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散文·随笔·短信

散文·随笔·短信

  • 电影下乡,一波三折

    7月20日晚,终于等来了我们 “携爱同程”实践队电影下乡的时候,我们队员吃完晚饭就去山口村村口准备了。本以为只要挂上幕布,连接好电源,一场电影盛宴就可以拉开序幕,但老天喜欢作弄人,整个过程一波三折,还差点要取消,真是为此捏了一把冷汗。七点半左右,我们拿着幕布、投影仪、电脑等设备来到村口,却发现没有合适的地方挂幕布,有两棵树的间距太长,不能把幕布吊起来。在我们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有村民建议把幕布吊在高压电线上,在确定这是安全的情况下,我们采用了这个方法。由于高压线太高了,我们抛了几遍的绳子都不能绕过去,小朋友就把自己的拖鞋绑在绳子的一头,向上一抛,成功“跨栏”,关键时刻拖鞋真是管用!本以为幕布挂完就可以开始了,但由于投影幕布是自动开关的,但开关按键出了故障,打不开,任凭队员用力拉,还是不能把幕布拉下来,最后是村民去找来电工现场抢救才把幕布打开了,这时已经是8点20多分钟了,而我们原定播放时间是8点。 这时,村口已经是聚集了满满的村民,他们看到幕布挂好,想必是准备开始,纷纷拿出自家的椅子出来“霸位子”。然而,波折还没结束,这次上演“好戏”是排插,我们队员拿来的排插不够用,就到旁边村民家里借来了几个,但有两个排插突然短路了,投影仪不能通电,电工在拿着电笔检查排插的插孔。我看着周围集聚的村民,想着如果播放不了该怎样向他们交代,我不希望看到他们满怀期待地来,却满脸失望地回去。幸好,又有村民为我们提供了几个排插,有了他们的帮忙,电影得以顺利播放,我也松了一口气。我们播放的电影是喜剧片《笑震武林》,如它的名字一样,现场笑声不断。其实我之前已经看过这部电影,但我还是留下来看了一遍,因为我享受大家齐聚一堂的气氛,真的很温馨,这是跟在电影院看电影完全不同的感觉。我看到小朋友们那无邪的笑声,老人们会心的笑容,打从心底地感到欣慰。三下乡,我们不求能带来多大的社会影响,只求能为孩子们带来知识,为村民带来快乐,足矣!(文:欧嘉颖 摄影:黄洁茵)

    1970-01-01 08:00:00 作者:携爱同程队欧佳颖
    • 0
    • 6105
  • 本书,

    一本书

    1970-01-01 08:00:00 作者:佚名
    • 0
    • 6157
  • 莎士比亚的寓言

     (一)             记得小学的时候,总喜欢到隔壁家属院里玩,因为同龄的伙伴多。虽然是小孩子,但也从大人嘴里听说了不少的事情,无非是谁家的老公升职了,谁家的老婆有外遇了,那时候听着还蛮新鲜的,不过有一件事相比之下就恐怖了些:住3号楼的琴喝老鼠药自杀了。那个琴我是认识的,因为跟我妈妈有些来往。她29岁,我叫她琴姨,她有一个儿子,才3、4岁吧,挺可爱的。小小的家属院出了人命,自然引起了不小的关注,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人们对她的死相的描述。有人说她死的时候很恐怖,因为是喝了老鼠药,所以全身发黑,再加上药效发作时的疼痛,面目狰狞。其实琴姨生前挺漂亮的,也很爱美,结果,选择了这样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们那时候还和伙伴们讨论,哪种死法比较舒服,比如撑死就不错,现在想想,没有一种死法是舒服的,唯美的,死都要经历痛苦,对于想自杀的人来说,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至于琴姨死的原因是什么,也有很多说法,据说是因为她老公对她不好,好像外面有人,还有人说她跟婆家的关系也不好,死的前几天刚跟婆婆大吵了一架。女人往往是感情动物,对待感情要脆弱很多,不过这也不太准确,就好比在这个基情四射的社会,男人的男性特征愈加不明显,女人反倒一个个号称纯爷们——扯远了,但是我想琴姨的死一定不止因为这个,听说她死前还买了彩票,结果幸运没有降临到她的头上,如果她真的中了奖,就算不是巨额大奖,我想她也会暂时打消自杀的念头,人活着终究是要和钱纠缠不休,爱也好,恨也好,总之我们离不开他。人们总是在幻想,如果自己中了大奖,有了很多很多钱,那么人生一定如在云端,所有的烦心事都不再是烦心事,生或死,已经不再是个问题。殊不知,我们拥有的再多,也敌不过心魔,只不过是没钱时的烦心事变成了有钱时的烦心事罢了,当然富人的日子还是比穷人舒服很多的,这点不可否认。琴姨的死跟钱肯定是有关系的,她没有什么正式工作,全靠老公在养家,儿子又渐渐长大,以后的花费肯定会越来越多,这时候又听到老公外遇的消息,不管是真是假,对她的打击都是很大的。作为局外人,没人知道她内心的真实想法,死了就死了,顶多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可是他的儿子小小年纪就没了妈妈。记得那时候听一堆中年妇女在那里谈论,孩子爸肯定很快就会给孩子找个后妈的。对于男人来说,老婆没了可以再娶,对于儿子来说,妈妈没了就再也没了,不过好在孩子还小,记忆不深,可是我想,再怎么样妈妈还是记得的吧。如果琴姨多想想她的儿子,说不定就不死了,也说不准她死的时候就后悔了,后悔丢下了孩子,丢下了所有,谁知道呢。    (二)    我家门口有一家小卖部兼棋牌室,这个小铺子的历史挺久远的,因为它的主人年纪都已经很大了。它的主人是一对老夫妇,老刘和老梁,家就在小卖部楼上的单元楼,所以租了这家店铺做点小生意。小店的生意很好,一是附近没什么别的小卖部,二是大家与店主都是多年的熟人,平时没事都喜欢在这里打打麻将玩玩牌。我小时候就很喜欢在他家买零食,刘爷对我们这些小孩都很好,有时候我们没带钱但是又很想吃,他就会送我们一些小零食吃。在童年的记忆里,这家小店一直存在,不管打雷下雨,还是国庆五一,那扇门都在开着。对于寂寞的人来说,这里似乎是个好去处,因为这里永远不会缺少人,男女老少,陌生或熟悉。印象深刻的是寒冷的冬天,梁奶奶都会在店门挂上棉被做的帷幔,即使外面寒风刺骨,小店里却是异常的温暖,热火朝天,烟雾燎绕,夹杂着“碰”,“胡了”以及赢家的欢快笑声,输家的骂娘声。我以为这家小店就会一直这样安静而热闹的存在着,可是这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随着我的渐渐长大,我与小店渐行渐远,我不知道它经常合上那扇老旧的门,我不知道它的主人得了很重的病。梁奶奶被查出得了乳腺癌,好险不是晚期,病情总算得到了控制,可是不久刘爷的肝病却复发了,那肝病就像一个定时炸弹,随时准备在他的体内爆发。我很早以前就听说过,刘爷患有家族的遗传性肝病,很多亲人就是因为肝病而去世,我还听说刘爷曾经在鬼门关走了一圈,那时候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可是梁奶奶说什么也不肯放弃,因为她的丈夫还那么年轻,她找到了一个老中医,求他救救刘爷,老中医说他可以死马当活马医,方法就是以毒攻毒,但是有可能适得其反,命丧黄泉。结果已经一目了然,刘爷幸运的活了下来,尽管听起来神乎其神,但是奇迹就是那样存在着,他出现在你我的生活中,就像你有时会与一辆疾驰的汽车擦身而过,就像你吃着三聚氰胺,苏丹红,甲醛,却仍然面色红润,茁壮成长。可是现在这颗隐形炸弹显出了它的原形,尽管刘爷多年来按时吃药,按时锻炼,放弃了喝酒,放弃了许多娱乐,可是终究抵不过时间。时间可以让一个少年长出胡子,学会喝酒,泡妞,也可以让一个有胡子的男人毛发稀少,忘记喝酒,泡妞。但是无论时间怎样捉弄我们,无论我们变得多么残缺不全,还是要充满希望的活下去,因为我们是人,经过了多少年的进化才到达食物链的顶端,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尽管被疾病困扰,老两口还是乐观的生活着,他们转让了那间小店,但还会经常来小店门口坐坐,与过往的人谈天说笑。接手小店的是一对中年夫妇,他们精力充沛,小店的生命得到了延续,老房子似乎又注入了新的生机。生活就是这样,不管曾经遭受多大的打击,都会归于平静,每个人都渺小到忽略不计,无法撼动这个世界,所以人们通常情况下会选择,笑着活下去。(三)   人类似乎拥有层层的屏障,钢筋水泥抵挡住风雨,蓝蓝的天空是天然而美丽的外衣,给我们以安全感,可是我们都知道这只是假象,我们不过是直立行走在地球表面的小人,如果没有了地心引力,会立刻消失在浩瀚无垠的宇宙中。可是这并不妨碍我们淡定的生活,2012年12月21日,传说中的世界末日,这一天距离我们越来越近,说不定某一个明天,世界末日就这样降临,可是它无法改变我们现有的生活,悲伤的人并没有因此变得更加悲伤,快活的人一如既往的逍遥自在。人是一种脆弱而坚强的生物,脆弱的是充满血液和脂肪的身体,坚强的是宽广的,无穷的灵魂,如果有一天,灵魂不再充满力量,那么肉体就仿佛失去了地心引力的作用,只能掉落在黑暗无边的宇宙,悄无声息。

    1970-01-01 08:00:00 作者:日尧
    • 0
    • 6177
  • 懂得,珍惜

       多年未曾提笔,纸面已是一片荒芜,再次拿起,相信依然摇曳生姿,总能炽热着当时的心境,你说,希望我是秋天的舞者,属于水墨里最美的烟雨。风景里,有一泄千里的美,回眸,你依然在月下徘徊,等我翩跹而至……  突如一夜,微凉的风,划过静好的秋日,细心洗涤着窈窕的心情。捻着心事,清浅的时光,像那百合一样悄然绽放,芬芳了素指流年;如水的情怀,氤氲了一帘幽梦,轻盈一段指间的光阴。 千里烟波,千年沉醉,尘埃终要落地;小桥流水,纵横肆意,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了你;相知相望相守,当哭泣变为微笑,当激动变为安详,当诗句变为问候,一点一滴的过往落在心头……我静静的,懂你。    人生是起伏的浪花,相聚,别离,那优美的弧度像天边那卷起又铺开的风景。或许我们没有办法改变人生的际遇,但我们可以去珍惜,让生命留下相惜的暖意,血脉相连的亲人,志同道合的朋友,相濡以沫的爱人,紧张和谐的同事,这一切无常的相聚与别离便是人世间最动人的暖,便是这静美时光中最温柔的念。 时光静默碾过,在一路变迁的风景里,你依然是最美丽的定格。经年后,重拾当年的纯真,才惊觉自己也曾张狂,也曾疯癫,感谢上天的赐予,让亲人相聚,爱人相惜,懂我的人不再咫尺天涯,让内心的沙漠变成了绿洲。那份缘,在眼光交汇的那一刻,抵得上人世间万千的暖。源于爱,发于情,心灵的相通,灵魂的对望,一声,“我懂你”,胜过千言,暧过万语,一声,“我珍惜”,润了心,润了情,更润了眼。 因为懂得,所以珍惜,亲人不再遥远,爱人不再相猜,朋友不再冷漠。彼此心灵深处的默契,是阳光下的真爱。

    1970-01-01 08:00:00 作者:青松傲雪!
    • 0
    • 6137
  • 我怀念的

    离开了某个赖以生存的地方,就像,失去了可以呼吸的氧气,任由枯萎的气息在周围蔓延滋长。也许是在懊恼当初那迫不急待地离开,雨,开始不停不停地往下泼,直到长长的叹息与不失的厌倦溢满这一个或漫长或短促的季节。校道上,又是落了一地的紫荆,我知道,会有人想念的,就如同某个午后喷薄而出的眷恋。

    1970-01-01 08:00:00 作者:柒夏
    • 0
    • 6173
  • 我可以相信吗

     我可以相信吗,人的命运并不是由出生就决定好的了。然而,家庭环境和社会环境的客观存在,却又使得这个命题成立。家庭环境里,父母亲戚都是农民,教育孩子却只是完全功利化。孩子到了该读书的年纪就读书,该找工作的年龄就务必找一份好的工作。孩子学龄前,父母粗放式的养育方法,整天让孩子与泥沙、与家务相伴。孩子上学伊始,父母就教导他:要好好学习。然而,却未曾关心到孩子是否好好与人相处、好好解决难题、好好说话等等。社会环境里,生于偏远地区的人们,永远搞不懂中心地区人们的谈话话题。我们总是试着用同一种语言去交流,却总是无法达到心灵上的交流。社会越小,知识面也就越小。当我们走进大社会里头,是否在找寻着小社会里的那种感觉。不过,有时却陷于迷茫中,至末,也未能找到那种感觉。 我可以相信吗,人的真心待人必定换来他人的真心相待。然而,当人人对着你劝道:社会是现实的,社会是虚伪的。这时,早已习惯真心待人、纯真善良的你,或许在这刻,会感到伤心失落吧。性格尚算积极的人,在得知这种真相时,可能只是随口扔一句:我只管做好自己便可,他人如何待我我可不究。然则,性格消极的人,可能往后与人交往都无法再将真心付出。这时,我们会发现,原来个体对个体的影响,会这般之大。 我可以相信吗,本科生可以找到一份好工作。然而,在越来越多就业统计里,我似乎被分配到了那找不到工作的数字里。或许是笔者过于敏感了。虽然我不是211、985的院校,但还是相信工作一定能够顺利找到的。从大一走至大三,我还没有找到属于自己未来的道路,是在可悲。或许可以这样说,道路是有的,可是在我面前的,是过不去的大山。愚公移山在今日看来已不可行,只能自己含着泪,向上爬,往下跌。终究满身伤痕的我,会不会啜泣着往回走? 我可以相信吗,我对未来不怕。然而,此时写着文章的我,还是对未知的未来满怀忧惧。我可以相信吗,我对一切都不相信。然而,我却不相信着我的相信。

    1970-01-01 08:00:00 作者:zengliuchan知了
    • 0
    • 6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