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长篇·连载·精品

长篇·连载·精品

  • 万世大禹(长篇小说选载 5 )

    陡峭险峻的中岳嵩山覆盖着薄薄的积雪,在冬日的阳光映照下,闪烁着刺眼的银光。森林茂密的山峰下,一支数万人马的队伍浩浩荡荡穿行在枯枝与乱石杂陈的山道上。启和后羿各骑高头大马,走在队伍最前面。启看上去不到三十岁,他体格健硕,衣着考究。后羿虽进入古稀之年,但气宇轩昂,威风凛凛。汤涂、汤升、卓云、索英、雷起等数名军校或侍卫跟随在老将军后面。“轩辕关到了。”启指着太室山与少室山相连的地方,对后羿说,“老将军,我们下马吧!”后羿扶扶佩戴的青铜宝剑,回身对传令兵命道:“往下传令,原地待命!”将令传了下去,骑马的将士陆续从马上下来,与其余步兵停止前进,原地歇息。后羿走到启面前,拍了一下他的肩头,问:“令尊肯定在那块石头跟前吗?”“不会错。”启说,“那是我父亲最爱去的地方,有一次,他就在那块石头前坐了整整一天。”“那我就依计发令了!”后羿瞥了一眼启,道。“好!”启点点头。后羿拿出一条长长的红绸抛向天空,旋即高呼:“请大禹登基,不负天命!”话音刚落,启、汤涂、汤升、卓云、索英、雷起等人以及一眼望不到边的整支队伍的万千将士应着呼喊起来:“请大禹登基,不负天命!”一连数遍,响彻山谷,群鸟受惊,纷纷腾空。旋即,启、后羿、汤升、汤涂、卓云、索英、雷起等人登上轩辕关,来到一块巨石下面。后羿站在巨石前,注视着这块奇石,静默不语。启、汤升、卓云等人在巨石周围寻找大禹,却毫无踪迹。又找了半晌,仍无所获。启与汤升等人只得来到巨石前,对面露不悦的老将军后羿说,找不着大禹。后羿恼怒不已,冲启叫道:“你说令尊告诉你他到了这儿,怎么没人呢?军中无戏言,我出于对令尊治水有功的崇重,带几万军队来到这里,劝他登基。可是……军队是随便调动的吗?”“对不住,对不住。”启抹了把额上的冷汗,谦恭地对后羿说罢,急忙从巨石旁边搬来一个平整洁净的石块放到老将军面前,“请您坐下,歇会儿。”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与本文作者电话13683818096联系,先用短信。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退休前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2021-10-16 16:37:44 作者:程占功
    • 0
    • 2
  • 万世大禹(长篇小说选载 4 )

    帝都蒲坂,清雅酒楼。一豪华雅间,公子启(大禹唯一的儿子)宴请朝廷副司马(兵马副统领)盖亦将军,他身旁坐一位十三岁的漂亮少女,是盖亦的独生女儿,名叫盖源,小名源源。酒至三巡,启仍连连向盖亦敬酒。盖亦微醉,但又饮了一杯。启端起一小杯递于少女:“源源也尝一杯,如何?”“叔叔,我不喝酒。”少女对启笑道,“还是你喝吧!”小姑娘说罢,拿起筷子将一块青菜放入口中。“源源,以后别叫我叔叔,好吗?”启对少女笑了笑,道。“那叫什么呢?”盖源说罢,抿着嘴笑。“叫哥哥。”启亦对盖源笑道。“我想想,再说。”盖源看看快要醉了的父亲,道。启又端起一杯酒,递于盖亦:“请将军再饮一杯!”“公子的美意在下心领了,但酒不可再饮了,再喝就真的醉了。”盖亦推开酒杯,对启道,“我知道公子要我去找令尊,但我不明白,令尊和义均怎么都失踪了呢?他们若都不想做这个皇上,干脆公子你来当好了!”“将军戏言了,现在不是说这个话的时候。”启皱着眉头,眺望窗外,过了片刻,他回过头来,对盖亦道,“我们必须尽快把我父亲找到,恳请他豋上大位!”“公子,我们是多年的好朋友,为公子出力,在下即使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不过,您这次让我办的事情,我有一个比我出马更好的想法……”盖亦道。“还有更好的办法?”启眼睛一亮,“什么办法?”“大司马后羿德高望重,深得朝野尊敬,我作为他的一个副将,也颇为荣幸。此番若公子请他去找令尊,于朝廷,于伯禹,于天下各州、各诸侯国,都有举足轻重的意义。”盖亦又道。“可是,我与后羿老将军的交情比不得你,如何请得动他?”启叹了一口气。“我先去以国家大义说服于他。想来他不会不听;有了眉目,我立刻告诉您,您去请他,想来他不会拒绝。”盖亦笑道。启思忖片刻,遂点点头。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与本文作者电话13683818096联系,先用短信。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退休前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2021-10-16 16:36:15 作者:程占功
    • 0
    • 1
  • 万世大禹(长篇小说选载 3 )

    大司寇皋陶官邸。宽敞的客厅,烛光闪烁。皋陶捧着盛满浓茶的茶杯饮了一口,将杯子放到茶几上,对旁边伏在桌沿上审视山川地图的儿子益说:“大禹失踪,太子又找不到,先帝国丧已过,我中华大国总不能这般朝堂无君吧!”“大禹失踪并非找不到。”益抬起头,道,“我看找大禹的人远远超过找太子的人!”“大禹走前留下话要‘太子登基’,可太子在哪儿呢?”皋陶寻思片刻,又道。“大禹、太子,各有千秋,但我认为,大禹堪当大任。”益说毕,又道,“老父要多保重身体,我明儿要去黄河巡视冰清。”夜,东岳府邸。有云国国王有云侯坐在希仲面前,慷慨激昂,侃侃而谈:“太子义均仁慈宽厚,这在中华朝野乃至各诸侯国人所共知,群臣敬仰。而大禹虽然治水有功,舜帝也曾说把大位让给他,但他尚未君临天下,仅仅摄政代行天子之职,就显出咄咄逼人之势。”稍顿,有云侯愤愤言道,“谁若不听调遣,谁的贡品送的不及时,轻者,他予训戒;重者,则威胁发兵惩讨。可谓想大权独揽,其虎狼之心昭然若竭。如今,他既然躲了起来,假惺惺地让‘太子登基’,我们何不利用这个机会,拥戴义均君临天下,成为万国国王——大中华新的君主呢?”“可是,谁知道太子到哪里去了?”东岳搓搓双手,无奈地叫道。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与本文作者电话13683818096联系,先用短信。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退休前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2021-10-16 16:34:49 作者:程占功
    • 0
    • 1
  • 万世大禹(长篇小说选载 2 )

    距逍遥楼不远的东岳府,烛光闪烁。东岳希仲心神不宁地在砖铺的地面上来回踱步。“大人,太子已有多日没去逍遥楼了。”宋清沮丧地走进来,放下手中的礼帽,继续道,“倾城倾国已安置到逍遥楼的高档房舍歇息了。”“你坐吧!”希仲捋着银白色的胡须,指着一把竹椅让宋清坐下,自己在对面一把椅子上坐下,盯着他,“无论如何,一定要把太子找到,失去了这次机会,他可永远没有出头的日子了!”“纵然我们费尽心机扶他登基,但他不愿做这个皇帝,一门心思去找那个什么墨姑,那里理会我们的苦心?!”宋清皱着眉头说罢,叹口气,接着又道,“好在先帝驾崩后这三年里,他还能明理守孝,可守孝期刚满,就连影子都不见了!”“找不到义均,也不能说他就一定是找墨姑去了。”希仲稍顿又道,“现在的问题是尽快让太子与倾城倾国见面,这俩绝色美女肯定会比那村姑让人动心,难道太子不是因为墨姑美貌才神魂颠倒的吗?”“大人说的是。”宋清托着颇有骨感的下巴若有所思,继续道,“若能让这俩美人儿拴住太子的心,还有可能把他推上大位!”“那俩美女仅仅托付给哈狐不行,我已让王兴军校除了每月给倾城倾国送一笔银钱外,每天至少派人去逍遥楼一次,盯紧一点,免生意外。”“王兴较忙,大司农后稷经常用他。”宋清摸摸脑门,“要不换个人如何?”“我已安排了王兴,就这样吧。”希仲稍顿,继续道,“我国已经三年没有国君了。大禹在舜帝国丧期间代行天子之职,国丧一结束,他丢下一句‘请太子义均登基’就失踪了。”宋清叹道:“可是太子也失踪了。”“大人,有云国国王求见。”一侍卫轻轻走进,对希仲打躬言道。“夜深了,我有些困,让他明天再来。”东岳瞥了一眼侍卫,说。“好。”侍卫转身欲走。“慢!”宋清对侍卫挥挥手,让他停下,旋对希仲说,“东岳大人,没准儿这位有云国国王深夜造访,与太子有关,我看还是让他进来。”“那就让他进来吧!”东岳命侍卫,“请有云国国王!”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与本文作者电话13683818096联系,先用短信。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退休前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2021-10-16 16:33:13 作者:程占功
    • 0
    • 2
  • 万世大禹(长篇小说选载 1 )

    大风呼啸,飞沙走石,中华帝都蒲坂的大街上早已没有了人影。黄昏时分,天黑得犹如午夜。纵横交错的街道空空荡荡,街道两旁的商铺、饭馆以及各种生意场所大都关门闭户,惟有祈福街上的逍遥楼灯火通明,许多歌女与众多男伴和着古琴悠扬悦耳的琴声,亦步亦趋,慢悠悠地跳一种名曰“转圈舞”的舞蹈。身着不同服饰的客人坐在大堂四周,一边欣赏,一边模仿着手舞足蹈。“太子,太子!”一个御林军军校闯了进来,叫道。门口还有一些军卒探头探脑。“军爷请坐。”逍遥楼总管哈狐上前迎道,“太子已好久没到我这儿来了!”“你找太子做甚?”一个老头儿从座位上起来,瞧着军校。“大司马命我来找。”军校瞥了一眼老头儿,又道,“宋老爷平常好像不来这种地方,怎么今日也有闲情逸致了?”“我也在找太子。”被称为宋老爷的这个老头儿名叫宋清,是东岳府的幕僚。“知道太子在哪儿吗?”军校望着宋清。宋清摇摇头。“许多人都寻找太子,为什么要找他啊,他到底在哪儿呐?”哈狐怪声怪气,自言自语地嘟哝。“哈管家,如果太子来到这儿,马上向我禀报,我是雷起军校。”雷起说毕,转身对守在门口的军卒叫道,“走!”旋即带上军卒们离开。“倾城,倾国,你们去歇息吧。”宋清对旁边座位上两个娇美的女子说罢,旋指着她们对哈狐说道,“请哈总管安排两位美人儿到高档房舍住宿,不许任何人打扰。他们可是东岳大人命人专门从江南为太子选来的,你要悉心侍候,不得有半点差迟!”却说倾城、倾国两个美人儿,是东岳希仲差两拨人分别在江南的南平和香州为太子义均选来的妃子。据传,几千年前的南平和香州盛产美女。当年的南平和香州是今天的哪两个地方呢?史学界尚无定论。倾城、倾国虽是两个地方的人,但她们都姓秦,倾城原叫秦风,倾国原名秦雨,二人本不相识,只是被选到帝都蒲坂,见到东岳后,俩美人才走到一起。为了吸引义均,东岳大人将秦风的名字改为倾城,将秦雨改成倾国。东岳认为,俩美女美貌动人,再冠以倾城、倾国的名儿,太子义均不会不动心。宋清说罢,哈狐连连点头。宋清便转身欲走。“宋爷慢走。”倾城、倾国一起从座位上起来,向宋清作揖。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与本文作者电话13683818096联系,先用短信。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退休前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2021-10-16 16:31:26 作者:程占功
    • 0
    • 3
  • 《 往 事 》(长篇小说选载 )第一百五十章

    秋高气爽,蓝天白云下,法国南部地中海沿岸阿德格角近十五公里海岸线的细沙滩上,来自世界各地五万名赤身裸体的老中青男女,或悠闲漫步,或在水边嬉水,或趴或躺在沙滩上享受日光浴。阿德格角是合法(法国法律)的法国最大的天体海滩区。这里不仅海滩上的游客都一丝不挂,而且,阿德格角镇上的居民亦不穿衣服。连超市、旅店、饭馆的营业员也都光着身子。游客若想进入阿德格角镇,要想进入这儿的天体海滩区,先不说其他条件,第一关,必须自己赤身裸体,你看别人,就不能怕别人看。费规则和吴淼从出租车上下来,走到阿德格角镇镇门前。吴淼用法语与穿着衣服的守门工作人员沟通后,对费规则说:“费教授,咱们从大老远赶来,恐怕你要失望了!”“大姐,你说什么?”费规则有些不解,“失望,什么失望?”“这个天体海滩区,我们进不去了!”吴淼笑了笑,说。“怎么啦?”费规则急问。“我们要进去,得先把自己脱光。”吴淼叫道,“这怎么行呢!”“这,这……”费规则直挠头,“要,要不,脱光就脱光呗!”“你要脱,我不阻拦;我,绝不可以这么做的!”吴淼道。话音刚落,她包里的大哥大铃声响了。吴淼拿出大哥大,接通电话:“妮妮,你两年都不理我,看到你给妈妈打电话,我好高兴。你说,有事吗?”“都是你们干的好事!”电话里晁妮哭着道,“我姐姐留下遗书,托我照料丽静,她自杀去了。我不知去哪里找她,报警后,警察也不知怎么找。只好给你打电话,你赶快通知费规则,一起帮着找!”“什么,什么?”吴淼大惊,一着急,大哥大掉到了地上。“发生了什么事?”费规则望着吴淼。“你前妻自杀了!”吴淼说罢,双手抱头,坐在地上。“怎么会呢?”费规则亦吃惊不小。前面章节说过,费规则由于嫉恨晁深桐勾引其老婆,他把医院转让后,就带着妻子惠银子移民到加拿大,找已移民到魁北克市的晁深桐老婆吴淼,并把“中西医研究诊疗馆”开到吴淼家附近,处心积虑要勾引吴淼,一心要给晁深桐戴绿帽子。这一切,惠银子都被蒙在鼓里。谁曾想,惠银子在街边发现昏迷的晁妮,急忙抱回“中西医研究诊疗馆”,晁妮被救醒后,感激地认惠银子为姐姐,并叫费规则姐夫,费规则也答应了。吴淼得知“中西医研究诊疗馆”救了自己女儿,便带上晁妮赶来诊疗馆致谢。吴淼虽年近半百,但风韵犹存,美貌尚在,气质优雅,让费规则一见钟情,竟然爱上了她。此后,便使出浑身解数,疯狂追求她。吴淼原来就很感激费规则,后来亦被费规则的不懈追求所打动,特别是这个人到中年、高大壮实的费教授,一口一个“大姐”叫她,让她颇为受用,便答应了他。但她对费规则说:“虽然你与惠银子离婚,但不能不管她。”当年是惠银子追的费规则,但婚后多年,惠银子一直怀不上孕。惠银子也一直觉得丈夫有心事,但不知他心里装的是什么。有一点她很着急,就是没生小孩,担心自己在丈夫心中的地位。还有一点,她初中毕业,就成了父母骗婚的工具,结婚六次,离婚六回。可她二十六岁那年,主动追求费规则时,还说自己是黄花闺女,才十八岁。她也有自己的这些心事,不敢给丈夫说。好在在晁妮帮助下,瞒着费规则,找到一个好大夫,治好了她的不孕不育症,她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女儿。但是,丈夫对她还是越来越冷淡。有一天,她忍不住对费规则说:“我们过去多恩爱,如今又有了女儿,可是你越来越不回家,到底为什么?”费规则却不耐烦地说,“夫妻要有各自独立的空间;就像爱情是盲目的,你过去追我的时候,说你是黄花闺女,我不管真假,觉得喜欢,就跟你结婚了。对吗?”惠银子心虚,以为自己以前结过六次婚的事儿被丈夫知道了,觉得再瞒下去,会让丈夫更讨厌,便道:“我跟你结婚前,结过六次婚,那都是父母为了掠财,逼我骗婚。后来我追求你,可是真心真意跟你过的!”费规则正找不到说得出口的理由,要跟惠银子离婚,现在好了,他稍顿,说道:“银子,你以前离过六次婚,多离一次没什么。咱们也离婚吧。离了婚,互不干涉,各过各的。好吗?”尽管惠银子一万个不愿意,一次次哭闹,可是,最后不得不跟费规则离了婚。由于惠银子坚持,女儿丽静的抚养权归了她。费规则给前妻惠银子和女儿买了一套房,让她们住。费规则还给前妻补偿人民币五十万元,并每月给小丽静付抚养费。离婚后,惠银子在“中西医研究诊疗馆”的工作也被吴淼取代。吴淼与晁深桐离婚没费周折,晁深桐很快同意了。吴淼与女儿晁妮在对待晁深桐上有很大不同,吴淼一边斥责丈夫晁深桐贪得无厌、什么钱都敢收,一边对晁深桐给的钱来者不拒,统统收下,甚至跟他要钱;晁妮得知父亲贪污受贿后,还是留学生的她,宁可勤工俭学也不要父亲的钱,并劝父亲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不久,费规则与吴淼结婚。又过了些时日,费规则将“中西医研究诊疗馆”转让给别人。他则带上吴淼周游世界,想览尽天下胜景,已去过美国、英国、德国、奥地利、西班牙等不少国家的旅游风景名胜区。惠银子离婚后,独自带着女儿,一直郁郁寡欢,闷闷不乐。她在加拿大举目无亲,若不是有晁妮,连个可以倾诉心事的人都没有。她曾经想回国,但父母逼她骗婚的阴影仍笼罩着她。想起被她骗婚坑惨的六个家庭,更让她自责、痛悔不已。她觉得自己被费规则抛弃是报应,罪有应得。思来想去,她觉得自己无颜回国,在国外痛苦地活着,还不如以死谢罪。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与本文作者电子邮箱cjyyl@sina.com联系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退休前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2021-10-16 15:49:15 作者:程占功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