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文摘 > 风雨情缘

风雨情缘

  • 爱情的胎记

     他们是大学同学,他爱上了善良温婉的她。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左脸颊上有一块天生的铜钱般大小的褐色胎记。最初恋爱的时候,她也曾试探着问过他,要不要把这块胎记除去。他气恼地告诉她,他喜欢她的不仅仅是外表,他爱她包括她与生俱来的那块印记。她感动得在他怀里落泪。大学毕业后,他们结了婚,并把他在乡下寡居的老母亲也接了来。他一路从一个小职员渐渐坐上了部门经理的位子。事业有了发展,他的应酬多了。有一次出席一个活动,需要家眷同去。她连妆也没化,穿着平日的一件工作服就去了。满场的华服艳影,她成了一个不那么和谐的音符。第一次,他发现她脸上的那块胎记竟是那样刺眼。那夜他轻声地和她商量,要不,去医院把胎记弄掉吧,也花不了多少钱的。她没有回答,他看不到,她那块胎记上正有泪滑过。次日,女人不见了,他发现了女人留给他的字条:“如果你已经不再爱我,即便我除去胎记又能挽回些什么呢?不如,离婚吧。”男人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可是,男人很快就发现,凡是他所能想起的,全是女人的好。那一切早就像胎记一般烙印在自己的心底,永远也无法抹去。他唏嘘不已,慌忙赶往岳母家。她见他来,肿着红红的眼,把起草的离婚协议递给他。他一把抓过,狠狠撕毁。然后,他把惊诧不已的女人拥进了怀里。他说:“我们该有个孩子了。”女人又一次落泪了。第二年的冬天,婆婆抱着三个月大的大胖孙子笑得合不拢嘴,并且发现儿媳妇脸上的胎记竟然不见了。男人紧张地解释自己真的不再在意那块胎记。女人却笑了。她甜蜜地依偎在他的怀里说:“既然有没有胎记都不影响你对我的爱,我为什么不选择自己变得美丽一些呢?”他心中释然。原来,爱情是真的能让女人变得美丽的。而同样美丽的,是那些见证了他们一路蹒跚的爱情的胎记。

    2012-10-08 19:10:23 作者:佚名
    • 0
    • 6135
  • 一生一世一情

     18岁那年,尚在北京大学读书的俞平伯,奉父母之命娶了亲,新娘许宝驯大他四岁,是一个裹小脚的旧式闺秀。“五四”运动后,逃离旧式婚姻,是一种潮流,像俞平伯这样风流倜傥的年轻人,爱情该是轰轰烈烈,千回百转,但这桩不被看好的旧式婚姻,经他们一走,就是一生一世。神仙眷侣俞平伯是幸运的,父母为他铺下的婚姻路,并没堵住他的幸福门。许宝驯清秀纤细,温柔贤淑,有细细的眼风和清脆而绵软的嗓音。她的脚虽然裹小了,但系出名门的她,自幼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琴棋书画无一不通,还能填词度曲,尤擅唱昆曲。北大毕业后,俞平伯拒绝了外面的锦绣前程,回到杭州第一师范学校执教,居住在西湖边孤山俞楼,与西湖山水和妻朝夕相伴。西湖秀丽多情,一池春水,演绎过多少漫天的风花雪月。夫妻俩听雨观云,赏月惜花,唱诗和词,曲画互娱。俞平伯创作,许宝驯为他抄誊,他出版的第一部新诗集《冬夜》,她亲手誊写过两遍。他研究《红楼梦》,著《红楼梦辨》,她是他的“脂砚斋”,红袖添香,也朱笔点评,只这一书,便奠定了他一代“红学大师”的地位。闲暇时,夫妻俩深研曲学。许宝驯自幼延请名师学唱昆曲,嗓音婉转悠扬,拍曲字正腔圆,《游园》“袅晴丝”一曲,她唱起来,行腔优美,缠绵婉转、柔曼悠远。对多才多艺的妻子,对这桩婚姻,他是欢喜的、满意的。受许宝驯雅好昆曲的熏染,俞平伯也迷恋上昆曲。他的嗓音不美,甚至有点儿五音不全,常常引得妻子哈哈大笑。他们还专门请笛师来家中拍曲,俞平伯填词,许宝驯依照昆腔制谱。她演唱,他打鼓,鹣鲽情深,俨然一对神仙眷侣。俞平伯曾感慨,因为我爱妻子,所以我爱一切女人。因为爱自己的妻子而泽及天下裙钗,俞平伯算第一人吧。半月留英俞平伯申请到英国留学,可刚离开家门,他就开始想念妻子。轮船在茫茫的大海上行驶,海风吹着他单薄的衣衫,他一个人走在想她的路上,寂寞又凄凉。一路上,他不停地写诗寄给妻子:“身逐晓风去,影从明镜留。形影总相依,其可慰君愁。颜色信可怜,余愁未易止。昨夜人双笑,今朝独对此。”思念像疯长的野草,遮天盖地,他心底是杂乱无章的蒿草。船舷边,那咸腥的风让他难以消受,他习惯了江南的杏花春雨,习惯了风里她淡淡的衣香和发丝里木槿的馨香。餐餐单调的汉堡,让他难以下咽,她做的梅菜焖肉、西湖莼菜羹,像一首首清新的小令。花雕酒熏醉虾,鲜美温热里透着甘甜。他想念她烤在红泥小火炉里栗子的香气,还有她手裁的碎花窗帘,天井里绿色的盆景、散发着墨香的线装书……在英国待了13天,他再也待不下去,决定立即回国。他的“半月留英”传为笑谈,但他不悔。归心似箭的俞平伯一路东归,一路写诗填词。他填的《玉楼春·和清真韵寄环》一阕,遥寄夫人:“花花草草随人住,形影相依无定处。江南人打渡头桡,海上客归云际路。消愁细把愁重数,执手正当三月暮。今朝悄对杏花天,那日双看杨柳絮。”他掐着指头数着回到她身边的日子,夫妻多年,还这般难分难舍,任谁都是看不懂的。回家后,品她亲手泡的龙井茶,着她浆洗的衣衫,与她乘舟西湖中清游,遂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一份安稳静好的踏实感。她像一个巨大的磁场牢牢地吸住他,让他无法离开须臾。后来,他曾一度壮行赴美,春天去,夏季便匆匆归来。妻子亲手酿的青杏酒,等着他回来品尝。对他来说,天上人间,与她相伴,才是美事。茅檐温馨“文革”时,70高龄的俞平伯被下放河南干校,许宝驯原本可以不去的,但她得知消息后,毅然申请要与丈夫在一起。在干校,他的工作是种菜和搓麻绳。他们住一间不到十平方米的土房,原是牲口圈,墙面斑驳,尘土飞扬。残墙漏屋,他们依然品诗论文、清唱昆曲、把盏绘画,不时还对弈一回,推敲一回难解的桥牌。“负戴相依晨夕新,双鱼涸辙自温存。烧柴汲水寻常事,都付秋窗共讨论。”弥漫着猪屎气和柴火味的狭小空间里,他萌发出了许多清新安逸的好诗句:“茅檐极低小,一载住农家。侧影西塘水,贪看日易斜。”漫长而严峻的寒冬,她以她的淡泊、温厚和清纯,将一切化为平易温暖,富有情趣。1977年10月28日,是他们结婚60周年纪念日,西方称为“钻石婚”,中国叫做“重圆花烛”。当晚,他们点亮花烛,布置洞房犹如新婚。为纪念难得的花甲姻缘,俞平伯在一年里字斟句酌,数易其稿,写成七言长诗《重圆花烛歌》:“苍狗白衣云影迁,悲欢离合幻尘缘。寂寥情味堪娱老,几见当窗秋月圆……”六十余载相守,俞平伯在生活和精神上都十分依赖妻子。年迈的许宝驯因病住院,与他分开不到一个月,俞平伯竟写了22封信给她,信中除了询问关心,更多的是悄悄话。他在信中嘱咐妻子:“只可写给你看看,原信笺请为保存。”上面的款识,似青年时所写,然已八旬。终有那么一天,她走了。那是他生命中最暗淡、最无助的一天,她的去世令风烛残年的俞平伯“惊慌失措,欲哭无泪,形同木立”。在剩下的岁月里,他为妻子写下了二十多首悼亡诗。他变得寡言少语,不再唱昆曲,甚至不愿提及昆曲,也不再为人题诗题字。他把她的骨灰安放在卧室内,晨昏相对,朝夕相伴,似曾经的美好回忆,滋润因她离去而干涸的日子。即使在病重期间,他也不肯离开放着妻子骨灰的卧室。他亲笔拟好与她合葬的碑文:德清俞平伯、杭州许宝驯合葬之墓。“人得多情人不老,多情到老情更好。”这是张允和写给许宝驯80寿辰的寿联。谁说爱情就要千回百转?谁说爱情就需千帆过尽?蓦然回眸,俞平伯和许宝驯,这对旧式婚姻中的才子佳人,在悠扬的昆曲声中,化为一片旧时月色。

    2012-10-08 19:04:16 作者:佚名
    • 0
    • 6146
  • 照顾好我们的孩子!

     故事中说,夫妻二人去旅游,这是结婚六七年来的第一次,也是他们一直心中盼望着的。一路的山山水水,他们把幸福的笑声一路播撒。他用心呵护着她,仿佛要把这一切都铭记在生命里。最后,两个人在海上乘坐游轮去另一个城市。都是第一次见到无涯的大海,他们心里特别激动,站在甲板上,看着远远的海天之处,心绪欲飞。便都想起了《泰坦尼克号》中的浪漫经历,然后,当影片中的灾难真正来临,他们心中的甜美与憧憬便全被打破。于是出现了很危急的一幕,人们纷纷拥向了放下水的救生艇。他护着她一路挤到救生艇前,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惊人的变故。艇上只有一个位置,男人却是把女人推向身后,自己跳上了救生艇。此时,救生艇迅速启动,离开了轮船。女人站在渐沉的轮船上,向着男人大声喊出了一句话。讲到这里,我问下面的学生:“你们猜,在那样的时刻,女人会喊出一句什么话?”这是我给作文班的中学生们上的一堂课。那些学生们听了我讲的半个故事,都纷纷陷入思索中。女生们特别激动,而且带着很大的怒气,似乎她们此刻变成了那个站在轮船上绝望着的女人。等他们考虑了一会儿后,我让他们告诉我答案。女生们发言积极。她们激昂愤慨,说的都是“我恨你”、“我瞎了眼”等充满怨恨的话语。男生们则理智了许多,也想到更多,他们大多向着美好的方向联想,他们的回答都是“我不怪你”、“我爱你”一类的,用他们的话讲,在那样的时刻,女人如果依然会喊出“我爱你”,则比“我恨你”更能让男人内疚羞愧,会一辈子良心不安。我看向最后一个没有发言的学生。那是一个沉默寡言的男生,他一直很用心地听着别人的回答。我问他,他说:“老师,我的答案,女人喊出的一定是:照顾好我们的孩子!”我一惊,问:“你听过这个故事?”他摇头:“我没听过这个故事,只是我母亲去世的时候,就是对我父亲这样说的!所以,妈妈曾说过的话,就是我的答案!”教室里一时沉默。我说:“回答正确。其实,不管故事怎样,我们都要向着美好的一面去想,面对苦难面对艰难面对误解面对打击也应该如此,只要心里存着一份美好,就会发现更多隐藏在丑陋下的美好。下面,大家听我把这个故事讲完。”轮船沉没了。男人逃出生天,女人永葬海底。男人回到家乡,一心一意地抚养着自己五岁的女儿。可是,这次海难的事,包括男人的所作所为,就传了回来。一时间,指责声铺天盖地。男人面上却没有羞愧,他只是沉默,于是人人疏远他,人人嘲讽他,白眼冷遇把他紧紧包围。虽然生活更加艰难,他依然把女儿养大。可是长大了的女儿知道了当初的事,却是对他只有恨。他依然不分辨,默默地承受着女儿的恨意。女儿考上大学的那天,他就自杀了。对他的死,没有人同情,女儿也没有多少的伤心,在她心里,这个男人十三年前就该死了,活着的应该是连魂魄都不能归来的妈妈。后来,在整理家里物品时,女儿发现了父亲多年前的日记,翻看,一下子呆住。然后泪流满面,痛悔不已。原来,父亲和母亲出去旅游的时候,妈妈的病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父亲只是为了实现当初答应母亲的事,带母亲走了一大圈。而在救生艇上只剩一个位置的情况下,父亲只能冲向那唯一的生机,因为,他要肩负起抚养女儿的重担。就像父亲在日记中所写:“我多想和你一起沉入海底,可是我不能,为了女儿,我只能让你一个人长眠在深深的海底……”故事讲完,班上的女生都眼睛红红的,男生们则更沉默,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故事中有着这许多的曲折。他们此刻也都明白,在那一刻,女人喊出的,只能是:“照顾好我们的孩子!”我知道,我的学生们已经听懂了这个故事,在他们的心中,已经有了一颗美好的种子。世间的善与恶,有时错综复杂难以界定,可是只要心存美好,那么一切都会生辉,一切也都会无悔。如此,他们将来才会给纷繁的世事一个最美的答案。

    2012-10-08 19:02:59 作者:佚名
    • 0
    • 6139
  • 为幸福轻装前进

     一我父亲弟兄三个,大伯家两个女儿,二伯家一个女儿,于是,我有三个堂姐。大堂姐嫁到了二百多里外的省城,她的老公在大学里教书,三十七岁就被评为了教授,大堂姐夫是教营销策划的,在外面办了个商务咨询公司,给一些公司出谋划策,生意不错,还有专职司机,整天坐着奥迪来去匆匆的。二堂姐老公是我们市税务局的一个科长;三堂姐的老公是生意人,是一家名牌太阳能热水器在我们这个地级市的总代理,生意很红火。我三堂姐三十岁生日的时候,三堂姐夫就送她一辆红色本田作为生日礼物,三堂姐这个全职太太从此就开着她这辆红色本田奔跑在她的幸福大道上。我的老公建伟是区医院的一个普通牙科医生,整天给一帮老头老太太看牙、拔牙、镶牙,薪水也不高。我们这一大家子逢年过节的时候,都拖家带口地互相走动,热热闹闹地在一起吃个团圆饭。看着几个堂姐夫活得那么滋润,看着夫荣妻贵的几个堂姐,我就禁不住悲从中来。我们姐妹四个,我是最年轻、最漂亮的,学历也是最高的,我后悔自己当年研究生毕业后,意志力太薄弱,禁不住建伟的死追活缠,嫁给了他,想一想,就来气。我在饭桌上感叹姐妹四个,我混得最惨了,几个姐姐说:“你惨什么?看看建伟对你多好,会烧一手好菜,会做家务,脾气也很好!”我说:“一等男人是有本事好脾气;二等男人是有本事坏脾气,三等男人是没本事没脾气!我也就是找了个三等男人而已。”建伟的脸开始发红,发红后又逐渐变黑,其他的人赶紧打哈哈:“妹妹你真会开玩笑,建伟是当今少有的好男人呢,工作敬业又顾家,对亲朋还挺讲义气。”我自觉失言,很尴尬地看着老公,老公也不看人,闷头猛喝酒。二老公自从上次被我当众数落后,脾气越来越不好了,心思也越来越重。有次,儿子爬他腿上勾着他的脖子玩,他训斥儿子赶快下去,儿子不听话,老公居然把儿子的小手掰开,然后重重地把儿子推下身,儿子躺在地板上大哭,他自己跑到书房里去了。我推开书房,发现他躺在长沙发上发愣。我气不打一处来:“你本事没有,脾气倒挺大的啊!”他立即从沙发上跳起来,气势汹汹地说:“我就是没本事,就是脾气大,怎么着?看不上我,赶快土豆子搬家,滚球!”我目瞪口呆,这男人怎么说变就变得这么快呢?这还是以前的那个捧着鲜花站在银行门口等我下班的建伟吗?还是那个喜欢烹调主动干家务的老公吗?还是那个喜欢趴在地板上让儿子当马骑的父亲吗?过了一阶段,我在大街上见到建伟一个科室的同事,她叹气说道:“大姐,你可要好好劝劝你家建伟啊,我感觉他最近心理有问题,前一阵子老是和领导顶,结果,我们区医院被市第三人民医院兼并的时候,建伟就被精简下去了。主要原因就是与我们领导关系搞得很僵。”我大吃一惊:“建伟下岗了?我怎么不知道?”对方见我不知道这个情况,后悔自己多嘴了,赶忙走了。晚上,我就问建伟下岗的事情,他吊儿郎当地晃着二郎腿:“是的,下岗了,怎么着?是不是不想过了?不想过了就早讲,我早就有这个心理准备!”看他强撑起的满不在乎,我的心一阵发疼,“你现在怎么变得与我这么离心呢?下岗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和我说说!”建伟冷笑道:“和你说什么?以前有工作的时候,你都时常讽刺挖苦我,现在下岗了,不是更会受到你的鄙视?反正我现在就是这个样子了,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看着他自暴自弃的样子,我心里特别难过。三建伟工作认真负责、对家庭有责任心,对我父母也很孝敬,如果从过日子的角度来说,还有什么挑剔的呢?只是我以前太虚荣了,老是拿他和我几个堂姐夫比,比较来比较去的,就把老公的自信心比较下去了,老公现在这样我有着很大的责任。解铃还要系铃人,我把孩子送到父母家,利用业余时间,就在市内四处找房子,我想给老公弄个牙科诊所,让他有自己的事情可做。找了几天,我在一个新的居民小区找了个门面房,租了下来,然后上网查资料,添置了一些很先进的仪器,一共花了十多万元。那天,我笑眯眯地对老公说:“亲爱的,我带你出去散散心吧。”老公鼻子里哼了一声,不过,他还是勉强和我一起坐上了出租车。到了那个地方后,看着上上下下两层的漂亮诊室,老公特别惊讶,二楼的衣架上,还挂着一套名牌西服和一条领带,我对他说:“这是我送你的礼物,既是赔罪又是祝福!”老公的眼泪立即流了下来,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老公带着自己的证件和行医资质证明,很快就把营业执照办了下来。老公有了自己的诊所,精神一下子好了起来,整天春风满面踌躇满志的。他招了个前台和一个助手,然后就开始正式营业了。他技术好,服务周到而热情,生意很快火了起来。一年后,老公以连锁的形式,在另一个小区开了家分店。看着挣来的二十多万元,我毫不犹豫地拿出十多万元给他买了辆车。有房有车有自己事业的老公,现在走路腰杆挺起来了。有时候我也去老公的牙科诊所看看,每次看着老公穿着白大褂,表情专注地给顾客看牙或者拔牙、镶牙,我心里就特别高兴。现在,逢年遇节的时候,老公也热衷于和我一起走亲访友的,我现在明白了“女人靠哄,男人靠捧”的道理,于是,极力夸奖老公很能干,白手起家创出了一番事业,大家也都跟着我夸赞,老公高兴得眉飞色舞的,一个劲地频频与几个堂姐夫碰杯,并且主动张罗着下次他做东,请大家在饭店里聚聚。没有了我给老公以前施加的那些压力,老公的心情愉快,在婚姻中,我们轻装继续前进了……

    2012-10-08 19:00:21 作者:佚名
    • 0
    • 6212
  • 1968年的一缕青烟

     1968年,他因错读了一段领袖的语录被隔离审查,关在一个灰暗发霉的小阁楼上。他的妻子也受到株连,被发配到食堂烧火做饭。食堂就在小阁楼下,它的烟囱正对着阁楼的窗户。每天,当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斜照在斑驳的砖墙上时,他便会将桌上写得密密麻麻的一张纸揉成一团,然后瞄准那个黑洞洞的烟囱掷进去。不一会,那个烟囱里便会冒出一缕青烟,在天空中袅袅飘散。这时,他会深深地吸一口气,仿佛要把那一缕青烟统统吸进自己的心肺中。他关在小阁楼里将近有半年的时间,每天他都会在那个时刻准确无误地将小纸团投进烟囱里,烟囱里也会在片刻后吐出一缕青烟。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他们就是用这种特殊的方式传递着彼此的信任和爱情。后来他被送进了牢房,烟囱里便再也没有了那一缕青烟……很多年过去了,妻子终于走完了她的人生旅程。临终前,她交给他一个精致的盒子,里面放着被揉得皱巴巴的一百多封信。他捧在怀里,泪流满面。前不久,我去看望他,已是满头银发的他仍是那样豁达乐观。我们聊了很久。临别的时候,我看见他随手将一张小纸片揉成一团,投进了茶几上的一只空花瓶中。他投得很从容,小纸团悄无声息地滑了进去。

    2012-10-08 18:59:11 作者:文摘文萃
    • 0
    • 6156
  • 爱上你的鼾声

     小曼新婚,成天睡眼惺忪。女友说,天天晚上“加班”,不要太辛苦哟。说完,一脸坏笑。小曼羞得粉拳相向,女友早已身子一侧,闪了。小曼只得回家怨先生:“都怪你,呼噜山响,害得人家晚上睡不着觉。”先生不相信自己的呼噜会使小曼睡不着觉。小曼这晚就按下了录音键。次日清晨,小曼摇醒先生,先生被自己的呼噜吓了一大跳,这声音一会儿像老牛急喘,一会儿如春雷滚滚,好不容易安静片刻,冷不丁又来一阵飞机起飞时的轰鸣声。小曼的先生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呼噜竟会这样的惊心动魄,他心疼地揽过小曼说:“以后你睡着了我再睡。”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先生是那种头一挨枕头就呼噜声四起的主儿。小曼于心不忍,怎奈先生怎么也不肯先睡,实在撑不住了就打盆凉水来提神。小曼不忍,小曼感动,小曼常常假寐。日子久了,偶尔也能睡着,这样睡睡醒醒,醒醒睡睡,渐渐也就习惯了,小曼的脸上又恢复了红润。先生日渐消瘦,小曼说:“你睡吧,我真的已经习惯了。”先生不肯。小曼急得眼泪都下来了。她去找女友,女友给她支了一招,小曼当天就抱回了一个药枕,药枕上醒目地印着“专治打呼噜”。先生开始使用药枕,小曼每天汇报疗效,先生半信半疑。又几日,小曼一脸地兴奋:“哎,你居然不打呼噜了。”然后,小曼摆出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模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唉,听惯了你的呼噜,这两天听不到,还真有点不习惯呢。” 从此,先生放心地睡觉,肆无忌惮地打呼噜,那呼噜依然是惊天动地。这时的小曼已经能自如地在先生的呼噜中睡去,也能轻松地在先生的呼噜中醒来。先生精神渐好,体重日增,年底还被单位评上先进,不日将与单位的先进们去黄山旅游。这么多年来,这是先生第一次出远门。小曼依依不舍地把先生送上了火车,回家后抱着药枕发愣。十日后,先生黄山归来,到家已深夜。先生不想扰了小曼的好梦,他把钥匙插进锁眼,轻轻打开房门。他呆了,卧室里居然传出一个男人如雷的呼噜声。他刚想冲着自己的爱妻发火,却看见他的小曼正沉沉地睡着,收录机在缓缓地播放着那如雷的呼噜声,一会老牛急喘,一会春雷滚滚......他轻轻地坐到小曼身边,小曼竟醒了,羞羞地一笑:“没有你的呼噜,我怎么也睡不着。”情爱的双方是什么?是水与盛水的器皿。如果爱人是一只玻璃杯,你就暖暖地卧在爱人的杯中,任爱人撒下的一把茶叶在你的生命里缓缓地舒展。千万不要等到爱情不在服务区的时候,再回过头来把爱人的缺点当宝贝似地慢慢品味。

    2012-10-08 18:57:01 作者:文摘文萃
    • 0
    • 6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