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文摘 > 风雨情缘

风雨情缘

  • 如果爱,欺骗也被原谅

    他和她的相识是在一个晚会上,那时的她年轻美丽,身边有很多的追求者,而他却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因此,当晚会结束,他邀请她一块去喝咖啡的时侯,她很吃惊,然而,出于礼貌,她还是答应了。坐在咖啡馆里,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很是尴尬,没有什么话题,她只想尽快结束。但是当小姐把咖啡端上来的时候,他却突然说:“麻烦你拿点盐过来,我喝咖啡习惯放点盐。”当时,她愣了,小姐也愣了,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以至于他的脸都红了。小姐把盐拿过来了,他放了点进去,慢慢地喝着。她是好奇心很重的女子,于是很好奇地问他:“你为什么要加盐呢?”他沉默了一会,很慢的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小时候,我家住在海边,我老是在海里泡着,海浪打过来,海水涌进嘴里,又苦又咸。现在,很久没回家了,咖啡里加盐,就算是想家的一种表现吧。”她突然被打动了,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听到男人在她面前说想家,想家的男人必定是顾家的男人,而顾家的男人必定是爱家的男人。她忽然有一种倾诉的欲望,跟他说起了远在千里之外的故乡,气氛渐渐的变得融洽起来,两个人聊了很久,并且她没有拒绝他送她回家。再以后,两个人频繁地约会,她发现他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大度、细心、体贴,符合她所欣赏的所有的优秀男人应该具有的特性。她暗自庆幸,幸亏当时的礼貌,才没有和他擦肩而过。她带他去遍了城里的每家咖啡馆,每次都是她说:“请拿些盐来好吗?我的朋友喜欢咖啡里加盐。”再后来,就像童话书里所写的一样,“王子和公主结婚了,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他们确实过得很幸福,而且一就是四十多年,直到他前不久得病去世。故事似乎要结束了,如果没有那封信的话。那封信是他临终前写的,是写给她的:“原谅我一直都欺骗了你,还记得第一次请你喝咖啡吗?当时气氛差极了,我很难受,也很紧张,不知怎么想的,竟然对小姐说拿些盐来,其实我不加盐的,当时既然说出来了,只好将错就错了。没想到竟然引起了你的好奇心,这一下,让我喝了半辈子的加盐的咖啡。有好多次,我都想告诉你,可我怕你会生气,更怕你会因此离开我。现在我终于不怕了,死人总是很容易被原谅的,对不对?今生得到你是我最大的幸福,如果有来生,我还希望能娶到你,只是,我可不想再喝加盐的咖啡了,咖啡里加盐,你不知道,那味道,有多难喝!”信的内容让她吃惊,也让她有种被欺骗的感觉。然而,他不知道,她多想告诉他:“她是多么高兴,有人为了她,能够做出这样的一生一世的欺骗。”

    2012-12-19 14:08:35 作者:佚名
    • 0
    • 6273
  • 来生,一定做你最美的新娘

     二十二岁的洁,是一名幼儿教师,正如她的名字一样,洁很恬静有很纯洁。熟悉她的人都说她是个很有爱心的女孩,洁也确实在用她的爱心呵护着身边的每一个孩子。每天生活在那片童贞的世界里,洁习惯了用小孩的心态去体验生活,她对这个世界多了一些包容,少了一份苛求。洁所在的幼儿园,坐落在城市的海边,附近有一个武警支队。支队长的儿子罗强恰巧就在洁所带的班级。一个深秋的早晨,洁依旧和往常一样,站在幼儿园门口,微笑着迎接每一个孩子的到来。当罗强走到门口的时候,洁看见一名年轻的武警战士紧随其后。小罗强向洁问过好之后跑进了教室。“你好。”军人礼貌地冲洁点点头,传入洁耳边的分明是一种富有磁性的男中音:“我叫陈雪峰,今天罗队长有事,所以我来送罗强。”洁打量起这个叫峰的男孩:浓重的眉毛下一双眼睛正专注地注视着洁,象要直抵人的灵魂深处;轮廓分明的脸庞流露着军人特有的刚毅。洁认出,他就是每天带队跑步的那个男孩。“欢迎你到我们部队去玩,再见!”峰说完,冲洁摆摆手,转身走了。洁望着峰远去的背影,一时间竟不知所措,不知道是惊讶于这个军旅男孩的阳光率直,还是难忘他那双眼睛,或者是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就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洁接受了峰的再次邀请,平生第一次走进部队的大门,真切感受了军营的气息。峰的战友也热情地招待洁,并开着善意的玩笑,管洁叫起了嫂子。洁和这些同龄男孩聊得也特别愉快。傍晚,峰送洁回家的路上告诉洁:“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尤其是听小罗强说你对他好之后就更想接近你。与众多的女孩相比,我更喜欢你的古朴与清新。”峰还告诉洁,他的家在遥远的内蒙古,他从十八岁就参军了,至今已有七个年头了。从支队到洁家的路不太远,他们却并肩走了很长时间。他们谈论着各自的工作爱好以及对未来的打算,也包括曾经有过的困惑。洁恍惚觉得:峰就是自己人生难得的知己,要不为什么两人不说话的时候,洁的一个手势,峰也能心领神会,或许这就是——默契?随后的每一个清晨,当峰带队跑步从幼儿园门口经过时,洁都要透过窗户向外望去,望见峰健壮的身影。生活在军营中的峰,不能随时与洁约会,更不能拿起电话随意闲聊,有两次夜晚,洁拨通了支队的电话,尽管熄灯号早已响过,峰还是在值日战友的掩护下与洁秘密联络了。洁埋怨峰说和你谈恋爱象作地下党,峰却说最重要的是两情长久相知相携而不是花前月下海誓山盟。转眼间,一年的时光随着洁的琴声从这对恋人的身边溜走,洁又送走了一批上学的孩子,峰也面临着年底的转业。在一个难得的休息日,他们相约来到海边。峰揽过洁的肩坐在大礁石上。海浪冲击着礁石,激起美丽的浪花。峰的眼神有些忧郁,人也不象往日那样健谈。洁的心中隐约有种不安,不知是因为峰,还是因为自己。当洁问及峰的转业去向时,峰面对大海沉没良久,说道:“洁,你和我一起回内蒙古吧,我想回到母亲身边。你一定会喜欢上那里的蓝天草原羊群,还有那里淳朴的牧民。”洁的父母都曾经是文革时期下放到内蒙古的知青,洁也曾经听父母说起过草原人的豪放热情。当峰看到洁顺从地点头时,不禁一阵欣喜,随即把洁揽如怀中。然而,当洁的父母得知峰的专业去向时,却坚决反对女儿的选择。洁不明白,父母曾经在那个特定的年代从科尔沁草原收获了他们的爱情,为什么在三十年后的今天,却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去接受那片来自草原的爱?父母却说那里有太多的寒冷和荒凉。洁流着泪请求父母的同意,但父母的态度仍然是那样坚决,洁也劝峰留在这个城市,峰还是无奈的摇摇头。临近腊月,离峰转业的日子没有几天了,峰不再带队从幼儿园门口经过。洁觉察出峰是在有意躲避他。洁打电话给峰,电话那边传来峰沙哑的声音:“洁,傍晚在幼儿园门口等我。”傍晚,峰迟迟没有来,一直到晚上,也不见峰的影子。那一夜,洁再也无法入睡,一种焦灼不按伴她度过了整个长夜。第二天早上,洁刚走到幼儿园门口,就见峰的战友彬跑来,递给洁一封信,说是峰让他转交的。洁从峰躲避的眼神里读到了什么。彬只说了声再见就匆匆地走了。洁迫不及待的打开信,看了起来:“洁,不知你现在可好?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踏上了开往内蒙古的列车。昨天傍晚我在幼儿园门外徘徊了很久,最终没有进去找你,请你原谅我的失约。我不愿面对这场伤心的离别,更不忍心让你在亲情和爱情之间痛苦地斟酌。无论你父母持什么样的态度,请你一定要相信他们是由于爱的初衷。洁,我是多么热爱这座城市的碧海沙滩,多么崇尚这座城市的精神文明,我更希望能拥有你,将你作为我今生的爱人。然而,就在今天,我却离开了你,离开了这座城市,离开了我用八年青春和热情驻守过的地方。洁,人生当中的许多事情都是我们无法预料的。我是一名血统军人,父亲年轻的时候是蒙古骑兵,就在我十岁那年,父亲病逝。母亲一人含辛茹苦养大了我们兄弟俩。三个月前,身为上尉军官的哥哥又长眠于中蒙边境。我由于执行任务,竟没能回家陪母亲度过她一生中最悲痛的日子。母亲说她永远不会离开草原,因为那里有她的丈夫和儿子。我再也不忍心让我伟大而又不幸的母亲伴随着终生的孤独了。有缘无分是人生的无奈,有分无缘更是人生的悲哀。我们这分爱。值得我用一生去珍藏。洁,保重!!!”不知什么时候,泪水模糊了洁的眼睛。一阵峰吹来,撩开了洁的长发。洁缓缓抬起头,把信贴在胸口,仿佛感觉到了峰的呼吸。洁顿时觉得,这分爱,即便是遗憾,也发出了它至美的光彩!峰,来生,一定作你最美丽的新娘! 

    2012-12-19 14:03:44 作者:佚名
    • 0
    • 6265
  • 一根油条的爱情

    那一年,她病了,他用板车拉着她去镇上找诊所看病。说了一箩筐的好话,掏出口袋里所有的硬币,郎中终于给她打了针,再塞给她两服黄竹纸包着的中药。他拉着板车往回走,她依旧坐在板车上。穿过一条小街,向右拐,再穿过一条街,好香好香的气味儿飘过来,飘过来。他狠狠咽了口唾沫,迟疑几秒,止了步,回头:“你想吃油条不?”板车上的她本来也在偷偷咽唾沫,忽儿听到他的问话,愣了愣,摇头:“不吃,不想吃。”她摁摁布包里那几个煮熟的红薯:“这有红薯呢,我要是饿了,会吃红薯的。”她清楚,他的兜里连一个碎角子都没了,哪来钱去买油条。他静静地看着她,就像一下子,一下子看到她的心底里去了。她不好意思了,低头。该死的,那好香好香的气味儿又扑过来了,她情不自禁地又吞了吞唾沫。将板车轻轻拉到街边,泊稳,他大踏步朝街角那个炸油条的小摊走去。她的目光追着他那肩宽背阔的身影,看着他站在摊主前戳戳点点。她脸红了,羞愧地闭上眼。天啊,我们不是乞丐呀,他怎么好意思向人家乞讨!再睁开眼,她便看到他笑吟吟举着一根油条朝她跑过来。她生气,扭头:“我不吃。我不是乞丐,我不吃乞讨来的东西。”他大声说:“谁说这油条是乞讨来的,我是拿烟丝换的。”她诧异:“拿烟丝换的?那你想抽烟时咋办?”他抽烟好多年了,人家说“人是铁,饭是钢”,他却说“人是铁,烟是钢”。在他眼里,烟比饭重要。累了,他点支烟一吸,就来劲了;饿了,他点支烟一吸,就饱了。他抽的烟都是自家种植的旱烟,晒干后,烟叶切成丝装进小塑料袋再掖在兜里,想吸时,拿小纸片滚成“喇叭筒”。他笑:“一天半天不抽烟,死不了的。再不济,烟瘾来了忍不了的话,就捡几片路边的干树叶搓碎了滚成喇叭筒,不也照样能抽能应应急……”他将油条递给她:“快吃,趁热,香香软软的。”她说:“我们分着吃,你一半,我一半。”他摇头又摇头:“不,我不爱吃油腻的东西,你快吃。”她咬了一口,眼睛就雾蒙蒙了,想擦擦,没擦。他还在高兴着,问:“香不香,甜不甜?”她脱口而出:“苦,好苦。”他差点蹦起来:“苦?怎么会是苦的,我要师傅给炸一根最甜最香的哦。”她抬起头,皱眉头:“不信,你自己尝尝。”她用劲掐下大半截,狠狠塞进他的口里。他嚼了一下,再嚼一下,咦,奇了怪了,不苦,好甜好香,还暖和和的呀。看他一脸摸不着头脑的疑惑样子,突然地,她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了。他,顷刻间,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她只是“骗”他分享那一根油条呀,骗他吃下一根油条的大半截呀……这个故事里的他,是我30年前的父亲。这个故事里的她,是我30年前的母亲。这个故事,父亲对我讲过“9999”次,母亲对我讲过“9999”次。父亲母亲讲述的“版本”有些出入。父亲总是忽略掉他用自己热爱的烟丝换油条的情节,却一再重申母亲骗他吃油条的细节。母亲总是强调父亲用烟丝换油条的细节,却扔了她骗父亲吃油条的情节。 

    2012-12-19 14:02:41 作者:佚名
    • 0
    • 6249
  • 希望下辈子能在一起

     这是我离开你的第一天,你买了一大箱啤酒,独自坐在我们常去的大榕树下大醉了一场。等到王扬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爬不起来了,你哭着喊着我的名字,求我别离开你。可有些事情发生了就回不来了。你不知道,我就站在榕树后,静静地看着,我想跑过去抱住你,求你别再喝了,可——我不能。自从我离开你后,你过着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啊,每天以酒代饭,书也不读了,宿舍也不回,就总是跑到我们约会的地方。难道这样我就能回到你的身边了吗?别傻了,天下的好女孩多得很,你为什么就只认定我呢?隔壁班的文娱委员于娜不就很喜欢你吗?她长得漂亮而且又善解人意,对你又是体贴入怀的。你难道忘了生病的那几天是谁陪在你身边喂你吃药吃饭的。好好疼她吧,把我忘了吧。我是不可能回到你身边了,请别怪我狠心。离开你已经半年了,你的脸上还是没有笑容。你忘了,以前我最喜欢看你笑了,你笑的时候是那么阳光那么帅气。可现在呢?笑一个吧,于娜就在你身边呢,人家怎么说都是个女孩子,多疼她点吧。其实你们在放风筝的时候我就远处望着你们。你把风筝放得老高老高,突然,线断了,你盯着渐渐飘落的风筝,忧郁又爬上了你的眼睛。我知道,你一定又在想我了吧,想我第一次放风筝的场景,想我因为风筝总飞不上天,气得哭鼻子的场景,想你把我搂入怀,指着我骂我是小笨蛋的情景。别再想了,亲爱的,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让那些美好的往事随风而去吧。1月29日是你的生日。你的哥们为你开了个Party,说是为了庆祝庆祝。其实我知道,他们是要让你把我忘了。你们一起猜拳一起唱歌,笑骂声一阵高过一阵。最后,你醉了。你跑到一边“砰”的一声把手中的酒瓶子摔在地上,跪倒在地轻轻地喊我的名字。你的哥们都被你吓到了,谁都没出一声。每年的生日都是我陪你一起过的,记得去年我还送了你一条皮带,我还说要永远把你绑在我身边,要做你的新娘。当时你美得直傻笑。可亲爱的,对不起,是我不信守承诺,是我违背了我们彼此的诺言。可有些事发生了就发生了,就算以前我们多么的相爱,有些事就是那么残酷。王扬走到你身边,扶起你,他在你耳边说了句话。我知道他说什么,我就在附近,虽然我离开了你,可我还是总关注着你。他说让你忘了我。你却把他一把推开,然后一路狂奔。我急了,忙跟着你跑。你跑累了,埋着头坐在路边,我知道你在哭。我不敢走近你,远远地在你身后站着。你不是说过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吗?你不是说过你很坚强是个男子汉吗?别伤心了好吗?亲爱的,别伤心了!你毕业了。你拿着毕业证书却没有回家。你跑到了学校操场左边第5棵树下,看着树下刻的一行字发呆。“大猪永远爱小猪”这是我们一起刻的。你是大猪我是小猪。亲爱的,你就快毕业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其实这样也好,你可以早点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这里有太多美好也有太多伤心的往事,离开这里,走出学校,那里有你期盼的新的生活,我也衷心的希望你能在那里找到一个真爱的人。你在一间公司任职,你的才能和谈吐受到老板的赏识,我就知道,你是一个人才。你每天拼命的工作,起早贪黑,你的业绩直线上升。二年后,你终于坐上了经理的位置。你的工作稳定了,可为什么还不找个女朋友呢?你不小了。终于,你公司一个爱慕你的女孩向你表白了。这是件多么令人雀跃的事啊。当你犹豫了好一阵才答应她时,我笑了,可我的心为什么那么痛呢?我不是一个好女孩,我太自私了。那女孩不错,很温柔,不像我那么蛮横,她懂得照顾你,而我总是你照顾着。你们一起去逛街的时候,我就在你后面跟着,其实,分开了那么久,我总是跟着你,只是你不知道罢了。你们拐进了家具店,我才知道你们打算结婚了。你们一起挑选家具时,那女孩笑得好开心好灿烂啊,我好羡慕她。如果当初我不离开你,在你身边的就是我了。我好后悔。你在写请柬时,我就站在你身边,看着你写的字我哭了。你把新娘的名字都写成了我的名字。当写到第十张时你才停下笔,才发现自己写错了。你扔下笔,托着头轻轻地喊着我的名字。“我就在你的身边啊……”。我向你喊着。可你听不到,我知道你不会听到的。就像我多年跟在你身后而你总看不到我一样。但是我不会后悔,就算回到从前那一幕,那辆急速而来的小车快撞到你时,我还是会奋不顾身的推开你,为你抵挡住一切灾难……所以亲爱的,忘了我吧。好好爱你的妻子,今天起我就不能再看着你了,天堂在召唤着我呢,我得走了,永远永远地离开你了。我走到你身边,想在你额头印个吻时,你的妻子叫你出去。你就这样,穿过我的身体,走向你的妻子。但是我已经很满足了,就当做是一个拥抱吧。吾爱,我走了,我会在天堂看着你呢!我爱你!希望,下辈子我们能在一起!

    2012-12-19 14:00:13 作者:佚名
    • 0
    • 6231
  • 爱上我的青梅竹马

     我和老黄从小在一起长大,死缠烂打。他小学二年级曾经尿过裤子,这件事我知道得一清二楚,因为我是他的同桌。从他10岁时我就叫他老黄,因为他长得老相,人又调皮,比如在女老师的抽屉里放个死老鼠什么的。但我不怕他,因为我也把死老鼠放在他的桌子里,所以,他总是说:“小南,你真不错。” 考中学时我们分开了,我上了一中,他去了八中。路上见面后他说:“小南,你想我吗?”我说:“我想你的巧克力。”“好吧好吧”老黄说:“我努力好了,等考高中我和你都去一中,那时我还给你偷巧克力吃。” 三年后他果然没有食言,我们重新又分在一个班里“眉来眼去”了。于是同学们说我们早恋,老师叫了我们去,听到早恋我们笑得抬不起头,老黄说:“天啊,因为我尿过裤子的事只有她知道。我是怕她说出去,所以才一直贿赂她。”老师问我:“安小南,你对黄易有好感吗?”我说:“算了吧,你看他长得像一头蒜一样,我怎么可能看得上他?我喜欢的是郭富城那样的帅哥。”老师说:“这我就放心了。” 从此我们反目为仇,三年谁也没理谁。我再也没吃过他的巧克力。考大学时我跑到北京,没想到报到第一天又遇上他,我说:“我怎么就在劫难逃了?谁让你跟我考一个学校?”而老黄振振有词:“是不是你看上我才和我一个学校?” 我差点气晕,第一学期迅速和一个山东人谈恋爱。然后带到老黄面前说:“我男朋友,帅不帅?”林苠的确很帅。老黄说:“男人要那么帅有什么用,无非是花花公子。我看你是遇人不淑,失恋了不要找我哭啊。”“我怎么会失恋呢?林苠和我海誓山盟。” 但我半年后真的失恋了。老黄跑过来安慰说:“土豆,你最不适合嫁给帅哥,否则就会万劫不复。”土豆是他给我起的外号。为了安慰我,他带我去吃炸酱面。我吃了一碗又一碗,然后才悲伤地说:“你说,我哪里不好?为什么林苠又去追求校花了?” 老黄说:“你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因为你没有真心爱上他,所以,他才会走的。”我说:“那我爱谁?”“你真不知道?”老黄拉过我的手说:“那我告诉你,你爱我。”我猛弹他脑门一下说:“你别来捣乱了,你最好快点从我眼前消失。” 但是他不消失,我再交男朋友,他又出来捣乱。他说我又馋又懒,还说我从小就好逸恶劳。他这一番游说总是把人给吓跑,我怒向胆边生说:“老黄今天有我没你,有你没我。你要是再坏我的好事我跟你没完!别以为我会爱上你,你看看你,一米七的身高,还戴个小破眼镜装徐志摩。还有,你还爱吃大蒜。我凭什么爱上你,快点离开我这朵鲜花吧,牛粪!” 老黄并不恼,他说:“你不是学化学的吗?你应该知道一个道理啊?鲜花插在牛粪上才会长得生机勃勃啊!” 毕业的时候我们都还是单身,然后很快成了北漂一族。周末他常常跑来看我,好像我娘家哥哥一样。公司有男同事追我,我几乎是炫耀地把人带到老黄面前说:“这是魏春天,北大才子。” 老黄说:“你傻啊,他早晚会出国,你就好像个小寡妇似的等着他啊。还是嫁了我吧,我做炸酱面给你吃。”“吃吃吃,我说你除了吃还知道什么?瞧你那破公司。”老黄在一家快解散的电脑公司做事,他说早晚有一天他会有自己的公司。 我不信。他二年级还尿裤子的主怎么会有自己的公司?但有一件事被他言中,魏春天半年之后去了美国。走之前他温柔地对我说:“亲爱的,我会回来的。”鬼才相信他的话,我把手里的可乐一饮而尽说:“去当假洋鬼子吧,我对当美国公民没有兴趣,再见。” 最后的自尊我还是要的,只是为什么,我一次次爱一次次伤?老黄的解释是:“土豆,那是你没找到真爱。真正爱你的人,不会伤你。” 我有些气急败坏地说:“你不是说你吧?”那时老黄的公司已开起来的,并且小有起色。他开着富康,车里坐着他的女秘书。我竟然有些酸酸的。然后自我安慰:“哼,有什么了不起,老黄,那是我不要的!” 终于有一天,他带一绝色美女来到我的小巢。老黄指着我说:“这是我娘家妹妹。”然后指着那个美女:“土豆,这个嫂子你可看得上?”我做菜放了至少半斤盐,美女说:“呵呵,小姑做菜真好吃。”我气得要死。送他们下楼时,老黄回过头来说:“如果你满意,半个月后我送请帖来。以后,你就是我娘家妹妹。” 回到屋里,我看着桌子上的残羹冷炙,像是人家吃剩下的爱情。然后再看看镜子中的自己:二十五岁不年轻了。忽然有一天,他要成为别人的老公,为什么,我会心如刀割? 趴在床上,泪湿了枕头,难道我爱老黄?不不,怎么会?这么多年他一直在我身边,看我上演一幕幕爱情悲喜剧。一直是我演,为什么等到他上演我会如此心痛?何况他身边的姑娘是绝色倾城的佳人啊。 手机响了,是老黄发来的短信:土豆,祝福我的爱情吧,希望这次我能成功。我气得眼泪直流,他把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我回了短信,用一首词表明我此刻的心境: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枝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滴春衫透。我没想到,自己这么在乎这个长得像大蒜的人。 半个月后,老黄果然送来请帖。他递给我时说:“土豆,我终于决定结束单身生活结婚了,祝福我吧。”“不”我说“我不祝福你,因为我不允许你娶别人,我要让你娶我。老黄,为什么我恋爱一次次失败,因为我心中始终有一个影子,那就是你。所以,我不能放过你,我不让你结婚。”“但是请帖都发出去了啊。”老黄居然笑着说。他还有脸笑,他把自己的爱情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 我把请帖抢过来,然后准备撕掉。“别撕别撕,你先看一下吗?” 我打开请帖,呆住了。里面是一张发了黄的黑白照片,两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在一起笑着。那是一张合成的照片,用的是我和老黄十六岁时的照片。然后下面并排着的,是我和老黄的名字。 我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地落了下来。这个坏家伙,他又骗了我。 “是啊!”老黄说:“我不花钱雇个人和我来演戏,永远试不出你的真心。如果这次你还不在乎我,也许我就真的死心了。没想到这最后一搏我成功了!你说,你是不是应该祝贺我奖励我一下?” 我几乎是撒着娇问:“老黄,你要什么奖励?”他指了指自己的唇,我凑上去,然后哇地跑开:“老黄,你吃了大蒜!”

    2012-10-08 19:16:15 作者:佚名
    • 0
    • 6293
  • 承诺彼此柔情相待

     有多少人像我一样,是被这本书开头的一段文字猛然击中的——“很快你就82岁了,身高缩短了6厘米,体重只有45公斤,但是你一如既往地美丽、优雅,令我心动。我们已经在一起度过了58个年头,而我对你的爱越发浓烈。我的胸口又有了这恼人的空茫,只有你灼热的身体依偎在我怀里时,它才能被填满。”倾听这爱语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个女人。倾诉者安德烈·高兹揣着一腔少年情怀,痴狂地爱着她。他“淌着眼泪”,深情回顾了他们从相识到相知、相爱的点点滴滴,说着“爱情,只有在与钱无关的情况下才是真正的爱情”之类的爱之箴言。而此刻,“美丽、优雅”的D已身患绝症。因为曾经“承诺彼此柔情相待”,安德烈·高兹便在写完了他的《致D情史》之后,毅然打开家中的煤气,与爱妻共赴黄泉。曾经想,或许,这就是不可企及的爱之结局了吧?她活着,就是在努力延长着他的寿命!我跟自己说,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承诺彼此柔情相待”呢?“我们的杨绛”——这是我在苏州十中听到的一个亲切的称呼。在这座园林般的校园里,我寻觅着少女杨绛的芳踪。总是忍不住地猜想,能让钱锺书说出“我见到她之前,从未想到要结婚”的女子,该是怎样一个妙人呢?她是个才女——她成名比钱锺书早,最初别人介绍钱锺书时会说:“杨绛的丈夫。”她翻译的《堂吉诃德》,曾被邓小平作为“国礼”送给西班牙国王;1989年,钱锺书的《围城》被搬上银幕,当改编人员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突出主题时,杨绛立刻提笔写道:“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对婚姻也罢,职业也罢,人生的愿望大都如此。”钱锺书览毕盛赞:“实获我心!”她是个贤妻——在钱锺书写《围城》的日子里,她为节省开销,辞掉女佣,心甘情愿做“灶下婢”。握笔的手乍干粗活,免不了伤痕累累,“一会儿劈柴木刺扎进了皮肉,一会儿又烫起了泡”,但她明白夫君工作的价值,她说:“我赖以成名的几出喜剧,能够和《围城》比吗?”她是个勇者——1997年早春、1998年岁末,她的女儿和丈夫先后去世,她伤心至极,便逼着自己“找一件需要我投入全部心神而忘掉自己的工作,逃避我的悲痛,因为悲痛是不能对抗的,只能逃避”。于是她决定翻译柏拉图《对话录》中的《斐多》;她思考人生,在耄耋之年写出《我们仨》《走到人生边上》等力作;她用小楷抄写钱锺书的《槐聚诗存》,每天写几行,一写就是半年,“通过抄诗,与他的思想、诗情亲近”。她活过一个世纪了!而他,又何尝不在分享着她的“活”啊——活在她绵长的思念中,活在她深挚的文字里。我想,如果安德烈·高兹没有走出那一步,他今年刚满89岁,与我们101岁的杨绛先生相比,他还是小弟弟呢!在我眼中,安德烈·高兹与杨绛都堪称是与爱者“柔情相待”的典范,所不同的是,他们一个选择了与爱者共死,一个选择了与爱者共生。我无力对他们的选择做出评判,我只想说,谢谢你们珍贵的提醒,愿天下爱者都能够“彼此柔情相待”,爱到地老天荒……

    2012-10-08 19:15:21 作者:佚名
    • 0
    • 6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