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篱笆家园  第一卷  回到过去2

    2、沉默的母亲傍晚时分我回到了家,父亲放下我之后又开车走了。也许该从这一刻开始算起,我就再也没见到父亲。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我问母亲:“爸爸昨晚是不是没回来过?”我抬起头看见母亲布满血丝的眼睛,头一次觉得心神恍惚,好像被什么硬物撞了一下头,或者是一种莫名的昏暗时的恐慌。我不由自主的问母亲:“妈妈,你怎么啦,昨晚睡得不好吗?”母亲摇摇头,有点似笑非笑的说:“你爸出差去了,我听他说大概是去另一个城市开拓一项新的业务,也许时间会比较长,所以……”我看得出母亲说得很辛苦,她的手指微微的颤抖,她的思绪也好像很混乱。停了好久她才慢吞吞的说:“所以这段时间我们会搬到小王叔叔家去住。小王叔叔家在日本,所以……”母亲叹了口气继续说,“耿晔,你爸知道你爱读书,你小学毕业那天跟你爸说你要上最好的高中考最好的大学,你爸那天晚上还很高兴的告诉我。他希望你用心点读书,上个好的高中。有什么事就找你们学校的校长,他是你爸的师兄,他会照顾你的。你爸以前没跟你说,是因为你还是小孩子,可现在你已经是大男人了,在你爸的心目中。你弟还小,我会带他过去日本,爷爷奶奶也会一起过去,你就在这边安心读书。”母亲顿了顿:“我知道这样委屈你了,可你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了,你爸说他有空会来看你的,妈也是。只是妈要照顾爷爷奶奶。”“什么时候走?”我很平静的问。“过了这个暑假才走。”在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再度成为了被人遗弃的孩子。不过我不像那种爱哭爱闹的孩子,也许我更像一头愚蠢的猪,临死之前的馊饭馊水照样乐呵呵的吃着。也许是我爸早早的让我明白了一个人的生存,也许是我明白了我爸。我并没有埋怨我妈,我觉得这样其实也挺好。多年后我看《封神榜》时看到哪吒被他的父母狠心的丢弃,我也觉得这是一种比较激昂的生命状态。后来看到殷十娘在雨中不断抽打自己的儿子,而且不停的哭,我也明白了其实我是一个容易满足,懂得感恩的人。我一边享受着妈妈给我做的早餐,一边说:“那也好,反正我也习惯了这样,妈你不必为我担心。你说的小王叔叔是不是来我们家吃过饭的那个?”我记得今年过年的时候我爸带了一位年轻的,脸庞干净的陌生叔叔上来家里吃饭,同行的还有我学校的校长。父亲和他们勾肩搭背,好像很熟。那天母亲带我和弟弟出去买完菜,她就带我们去了家对面的公园,然后对我说:“耿晔,你带着弟弟先在公园里玩,妈妈回家去做饭。”妈妈疾步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看着我:“你爸今晚也许会吃得很晚,你爸的朋友妈也认识,妈可能也要很晚才能下来接你们,你如果肚子饿了,你就领着弟弟去吃点东西。千万不要走太远,妈好找。”我点点头,牵起弟弟的手往公园的深处走去。弟弟在公园的一角很开心的玩了起来。我找了一个一抬眼就能看到家的地方呆呆的看着停留在房顶上的鸽子,透过明亮的玻璃窗,我静静看着那个属于我的地方。黄昏的光线和屋里发出来的线条在我的面前交织,看上去觉得温馨。我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一位姐姐也经常牵着我的手带我来这个公园里玩。有时候我不经意抬起头,我也能发现她也用这样的姿势朝着同一个方向望去。她的眼睛很好看,睫毛长长的,随着眼睛的不断闪动,她的睫毛也生动的表现着。还有她的嘴唇,她的高高的鼻子,一直以来都成为了我的期盼。她就是我的姐姐,妈妈爱叫她小琦。那时候妈妈老爱跟姐姐说:“小琦啊,你妈和你爸都忙,你是家里最大的孩子,你要帮忙照顾你弟弟。”说这些话的时候,妈妈手头上还有很多东西在忙。姐姐拉着我进了妈妈的房间,她好像想说什么。但她终究没说。姐姐拉着我的那只手有点冷,好像冰冷的露水滴在了枯萎的玫瑰上。那种状态,是一种缺乏力量的无奈。

    2008-01-23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254
  • 篱笆家园  第五卷  广州的忧伤50

    50、家的感觉时光在我的一连串回忆中好像回到了过去。我又站在了启蒙学校的大门口,像过去那样充满幻想的仰望以后的生活一样仰望着它,祥和的平静的,略带一点类似于我们无法解释的梦一般的明亮的忧伤。在快要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我和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打了一个照面。他刚从学校门口走出来,肩上挂着一个装废品的袋子,里面零星的有几个塑料瓶。他的衣着光鲜,脸色红润,脸庞很干净。我远远的就开始打量着他,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在我和他靠得很近的时候我抬头看着他的眼神,坚毅,冷漠,邪气,自信。那一刻我打消了和他谈话的念头,虽然我为在这里见到第一个校友而欣喜。早晨的校园静谧,像田野一样迎着一天中最干净的一缕阳光,充满了浓浓的乡土气息。我慢慢的行走于小道与小道之间;行走在树木与树木底下;行走在花丛与花丛的边上;行走在花丛与树木的空间里;行走在树木与小道的空隙中;行走在小道与花丛的交错中。每一个地方都有着我特别的回忆,而我的每一个脚步都好像特别的有力,就好像棋子干净利落的放到棋盘上一样。棋盘上的人生,每一步都要经过深思熟虑,走一观三,更是另一种境界。而现在的我,行走在熟悉的空间里,也更显得闲适和惬意。在学校里大概绕了一个小时后我穿过几栋高大的建筑物来到了阔别多年的师傅门前。这时候太阳已经爬得老高,直直的照射在门口的水泥地上,像要把粗糙的地板打磨光滑似的。我径直的走到门前轻轻的敲了一下门,门“咿呀”一声有了轻轻的转动。门里面有个人影朝我走过来。我的眼睛一下子还没适应这样的光线。待那个人走近后我才看清楚她就是我几年没见面的师母。我无比激动的心情突然化成了无比忧伤的腔调。我低沉的喊了一声“师母”。师母打开门,她站在我的影子底下,神情恍惚,好像一时间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似的。她失声的叫了一声:“孩子”。那一声叫得特别的意味深长,好像我的名字已经抽象为一个符号,或者是与某一件事物相关的一个遥远的回忆。师母领着我进了屋里。她心里面的喜悦已经荡漾在她的脸上。她关怀的说:“孩子,你从学校来的吧,坐车辛不辛苦?累了吧,我领你休息去。你师傅昨晚喝多了两杯。”说到了这里她轻轻的叹了一声,接着说,“孩子,你既然来了,就在这里住一阵子吧。我去叫你师傅起来。走,我先领你休息去。完了我得马上去买菜,买你最爱吃的虾和螃蟹,晚了怕没有,即使有也不新鲜。”师母噼里啪啦的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我忙耸耸肩说:“师母,你忙你手头上的活吧,让师傅多睡一会。我就是想来看看师傅和您,前几天在北京遇到了宝松。俩师兄弟谈起师傅来,我一时挺想念师傅就奔过来了。说起来我还得叫师傅一声师伯呢。你看我一个后辈的,都几年没来看您老了,心里面真过意不去。要是还要烦劳您为我忙上忙下的。回去我爸妈准抽我。”说到这里我已经说不下去了,喉咙一下子哽咽。我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我才想起我已经很久没坐过像这样舒服的有着家的味道的沙发,这种软软的轻松的感觉就像过去我坐在我爸那辆简约的小轿车上一样。每一次我都能安稳的睡上一觉或者安静的看着我爸的胡子。我别过头下意识的朝着窗户看,隔着窗帘的阳光依旧有点刺眼。我有点无所适从的环视整个屋子,屋子里充盈着冷冷的凉凉的气息。我也已经很久没在这种地道的居家氛围中静静的坐着。这种冷淡的没有充足光线的视觉享受,像是一个世纪的梦。梦醒时我站在高高的宿舍楼的阳台上,看着阳光直直的照着我。“孩子”,师母见我许久没有说话,轻轻的叫了我一声,“你怎么啦?”“哦,没,屋子好暗。”我魂不守舍的说。“那我去开灯。”“不用了,师母。我喜欢这样呆着,这样才像个家。”“都多久没回家了?孩子,想家了吧。”师母叹息了一声,道,“你好不容易来一次,就多住一阵子吧。师母坐不了长途车,也一直没去看过了。趁这段日子让师母好好瞧瞧。”“好啊,师母,我还巴不得呢。”我显得有点尴尬的笑了。“孩子,我看你也累了,你躺一会吧。师母忙完手头上的活就去买菜。”“嗯,还是师母您最疼我了。”

    2008-03-08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191
  • 篱笆家园  第三卷  北京的猫27

    27、新娘那个安静的夜里,我和赵西躺在床上说了很多事,有时候我会因为开心而在赵西的脸上,她的嘴唇上吻下去;伤心的时候,赵西会紧紧的抓着我的手,紧紧的抱着我,把我搂进她柔美的怀中。最后赵西安静的躺在我的怀里睡着了。我静静的看着她微微张开的嘴,忍不住摩挲着她的发丝,那一刻在心里不断重温着席慕容的《新娘》。爱我但是不要只因为我今日是你的新娘不要只因为这熏香的风这五月欧洲的阳光请爱我因为我将与你为侣共度人世的沧桑眷恋该如无边的海洋一次又一次起伏的浪在白发时重温那起帆的岛将没有人能记得你的一切像我能记得的那么多那么好爱我,趁青春年少我忽然觉得在那一刻,赵西仿佛是千年前美丽的楼兰的新娘,而我似一个多情的汉子,在千年后的今天,用颤抖的手将她搂在我的怀里,在这一夜,将她珍惜。我看着赵西紧闭的双眼,心里想着,也许在无数个漆黑的夜里,这双美丽的眼睛还在深深的眷恋着摆在她面前的散发着复杂,苦涩味道的书。而今夜,她紧闭着双眼,只因我的到来。而我却不知我能给她带来什么,我满足的心也变得沉重起来。在我怀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心情睡去的时候,我终于决定,天亮后跟赵西道别。我只是爱着这个安静的躺在我怀中的善良的女子,我别无选择。第二天,赵西睁开眼后朝我天真的笑了,像小女孩一样,那种笑容,有点唯美。我爬下床,把刚踏着扶梯的赵西抱了下来,就这样一直抱着她。她的柔情的,像梦一般轻柔的乳房正好抵在我的脸上。在那一刻,我舍不得她,我一句话也不想说,久久的抱着她。赵西不情愿的挣开了我,我放她下来。在她一边刷牙一边对着镜子偷偷的笑的时候,我从阳台上居高临下望下去。在对面一字排开的阳台上,我看见了一对对的情侣正站在镜子前刷牙,他们的笑容让我觉得有点复杂,有点诡异。对于爱情,我第一次觉得恍惚。我回过头去看赵西,她也正深情的看着我。然后她走过来抱我,小鸟依人。说:“有时候我也很羡慕他们,每一天都看着一副副甜美的笑容,可惜你不在我身边。”我一句话也没说,我在想,我是否要跟赵西道别,在今天。赵西又无奈的叹息道:“四年大学像是一场梦,可惜梦里没有你。四年之后,也许再甜美的梦也会变得脆弱。”我的心深深的镇住了。几年前敢做敢为,天不怕地不怕,说起话来跟打雷闪电似的,像极了个小孩子的赵西,如今对生活却是这般喟叹。我无奈的笑了。赵西把脸靠在我的背上。我抬头望着天空,雨后早晨的阳光暖暖的照在了我的身上,却有点刺眼。我拧过头望着右边的小山丘,林荫下静谧的小径清晰可见。又是新的一天了,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心里面好像淅淅沥沥下起了雨,轻微的雨打在黏土上,心情变得惆怅,像搅动的泥塘。我看着赵西大大的,天真无邪的,清澈的眼睛,然后我轻轻的叫了一声“小西”。“嗯。”赵西有心无心的应了我一句。“我想今天就走。”我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我想看看赵西有什么反应。赵西抬起头,一头雾水似的看着我,眼睛湿湿的。“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快?”“我想回去看看我师傅,心里惦记着他老人家。对不起啊,小西,好不容易来这一天也没陪你逛逛街,也没陪你好好吃个饭。”我说得心里空得慌。“你都知道我不需要这些的,我要的全世界都给不了,唯独你能给。”我笑了,也许笑得像风一样没有形迹,随意飘荡。赵西也笑,那笑意像浪迹天涯的浮萍。“我能给你的我迟早会给你的,我就像一只候鸟,而你是我温暖的巢。你相信我。”我温柔的说。“我相信你,但可惜现在给不了。”赵西一脸的沮丧。“别这样了,小西,”我看着赵西觉得很愧疚。“你应该花多点时间在学习上嘛,你还要考研呢。我可是一直期待着有个研究生老婆管着我。”说完我又笑了,这一次笑得很坚决。“是啊,还有学习呢,呵呵。”赵西无可奈何的笑了。我抱住赵西,在她的额头上吻下去,然后我背起背包,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门口。宽厚的门在我身后发出哐当的声响,我想我犹豫不得。出了门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下楼。

    2008-01-25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188
  • 篱笆家园  第四卷  在北京遭遇良心30

    30、故事的开始这一望可真的吓到我了。宝松那厚实硬朗的后背正对着我,背上密密麻麻全是一块一块的淤青,有好几块还有淤血,我那时候就琢磨着小腹和胸部也少不了这样的伤。于是我赶紧凑了过去。愤愤的说:“妈的,让谁打的?下手这么重,看起来手劲还挺足。”“局里的人。”宝松特轻松,又特没劲的说。“哪个局啊?卫生局?土地规划局?你这地儿碍人家啦?”我捣大了眼睛看着他。“你也不看看我这什么底子,一般人还敢打我。公安局的,打了有理也说不清。早上刚从那鸟地方出来,就刚好在火车站碰见你了,要不是光荣负伤,你小子难逃一劫。”宝松说着干笑了一声。我顿时就纳闷起来了。说:“你老在北京真的有门路?”宝松瞪大眼睛看着我,我琢磨着他是在等我把话往下说。我就故意不说了。宝松见我半天没动静,气呼呼的说:“你小子倒是说啊?”“你没路子局里的人能轻易的放你出来。进里面的都是九死一生,赵子龙过五关,斩六将都没这里面凶险。何况敢把你打成这样,那证据没十成在手,也有九成九了吧。就这样放了你?”我振振有辞的说。“你少跟我说‘三国’,过五关,斩六将的是关公,关赵子龙什么事。”宝松说到这里惨叫了一声,我倒了点药油,用力在他一处淤血搓了几下。“你小子总算没被打蒙啊,还记得谁跟谁,回去也跟你妈有个交代。”“你小子就老想着关系关系,你也不想想天理。你哪个年月认识我的,你就觉得我会栽在那地方,我栽阎罗王手里也好过栽那里。”“那你倒说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我倒了一把药油在宝松身上又狠搓了几下,宝松鬼哭狼嚎似的。我听着他那声音心里挺难受的。以前一起学武的时候,也没见他这样过。有一次和我动真格的时候,他不小心被我甩断了整条胳膊,他也就敲了我一顿酒。几个月里去医院弄那胳膊弄了几十次,他每次都直飙大汗,却一声也不叫。他后来跟我说,不能跟我这号人装孙子,说我比起他来像个娘们,他怕他一叫起来我吓得哭出来。那时候说得我心理堵得慌,满怀都是感激之情。现在想想他当时大概怕我往心里去。可这次我见他叫得这么狼狈,我也明白了这小子心里怨气大,被人打了却不能吭声,心里面像只蛮牛在撞。“还是师傅的药油好使啊。”我帮他擦完后背感叹道。“是啊,都不知道多少年月没用过了。以前哪用这么窝囊,躲家里擦药油。”我拍了拍他的背。说:“算啦,你身子这么硬朗,三两天就好了。”说完后我和他一起坐地上了。他也没说什么了,我看得出他心里窝着其他难过的事情。于是我就说:“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吧。”“你小子真的想听,我等一下要把你给弄哭了,别人家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宝松坏笑道。“说吧,就你小子贫。”“那我可真要说了啊?”“说吧,撑死了不就是个掉牙故事,你小子还能弄出什么新鲜事来?”

    2008-01-25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166
总19页,文章7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