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喷泉之旅(6 差强人意)

    6差强人意在术后第四个月,我拥有了一双“新”的腿。又重新学了一次走路。这一次手术,使股骨头基本复位,跑,跳,翻跟斗等动作也能做到。走路的步态与正常状况有94%,95%的相似度。除非是极专业的医生才会看出问题,否则,在别的人眼中,我是健康人一个了。再过了8个月,就要回医院拆那些让我增加了不少体重的钢板螺钉了。这种手术相对于前面的而言,是小巫见大巫了。而且,也用不着住很长时间的院,只要4,5天就行了。发现那些医生真不够兄弟,竟然在离原伤痕很近的地方,另外开了一刀。真想不明白,为什么不在原伤疤处开刀呢?那样不是更准确些吗?就这样又多了道短疤痕。难道是不想让同一个地方受两次伤害,便要委屈一下身旁的挚友吗?或许,这就是这些医生开刀的哲学吧?我不是医生,那就永远不会懂得,也应无需为此苦恼。再者,其余的还是少些去思考好了,别把自己整得一副庸人自忧,更替他人忧的坏相。虽然永远也不会再重来了,但我依然要感谢这次手术,在差强人意中,助我度过了6年称得上是常态的童年时光。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81
  • 喷泉之旅(36终于被临幸了)

    36终于被临幸了像三十六载淡妆浓抹,清早便倚窗凭栏,望极秋水,目尽天涯等待帝皇来临幸自己的妃嫔般。拆线的这个日子,是我多月来魂牵梦萦的等待,仿佛拆了线,就意味着我能马上从床上蹦下来,像袋鼠般东窜西跳了。术后第十四天,这个令人紧张激动程度不亚于申奥成功的大时刻,如朝暮四季于我宫宅前经过的车子,终于缰绳紧勒,马蹄收住,36载终日冀盼的帝皇迈了进来。又是那个“阎罗王”来拆线,见到他我内心的不适便涌上眉端。他拆得并不快,等得人人都心急如焚。等啊等,我望着那两个镊子在夹啊夹,却还有那么长一段在后头,时间似乎扭伤了脚,也跟着他的节奏放慢了节拍。拆完后,还要贴上纱布,以免感染,我最讨厌那些所谓的透气胶布了,每撕一下,扯一下皮肉,就痛一下,还要弄得红红的一片。还要贴了近十条上去,每条都长距离接触我的肌肤,我要抗议啊!太难受了,这不近人情的东东,老是粘着我!没办法了,在病疾面前人总得作出些让步,此理自然灾难亦然。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80
  • 喷泉之旅(73高一(10)情愫)

    73高一(10)情愫高一的生活可以说是高中三年中最多姿多彩的,虽然,我没有认真用文字记载下所有的美好片段,但通过简略的字句,更多的细细回味,发现原来有好多的镜头值得用心收录,值得永远珍藏。(1)音乐节上,我们派遣了“音乐王子”即“田鸡”同学亦即那次发现了美女外教双色眼球秘密的男生。舞台上的他,面对观众,严格的评委,面无惧色。相反,是如此的淡定自如,在优美而略带怀旧意味的伴奏的乐声中,举着麦克风,声情并茂,全身心投入地献唱了一曲动人心魄的《当年情》。不清楚各位是否了解这首歌,我且介绍一下吧,这是“哥哥”张国荣的得意之作,风采并不因年代久远而褪色,而是如好酒般愈发经典,愈发引人怀想。比赛结果,是不言而知的,让我们乐了一整年的一等奖。当然,使我们天天心情supergood的不仅仅是上面那个啦。(2)让众人乐得花枝乱颤的,是我在前面提及的仿照课文进行戏剧演出的那一幕幕。某位男同学饰演了某个成天都很忙很忙的角色,而具体是为何忙,也记不起了。只见他拿着一个塑料饭盒,在课室中心的空地上转来转去,口中念念有词:“好忙啊!好忙啊!……”我们都被他的搞笑演技笑翻了。后来,众人对此一直恋恋不忘,男生们更起劲地对他说:“pang哥,好忙啊!好忙啊!……”这个花名,足足延续了整个高一。(3)我们班的人又是那么的“反动”,总不安于成天对着那些生硬的文字,总想抛脱凡尘俗世,探索更新境界。于是,觅觅寻寻,终得好时机,备齐影碟,趁着大家都在,关好门,拉上窗帘……《见鬼2》激情放演中……有很多镜头都是很恐怖的吧?记得有个场景,是几个年轻人面对着一条灰暗的,细长的路,蹲在地上敲打那些碗碟……还有一个是室内开伞?吓得差点儿连下雨都不敢打伞了……还有一个皮球,在无人操控的情况下,自己在楼道里跳来跳去……其他的场景都挺模糊的了,就这几个记得最清。本来,我是很怕看这样恐怖的片子的,但身边有好多同学的陪伴,加上那好奇心的趋使,就潇洒看了一回。接下来,回家后,几个晚上,躺在床上,脑海不时浮现那些诡异场面……Oh,no!……我以后都不敢再看了!只要一听到什么鬼故事,鸡皮疙瘩都起了几层了。奇怪啊,看的时候真的不很害怕的,并在最恐怖的场景时,我都移开视线,或闭上眼睛了。吃饭,洗澡时,也不觉得害怕啊。但偏偏是睡到床上时,那些东西就都不由分说地蹦了出来。总言之,不能再看了,太受不了啦。过了不知多久,有人又提出,咱们来放松一下吧,看看《咒怨》怎么样?马上有人回应:那个挺恐怖的,还是不要了吧。但更多的人跃跃欲试。那我们就……带碟子来的人正中下怀……我坐在位置上,瑟瑟缩缩:救命啊,不要啊,即使是闭上眼,趴在桌子上,那些音效也已经够恐怖的了。啊……不要……不要……不要……她……她……她……已经把碟子放进去了。有声音了……有声音了……棉花……棉花……谁能快赐我两团棉花?什么?没有棉花?那部片子,还是很顺利地,通过碟子在光驱中转着圈圈,一点儿一点儿地印在屏幕上,输到喇叭中,散播到空气中,到达我的耳膜。我祈祷着:那张碟,走到某个位置,就坏掉了,那我就获得大赦了。“祈求天地放过一个胆小鬼,怕发生的永远别发生……”神经收缩,肌肉紧绷,估计现在是用如何锐利的镊子也无法挑起我身体任何部位的半根毛。忽然,声音停了,一片静寂。灯管亮了,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回复到一个学风浓厚的状态中去了。咦?我的祈祷那么灵验的?正当我想开怀畅饮水时,课室门开了,级长进来了。他左顾右盼,盯着屏幕端详了半天,又绕到主机前,打开了光驱……失望。仍不能就此罢休,认真观察众人神态,还是没能捉到蛛丝马迹。“你们为什么把窗帘拉得严严密密的?”级长伸手将一块窗帘拉开。回答他的,只有一片静寂。都在埋头苦读哩。无言,级长不得不满腹疑虑地离开了。“……”大家都舒了口气。“不如继续?”“不行,不行,风头火势啦。”“是啊,是啊,先避避要紧。”天啊,他们还有下次啊?我的体液几乎凝固了。还是算了吧,鬼片好处多?能放松?能锻炼胆量?还不如说能提神!我都发了连续几晚的噩梦了。简直就是有害身心啊。幸亏级长来得及时,不然我这个吃二手烟的,肯定死得好惨。别看了,别看了,咱们来看些健康向上题材的吧!呵呵,显而易见,高一(10)以后不再播鬼片了。直到分了班,到了高二(1),那些鬼影也该彻底隐退了。取而代之的是sweetsweet的《罗马假日》,噢!漂亮的赫本,噢!每个少女都向往的甜蜜爱情;最经典的《雷雨》,家族内部的恩恩怨怨,爱恨情仇,对人性的拷问;最沉重的《活着》,有点儿幽默的葛优,却又那么令人心酸哀痛的历史;科幻传奇《克隆岛》,独特的情节,新颖的视野,遗憾的是,我们是偷偷地看的,毕竟临近毕业考了,最终被级长勒令停放了。直到后来,一个人补看后面的故事,却没那么精彩了。且让我用上一个最土的比喻:电影是把双刃剑,选对了片子使你获益匪浅,选错了题材让你惊险几夜。(4)以下,我们还是先回到高一(10)中吧,后两年的我还会在日后的文章中描写的。英语节,好玩的英语节,就像我们举办的新生活动月中的其中一项。每个班都围绕英语设计一个主题,将自己的课室装扮得别具一格(有不少是弄成了鬼屋状的,呜!老巫婆来了!鬼魂随其后啊~嗷呜!!!若是搬到迪士尼的黑色世界里面,定能抢占不少marketshare!!)然后,整个年级的1000多名同学互相跨班串门,参与各类独具匠心的活动。我们班,那么有power,那么有newidea,当然也会展示出specialfeature啦。蛋娃娃,就是我们的佳作啦!本想用掏空了蛋清蛋黄的蛋壳,但那样太脆弱了,我们决定选用熟了的鸡蛋,这样同学们拿到礼物,赏心悦目一番以后,还可以大饱口福呢!一排排的可爱蛋儿,都是红扑扑的脸蛋儿。找来彩笔,小心翼翼地画上头发,浓浓的眉毛,水灵灵的眼睛,尖尖鼻子,樱桃小嘴……再撒上银的,红的,黄的……熠熠生辉的金粉。可爱的蛋娃娃,我们希望七彩缤纷的你们会将多彩纷呈的梦带给更多的朋友哦!校运会,灵气活现的大好机会,首先设计订购班服。校运会开幕式当天上午,我们都忙着弄班旗,打气标志、拉拉队道具、还有班服……什么彩色笔啊,胶布啊,卡纸啊,丝带啊在课室里漫天满地地逡巡着,其他东东都弄好了,就向最有被改造潜质的班服出发啦!!全白底色,背部上方有一个可爱的动漫人物头像,前方左胸处有我们的班徽——一颗金黄色的星星,连缀着一道绚丽彩虹。嘿嘿嘿,先把单边肩膀裁剪一下,系上丝带,弄成清凉背心型,再修修衣脚,衬上一抹流苏;在背后涂上一个最喜欢的图案,再撒些金粉……都把衣服弄得面目全非了,一件正正统统的T-shirt,无辜地被摧残成了少袖缺角的大花脸,或性感,或潮爆~~~气得班服设计者都要直跺脚了,“呜呜……我千辛万苦设计出来的,现在被你们三两下手势就毁了。”Anyway,我的衣服听我的!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79
  • 喷泉之旅(64 大红灯笼高高挂)

    64大红灯笼高高挂65天后,又是个大红灯笼高高挂的日子,我能出院了。好幸福啊!这时我基本上能用双手撑着床坐它个十来分钟了。真正要与平躺断绝关系了吧?但还未能那么快下地行走,我已蛮欣慰了,觉得前途是充满了希望的。平日自学,要全程坐在椅子上还是有困难,于是仍是半坐半躺在床上为主,但常是过了15分钟,又要用双手将下滑了的身体撑高,抬升复位至背靠床背的最佳位置。如此反复下降上升,比坐过山车还要刺激。父母都有过为我请家教的念头。四五十岁的最有经验,他们都偏向于这类。但我是举双手双脚反对的!太古老的思想啦!太顽固的脑袋啦!而且还很有很有代沟!所以,不行。Objection!哦,那就大学生吧,恩,这还好。不过没有多少经验,作业余辅导还行,可要全职教我恐怕不大合适吧?罗列出那么多理由,最关键的一点是:我不喜欢家教。一对一,很难说可以找到亦师亦友的。如今有好多中大教授的妻子一人接受两三个小学生进行辅导,但成效……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要自学的是我自己,我清楚自己需要什么,什么来了反而会妨碍我前进的步伐。那样吧,待我真的无能为力自救时,再向他人求助吧。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77
总21页,文章8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