甚至于大漠中的蒙古骑兵都能随时给明朝造成岌岌可危的威胁。诚然,明朝的灭亡崇祯皇帝是要承担责任的,至少在面临到处因天灾而陷入水火的人民,坐拥国库千万辆财富的他不但没动丝毫怜悯之心,反而继续加收税赋用于对关外用兵。可能其中与那群阳奉阴违的奴才的虚假信息有关,可是他的错误判断却正是对本就根基不稳的王朝的最致命一击。倘若能早日采取安抚民心的举措,或许李自成有通天的本领也不会出现到处揭竿而起的局面。并非对李自成存在种种偏见,而是李自成也着实充其量只能做为一个时代的投机者,之所以最后侥幸成功,并非他的能力多么出色,而是面对着一个不堪一击的对手,否则在对待满清的进攻也不至于节节败退。如果说崇祯需要担负起明朝灭亡的全部责任,对于他依然过于沉重,明朝的弊端是各个朝代积累的结果,虽然其间出现了张居正这类大臣的铁腕改革,可是凄凉的结局让一切改革不但无法延续,而且呈现出大肆倒退之势。一代代君王在荒废朝政中追逐着无数荒诞的兴致宿求,或者沉迷于炼丹修仙,或者热衷于游山玩水,更或者对钱财情有独钟……因而,所谓的王公贵族也纷纷效仿,上下其手,同做蛀虫,蚕食王朝的命脉,在对人民的苦难熟视无睹间用一份自视高贵的骄横心态随着王朝的一步步走向万劫不复中腐烂……太平天国的悲剧太平天国被给予了太多不相宜的评价,还原无数真相的背后,就不难发现一个惊人的结论,太平天国从始至终都只是一个悲剧而已。从创立之初,就是洪秀全发泄个人私愤的工具,只是这种工具被他用一种看似理想化的高贵面纱紧紧包裹,这种卑劣的欺骗在肮脏的交易中将一群水深火热的人们绑架上在刀剑流血流汗的不归路。单就能力而言,洪秀全不但算不得丝毫的出色,而且可谓是一个灵魂充满低级趣味的平庸者,整天满脑子男盗女娼思维模式,不认真读书却将自己看成天才做着金榜题名的美梦,一次次的科举的失利让他一夜暴富的思想被另一种野心与暴力的形式表现出来,转而走向满清王朝的对立面,拉着一群无辜者在满口荒唐言辞的欺骗中给他效力卖命。而事实上他提出的一系列口号,除了极具煽动力和欺骗性,并无任何特色之处,到处充斥着不可操作性和腐朽荒淫的堕落特权色彩。因而处处自相矛盾,就连女子科举这件开始被普遍看好的事件,也因选中的女子被他作为发泄兽欲的工具而将事件变成了一场极具讽刺性的悲情闹剧。再看他的比如诸王配置,对人民大肆盘剥,在极尽奢华之余,将他完全处于一群女性的包围之中,而这些先前口口声声自诩的姐妹们竟然无一例外成为他的手中万物,被他霸占的女性竟然接近百余人,远远高于清朝诸位皇帝,甚至被他口口声声称做好色的咸丰皇帝也只有二十余名后妃,将口中姐妹作为个人私器,只能说明两个结论,其一是猪狗不如乱伦成性的畜生与禽兽的结合体;其二,是一个满口谎话的骗子与强盗的共同体。平庸之徒,却浑身又充满了凶残与妒忌,因而诸王要么被杀,要么被逼走,而每次屠杀,动辄几万人,将王府所有人员全部置于屠刀之下。这些将士为满足他的野心在前线浴血奋战,却又要做阴谋与倾轧的牺牲者,这种行为着实令人发指,手段之可恨绝不亚于满清对待人民的方式。因此,太平天国的覆灭留下的不应是嗟叹,而是欢呼,于此黑暗腐朽而畸形的组织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悲剧,而带来的也绝没有任何可取之处可言,只是黑暗腐朽满清之中的又一个更加黑暗腐朽的漩涡而已。

    2014-05-02 作者:周其运
    • 0
    • 6147
总1页,文章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