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文摘 > 风雨情缘

风雨情缘

  • 未发出的短信

       男孩儿和女孩儿是一对情侣。男孩儿话不多,只是那满含深情的双眸让女孩儿知道他真的很爱她。 这天,男孩儿挽着女孩儿的手去游玩,路过一个建筑工地时,女孩儿兴奋地跳着,嘴里还在说着些什么。男孩儿很少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她开心自己也开心。突然,楼上落下一块不大不小的碎石,正朝着女孩儿头上砸来,此时躲已经来不及了,男孩儿一把抱过女孩儿,他想用自己的身体挡住碎石。没想到,正当两人快着地的时候,男孩儿猛翻了个身让自己身体朝下,结果女孩儿的手被碎石砸到,骨折了。 女孩儿刚反应过来,痛得眼泪出来了,她想,“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句话果然没错。想着,强忍着痛从男孩儿身上爬了起来,看也不看男孩儿一眼就慢慢地跑了。 此时男孩儿在背后呼唤着女孩儿的名字,声音颤抖,嘴唇已经发白,他拿出手机拨了女孩儿的号码,女孩儿没接,再拨还是没接。反复几次,他放弃了,只是用手指在手机上按着什么。这时候,男孩儿身边的血慢慢地蔓延开,他手垂了下来,手机躺在血泊中,他再也没力气按下发送键。 第二天,女孩儿得知男孩儿在医院抢救的消息,也顾不上生气就往医院跑。当她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已经宣布男孩儿抢救无效死亡了。原因是肺部失血过多。原来当男孩儿想用身子挡着碎石的时候,猛地发现地上矗立着一根十几厘米的钢筋,就猛地翻个身,用尽全身的力气只让碎石砸到了女孩儿的手,自己却让钢筋插进了肺部。 男孩儿的母亲把男孩儿的手机交到女孩儿的手里,女孩儿看着那还未发出去的短信:亲爱的,对不起,我还是没能保护你,让你的手受伤了……看到这里,女孩儿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涌出眼眶……    本站声明:   本站转摘本文,为的是好文共赏、传播美好,为的是发展和繁荣广东校园文学事业,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原载单位来函与广东校园文学网联系,我们将在接到投诉后第一时间删除本文!最后,感谢作者创作这篇优秀的文章,感谢原载单位发表这篇优秀的文章。

    2012-02-06 13:58:01 作者:佚名
    • 0
    • 6135
  • 女孩和七百颗安定的故事

        去会那个女孩之前,他总会揣上七颗神秘的安定。 他第一次见她,就知道她失眠得厉害。脸色苍白,神情疲惫,这是失眠的主要特征。所以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也许你需要安定。”他用了“也许”,是因为他见过很多娇揉造作的女孩,明知道自己有病还不肯承认。他不能判断她会不会是其中的一个。    她不假思索地说:“是的,我需要。”语气干脆得让他吃惊。她已经从他露出的双手知道他是个外科医生,那双手白皙、修长、灵巧,典型的外科医生的手。   那只是一次普通的聚会,他的朋友和她的朋友将啤酒喝了一扎又一扎,喧闹得几乎要将屋顶掀开。他和她不约而同地走到阳台上,一人占着一角,从26楼俯瞰广州的万家灯火。毫无疑问,美丽的夜景比屋内那帮吃吃喝喝的朋友更让他们沉醉。天河新城就在脚下,扑面而来的风卷起她的裙和发,借着暗淡的灯光,他发现她的脸一下子变得异常生动,整个舒展如花。这是一个只在夜里开放的女孩,他想。 第二天,他坐了两个小时的车,敲开她的小屋,递给她一个用处方纸包裹的小东西,展开,是一颗安定。 她按照她的吩咐,换了深色的窗帘,扔了咖啡和茶,喝了一大杯牛奶,然后和着白开水吞下那一颗药片。柔和的灯光下,她打开一本闲书,一会儿,书从手中滑落,睡意袭来,她有史以来第一次在12点前陷入了温暖的睡眠。 翌日,她醒来,看着镜中自己饱满红润的脸,给他打电话:“我要一瓶安定。”他来了,却没有带一瓶,只有七颗,用一张处方纸裹着,他说:“一天一片,睡眠会自己来找你。” 以后的每个周末,他都会准时出现,递给她一个小包裹。那里面是七颗安定,恒久不变。 开始,他很快就离开,慢慢地,呆的时间会长一些。他帮她想办法对付厨房水管里的小飞虫,带她去街头拐角处的一间民房里买打游戏,到白云山顶去吹风,她就像温水里的青蛙,渐渐陷入他的爱中。 两年后,他们结婚了。蜜月旅行回来,她突然发现自己已有很多天没吃安定,但照样睡得很香。问他,他才说:“给她的那些药片,除了第一颗是安定,其他的都是维生素C。只因每一颗他都做了手脚,她一直都没发现。他做的手脚就是先用小刀磨去“VC” 再刻上“安定”。在直径3mm的药片上动手术,这难不倒他这个优秀的外科医生。 她的泪突然的滑过他的臂弯,他为她刻写了七百多个“安定”而她竟然不知,为他给她的婚姻,为这世界上最好的安定,她幸福得只能用哭来表示。   本站声明:   本站转摘本文,为的是好文共赏、传播美好,为的是发展和繁荣广东校园文学事业,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原载单位来函与广东校园文学网联系,我们将在接到投诉后第一时间删除本文!最后,感谢作者创作这篇优秀的文章,感谢原载单位发表这篇优秀的文章。

    2012-02-06 13:54:47 作者:佚名
    • 0
    • 6090
  • 一秒钟,都不敢离开

        女人突然接到通知。需要加班,她给男人打电话,告诉他得晚一点儿回家。男人说:“嗯,我也刚下班,在路上。你大约什么时间回来?”女人刚想说两个小时,手机没电了。女人想借用一下厂里的电话,想想还是算了,老夫老妻,儿子都8岁了,还用得着如此缠绵牵挂?终于下班了,女人匆匆往家赶,她想男人一定候在客厅,把空调开得很暖,餐桌上还摆了温热的饭菜。想到这里,女人笑了,加快了脚步。突然,在离家20多米远的地方,她看到了他。男人站在黑暗里,只是一个模糊的灰色轮廓,但她知道那是他。女人对男人太熟悉了,熟悉到可以辨认出他的一根发丝,一个喷嚏,一缕气味。女人轻声说:“嗨。”男人走过来:“怎么现在才回来?”男人好像正发抖。天很冷,夜风把人的衣服一点一点地刮透。女人说:“你在这里干什么?”男人说:“这里有条沟……记得早晨还没有沟呢。可能在抢修煤气管道,他们也不亮个警示灯……你得从这边绕过来。”男人领着女人,小心翼翼地绕过那条沟。女人说:“你等在这里,就为了告诉我有一条沟吗?”男人说:“这么冷的天。万一摔一跤可不是好玩儿的。”男人低头上了楼梯,女人突然觉得男人就像一个热恋中的小伙子,在寒风中忐忑不安地等着心上人。进了家门,男人急急地去开空调,急急地从冰箱里拿出冻鱼冻肉。女人愣了一下:“你一直没有进家?”男人说:“是呀。”女人说:“下了班,你一直等在外边?”男人说:“是呀,本想打电话告诉你,可你手机关了。”女人说:“你等了我两个多小时,怎么不先回家取取暖?”男人说:“万一我回来的时候。你刚好回家呢?”女人说:“从外边回趟家添件衣服,不过两三分钟,你怕,我在这两三分钟内回来,就一直不敢离开?”男人说:“是呀是呀……晚饭吃红烧肉,好不好?”爱情是什么呢,可能不是那种年年月月天天时时分分秒秒的相守吧,其实真正动人的爱情,只是在某个微小的时刻:一秒钟,都不敢离开。

    2012-01-17 15:53:31 作者:佚名
    • 0
    • 6128
  • 一根油条的感人爱情

        那一年,她病了,他用板车拉着她去镇上找诊所看病。说了一箩筐的好话,掏出口袋里所有的硬币,郎中终于给她打了针,再塞给她两服黄竹纸包着的中药。他拉着板车往回走,她依旧坐在板车上。穿过一条小街,向右拐,再穿过一条街,好香好香的气味儿飘过来,飘过来。他狠狠咽了口唾沫,迟疑几秒,止了步,回头:“你想吃油条不?”板车上的她本来也在偷偷咽唾沫,忽儿听到他的问话,愣了愣,摇头:“不吃,不想吃。”她摁摁布包里那几个煮熟的红薯:“这有红薯呢,我要是饿了,会吃红薯的。”她清楚,他的兜里连一个碎角子都没了,哪来钱去买油条。他静静地看着她,就像一下子,一下子看到她的心底里去了。她不好意思了,低头。该死的,那好香好香的气味儿又扑过来了,她情不自禁地又吞了吞唾沫。将板车轻轻拉到街边,泊稳,他大踏步朝街角那个炸油条的小摊走去。她的目光追着他那肩宽背阔的身影,看着他站在摊主前戳戳点点。她脸红了,羞愧地闭上眼。天啊,我们不是乞丐呀,他怎么好意思向人家乞讨!再睁开眼,她便看到他笑吟吟举着一根油条朝她跑过来。她生气,扭头:“我不吃。我不是乞丐,我不吃乞讨来的东西。”他大声说:“谁说这油条是乞讨来的,我是拿烟丝换的。”她诧异:“拿烟丝换的?那你想抽烟时咋办?”他抽烟好多年了,人家说“人是铁,饭是钢”,他却说“人是铁,烟是钢”。在他眼里,烟比饭重要。累了,他点支烟一吸,就来劲了;饿了,他点支烟一吸,就饱了。他抽的烟都是自家种植的旱烟,晒干后,烟叶切成丝装进小塑料袋再掖在兜里,想吸时,拿小纸片滚成“喇叭筒”。他笑:“一天半天不抽烟,死不了的。再不济,烟瘾来了忍不了的话,就捡几片路边的干树叶搓碎了滚成喇叭筒,不也照样能抽能应应急……”他将油条递给她:“快吃,趁热,香香软软的。”她说:“我们分着吃,你一半,我一半。”他摇头又摇头:“不,我不爱吃油腻的东西,你快吃。”她咬了一口,眼睛就雾蒙蒙了,想擦擦,没擦。他还在高兴着,问:“香不香,甜不甜?”她脱口而出:“苦,好苦。”他差点蹦起来:“苦?怎么会是苦的,我要师傅给炸一根最甜最香的哦。”她抬起头,皱眉头:“不信,你自己尝尝。”她用劲掐下大半截,狠狠塞进他的口里。他嚼了一下,再嚼一下,咦,奇了怪了,不苦,好甜好香,还暖和和的呀。看他一脸摸不着头脑的疑惑样子,突然地,她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了。他,顷刻间,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她只是“骗”他分享那一根油条呀,骗他吃下一根油条的大半截呀……这个故事里的他,是我30年前的父亲。这个故事里的她,是我30年前的母亲。这个故事,父亲对我讲过"9999"次,母亲对我讲过"9999"次。父亲母亲讲述的“版本”有些出入。父亲总是忽略掉他用自己热爱的烟丝换油条的情节,却一再重申母亲骗他吃油条的细节。母亲总是强调父亲用烟丝换油条的细节,却扔了她骗父亲吃油条的情节。

    2012-01-17 15:50:29 作者:佚名
    • 0
    • 6098
  • 穿过岁月的爱

        一对恋人到原始森林中去探险,不幸的是他们坠崖了。在惊惶失措地滑落中,姑娘抓住了一根树枝,小伙子则拼命地拽住了姑娘的脚踝,两个人荡秋千般地挂在绝壁上。但是树枝太细了,绝不可能同时负重两个人,树枝噼噼啪啪眼看着快被挣断。“也许我不能送给你结婚礼物了,多保重!”小伙子含泪说了一句,撒手跳下了悬崖。“他用生命表达了对我的爱。”姑娘讲到这儿,就哽咽难语,泪水滂沱。她就是那个幸存的姑娘。每天每天,忙完了工作和家务,姑娘就去一个地方:未婚夫的墓地。在那儿,她静静地坐在一块石板上,沉思默语,用灵魂同她的爱人对话。他一定希望我好好地活,亦一定希望我陪伴在他的身边。姑娘为此,特意将居住在闹市区的家迁到冷寂的郊外。姑娘说:离他越近,越能心安。20年,姑娘坐的石板微微凹去一块。姑娘说,那是他们俩的呢喃太多太重,让岁月压弯了腰。

    2012-01-17 15:48:25 作者:佚名
    • 0
    • 6101
  • 你查字典了吗

         男孩深恋女孩,但他一直不敢向女孩直言求爱。女孩对他也颇有情意,但却是始终难开金口。两人试探着,退缩着,亲近着,疏远着———不要嘲笑他们的懦弱,也许初恋的人都是如此拒绝和畏惧失败吧。一天晚上,男孩精心制作了一张卡片,在卡片上精心书写了多年藏在心里的话,但他思前想后,就是不敢把卡片亲手交给女孩。于是他到饭店喝了酒,壮了胆子,去找女孩。女孩一开门,便闻见扑鼻的酒气。看见男孩微醺着的脸,心中便有一丝隐隐的不快。“有什么事么?”“来看看你。”“我有什么好看的!”女孩没好气地把他领进屋。男孩把卡片在口袋里揣摸了许久,硬硬的卡片竟然有些温热和湿润了,可他还是不敢拿出来。面对女孩含嗔的脸,他心中充溢着春水般的柔波,也许是因为情绪的缘故,女孩的话极少。桌上的小钟指向了11点钟。“我累了。”女孩慵懒的伸腰,慢条斯理地整理着案上的书本,不经意的神情中流露出辞客的意思。男孩突然灵机一动。他百无聊赖地翻着一本大字典,又百无聊赖地把字典放到一边。过了一会儿,他在纸上写下一个“罂”字问女孩:“哎,你说这个字念什么?”“ying”女孩奇怪地看着他,“怎么了?”“是读‘yao’吧。”他说。“是‘ying’。”“我记得就是‘yao’。我自打认识这个字起就这么读它。”“你一定错了。”女孩冷漠地说。他真是醉了。她想。男孩有点无所适从。过了片刻,他涨红着脸说:“我想一定是念‘yao’。不信。我们可以查查,呃,查查字典。”他的话竟然有些结巴了。“没必要,明天再说吧。你现在可以回去休息了。”女孩站起来。“查查字典好吗?”他轻声说,口中含着一丝恳求的味道。女孩心中一动,但转念一想:他真是醉得不浅。于是,柔声哄道:“是念‘yao’,不用查字典,你是对的。回去休息,好吗?”“不,我不对我不对!”男孩急得几乎要流下泪来,“我求求你,查查字典,好吗?”看着他胡闹的样子,女孩想:他真是醉得不可收拾。她绷起了小脸:“你再不走我就走。”男孩急忙站起来,向门外缓缓走去。“我走后,你查查字典,好吗?”“好的。”女孩答应道。她简直想笑出声来。男孩走出门。女孩关灯睡了。然而女孩还没有睡着,就听见有人敲她的窗户。轻轻地,有节奏地叩击着。“谁?”女孩在黑暗中坐起。“你查字典了吗?”窗外是男孩的声音。“神经病!”女孩道。而后她沉默了。“你查字典了吗?”男孩依旧不停问。“我查了!”女孩高声说,“你当然错了,你从始到终都是错的!”“你没骗我吗?”“没有。”男孩很久很久没有说话。“保重。”这是女孩听见男孩说的最后一句话。当男孩的脚步声渐渐消逝之后,女孩仍然在偎被坐着。她睡不着。“你查字典了吗?”她忽然想起男孩这句话,便打开灯,翻开字典。在“罂”字的那一页,睡卧着那张可爱的卡片。上面是再熟悉不过的字体:“我愿意用整个生命去爱你,你允许吗?”她什么都明白了。明天我就去找他,她想。那一夜,她辗转未眠。第二天,她一早出门,但是她没见到男孩。男孩躺在太平间里。他死了。他以为她拒绝了他,离开女孩后又喝了很多酒,结果真的醉了,车祸而死。女孩无泪。她打开字典,找到“罂”字。里面的注释是:“罂粟,果实球形。未成熟时,果实里有白浆,是制鸦片的原料。”人生中一些极美珍贵的东西,如果不好好留心和把握,便常常失之交臂,甚至一生难得再遇再求。而这些逝去的美好会变成一把锋利的刀子,一刀一刀地在你心上剜出血来。命运的无常和叵测,有谁能够明了和预知呢?“你查字典了吗?”如果有人这样询问你,你一定要查一查字典。或许你会发现:你一直以为对的某个字,其实是错误的。或者还有另一种读法。

    2012-01-17 15:46:00 作者:佚名
    • 0
    • 6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