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散文·随笔·短信

散文·随笔·短信

  • 莎士比亚的寓言

     (一)             记得小学的时候,总喜欢到隔壁家属院里玩,因为同龄的伙伴多。虽然是小孩子,但也从大人嘴里听说了不少的事情,无非是谁家的老公升职了,谁家的老婆有外遇了,那时候听着还蛮新鲜的,不过有一件事相比之下就恐怖了些:住3号楼的琴喝老鼠药自杀了。那个琴我是认识的,因为跟我妈妈有些来往。她29岁,我叫她琴姨,她有一个儿子,才3、4岁吧,挺可爱的。小小的家属院出了人命,自然引起了不小的关注,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人们对她的死相的描述。有人说她死的时候很恐怖,因为是喝了老鼠药,所以全身发黑,再加上药效发作时的疼痛,面目狰狞。其实琴姨生前挺漂亮的,也很爱美,结果,选择了这样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们那时候还和伙伴们讨论,哪种死法比较舒服,比如撑死就不错,现在想想,没有一种死法是舒服的,唯美的,死都要经历痛苦,对于想自杀的人来说,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至于琴姨死的原因是什么,也有很多说法,据说是因为她老公对她不好,好像外面有人,还有人说她跟婆家的关系也不好,死的前几天刚跟婆婆大吵了一架。女人往往是感情动物,对待感情要脆弱很多,不过这也不太准确,就好比在这个基情四射的社会,男人的男性特征愈加不明显,女人反倒一个个号称纯爷们——扯远了,但是我想琴姨的死一定不止因为这个,听说她死前还买了彩票,结果幸运没有降临到她的头上,如果她真的中了奖,就算不是巨额大奖,我想她也会暂时打消自杀的念头,人活着终究是要和钱纠缠不休,爱也好,恨也好,总之我们离不开他。人们总是在幻想,如果自己中了大奖,有了很多很多钱,那么人生一定如在云端,所有的烦心事都不再是烦心事,生或死,已经不再是个问题。殊不知,我们拥有的再多,也敌不过心魔,只不过是没钱时的烦心事变成了有钱时的烦心事罢了,当然富人的日子还是比穷人舒服很多的,这点不可否认。琴姨的死跟钱肯定是有关系的,她没有什么正式工作,全靠老公在养家,儿子又渐渐长大,以后的花费肯定会越来越多,这时候又听到老公外遇的消息,不管是真是假,对她的打击都是很大的。作为局外人,没人知道她内心的真实想法,死了就死了,顶多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可是他的儿子小小年纪就没了妈妈。记得那时候听一堆中年妇女在那里谈论,孩子爸肯定很快就会给孩子找个后妈的。对于男人来说,老婆没了可以再娶,对于儿子来说,妈妈没了就再也没了,不过好在孩子还小,记忆不深,可是我想,再怎么样妈妈还是记得的吧。如果琴姨多想想她的儿子,说不定就不死了,也说不准她死的时候就后悔了,后悔丢下了孩子,丢下了所有,谁知道呢。    (二)    我家门口有一家小卖部兼棋牌室,这个小铺子的历史挺久远的,因为它的主人年纪都已经很大了。它的主人是一对老夫妇,老刘和老梁,家就在小卖部楼上的单元楼,所以租了这家店铺做点小生意。小店的生意很好,一是附近没什么别的小卖部,二是大家与店主都是多年的熟人,平时没事都喜欢在这里打打麻将玩玩牌。我小时候就很喜欢在他家买零食,刘爷对我们这些小孩都很好,有时候我们没带钱但是又很想吃,他就会送我们一些小零食吃。在童年的记忆里,这家小店一直存在,不管打雷下雨,还是国庆五一,那扇门都在开着。对于寂寞的人来说,这里似乎是个好去处,因为这里永远不会缺少人,男女老少,陌生或熟悉。印象深刻的是寒冷的冬天,梁奶奶都会在店门挂上棉被做的帷幔,即使外面寒风刺骨,小店里却是异常的温暖,热火朝天,烟雾燎绕,夹杂着“碰”,“胡了”以及赢家的欢快笑声,输家的骂娘声。我以为这家小店就会一直这样安静而热闹的存在着,可是这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随着我的渐渐长大,我与小店渐行渐远,我不知道它经常合上那扇老旧的门,我不知道它的主人得了很重的病。梁奶奶被查出得了乳腺癌,好险不是晚期,病情总算得到了控制,可是不久刘爷的肝病却复发了,那肝病就像一个定时炸弹,随时准备在他的体内爆发。我很早以前就听说过,刘爷患有家族的遗传性肝病,很多亲人就是因为肝病而去世,我还听说刘爷曾经在鬼门关走了一圈,那时候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可是梁奶奶说什么也不肯放弃,因为她的丈夫还那么年轻,她找到了一个老中医,求他救救刘爷,老中医说他可以死马当活马医,方法就是以毒攻毒,但是有可能适得其反,命丧黄泉。结果已经一目了然,刘爷幸运的活了下来,尽管听起来神乎其神,但是奇迹就是那样存在着,他出现在你我的生活中,就像你有时会与一辆疾驰的汽车擦身而过,就像你吃着三聚氰胺,苏丹红,甲醛,却仍然面色红润,茁壮成长。可是现在这颗隐形炸弹显出了它的原形,尽管刘爷多年来按时吃药,按时锻炼,放弃了喝酒,放弃了许多娱乐,可是终究抵不过时间。时间可以让一个少年长出胡子,学会喝酒,泡妞,也可以让一个有胡子的男人毛发稀少,忘记喝酒,泡妞。但是无论时间怎样捉弄我们,无论我们变得多么残缺不全,还是要充满希望的活下去,因为我们是人,经过了多少年的进化才到达食物链的顶端,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尽管被疾病困扰,老两口还是乐观的生活着,他们转让了那间小店,但还会经常来小店门口坐坐,与过往的人谈天说笑。接手小店的是一对中年夫妇,他们精力充沛,小店的生命得到了延续,老房子似乎又注入了新的生机。生活就是这样,不管曾经遭受多大的打击,都会归于平静,每个人都渺小到忽略不计,无法撼动这个世界,所以人们通常情况下会选择,笑着活下去。(三)   人类似乎拥有层层的屏障,钢筋水泥抵挡住风雨,蓝蓝的天空是天然而美丽的外衣,给我们以安全感,可是我们都知道这只是假象,我们不过是直立行走在地球表面的小人,如果没有了地心引力,会立刻消失在浩瀚无垠的宇宙中。可是这并不妨碍我们淡定的生活,2012年12月21日,传说中的世界末日,这一天距离我们越来越近,说不定某一个明天,世界末日就这样降临,可是它无法改变我们现有的生活,悲伤的人并没有因此变得更加悲伤,快活的人一如既往的逍遥自在。人是一种脆弱而坚强的生物,脆弱的是充满血液和脂肪的身体,坚强的是宽广的,无穷的灵魂,如果有一天,灵魂不再充满力量,那么肉体就仿佛失去了地心引力的作用,只能掉落在黑暗无边的宇宙,悄无声息。

    1970-01-01 08:00:00 作者:日尧
    • 0
    • 6195
  • 懂得,珍惜

       多年未曾提笔,纸面已是一片荒芜,再次拿起,相信依然摇曳生姿,总能炽热着当时的心境,你说,希望我是秋天的舞者,属于水墨里最美的烟雨。风景里,有一泄千里的美,回眸,你依然在月下徘徊,等我翩跹而至……  突如一夜,微凉的风,划过静好的秋日,细心洗涤着窈窕的心情。捻着心事,清浅的时光,像那百合一样悄然绽放,芬芳了素指流年;如水的情怀,氤氲了一帘幽梦,轻盈一段指间的光阴。 千里烟波,千年沉醉,尘埃终要落地;小桥流水,纵横肆意,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了你;相知相望相守,当哭泣变为微笑,当激动变为安详,当诗句变为问候,一点一滴的过往落在心头……我静静的,懂你。    人生是起伏的浪花,相聚,别离,那优美的弧度像天边那卷起又铺开的风景。或许我们没有办法改变人生的际遇,但我们可以去珍惜,让生命留下相惜的暖意,血脉相连的亲人,志同道合的朋友,相濡以沫的爱人,紧张和谐的同事,这一切无常的相聚与别离便是人世间最动人的暖,便是这静美时光中最温柔的念。 时光静默碾过,在一路变迁的风景里,你依然是最美丽的定格。经年后,重拾当年的纯真,才惊觉自己也曾张狂,也曾疯癫,感谢上天的赐予,让亲人相聚,爱人相惜,懂我的人不再咫尺天涯,让内心的沙漠变成了绿洲。那份缘,在眼光交汇的那一刻,抵得上人世间万千的暖。源于爱,发于情,心灵的相通,灵魂的对望,一声,“我懂你”,胜过千言,暧过万语,一声,“我珍惜”,润了心,润了情,更润了眼。 因为懂得,所以珍惜,亲人不再遥远,爱人不再相猜,朋友不再冷漠。彼此心灵深处的默契,是阳光下的真爱。

    1970-01-01 08:00:00 作者:青松傲雪!
    • 0
    • 6152
  • 我怀念的

    离开了某个赖以生存的地方,就像,失去了可以呼吸的氧气,任由枯萎的气息在周围蔓延滋长。也许是在懊恼当初那迫不急待地离开,雨,开始不停不停地往下泼,直到长长的叹息与不失的厌倦溢满这一个或漫长或短促的季节。校道上,又是落了一地的紫荆,我知道,会有人想念的,就如同某个午后喷薄而出的眷恋。

    1970-01-01 08:00:00 作者:柒夏
    • 0
    • 6201
  • 我可以相信吗

     我可以相信吗,人的命运并不是由出生就决定好的了。然而,家庭环境和社会环境的客观存在,却又使得这个命题成立。家庭环境里,父母亲戚都是农民,教育孩子却只是完全功利化。孩子到了该读书的年纪就读书,该找工作的年龄就务必找一份好的工作。孩子学龄前,父母粗放式的养育方法,整天让孩子与泥沙、与家务相伴。孩子上学伊始,父母就教导他:要好好学习。然而,却未曾关心到孩子是否好好与人相处、好好解决难题、好好说话等等。社会环境里,生于偏远地区的人们,永远搞不懂中心地区人们的谈话话题。我们总是试着用同一种语言去交流,却总是无法达到心灵上的交流。社会越小,知识面也就越小。当我们走进大社会里头,是否在找寻着小社会里的那种感觉。不过,有时却陷于迷茫中,至末,也未能找到那种感觉。 我可以相信吗,人的真心待人必定换来他人的真心相待。然而,当人人对着你劝道:社会是现实的,社会是虚伪的。这时,早已习惯真心待人、纯真善良的你,或许在这刻,会感到伤心失落吧。性格尚算积极的人,在得知这种真相时,可能只是随口扔一句:我只管做好自己便可,他人如何待我我可不究。然则,性格消极的人,可能往后与人交往都无法再将真心付出。这时,我们会发现,原来个体对个体的影响,会这般之大。 我可以相信吗,本科生可以找到一份好工作。然而,在越来越多就业统计里,我似乎被分配到了那找不到工作的数字里。或许是笔者过于敏感了。虽然我不是211、985的院校,但还是相信工作一定能够顺利找到的。从大一走至大三,我还没有找到属于自己未来的道路,是在可悲。或许可以这样说,道路是有的,可是在我面前的,是过不去的大山。愚公移山在今日看来已不可行,只能自己含着泪,向上爬,往下跌。终究满身伤痕的我,会不会啜泣着往回走? 我可以相信吗,我对未来不怕。然而,此时写着文章的我,还是对未知的未来满怀忧惧。我可以相信吗,我对一切都不相信。然而,我却不相信着我的相信。

    1970-01-01 08:00:00 作者:zengliuchan知了
    • 0
    • 6229
  • 马家辉的随心旅行集

    马家辉,香港湾仔人也。 他写文章、当记者、做编辑、做节目,显是一个文化人。 第一次看到他,是在《锵锵三人行》里当嘉宾。说真的,当初对他的印象不怎么好。一个瘦削的男人,说着不标准的普通话,无法让我立即判断他的“功底”。 偶然,我在学校图书馆看到一本名叫《死在这里也不错》的书籍。乍一看,原来就是这号人物所写的。单单是书名,就足以吸引我了。很明显,这是一本游记。然而,这本游记里头,不是单纯写作者的所见所闻,它更多的是作者由景点而抒发自己的见解,同时也掺杂了作者的私人生活。 《死在这里也不错》里面收纳的游记,大多是马家辉一家三口的出行。很庆幸能够在书本里看到作者写他的女儿,虽然只有只言片语。其实,有时我的关注点只在小女孩身上。小女孩爱读书、爱看电影、爱出行却又不愿行走的矛盾心理,都能够让读者对小女孩油然而生一种疼爱之感。 马家辉的这本书,不强调风景,而是强调看风景的人。自然,他也不强求一定要在某个景点,设置取景框,定格彼时的风景。随性而行,应该是马博士游走的一大特点吧。因此,在他的文章里头,你不会看到长篇的叙述。文章短小,却又耐人寻味。 对于樱花,他写道:寻常的事物,来到樱前,皆有感动。对于重逢,他写道:重逢是意外,那铭印了的记忆,却只是躺睡了,等待我们用意外去将之唤醒。 马博士写的句子,感觉很轻,却又重重地打在心里。 读完了《死在这里也不错》,马上就借来了他的另一本游记书籍《温柔的路途》。在此,我不禁要以貌取书了。《温》的封面、纸质、厚度、色彩、图片,都要比《死》强多了。《温柔的路途》几乎延续了《死在这里也不错》的写法。不追求字数,只追求随心的感悟。 《温》也有出现小女孩的身影。不过,作者将小女孩写成了大女孩。时光之流逝,可以在片刻的文章阅读里,深有体会。大女孩也开始有了自己的旅途,需要离开父母的相伴,独自去走。或许,这是马博士的最后一本游记? 马博士钟爱喝咖啡,经常游走于咖啡馆。落脚某个城市,他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咖啡馆。他说,咖啡馆和咖啡,是一个像我这样旅人的另一个看城市的窗口,也是对这个城市喜恶的指标。 笔者算是跟随马博士,思想上,随心、随意地走了一遍各地。散漫的时光,不知不觉也就这样过去了。    

    1970-01-01 08:00:00 作者:zengliuchan知了
    • 0
    • 6181
  • 筑梦人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还在做梦。总希望有一日醒来,发现自己是在做梦,其实我还是在上着小学或是初中。但就算今日的一切再不真实,它毕竟还是现实。我就是这样,活在现实与梦幻之间,终日在寻求一个极端的平衡。没错,我说的是,在寻求一个极端的平衡。对我有深入认识的人,都会说,你的性格真是极其矛盾,极点固执。其实我喜欢这些评价,就算我认为自己其实并没有到了那么一个地步,但那是我想要的一个结果。我总是渴求在人海茫茫中独行,我总是渴望在人来人往中沉默。但我忍不住孤独的滋味,我不忍心让自己太过冷静于是我还是疯疯狂狂痴痴颠颠的我。我是这样的人,其实在这之前我已改变了许多。我跟很多人说过,很多人并不愿相信。相不相信并没有什么所谓,因为今日的我已经是这样的我,你相不相信,我从那里走来毕竟已经多年。说起以前的我,我总是说,我曾经试过有不开心然后几天不跟别人讲话。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造就了我那时的性格,反正现在的我尽量让自己外向,尽量让自己多交朋友。有一个师妹,情况比我当时严重,毕竟我上大学之前就改掉了一些,而她比我当时还要严重,她已经是复读过三次的人,而现在又是独来独往,总是做一些在别人看来是很奇怪的事,说一些很奇怪的我。其实我想,我是很有资格跟她谈谈话的,后来我发现,其实我是最没有资格的一个,因为一个人就算变化再大,心里比竟留了一根很长的刺,别人无法拔去,自己也只能在伤口发痛时苦苦伤悲。其实说来,我并没有什么故事可说。只记得,小学的不快,中学的伤怀。到底有什么让我步步沉默,我一步都不懂。很多人很多事,随着流年已经逝去半分,我不愿提起,也再提不起来了。其实,我有的只是一个残破的不堪的记忆,多少年来,我怀着孤寂的心,走在无人的路上还在一遍一遍回味当时的伤悲。其实,真得只是伤悲,有很多东西已经不痛,无法言出。直到后来,上了初二,有位老师把我叫到了办公室,她轻声地对我说:你就是XXX?作文写得不错,参加圣陶杯吧。因为这一句话,我开始有了我的一点专长,那段时间的我非常喜欢看书非常喜欢写文章,包括后来,我渐渐写一些散文,诗歌。是那位老师给了我一点可以自信的资本,因为在那个时候,其实我的作文分数分其实并不高,可能老师看重的更多的是我的文字。从她的那句话开始,她便注定了是一个会被我最深深记住的一位老师,直到现在,只要放假我就会叫上几个同学一起到她家里去做客,有时候也打个电话问候。其实我的作文真得写得不好,由于我一直以来写得都是散文,所以在初三的语文试卷中不受用。在高中的议论文中不看重。但我偶尔发表在网上,也还是能让自己春风得意。后来,上了大学,我竞选系的秘书长,并且非秘书长不当,也是因为在很多时候文字是我唯一的特长,我爱着它,爱着那位老师。那是我梦的最初起源。我的成绩一直很差,差到无可奈何的地步了,甚至有人对我说:你怎么能够数学,英语都是二三十分呢?这个分数其实已经跟了我很多年了,它们不愿意离去,我也从来没有赶过它们走,我还是那么消沉,后来就算有了文学与我为伴,但那也是伤感文学,那纯粹就是我的伤感流年,那个时候很喜欢郭敬明,悲伤逆流成河,后来上了高中,发现自己太幼稚了,其实我并不喜欢郭敬明,我只是喜欢他的伤感,喜欢他也让我伤感。我的成绩太差,我还是很勉强地上了我们那里几乎最差的高中了,数学,英语,甚至地理我也总是二三十分,慢慢地,失去了学习的动力,完全没有想过我会上大学。直到成为了准高三参加了我们那里的第一次调研考试我还是在班里排得很后,在一所很差的高中的一个很差的班里排得很后,这就是当时的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调研考出来的分数,突然一下来了动力,我一时也理不上我的伤悲了,我很努力地在学习,努力到连我的伤悲到最后也很少来找我了。第一次调研考的分数是两百多,我连数学的概率题都不会做。后来我买了一套题,每天就在做概率题,不会做就看答案解析,连答案解析都看不懂了问同学,同学不懂了问老师,并且连一道概率颗我都能问了好几遍,后来学会了,才知道这真得是所谓的送分题。可是英语我真得很努力了,但一直没有效果,后来为了不让它太拉后腿,我每天都在拼命背单词,不过,我是一个对英语悟醒很低的人,再怎么背,我都还是不会,只能勉强记得,这个是背过的,那个是背过的,可是把单词放在一堆成为一篇我还是看不懂,理会不出。好在后来英语也从十几二十分到了五六十分。这是我高三的奋斗史,说是奋斗史,其实我也在其中偷懒了很多次,我家离学校走路就五分钟我还是选择了住校,这还是很好的一个选择,累了就偷偷回趟家,吃餐妈妈为我煮的饭菜。我的成绩在每一次的考试中都是有进步的,有时候进步一两分,有时候进步一二十分,但直到广一模的时候我还是差十几分才到专A线。许是我基础太差了许是我有些努力的方向错了,反正我当时离专A线还有距离。而这个时候,爸爸由于一直以来的身体不适去做检查,验出是患了癌证,当时妈妈总是在哭,甚至很多亲戚朋友都跟我说,你不要读书了,去攒钱吧。当时的我知道只要爸爸一句话我就会沦落到打工的狂潮中,终生不得翻身,我很伤悲,我并不愿意去打工,我并不愿意让自己努力拼搏了一年的成果丢弃,那时的我,整整一个月没有心思学习。后来爸爸对我说,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供你读书的,你好好努力,不要想太多。家里的事,有我呢。其实十几年来,家里的主要收入都是靠爸爸,母亲攒点小钱,而现在父亲生病了要去广州看病住院,家里的生意是没有办法做了,妈妈要随爸爸到广州治疗,后来便请了七十高龄的奶奶到我家里坐镇。因为家中还有三人在读书,家时的事放不下,而父母都不在家。高考结束后,换妈妈在家里看店,我到广州照顾爸爸,那时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过他了,才发现我从一个将近一百四十斤的人瘦到了九十多斤,他脸变得很黑,吃不了饭,连味觉都没有了。我每每伤心,一人流泪,那个时候才明白为什么妈妈总是哭。直到现在,过了一年,爸爸去做检查,现在检查还没有出来。他很担心很伤怀,因为当时跟他一起出院的几个人都已经去世了。家里还没有房子,爸爸的孩子都还在读书,妈妈一人也很辛苦,奶奶也很老了,他很伤怀。他说,等结果出来了,我们盖个房子,不管怎么样,不能再让你们住铁皮屋了。我跟爸爸说,反正那么多年了,我们也无所谓了,倒是你不要想太多。其实那是我梦的起启,从上高三到爸爸患病治疗的这段时间,我变了很多,变化很大。把伤感抛弃得太远,我无能为力,不能帮家里做些什么,只能让自己变得比较优秀,让爸爸看到他的女儿其实还是很有能力其实还是值得他跟别人炫耀的,再怎么说,我现在是家里唯一的“大学生”。我在我的世界呆了很多年,突然,似乎凭空而来地筑了好多梦,又或者是筑了一个好长但是总是觉得很虚的梦。我多想一觉醒来,那个时候的我还是小学,初中,就算那时的我再怎么样伤感,我家人毕竟都是健康的。筑梦人,怀着一颗感恩的心,筑一个好长好虚的梦,那个梦,就是我的变化,我在我的变化中懂得了很多东西,我很努力去争取一些东西,我认真做好自己,这便是我。

    1970-01-01 08:00:00 作者:奈何二号
    • 0
    • 6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