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文摘 > 感天动地

感天动地

  • 疯娘

         23年前,有个年轻的女子流落到我们村,蓬头垢面,见人就傻笑,且毫不避讳地当众小便。因此,村里的媳妇们常对着那女子吐口水,有的媳妇还上前踹几脚,叫她“滚远些”。可她就是不走,依然傻笑着在村里转悠。那时,我父亲已有35岁。他曾在石料场子干活被机器绞断了左手,又因家穷,一直没娶媳妇。奶奶见那女子还有几份姿色,就动了心思,决定收下她给我父亲做媳妇,等她给我 家“续上香火”后,再把她撵走。父亲虽老大不情愿,但看着家里这番光景,咬咬牙还是答应了。结果,父亲一分未花,就当了新郎。娘生下我的时候,奶奶抱着我,瘪着没剩几颗牙的嘴,欣喜地说:“这疯婆娘,还给我生了个带把的孙子。”只是我一生下来,奶奶就把我抱走了,而且从不让娘靠近。娘一直想抱抱我,多次在奶奶面前吃力地喊:“给,给我……”奶奶没理她。我那么小,像个肉嘟嘟,万一娘失手把我掉在地上怎么办?毕竟,娘是个疯子。每当娘有抱我的请求时,奶奶总瞪起眼睛训她:“你别想抱孩子,我不会给你的。要是我发现你偷抱了他,我就打死你。即使不打死,我也要把你撵走。”奶奶说这话时,没有半点儿含糊的意思。娘听懂了,满脸的惶恐,每次只是远远地看着我。尽管娘的奶胀得厉害,可我没能吃到娘的半口奶水,是奶奶一匙一匙把我喂大的。奶奶说娘的奶水里有“神经病”,要是传染给我就麻烦了。那时,我家依然在贫困的泥潭里挣扎。特别是添了娘和我后,家里常常揭不开锅。奶奶决定把娘撵走,因为娘不但在家吃“闲饭”,时不时还惹是生非。    一天,奶奶煮了一大锅饭,亲手给娘添了一大碗,说:“媳妇儿,这个家太穷了,婆婆对不起你。你吃完这碗饭,就去找个富点儿的人家过日子,以后也不准来了,啊?”娘刚扒了一大团饭在口里,听了奶奶下的“逐客令”显得非常吃惊,一团饭就在嘴里凝滞了。娘望着奶奶怀中的我,口齿不清地哀叫:“不,不要……”奶奶猛地沉下脸,拿出威严的家长作风厉声吼到:“你这个疯婆娘,犟什么犟,犟下去没你的好果子吃。你本来就是到处流浪的,我收留了你两年了,你还要怎么样?吃完饭就走,听到没有?”说完奶奶从门后拿出一柄锄,像余太君的龙头杖似的往地上重重一磕,“咚”地发出一声响。娘吓了一大跳,怯怯地看着婆婆,又慢慢低下头去看面前的饭碗,有泪水落在白花花的米饭上。在逼视下,娘突然有个很奇怪的举动,她将碗中的饭分了一大半给另一只空碗,然后可怜巴巴地看着奶奶。奶奶呆了,原来,娘是向奶奶表示,每餐只吃半碗饭,只求别赶她走。心仿佛被人狠狠揪了几把,奶奶也是女人,她的强硬态度也是装出来的。奶奶别过头,生生地将热泪憋了回去,然后重新板起了脸说:“快吃快吃,吃了快走。在我家你会饿死的。”娘似乎绝望了,连那半碗饭也没吃,朗朗跄跄地出了门,却长时间站在门前不走。奶奶硬着心肠说:“你走,你走,不要回头。天底下富裕人家多着呢!”娘反而走拢来,一双手伸向婆婆怀里,原来,娘想抱抱我。奶奶忧郁了一下,还是将襁褓中的我递给了娘。娘第一次将我搂在怀里,咧开嘴笑了,笑得春风满面。奶奶却如临大敌,两手在我身下接着,生怕娘的疯劲一上来,将我像扔垃圾一样丢掉。娘抱我的时间不足三分钟,奶奶便迫不及待地将我夺了过去,然后转身进屋关上了门。当我懵懵懂懂地晓事时,我才发现,除了我,别的小伙伴都有娘。我找父亲要,找奶奶要,他们说,你娘死了。可小伙伴却告诉我:“你娘是疯子,被你奶奶赶走了。”我便找奶奶扯皮,要她还我娘,还骂她是“狼外婆”,甚至将她端给我的饭菜泼了一地。那时我还没有“疯”的概念,只知道非常想念她,她长什么样?还活着吗?没想到,在我六岁那年,离家5年的娘居然回来了。那天,几个小伙伴飞也似地跑来报信:“小树,快去看,你娘回来了,你的疯娘回来了。”我喜得屁颠屁颠的,撒腿就往外跑,父亲奶奶随着我也追了出来。这是我有记忆后第一次看到娘。她还是破衣烂衫,头发上还有些枯黄的碎草末,天知道是在那个草堆里过的夜。娘不敢进家门,却面对着我家,坐在村前稻场的石磙上,手里还拿着个脏兮兮的气球。当我和一群小伙伴站在她面前时,她急切地从我们中间搜寻她的儿子。娘终于盯住我,死死地盯住我,裂着嘴叫我:“小树……球……球”她站起来,不停地扬着手中的气球,讨好地往我怀里塞。我却一个劲儿地往后退。我大失所望,没想到我日思夜想的娘居然是这样一副形象。一个小伙伴在一旁起哄说:“小树,你现在知道疯子是什么样了吧?就是你娘这样的。”我气愤地对小伙伴说:“她是你娘!你娘才是疯子,你娘才是这个样子。”我扭头就跑了。这个疯娘我不要了。奶奶和父亲却把娘领进了门。当年,奶奶撵走娘后,她的良心受到了拷问,随着一天天衰老,她的心再也硬不起来,所以主动留下了娘,而我老大不乐意,因为娘丢了我的面子。我从没给娘好脸色看,从没跟她主动说过话,更没有喊她一声“娘”,我们之间的交流是以我“吼”为主,娘是绝不敢顶嘴的。家里不能白养着娘,奶奶决定训练娘做些杂活。下地劳动时,奶奶就带着娘出去“观摩”,说不听话就要挨打。过了些日子,奶奶以为娘已被自己训练得差不多了,就叫娘单独出去割猪草。没想到,娘只用了半小时就割了两筐“猪草”。奶奶一看,又急又慌,娘割的是人家田里正生浆拔穗的稻谷。奶奶气急败坏地骂她:“疯婆娘谷草不分……”奶奶正想着如何善后时,稻田的主人找来了,竟说是奶奶故意教唆的。奶奶火冒三丈,当着人家的面拿出根棒一下敲在娘的后腰上,说:“打死你这个疯婆娘,你给老娘滚远些……”娘虽疯,疼还是知道的,她一跳一跳地躲着棒槌,口里不停地发出“别、别……”的哀号。最后,人家看不过眼,主动说“算了,我们不追究了。以后把她看严点就是……”这场风波平息后,娘歪在地上抽泣着。我鄙夷地对她说:“草和稻子都分不清,你真是个猪。”话音刚落,我的后脑勺挨了一巴掌,是奶奶打的。奶奶瞪着眼骂我:“小兔崽子,你怎么说话的?再这么着,她也是你娘啊!”我不屑地嘴一撇:“我没有这样的傻疯娘!”“嗬,你真是越来越不象话了。看我不打你!”奶奶又举起巴掌,这时只见娘像弹簧一样从地上跳起,横在我和奶奶中间,娘指着自己的头,“打我、打我”地叫着。我懂了,娘是叫奶奶打她,别打我。奶奶举在半空中的手颓然垂下,嘴里喃喃地说道:“这个疯婆娘,心里也知道疼爱自己的孩子啊!”我上学不久,父亲被邻村一位养鱼专业户请去守鱼池,每月能赚50元。娘仍然在奶奶的带领下出门干活,主要是打猪草,她没再惹什么大的乱子。记得我读小学三年级饿一个冬日,天空突然下起了雨,奶奶让娘给我送雨伞。娘可能一路摔了好几跤,浑身像个泥猴似的,她站在教室的窗户旁望着我傻笑,口里还叫:“树……伞……”一些同学嘻嘻地笑,我如坐针毡,对娘恨得牙痒痒,恨她不识相,恨她给我丢人,更恨带头起哄的范嘉喜。当他还在夸张地模仿时,我抓起面前的文具盒,猛地向他砸过去,却被范嘉喜躲过了,他冲上前来掐住我的脖子,我俩撕打起来。我个子小,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被他轻易压在地上。这时,只听教室外传来“嗷”的一声长啸,娘像个大侠似地飞跑进来,一把抓起范嘉喜,拖到了屋外。都说疯子力气大,真是不假。娘双手将欺负我的范嘉喜举向半空,他吓得哭爹喊娘,一双胖乎乎的小腿在空中乱踢蹬。娘毫不理会,居然将他丢到了学校门口的水塘里,然后一脸漠然地走开了。娘为我闯了大祸,她却像没事似的。在我面前,娘又恢复了一副怯怯的神态,讨好地看着我。我明白这就是母爱,即使神志不清,母爱也是清醒的,因为她的儿子遭到了别人的欺负。当时我情不自禁地叫了声:“娘!”这是我会说话以来第一次喊她。娘浑身一震,久久地看着我,然后像个孩子似的羞红了脸,咧了咧嘴,傻傻地笑了。那天,我们母子俩第一次共撑一把伞回家。我把这事跟奶奶说了,奶奶吓得跌倒在椅子上,连忙请人去把爸爸叫了回来。爸爸刚进屋,一群拿着刀棒的壮年男人闯进我家,不分青红皂白,先将锅碗瓢盆砸了个稀巴烂,家里像发生了九级地震。这都是范嘉喜家请来的人,范父恶狠狠地指着爸爸的鼻子说:“我儿子吓出了神经病,现在卫生院躺着。你家要不拿出1000块钱的医药费,我他妈一把火烧了你家的房子。”1000块?爸爸每月才50块钱啊!看着杀气腾腾的范家人,爸爸的眼睛慢慢烧红了,他用非常恐怖的目光盯着娘,一只手飞快地解下腰间的皮带,劈头盖脸地向娘打去。一下又一下,娘像只惶惶偷生的老鼠,又像一只跑进死胡同的猎物,无助地跳着、躲着,她发出的凄厉声以及皮带抽在她身上发出的那种清脆的声响,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最后还是派出所所长赶来制止了爸爸施暴的手。派出所的调解结果是,双方互有损失,两不亏欠。谁在闹就抓谁!一帮人走后,爸看看满屋狼籍的锅碗碎片,又看看伤痕累累的娘,他突然将娘搂在怀里痛哭起来,说:“疯婆娘,不是我硬要打你,我要不打你,这事下不了地,咱们没钱赔人家啊。这都是家穷惹的祸!”爸又看着我说:“树儿,你一定要好好读书考大学。要不,咱们就这样被人欺负一辈子啊!”我懂事地点点头。2000年夏,我以优异成绩考上了高中。积劳成疾的奶奶不幸去世,家里的日子更难了。恩施洲的民政局将我家列为特困家庭,每月补助40元钱,我所在的高中也适当减免了我的学杂费,我这才得以继续读下去。由于是住读,学习又抓得紧,我很少回家。父亲依旧在为50元打工,为我送菜的担子就责无旁贷地落在娘身上。每次总是隔壁的婶婶帮忙为我抄好咸菜,然后交给娘送来。20公里的羊肠山路亏娘牢牢地记了下来,风雨无阻。也真是奇迹,凡是为儿子做的事,娘一点儿也不疯。除了母爱,我无法解释这种现象在医学上应该怎么破译。2003年4月27日,又是一个星期天,娘来了,不但为我送来了菜,还带来了十几个野鲜桃。我拿起一个,咬了一口,笑着问她:“挺甜的,哪来的?”娘说:“我……我摘的……”没想到娘还会摘野桃,我由衷地表扬她:“娘,您真是越来越能干了。”娘嘿嘿地笑了。娘临走前,我照列叮嘱她注意安全,娘哦哦地应着。送走娘,我又扎进了高考前最后的复习中。第二天,我正在上课,婶婶匆匆地赶来学校,让老师将我喊出教室。婶婶问我娘送菜来没有,我说送了,她昨天就回去了。婶婶说:“没有,她到现在还没回家。”我心一紧,娘该不会走错道吧?可这条路她走了三年,照理不会错啊。婶婶问:“你娘没说什么?”我说没有,她给我带了十几个野鲜桃哩。婶婶两手一拍:“坏了坏了,可能就坏在这野鲜桃上。”婶婶问我请了假,我们沿着山路往回找,回家的路上确有几棵野桃树,桃树上稀稀拉拉地挂着几个桃子,因为长在峭壁上才得以保存下来。我们同时发现一棵桃树有枝丫折断的痕迹,树下是百丈深渊。婶婶看了看我说,“我们到峭壁底下去看看吧!”我说,“婶婶你别吓我……”婶婶不由分说,拉着我就往山谷里走……娘静静地躺在谷底,周边是一些散落的桃子,她手里还紧紧攥着一个,身上的血早就凝固成了沉重的黑色。我悲痛得五脏俱裂,紧紧地抱住娘,说:“娘啊,我的苦命娘啊,儿悔不该说这桃子甜啊,是儿子要了你的命……娘啊,您活着没享一天福啊……”我将头贴在娘冰凉的脸上,哭得漫山遍野的石头都陪着我落泪……2003年8月7日,在娘下葬后的第100天,湖北大学烫金的录取通知书穿过娘所走过的路,穿过那几株野桃树,穿过村前的稻场,径直“飞”进了我的家门。我把这份迟到的书信插在娘冷寂的坟头:“娘,儿出息了,您听到了吗?您可以含笑九泉了! 本站声明:本站转摘本文,为的是好文共赏、传播美好,为的是发展和繁荣广东校园文学事业,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原载单位来函与广东校园文学网gdfuwu@163.com或gdfuwu@sina.com联系,我们将在接到投诉后第一时间删除本文!最后,感谢作者创作这篇优秀的文章,感谢原载单位发表这篇优秀的文章。  

    2006-03-04 00:00:00 作者:王恒绩
    • 0
    • 6129
  • 感 恩 的 心

     我来自偶然,象一颗尘土有谁看出我的脆弱 我来自何方,我情归何处 谁在下一刻呼唤我 天地虽宽,这条路却难走 我看遍这人间坎坷辛苦 我还有多少爱 我还有多少泪 让苍天知道 ——我不认输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伴我一生 ——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 感恩的心,感谢命运 花开花落 ——我一样会珍惜————《感恩的心》(作词陈乐融;作曲陈志远;主唱欧阳菲菲)  这是我五天前刚学会的一首手语歌《感恩的心》。很美的音乐,很美的歌词,却只能用无声的语言来表达它深刻的内涵。我回来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从网上下载这首歌,把它存在我的电脑里,一遍一遍地听,一遍一遍地教我的孩子做着手语。 我给她讲了一个故事,关于这首歌的由来。 有一个天生失语的小女孩,爸爸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和妈妈相依为命。妈妈每天很早出去工作,很晚才回来。每到日落时分,小女孩就开始站在家门口,充满期待地望着门前的那条路,等妈妈回家。妈妈回来的时候是她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刻,因为妈妈每天都要给她带一块年糕回家。在她们贫穷的家里,一块小小的年糕都是无上的美味了啊。 有一天,下着很大的雨,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了,妈妈却还没有回来。小女孩站在家门口望啊望啊,总也等不到妈妈的身影。天,越来越黑,雨,越下越大,小女孩决定顺着妈妈每天回来的路自己去找妈妈。她走啊走啊,走了很远,终于在路边看见了倒在地上的妈妈。她使劲摇着妈妈的身体,妈妈却没有回答她。她以为妈妈太累,睡着了。就把妈妈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想让妈妈睡得舒服一点。但是这时她发现,妈妈的眼睛没有闭上!小女孩突然明白:妈妈可能已经死了!她感到恐惧,拉过妈妈的手使劲摇晃,却发现妈妈的手里还紧紧地拽着一块年糕……她拼命地哭着,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雨一直在下,小女孩也不知哭了多久。她知道妈妈再也不会醒来,现在就只剩下她自己。妈妈的眼睛为什么不闭上呢?她是因为不放心她吗?她突然明白了自己该怎样做。于是擦干眼泪,决定用自己的语言来告诉妈妈她一定会好好地活着,让妈妈放心地走…… 小女孩就在雨中一遍一遍用手语做着这首《感恩的心》,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从她小小的却写满坚强的脸上滑过……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感恩的心,感谢命运,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她就这样站在雨中不停歇地做着,一直到妈妈的眼睛终于闭上…… 我给孩子讲完这个故事,发现她的小脸上已经挂满了泪珠。她真的很伤心,不停地抽泣着。她说小女孩真可怜,她的妈妈真可怜。我不知道她能不能明白这首歌的真正含义,但是我相信到某些特定的时刻她一定会想起这首歌,想起这个小女孩,她会珍惜自己的生命,用一颗感恩的心去面对生命中的坎坷辛苦,无论多大的风雨,她都可以勇敢地去面对,永不放弃。 教孩子做着手语歌的时候我很自然就想起网友窗汐。一个星期前我在外地参加一个封闭式训练,天气突然变冷,一下子降了十度。我没有带长裤,穿着短裙在风中瑟瑟发抖。很多人都让家人送了衣服,我的家离训练营太远,不可能给我送衣服过来。我想起了窗汐离我近一点,离我们的训练营有四十五分钟的路程。那天晚上我犹豫了好久,终于鼓起勇气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帮我买一条长裤送过来。虽然我们从没有见过,但我感觉她一定愿意帮我做这件事情。我在电话里告诉她我的身高,大致形容了一下我想要什么样的裤子,她几乎是一口答应,没有一点犹豫。说明天马上给我送过来。 第二天中午,我的电话响起,我知道窗汐来了。我飞奔着出去迎她——看到她的第一眼,我的心中突然涌起一阵怜惜与感动。天那样冷,路那样苍白,她的身影那样娇小,我真的不忍看她的样子。她亲切地向我笑着走来,没有一丝陌生,仿佛我们已经认识了多年。其实,我们才是第一次相见呵! 我穿着她给我买的长裤,那样合身,仿佛是量身定做。她是那样细心,甚至想到了我穿它会有些长,还帮我折了一道裤边进去,让我穿着刚刚好。当我的同事知道她是我的网友,我们以前从未见过面的时候,他们都惊奇她的想象力和理解力,感动于她的细致和真情。我骄傲地对他们说:“看,有网友多好!”窗汐微微地笑望着我,象一个熟悉的朋友和姐姐。我送窗汐离去的时候她告诉我,这些日子不能去做热线了,因为父亲病重,恐怕熬不过这个“五一”了。我的心一沉。前些日子她说父亲病了,我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这个时候我还去麻烦她,真的不应该呵。而她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去街上给我找衣服,又大老远地请人开车给我送过来……我看着她,心里的感激与愧疚无法言说。只是反复地说着“谢谢……谢谢……” 后来的训练很紧,我只抽空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我穿着她给我买的长裤很暖和,真的很温暖,从身到心。在以后的几天里我们每天都要做《感恩的心》,我总是在那个时候就想起窗汐,心中充满了对她的深深感激。是的,我们生活在这个充满爱的世界,是一件多么值得感恩的事情啊。 昨天是五一,我想起窗汐和她的父亲,心里沉重。于是打电话给窗汐,却始终没有打通。我忐忑不安起来,难道真的……?一直到夜里十二点多我始终没有打通,我很着急,却无能为力。窗汐,你好吗?告诉我,你父亲他还好吗?他挺过来了吗?……我只有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和祝福着。 今天早上依然没有打通她的电话,中午也没有,现在依然没有……窗汐,我知道你一直是一个坚强的孩子,一个充满爱心的人。你自费做了窗汐热线,想尽你的力量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给那些迷途的孩子一盏明亮的灯,让他们在黑暗中不再孤独和害怕。每天晚上,你坐在一部电话机旁边,把自己的业余时间都给了那些陌生的声音陌生的心灵。你以付出为快乐,听着那些人从焦急沮丧地说“你好”到高兴地对你说着再见,你感到安慰和满足。 你的生命是丰满的,虽然上苍是那样不公,它没有给你一个健康的身体,没有给你美丽的容颜,但是它给了你一颗多么美丽善良的心!你用你的心来生活着,用你的心来爱这个世界,爱每一个人,你的人生被演绎地如此生动和美丽!当我脆弱不堪的时候你一直对我说要好好地活着,活下去就是胜利啊…… 是的,生命是如此的珍贵,我们要感激父母给了我们这一次生命,让我们能来到这个世界活过一次;感谢老师,教给了我们知识,让我们成为一个有用的人;感谢朋友,给了我们友谊,让我们在生命的旅程中不再孤独;感谢坎坷,让我们在一次次失败中变得坚强;感谢敌人,让我们使自己不断完善自己不断朝前进步……面对命运的不公你没有埋怨,没有退缩,你用自己的方式来顽强地生活,用爱来回报这个世界,你帮助了那样多的人,让他们感到了温暖和力量。我不止一次地说过,多么希望能有一天坐在你的电话旁,帮你接听一个电话,去帮助那些需要我帮助的人…… 窗汐,我知道你也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你也有脆弱和无助的时候。你说过也许有一天当你感到无助的时候要打我的电话的,我一直在等着你的电话。如果你感到难过,感到无法承受的时候,就打一次我的电话吧!我会给你一个虽然不那么坚实却一定很温暖的依靠,让我们永远在风雨中同行,好吗? 窗汐,如果我们再次相见,我一定把这首《感恩的心》做给你看,我知道你一定会喜欢的。让我们一起来把这个故事讲给更多的人听,一起来把这首歌教会更多的人,让我们都用一颗感恩地心来好好生活。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感恩的心,感谢命运,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   本站声明:本站转摘本文,为的是好文共赏、传播美好,为的是发展和繁荣广东校园文学事业,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原载单位来函与广东校园文学网gdfuwu@163.com或gdfuwu@sina.com联系,我们将在接到投诉后第一时间删除本文!最后,感谢作者创作这篇优秀的文章,感谢原载单位发表这篇优秀的文章。 

    2006-03-04 00:00:00 作者:蓝诺
    • 0
    • 6206
  • 一个“大学生村”的感人故事

     自从国家恢复高考制度以来,汝阳县陶营乡铁炉营村有180余名农家子弟考上了大学。今年,铁炉营村又爆出一条轰动十里八乡的新闻:全村41人参加了高考,28人上线,其中12人上了本科线;16岁的吴亚辉成为汝阳县20多年来第二个被清华大学录取的学生。在骄人成绩的背后,请看——连日来,汝阳县陶营乡邮政所的投递员跑得最多的村,要属铁炉营了,因为这里最近出了个大新闻:今年,全村有41人参加了高考,28人上了录取分数线;其中12人上了本科线,16人上了大专线。录取通知书从四面八方寄来,这可忙坏了投递员。铁炉营村位于汝阳县北部大虎岭的山脚下,群众主要靠种地维持生活。就是这样一个生活贫困的小山村,从国家恢复高考制度以来,有180余名农家子弟考上了大学。今年,16岁的吴亚辉被清华大学录取,是汝阳县20多年来第二个被清华大学录取的学生。日前,笔者闻讯到该村采访发现,他们之所以能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是和历任村干部关心教育、尊师重教,以及孩子们好学上进分不开的。这里面有许多催人泪下的感人故事。不拿报酬的“村级关工委”的故事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只有县级以上才有。然而,在铁炉营村却有一个“村级关工委”,它成立于2001年。关工委成员主要是村里的退休教师和德高望重的老人,他们主要负责村小学的教学质量和教师的业务水平考核,以及了解在校学生的家庭情况。虽然他们不拿一分钱的报酬,工作却非常认真。当听到学生反映哪个老师最近教学不认真,他们便会突然到教室听课,满意的给予肯定和表扬,不满意的进行批评与警告,从不含糊。2001年,村小学的成绩有些下滑,关工委的老人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们到学校认真调查分析后,找出教学质量下滑的原因,立即制定了奖罚措施。村“两委”及时采纳了他们的意见,对教师实行教学质量与奖金挂钩的方法,以提高教师的责任心。还甭说,这一招还真灵,2002年,全乡14所小学统考,结果,铁炉营村小学的成绩由过去的第12名上升至第4名。在关工委的认真工作下,他们的成绩也得到了上级的肯定,曾获得洛阳市关工委“关心下一代先进单位”称号。16岁清华大学新生的故事“小学三年级以前我不是个好学生,上初中后我的成绩才赶了上去”,吴亚辉说。在村委会主任王会敏的带领下,我们来到吴亚辉家,在大门口刚好碰上和父母一起从地里回来的吴亚辉。父亲吴铁团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亚辉的成长过程。亚辉4岁的时候,看到哥哥去上学,也闹着去,因为年龄太小学校不同意。最后吴铁团和老师商量后,在教室最后面的水泥台旁放个凳子,让亚辉坐在那儿听课,吴亚辉便成为不在编的小学生,学习很一般。5岁那年,学校有了新规定,不到7岁的娃娃只要考试合格可以上一年级,结果亚辉考上了。刚上学的时候由于年龄太小他只知道玩,小学三年级以前一直是班里的后几名。亚辉说,上初中后他看到当民办教师的父亲用仅有的几十元钱供兄弟3人上学非常不易,如果不好好学习怎么对得起父亲。于是他暗暗下决心要提高学习成绩,经过努力,在升高中的时候,他以优异的成绩被汝阳县第一高中录龋最能激起亚辉奋发学习的是他的大哥。亚辉的大哥看到靠父亲的工资供兄弟3人上学非常吃力时,为了弟弟能完成学业,本来学习也不错的他告别学校到温州打工供弟弟上学。2003年,学校组织学生到北京参观了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在清华大学,亚辉想,如果有一天能到这里学习该有多好呀。带队的老师讲,如果考上清华大学,不但学校奖励,县里也要奖励。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回校后,亚辉给哥哥写了一封信,信中说:一定要努力争取考上清华大学,以减轻父亲和哥哥的负担。村干部倾情教育的故事“俺从教40年了,第一次看到村干部到学校来慰问学生,如果每个村都能这样,我们的教育就有希望了。”汝阳县第一高中校长赵长松对前来看望学生的铁炉营村村干部说。为了了解学生在校的学习情况,让孩子们安心学习,从2001年开始,每年高考前夕,村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都会带着饮料和食品到汝阳县第一高中和第二高中去看望自己村的学生。 2001年,村小学的教学楼不能使用了,村里决定建设新的教学楼。设计图纸一出来,村干部们吓了一跳,因为建设新教学楼需要23万元。村里没有这么多钱怎么办?他们一边到县里争取,一边自己想办法。县里考虑到村里的实际情况,决定把铁炉营村小学纳入农村小学d级危房改造项目。农村小学d级危房改造是国家投资一部分、群众集资一部分,可群众本来就不富裕,怎么能向群众摊派呢?很快,国家配套的10万元到位了,可是村里确实没有钱,村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就到县里找领导给予支持。他们重视教育的决心打动了县领导,县委书记李雪峰专门召开会议让有关部门给予支持,县里又追加了5万元。为了解决不足的资金,全体村干部把两年半的工资全部用在教学楼上。很快,一座新教学楼建成了,270余名小学生高高兴兴地坐进了新教室。学子回报家乡的故事党的好政策使铁炉营村许多人圆了大学梦,也使他们从偏僻的小村庄走进了大城市,但他们都没有忘记自己的家乡。村里的道路一直是晴天扬灰尘,雨天到处泥。由于缺少资金,路一直不能动工。去年底,交通扶贫“村村通”开始实施,需要群众自己拿一部分钱。这时,一位在外工作的人发出倡议:在外工作人员都为家乡修路出把力。2004年2月,村里召开了在外工作人员座谈会,在听完村干部的工作汇报后,大家你50元、他100元,甚至有人掏了1000元,很快捐了1万多元。现在,村里的主要街道都铺上了水泥。采访结束时,村委会主任非常担忧地说,村里许多孩子考上大学是件好事,但是,高兴之余,忧虑也很多,因为大部分学生家里经济很困难,这些孩子上大学的费用难于落实。  本站声明:本站转摘本文,为的是好文共赏、传播美好,为的是发展和繁荣广东校园文学事业,并不表示赞同文中的观点。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原载单位来函与广东校园文学网gdfuwu@163.com或gdfuwu@sina.com联系,我们将在接到投诉后第一时间删除本文!最后,感谢作者创作这篇优秀的文章,感谢原载单位发表这篇优秀的文章。 

    2006-02-18 00:00:00 作者:佚名
    • 0
    • 6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