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文摘 > 风雨情缘

风雨情缘

  • 请你记住我需要你

    他们是在买电脑时认识的。两个人选中了同一个品牌的同一款机器,可仓库里却只剩了一台,他犹豫了一下,便主动说,我要样机。 她是个女孩子,他觉得让着她,本是应该的。 没想到她却不好意思起来,坚持把那台新的给他,她再换一个款式,解释说,我和你都喜欢同一款,说明我的眼光不够正确,需要更改。他疑惑地问,怎么?她笑笑,这说明那款机器过于男性化,我应该挑一台其他颜色温柔的,比如,白色,或者蓝色。 他也笑了,觉得她是个有趣的女孩子,会有那么可爱的想法。 她就真的坚持挑了一台白色的,机器打包的时候,精通计算机的他,很自然地给了她一些建议,关于新机器的养护和一些注意事项。 她认真地听着,眨眨眼睛说,我还真的是电脑盲,除了会在电脑上打字,其他一窍不通,以前那台旧电脑出点任何故障,都要找人来修,不如,今天我请你吃顿饭,以后有什么事情就请教你好不好?找维修人员太麻烦了。 他一口就应允了,但坚持要请她,因为不管怎样,是她把他喜欢的那台机器让了出来。 她没有再坚持。极其自然地,两个人就算那样认识了,吃了一顿饭,留了电话。 她果然是个电脑盲,像她说的,除了会打字,其他一窍不通,简单的文档格式的处理,都要打了电话问他,更别说其他故障。 他开始一次次地去帮她处理电脑出现的种种问题,杀毒,更新杀毒软件,装一些适合她使用的程序…… 渐渐就熟了,他发现她虽然电脑知识贫乏,却很聪慧,尤其地理知识丰富,能如数家珍般地说出全国各个地方的特色。而他经常出差,自然,也就常常向她讨教。 一对年轻的男女,在这样的往来里,爱情的确很容易发生,容易到他难免质疑,这样的爱,真实吗?可靠吗? 那天,他又要出差,因为是临时决定,走之前才来得及告诉她。打她手机,却无人接听,反复地打,依旧只有彩铃的旋律孤单地响着。等了片刻,他打了她单位的电话。 接电话的女孩声音很好听,哦,找柔嘉呀,她去调试业务部新进的电脑了……手机也没带呢,大概快回来了…… 他疑心自己听错了,她?调试电脑?不由嘀咕,她懂吗? 电话里的女孩笑起来,你是不是和柔嘉不熟啊?肯定不熟!她可是计算机专业的高才生,我们公司的电脑专家,她会不懂…… 女孩在那端兀自笑着,他已呆呆挂了电话。那么长时间,她装得真像,无辜而透明的眼神,丝毫没有掩饰的成分,什么问题都来请教他,然后还会说一声,你真厉害!没有你,我的麻烦可大了…… 原来,都是假的。 车已经要开了,他的心思却还是辗转不停,却不知怎么,丝毫没有被骗的尴尬,甚至没有一点点地气愤,反倒是,说不清道不明地柔软思绪缓缓在心底荡漾开来。 他不是个愚笨的男子,怎么会分辨不清,她的谎言,不过是为了成全彼此的靠近。只是想让他感觉,让他知道,她真的需要他。而他自己何尝不是呢,去任何一个地方,都要虚心向她讨教当地的种种风俗,人文景观……好像自己真的不明白一样。因为她讲述时的快乐,他就从来没有告诉她,他的地理知识丝毫不输给她。可是因为她快乐,他的伪装也跟着快乐起来。 让彼此知道“我需要你”,这一时,这一世,爱情,才会源源不断。 

    2010-03-13 16:50:01 作者:佚名
    • 0
    • 6171
  • 请你记住我需要你

    他们是在买电脑时认识的。两个人选中了同一个品牌的同一款机器,可仓库里却只剩了一台,他犹豫了一下,便主动说,我要样机。 她是个女孩子,他觉得让着她,本是应该的。 没想到她却不好意思起来,坚持把那台新的给他,她再换一个款式,解释说,我和你都喜欢同一款,说明我的眼光不够正确,需要更改。他疑惑地问,怎么?她笑笑,这说明那款机器过于男性化,我应该挑一台其他颜色温柔的,比如,白色,或者蓝色。 他也笑了,觉得她是个有趣的女孩子,会有那么可爱的想法。 她就真的坚持挑了一台白色的,机器打包的时候,精通计算机的他,很自然地给了她一些建议,关于新机器的养护和一些注意事项。 她认真地听着,眨眨眼睛说,我还真的是电脑盲,除了会在电脑上打字,其他一窍不通,以前那台旧电脑出点任何故障,都要找人来修,不如,今天我请你吃顿饭,以后有什么事情就请教你好不好?找维修人员太麻烦了。 他一口就应允了,但坚持要请她,因为不管怎样,是她把他喜欢的那台机器让了出来。 她没有再坚持。极其自然地,两个人就算那样认识了,吃了一顿饭,留了电话。 她果然是个电脑盲,像她说的,除了会打字,其他一窍不通,简单的文档格式的处理,都要打了电话问他,更别说其他故障。 他开始一次次地去帮她处理电脑出现的种种问题,杀毒,更新杀毒软件,装一些适合她使用的程序…… 渐渐就熟了,他发现她虽然电脑知识贫乏,却很聪慧,尤其地理知识丰富,能如数家珍般地说出全国各个地方的特色。而他经常出差,自然,也就常常向她讨教。 一对年轻的男女,在这样的往来里,爱情的确很容易发生,容易到他难免质疑,这样的爱,真实吗?可靠吗? 那天,他又要出差,因为是临时决定,走之前才来得及告诉她。打她手机,却无人接听,反复地打,依旧只有彩铃的旋律孤单地响着。等了片刻,他打了她单位的电话。 接电话的女孩声音很好听,哦,找柔嘉呀,她去调试业务部新进的电脑了……手机也没带呢,大概快回来了…… 他疑心自己听错了,她?调试电脑?不由嘀咕,她懂吗? 电话里的女孩笑起来,你是不是和柔嘉不熟啊?肯定不熟!她可是计算机专业的高才生,我们公司的电脑专家,她会不懂…… 女孩在那端兀自笑着,他已呆呆挂了电话。那么长时间,她装得真像,无辜而透明的眼神,丝毫没有掩饰的成分,什么问题都来请教他,然后还会说一声,你真厉害!没有你,我的麻烦可大了…… 原来,都是假的。 车已经要开了,他的心思却还是辗转不停,却不知怎么,丝毫没有被骗的尴尬,甚至没有一点点地气愤,反倒是,说不清道不明地柔软思绪缓缓在心底荡漾开来。 他不是个愚笨的男子,怎么会分辨不清,她的谎言,不过是为了成全彼此的靠近。只是想让他感觉,让他知道,她真的需要他。而他自己何尝不是呢,去任何一个地方,都要虚心向她讨教当地的种种风俗,人文景观……好像自己真的不明白一样。因为她讲述时的快乐,他就从来没有告诉她,他的地理知识丝毫不输给她。可是因为她快乐,他的伪装也跟着快乐起来。 让彼此知道“我需要你”,这一时,这一世,爱情,才会源源不断。 

    2010-03-13 16:49:53 作者:佚名
    • 0
    • 6128
  • 前世欠你一滴

    [第一世] 在恐龙灭绝之后不久,她爱着他,他不知道。 她把最甜美的果子喂到他嘴里的时候,他不知道。 她把最精美的兽骨项链挂在他的脖子上的时候,他还是不知道。 甚至当她温柔地依偎在他怀里,带着笑容睡去的时候,他还是不知道。 他穿着这个族里最漂亮的兽皮衣服,戴着这个族里最漂亮的兽骨项链,身边还跟着这个族里最漂亮的女人,但是他还是不知道这是因为她爱他。他好像习以为常,习以为常通常不是一件好事,有好多该发现的东西没法发现,有好多不寻常的事都因习以为常变得寻常了。 于是他还是过着寻常的日子,他还是不知道这一切并不寻常。 在那时候,和外族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胜利者得到奴隶和生存的权利,失败者注定要失去一切。这是自然的规律。 在无数次氏族战争中的某一次,他们战败了。有的人失去了自由,有的人失去了生命。 通常失去生命的是男人,失去自由的是女人。因为长久如此,没有人觉得这不公平,技不如人当然应该认输。被俘虏的男人等着被杀,女人则等着被某个异族男人领回他的洞穴。 她知道,这样一来,他们更不可能在一起了。她和他都将成为异族的奴隶,奴隶是没有自由的。 她没想到他可能被杀。 当她看着他在异族人的刀下倒下去的时候,她哭了。 她曾经为他哭了无数次,只有这一次是当着他的面,因为那一刻,她的心真正地碎了。 她曾经为他哭了无数次,只有这一次他看见了,直到那一刻,他才明白原来一切都非比寻常,他才知道她爱他。他在心里说,我欠你一滴泪。但是他无法做什么了,因为他死了。 异族的首领发现有个女俘虏死了,据说是因为心碎了。 [第二世] 他是一只飞鸟,她是一条游鱼。 他们互相相爱,但是他们无法见面。 他去找神——飞鸟总是最靠近神的动物。 神对他说:你们的姻缘是三生三世的,这是第二生,既然这辈子没指望了,还是等下辈子吧。鸟没有眼泪,但是他的心在哭。 神轻轻叹了口气:我看见你的心在流泪。我可以用法力让你能够流泪,但是你要记住,只有一滴。 过了一会儿,神又说:我再告诉你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吧,据以前的神说,只要大海干枯了,水里的游鱼就会变成飞鸟…… 他马上飞走了。看着他的身影,神自言自语:“哎,我又说谎了。” 在此后的日日夜夜,他抑制着自己思念的眼泪,并且叫着“不哭,不哭”,不停地衔着石头投到海里。在心里,他无数次的看见海干枯了,她变成了鸟,然后他对着她流下那 一滴珍贵的眼泪,对她说“我爱你”。但,这一切都只在心里出现过。 有人说他是布谷鸟,提醒大家及时播种; 有人说他是精卫鸟,为了复仇才要填平大海。 他们都错了。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是三生三世的爱情。 直到有一天,他要倒下了,虽然他不相信海是填不干的,但是他确实精疲力尽了。 他感觉自己要哭了,他拼命地抑制自己,他声嘶力竭:“不哭!不哭!”他挣扎着最后一次飞向大海——他要倒在海里。 他渐渐地沉向海底,在生命最后的一刻,他看见了她的身影,她也看见了他。 但是他们看不见彼此的眼泪,因为他们都在水里。 [第三世] 当她还是鱼的时候,她发誓要变成飞鸟。于是第三世她成了一只飞鸟。 他呢?这一世他是一只小飞虫。 这次是她拜访了神。神对她说:这是你们最后一世的姻缘,是最后的机会了。过了这一世,你们彼此将相忘于江湖。 神又一次看见鸟的心里在流泪,于是对她说:在他的第三世,你会遇到危难,到时候他会穿着金甲圣衣救你于水火之中,然后还你一滴眼泪。 风,把她和神的对话送到他的耳朵里。他笑了。他知道他终于可以在这第三世见到她了。这样,那些话,那滴泪,都可以送给她了。 这一世,他们互相寻找。 向左,向右,不断地选择。 不止一次,他们在同一条路上飞过,但是时间不同。 不止一次,他们在即将相遇的时候,选择了相反的方向,就此错过。 他们彼此追逐,他们无数次重复着对方的路线,他们无数次的错过。 天空实在太广阔了。 冬天的某一天,风告诉他,她在朝着他飞来,叫他在这等着。 他欣喜若狂,生怕错过她,偎在一棵松树上四处张望,他发现有时候阳光竟是那样的灿烂。这两世,他是第一次有时间注意到这件事情。 太阳注意到另一件事:他快死了!没有任何一只飞虫能度过冬天。他等不到她了。 他开始感到自己要死了。他恨,他恨飞虫的寿命太短暂;他恨前世的飞鸟不能游泳;他恨自己那么晚才明白她爱着他。 他快死了,但是它不能死,因为这是他们姻缘的最后一世了。 那么金甲圣衣呢?那么那一滴泪呢?难道神又一次说谎了? 她在飞过来,但是他的生命在急速地流逝。 看到这一切,他依偎的那株松树哭了。 松树的眼泪是一滴松脂,这滴眼泪正好把他包围起来,紧紧地,使他的生命不再流逝,他因此保住了最后的一点生命力。但是同时也失去了行动的自由。 这是最后一世了。谁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再次错过。 她飞来了,他喊,但是他喊不出声,松脂已然凝固。 她看见有个金黄的东西,是那样地耀眼。但是她错过了,因为在她心里,多耀眼的东西也没有他重要。 最后一世,他们就这样错过。 在她精疲力尽地倒下的时候,太阳哭了,因此天阴了;风哭了,因此下雨了。 [其后] 时光不顾一切向前飞奔,轮回照样进行。 千年的轮回,使松脂变成了琥珀,而他,还靠着最后的那一点点生命力活在他的第三世。只要琥珀不被打碎,他就会一直活在第三世,守望着那段姻缘。 无数次轮回之后,她又变成了女人。但是她早已忘记了那段三生三世的姻缘,她有了另一个心爱的人,他们幸福地在一起。 有一天,她的男朋友看见了这只琥珀,买下来作成项链送给她。她把它挂在脖子上。 这是第一次,他们又能这样如此亲近地待在一起,但是他已经不能说话,她也早已忘记。 看着她和男朋友幸福地生活,他有时候很嫉妒,有时候很开心,但更多的是悔恨——如果自己早一点明白的话,他和她早就可以这样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他无数次地哭泣,但他已无泪。 有一天,她的公司失火了,她在顶楼。 她拼命地逃啊,但火势很大,脚下是一片火海。 火神咆哮着:我还要吞噬一条生命! 她听不到,因为她是最后一个目标,因为她已不是远古的生物。 他听到了,他还活在他的第三世。 那一刻,他蓦然记起千年之前神的话语:“在他的第三世,你会遇到危难,到时候他会穿着金甲圣衣救你于水火之中,然后还你一滴眼泪。” 原来如此! 奔跑中,她感到脖子上的项链蓦然断掉,但是她无暇顾及,她要跑出去,她的男朋友还在等着她。 她不知道,在她身后的火海里,那只琥珀融化了,从琥珀中冒出一个气泡——那是他在松脂凝固之前为她流下的一滴眼泪,这滴眼泪在千年之后被火神释放出来。 不用问他怎么样了,就算没有火海,他的生命力也会因为琥珀的破碎而消失。 火神吞噬了最后一条生命,在她的背后止步。 她奔出火海,扑到男朋友的怀里,哭了。人们都说她能从大火里逃生真是奇迹。 她的男朋友抱着她哭了,大声地说“我爱你。”她周围的人都很清楚得听到了,但是没有一个人听到火海里那只千年之前小虫的临终话语,那也是一句“我爱你!” 神在天空中望着一切,“在他的第三世,你会遇到危难,到时候他会穿着金甲圣衣救你于水火之中,然后还你一滴眼泪。”千年前他说的话在自己耳边响起。神哭了。 她和男朋友一直都很幸福,但她不知道这是因为神为她哭过的原因。 [最后] 轮回继续,生命继续。 唯一不再继续的,是那段被遗忘的三生三世的姻缘。

    2010-03-13 16:34:23 作者:佚名
    • 0
    • 6144
  • 前世欠你一滴

    [第一世] 在恐龙灭绝之后不久,她爱着他,他不知道。 她把最甜美的果子喂到他嘴里的时候,他不知道。 她把最精美的兽骨项链挂在他的脖子上的时候,他还是不知道。 甚至当她温柔地依偎在他怀里,带着笑容睡去的时候,他还是不知道。 他穿着这个族里最漂亮的兽皮衣服,戴着这个族里最漂亮的兽骨项链,身边还跟着这个族里最漂亮的女人,但是他还是不知道这是因为她爱他。他好像习以为常,习以为常通常不是一件好事,有好多该发现的东西没法发现,有好多不寻常的事都因习以为常变得寻常了。 于是他还是过着寻常的日子,他还是不知道这一切并不寻常。 在那时候,和外族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胜利者得到奴隶和生存的权利,失败者注定要失去一切。这是自然的规律。 在无数次氏族战争中的某一次,他们战败了。有的人失去了自由,有的人失去了生命。 通常失去生命的是男人,失去自由的是女人。因为长久如此,没有人觉得这不公平,技不如人当然应该认输。被俘虏的男人等着被杀,女人则等着被某个异族男人领回他的洞穴。 她知道,这样一来,他们更不可能在一起了。她和他都将成为异族的奴隶,奴隶是没有自由的。 她没想到他可能被杀。 当她看着他在异族人的刀下倒下去的时候,她哭了。 她曾经为他哭了无数次,只有这一次是当着他的面,因为那一刻,她的心真正地碎了。 她曾经为他哭了无数次,只有这一次他看见了,直到那一刻,他才明白原来一切都非比寻常,他才知道她爱他。他在心里说,我欠你一滴泪。但是他无法做什么了,因为他死了。 异族的首领发现有个女俘虏死了,据说是因为心碎了。 [第二世] 他是一只飞鸟,她是一条游鱼。 他们互相相爱,但是他们无法见面。 他去找神——飞鸟总是最靠近神的动物。 神对他说:你们的姻缘是三生三世的,这是第二生,既然这辈子没指望了,还是等下辈子吧。鸟没有眼泪,但是他的心在哭。 神轻轻叹了口气:我看见你的心在流泪。我可以用法力让你能够流泪,但是你要记住,只有一滴。 过了一会儿,神又说:我再告诉你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吧,据以前的神说,只要大海干枯了,水里的游鱼就会变成飞鸟…… 他马上飞走了。看着他的身影,神自言自语:“哎,我又说谎了。” 在此后的日日夜夜,他抑制着自己思念的眼泪,并且叫着“不哭,不哭”,不停地衔着石头投到海里。在心里,他无数次的看见海干枯了,她变成了鸟,然后他对着她流下那 一滴珍贵的眼泪,对她说“我爱你”。但,这一切都只在心里出现过。 有人说他是布谷鸟,提醒大家及时播种; 有人说他是精卫鸟,为了复仇才要填平大海。 他们都错了。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是三生三世的爱情。 直到有一天,他要倒下了,虽然他不相信海是填不干的,但是他确实精疲力尽了。 他感觉自己要哭了,他拼命地抑制自己,他声嘶力竭:“不哭!不哭!”他挣扎着最后一次飞向大海——他要倒在海里。 他渐渐地沉向海底,在生命最后的一刻,他看见了她的身影,她也看见了他。 但是他们看不见彼此的眼泪,因为他们都在水里。 [第三世] 当她还是鱼的时候,她发誓要变成飞鸟。于是第三世她成了一只飞鸟。 他呢?这一世他是一只小飞虫。 这次是她拜访了神。神对她说:这是你们最后一世的姻缘,是最后的机会了。过了这一世,你们彼此将相忘于江湖。 神又一次看见鸟的心里在流泪,于是对她说:在他的第三世,你会遇到危难,到时候他会穿着金甲圣衣救你于水火之中,然后还你一滴眼泪。 风,把她和神的对话送到他的耳朵里。他笑了。他知道他终于可以在这第三世见到她了。这样,那些话,那滴泪,都可以送给她了。 这一世,他们互相寻找。 向左,向右,不断地选择。 不止一次,他们在同一条路上飞过,但是时间不同。 不止一次,他们在即将相遇的时候,选择了相反的方向,就此错过。 他们彼此追逐,他们无数次重复着对方的路线,他们无数次的错过。 天空实在太广阔了。 冬天的某一天,风告诉他,她在朝着他飞来,叫他在这等着。 他欣喜若狂,生怕错过她,偎在一棵松树上四处张望,他发现有时候阳光竟是那样的灿烂。这两世,他是第一次有时间注意到这件事情。 太阳注意到另一件事:他快死了!没有任何一只飞虫能度过冬天。他等不到她了。 他开始感到自己要死了。他恨,他恨飞虫的寿命太短暂;他恨前世的飞鸟不能游泳;他恨自己那么晚才明白她爱着他。 他快死了,但是它不能死,因为这是他们姻缘的最后一世了。 那么金甲圣衣呢?那么那一滴泪呢?难道神又一次说谎了? 她在飞过来,但是他的生命在急速地流逝。 看到这一切,他依偎的那株松树哭了。 松树的眼泪是一滴松脂,这滴眼泪正好把他包围起来,紧紧地,使他的生命不再流逝,他因此保住了最后的一点生命力。但是同时也失去了行动的自由。 这是最后一世了。谁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再次错过。 她飞来了,他喊,但是他喊不出声,松脂已然凝固。 她看见有个金黄的东西,是那样地耀眼。但是她错过了,因为在她心里,多耀眼的东西也没有他重要。 最后一世,他们就这样错过。 在她精疲力尽地倒下的时候,太阳哭了,因此天阴了;风哭了,因此下雨了。 [其后] 时光不顾一切向前飞奔,轮回照样进行。 千年的轮回,使松脂变成了琥珀,而他,还靠着最后的那一点点生命力活在他的第三世。只要琥珀不被打碎,他就会一直活在第三世,守望着那段姻缘。 无数次轮回之后,她又变成了女人。但是她早已忘记了那段三生三世的姻缘,她有了另一个心爱的人,他们幸福地在一起。 有一天,她的男朋友看见了这只琥珀,买下来作成项链送给她。她把它挂在脖子上。 这是第一次,他们又能这样如此亲近地待在一起,但是他已经不能说话,她也早已忘记。 看着她和男朋友幸福地生活,他有时候很嫉妒,有时候很开心,但更多的是悔恨——如果自己早一点明白的话,他和她早就可以这样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他无数次地哭泣,但他已无泪。 有一天,她的公司失火了,她在顶楼。 她拼命地逃啊,但火势很大,脚下是一片火海。 火神咆哮着:我还要吞噬一条生命! 她听不到,因为她是最后一个目标,因为她已不是远古的生物。 他听到了,他还活在他的第三世。 那一刻,他蓦然记起千年之前神的话语:“在他的第三世,你会遇到危难,到时候他会穿着金甲圣衣救你于水火之中,然后还你一滴眼泪。” 原来如此! 奔跑中,她感到脖子上的项链蓦然断掉,但是她无暇顾及,她要跑出去,她的男朋友还在等着她。 她不知道,在她身后的火海里,那只琥珀融化了,从琥珀中冒出一个气泡——那是他在松脂凝固之前为她流下的一滴眼泪,这滴眼泪在千年之后被火神释放出来。 不用问他怎么样了,就算没有火海,他的生命力也会因为琥珀的破碎而消失。 火神吞噬了最后一条生命,在她的背后止步。 她奔出火海,扑到男朋友的怀里,哭了。人们都说她能从大火里逃生真是奇迹。 她的男朋友抱着她哭了,大声地说“我爱你。”她周围的人都很清楚得听到了,但是没有一个人听到火海里那只千年之前小虫的临终话语,那也是一句“我爱你!” 神在天空中望着一切,“在他的第三世,你会遇到危难,到时候他会穿着金甲圣衣救你于水火之中,然后还你一滴眼泪。”千年前他说的话在自己耳边响起。神哭了。 她和男朋友一直都很幸福,但她不知道这是因为神为她哭过的原因。 [最后] 轮回继续,生命继续。 唯一不再继续的,是那段被遗忘的三生三世的姻缘。

    2010-03-13 16:34:20 作者:佚名
    • 0
    • 6160
  • 鱼眼睛的爱情

    第一次与男友吃饭——哦,不,是前男友了,是在一家海鲜餐馆。 那时,我刚大学毕业,很矜持,只会腼腆地笑。 一条鱼,一条叫不出名字的鱼,是那天饭桌上惟一的道荤菜。鱼身未动,男友先搛起鱼眼放到我面前:“喜欢吃鱼眼吗?”他问。 男友告诉我,他很喜欢吃鱼眼,小时候家里每次吃鱼,奶奶都把鱼眼搛给他吃,说鱼眼可以时明目,小孩吃了心里亮堂。可奶奶死了之后,再也没有人把鱼眼搛给他吃了。其实鱼眼也并没有什么好吃的,男友笑着说,只是从小被奶奶娇宠惯了,每次吃鱼,鱼眼都要归我——以后,就归你了,让我也宠宠你。男友深深地凝视着我。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鱼眼就代表着宠爱。但是明不明白无所谓,反正以后只要吃鱼,男友必会把鱼眼搛给我,再慢慢地看我把它吃完。 慢慢地,我习惯了每次吃鱼之前等着男友把鱼眼搛给我。 分手,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天,那时男友已在市区买下了一所房子打算结婚。我哭着说我不能,不能在这个小城市过一生,我要的生活不是如此。余下的话我没有说——因为我年轻,我有才华,我不甘心在这个小城市待一辈子,做个小小的公务员,我要成功,要做女强人,要实现我年少时的梦想。 男友送我时,我连头都没有回一下,走得很决绝。 在外拼搏多年,我的梦想终于实现,拥有一家像模像样的公司,可爱情始终以一种寂寞的姿态存在,我发现自己根本就再也爱不上谁了。 这么多年在外,每有宴席必有鱼,可再也没人把鱼眼搛给我。我常常在散席离开时回头看一眼满桌的狼籍,与鱼眼对视。 一次特别的机会,我回到了曾经生活过的那个小城,昔日的男友已为人夫,我应邀去那所原本属于我的房子吃晚餐。 他的妻子做了一条鱼,他张罗着让我吃鱼,搛起一大块细白的鱼肉放到我的碟子里,鱼眼却给了他的妻子。 这么多年,无论多苦多累都没有掉过眼泪的我,忽然就哭了。

    2010-03-13 16:32:41 作者:佚名
    • 0
    • 6110
  • 鱼眼睛的爱情

    第一次与男友吃饭——哦,不,是前男友了,是在一家海鲜餐馆。 那时,我刚大学毕业,很矜持,只会腼腆地笑。 一条鱼,一条叫不出名字的鱼,是那天饭桌上惟一的道荤菜。鱼身未动,男友先搛起鱼眼放到我面前:“喜欢吃鱼眼吗?”他问。 男友告诉我,他很喜欢吃鱼眼,小时候家里每次吃鱼,奶奶都把鱼眼搛给他吃,说鱼眼可以时明目,小孩吃了心里亮堂。可奶奶死了之后,再也没有人把鱼眼搛给他吃了。其实鱼眼也并没有什么好吃的,男友笑着说,只是从小被奶奶娇宠惯了,每次吃鱼,鱼眼都要归我——以后,就归你了,让我也宠宠你。男友深深地凝视着我。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鱼眼就代表着宠爱。但是明不明白无所谓,反正以后只要吃鱼,男友必会把鱼眼搛给我,再慢慢地看我把它吃完。 慢慢地,我习惯了每次吃鱼之前等着男友把鱼眼搛给我。 分手,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天,那时男友已在市区买下了一所房子打算结婚。我哭着说我不能,不能在这个小城市过一生,我要的生活不是如此。余下的话我没有说——因为我年轻,我有才华,我不甘心在这个小城市待一辈子,做个小小的公务员,我要成功,要做女强人,要实现我年少时的梦想。 男友送我时,我连头都没有回一下,走得很决绝。 在外拼搏多年,我的梦想终于实现,拥有一家像模像样的公司,可爱情始终以一种寂寞的姿态存在,我发现自己根本就再也爱不上谁了。 这么多年在外,每有宴席必有鱼,可再也没人把鱼眼搛给我。我常常在散席离开时回头看一眼满桌的狼籍,与鱼眼对视。 一次特别的机会,我回到了曾经生活过的那个小城,昔日的男友已为人夫,我应邀去那所原本属于我的房子吃晚餐。 他的妻子做了一条鱼,他张罗着让我吃鱼,搛起一大块细白的鱼肉放到我的碟子里,鱼眼却给了他的妻子。 这么多年,无论多苦多累都没有掉过眼泪的我,忽然就哭了。

    2010-03-13 16:32:10 作者:佚名
    • 0
    • 6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