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文摘 > 百味人生

百味人生

  • 飘向天堂的琴声

        去年暑假,我应邀去一所老年大学代授胡琴课,一天,一位瘦削白皙约70岁左右的长者要插班学二胡。那天,他斜挎着一只琴盒站在教室门口,看上去有几分疲惫,眼睛还有些微红,但他执意说想学琴,能跟上。我把他安排在临窗的一个空位上。那个空位曾是一位60多岁女学员的座位,一个月前她因为肝癌晚期去世了。女学员的头发雪白,还卷卷的,像电影演员秦怡。她学了两年二胡,拉得已经很专业了。据说她喜欢二胡已经到了一天不拉心里不安,一晚不拉无法安枕的地步,老伴戏称她是“琴痴”。    说也奇怪,自从这位“插班生”来了以后,我常常在他身上能看到“琴痴”的影子,这位老先生拉的也很认真投入,从执琴到运弓、扶琴,不懂就问。除此之外,他还要我每周给他多加一小时的“小课”。“我交补课费。”他一再央求。就这样,每周两次四个小时的大课后,别的学员放学回家,他留下来继续学。半年后他已经能很熟练地拉《雪绒花》了,而且我发现每次他都要在我离开教室后很认真很投入地从头至尾拉一遍《雪绒花》。他拉的节奏流畅,音色优美,但不知为什么,节奏总是比平时处理得慢半拍,绵长而低沉,像是一个人在对另外一个人倾诉。    有一次,我从办公室出来想回家,教室里又响起《雪绒花》缓缓的琴声。我翘首从门上的玻璃往里看,发现老先生在拉琴。忽然,琴声嘎然止住了,我看见老先生抱住琴杆,双肩抖动,随后,我听到嘤嘤的啜泣。我推门进去,低声询问他怎么了,他突然抱住我,一声长哭,他哭得像个孩子似的对我说:“我太想老伴了!我天天练琴拉琴,就是想让她听见,让她高兴,让她知道我想她……她去了天国……”    后来我知道,他的老伴就是那位头发雪白还卷着的“琴痴”。   “我太想老伴了!”那句话从此也像一颗重磅炸弹,让我心里波澜难平。   生活中,在情爱和物欲的天平上,我们似乎更倾向于物欲的满足而有着太多的不平和烦恼,并因此制造着各种各样的争吵和争端,演绎着各种各样的悲情故事、离散故事。然而,当我们坎坷一路走来,读懂了情为何物时,往往是情已老人已逝,空留下一腔伤感满心伤痛!    老人的故事之所以让我震撼,还在于:人,最容易漠视的,往往是最值得珍视的。   《雪绒花》的曲子好像还在耳边低徊,飘飘袅袅地去了遥远的天际,那是飘向天堂的琴声。   本站声明:本站转摘本文,为的是好文共赏、传播美好,为的是发展和繁荣广东校园文学事业,并不表示赞同文中的观点。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原载单位来函与广东校园文学网gdfuwu@163.com或gdfuwu@sina.com联系,我们将在接到投诉后第一时间删除本文!最后,感谢作者创作这篇优秀的文章,感谢原载单位发表这篇优秀的文章。 

    2006-02-18 00:00:00 作者:舒琴
    • 0
    • 6308
  • 爱情的钥匙

     在生活方面,玲最大的缺点就是有些丢三落四。当然,这主要是就钥匙而言。这天下班,走到家门口,她才发觉钥匙不见了。崭新的防盗门,牢不可破,玲一筹莫展。邻居走过来说,找110试试看。于是她拨通了110,一个柔和的声音回答说:“对不起,我们太忙,不能出警,你最好去找街头急开锁的师傅。”天已经黑下来了。到哪里找开锁的师傅呢?邻居宽慰她说,“姑娘别急,会有办法的。你要不找你男朋友看看,说不定”玲连连摇头说,“他也没有钥匙。”玲同兵恋爱两年了,她一直对兵的感情把握不准,因此,一直没有给他房门钥匙。邻居说,“或许,他有办法的。”玲说,“他住得太远。”最后,她还是给兵打了电话。兵一点也不着急,温和地说:“你摸摸背包底部的夹层,看看有什么。”玲疑惑地伸手探进夹层,竟摸到了一把钥匙!“好你个老兵!”玲惊喜地叫了起来。兵说:“我怕你哪一天丢了钥匙,开不了门,就给你藏了一把备用的。我知道,你背包是不离身的。”玲打开了厚重的铁门。她坐在沙发上,捧着这把钥匙,端详了好半天。然后,她又拨通了兵的电话,轻轻地说:“我想好了,我们元旦结婚吧!”兵的欢呼声,甜蜜地敲击着玲的心房。爱情的钥匙是用心打造的。一个微小的细节,或许就是一把真情的钥匙,它能打开神圣的婚姻大门.   本站声明:本站转摘本文,为的是好文共赏、传播美好,为的是发展和繁荣广东校园文学事业,并不表示赞同文中的观点。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原载单位来函与广东校园文学网gdfuwu@163.com或gdfuwu@sina.com联系,我们将在接到投诉后第一时间删除本文!最后,感谢作者创作这篇优秀的文章,感谢原载单位发表这篇优秀的文章。  

    1970-01-01 08:00:00 作者:佚名
    • 0
    • 6243
  • 婚姻如鞋

     几个好朋友出游,打算不尽兴不归,可其中一位似乎很疲惫,大家以为她心情不好,有些扫兴,她解释说,鞋子没有穿好,走路很累。她穿着一双很漂亮的鞋,鞋跟也不是很高,有人不大相信。          想起谁说过的一句话,婚姻就像一个人脚上的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是啊,她的鞋子穿在她的脚上,我们怎么知道她舒服不舒服呢?    多年为婚姻问题所困,苦于各种原因不能解脱。我觉得周围的人们多比我幸运,但羡慕我的大有人在。              记得那年女儿出生的时候,正逢过年,两边的家人都在忙年,只有老公在医院陪我。同病房的还有一位产妇也和我一样,只有老公在医院照顾。刚刚生下孩子,我的胃口特别好,湖北的习俗月子里要多喝汤。不知婆婆是否因我生下的是女孩而失望,家中迟迟没有人送汤来。老公很生气,也不愿回家去拿,就寸步不离地守在病床前。邻床产妇的先生似乎很会张罗,一日三餐都会准时送来热汤热饭,细心地把他的妻子从病床上扶起来,看着她吃完,并帮他收拾干净,把必需的东西都准备妥当就离开了。我的心中好悲哀:“看,别人的老公多会照顾妻子!”我对老公说,能否回家准备点吃的来,他听了出去了,一会儿买回一大袋巧克力,在电火锅里熬成糊糊给我吃,我很想哭,但没有哭出来,生孩子之前就已经对这段婚姻失望了,又有什么好哭的呢?充满戏剧性的是,那天我听到了邻床女人的哭声,她哭得很伤心,她在数落她的丈夫,为什么不能像我的老公一样在身边多陪一会儿呢?那几天,她经常夸我的老公温柔体贴。            有一次几个女人谈心,我把这件事说给大家听,原以为大家都会理解我,赞同我的观点,没想到马上有人发表不同意见,这样好啊,只要两个人长相厮守在一起,再苦的生活她都愿意。我愕然了,是不是因为人总在追求完美,于是就有了这样啼笑皆非的事?                    那些年,我一直在考虑着如何结束这段婚姻。我找他谈,说我不爱他,不愿和他一起生活,无论怎么说,他都没有离婚的打算,我也有很多的顾虑,担心离婚影响了孩子的健康成长,担心在父母面前无法交待。他和家人的关系很不好,我甚至担心他今后的生活,婚前他曾经做过傻事,我不想在婚姻问题上搞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来……那个时候,我做梦都想着好合好散。在没有结束与他之间的关系时,我的自尊又不允许我接触第三者。于是离婚的事就这么拖下来了。          总以为,别人的婚姻就像一双漂亮又实用的鞋,而我呢,拥有一双最糟糕的鞋。    大概由于自身对婚姻问题的敏感吧,我比较关注周围的婚姻状况。幸福的婚姻并不多见。看得多了,心理也就平衡了。              一个朋友小妹婚前常在我家住,经过精挑细选,她找到了如意郎君,而且很快有了孩子。看似幸福的一对,却常常吵架。对方心胸很狭窄,不仅不高兴她除上班之外的时间参加同事朋友间的活动,而且很敏感她与异性的交往。小妹心眼不坏,嘴却不饶人,对他也多有伤害。两个人都对我说,自己总有一天会被对方逼疯的。                      一位同学原有纯真的初恋,后来立场不坚定,听父母的话嫁个有钱人。她和他的先生还在恋爱,他就背着她追求她的女友,我的另一位同学,她知道后,还是嫁给了他。婚后的她,主要任务就是做家务带孩子。同学在歌厅聚会时,她打电话说她没有时间来,还说这些年她从来没有到哪里去玩过,甚至没有去过歌厅呢!听起来真可怜。                      生活中更多的是柴米夫妻,女人为了一点点事和婆婆闹矛盾,丈夫因为女人照顾了娘家而不依不饶,夫妻关系还维持着就开始争论离婚后房子是谁的,这样的事我是屡见不鲜了。                      我看得厌倦了,也感到疲惫了。很多想得到的理由,想不到的理由都让我认识了更多人漂亮而不实用的“鞋”了。回头看看我所谓的失败婚姻,其实我正享受着许多优惠,比如不会担心家庭出现第三者,不担心婆媳矛盾,不担心丈夫说我倒贴娘家,交朋接友、上网聊天等都不会受到猜疑,我是很阿Q的那一类人,于是乎别人再夸我的老公是如何如何好我也不觉得有什么怪味了!婚姻如鞋,满世界的鞋看起来光鲜,我也不打算扔掉我那并不硌脚的丑鞋子了。            婚姻如鞋,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穿久了,原来以为不合脚的似乎也合脚了!   本站声明:本站转摘本文,为的是好文共赏、传播美好,为的是发展和繁荣广东校园文学事业,并不表示赞同文中的观点。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原载单位来函与广东校园文学网gdfuwu@163.com或gdfuwu@sina.com联系,我们将在接到投诉后第一时间删除本文!最后,感谢作者创作这篇优秀的文章,感谢原载单位发表这篇优秀的文章。

    1970-01-01 08:00:00 作者:佚名
    • 0
    • 6248
  • 懂你的女人是天堂

    1970-01-01 08:00:00 作者:飘舞漫
    • 0
    • 6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