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喷泉之旅(13白色的世界,我又来了)

    13白色的世界,我又来了(1)在那仍时有冬风肆虐的季节,于千禧年中四年轮回一次的特殊日期:2000年2月29日。我提着小包衣物,迈入了这个曾经熟悉的而今又变得陌生的白色世界。这是个宏伟的大世界,住院部共有10台电梯,站在那感受着寒风的呼啸声,望着眼前护士,护工忙碌地交错疾步,车床,轮椅,拐杖,石膏,绷带持续地在我眼前闪现,消失,闪现,消失,闪现……终于乘上了一架挤满了病人,医生,探望者的电梯,就在那么一个特定的时间里,我们呼吸着同一个空间里的空气,上演着不同的命运……17楼骨外科32床,到了医院,成了病人,你就会发现自己的真名被一串数字取代了,打针时”32床!”探热时“32床!”……除了床架后的一张小卡,还能证明一个真实的我,还能明明白白地指出我得了什么病,就没有别的了。爸爸妈妈帮我擦了一下那个铁箱子似的床头柜,摆放好了茶杯,水壶等用品。我将带来的几件衣物放了进去,就基本上安定下来了。我们,都在等候着医生的吩咐。在医生未来以前,我们的心都是空空如也的……(2)过了大半个小时,一个小护士进来准备带我们去做入院体检。但是,我的腿好累,骨头好痛,已经发展到坐立之间也会引起疼痛了,也许是由坐到立的姿势的转换过程是要用不少力的,由立变坐也是要用不少力的,它们,仅是超重与失重般的区别。“姐姐,能借台轮椅吗?”我小声问道。小护士被我这么直接的提问吓得愣了一下:“下面有,这里到电梯的路也不远,你就走几步乘电梯下去就行了。”于是,我们跟在她的后面,暂时从32床所属的房间里消失了。果然到了一楼,小护士帮我借来了一台轮椅,我小心翼翼地坐下,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坐,并且是最后一次,我当时真的就这么想。照肺,心电图,扎手指……一切都很顺利。只是病人很多,川流不息,似终无停歇的那一刻。(3)回到病房,已是傍晚5时多。我们都并无太多言语。直到晚上10时半,洗过澡,我躺在了32号床上。妈妈睡在我隔壁的床上,因为那儿恰好空了一张床,暂时还未有新病人进驻,而骨科病不会传染,床铺也已消毒过,大可以放心使用。你们也许会担心,那晚睡在这么别扭的环境里,我肯定失眠了吧?然而,我没有,相反,我还睡得挺香的,因为我知道只要手术了,之后不用过多久,我就又会恢复健康了。带着这令人欣慰,让人愉悦的想法,我踏踏实实地睡下了。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330
  • 喷泉之旅(45 移情别恋)

    45移情别恋(1)也许,大家会奇怪:我不是一直都让那刘专家主治的吗?为什么又转回蔡医生那儿呢?其实回答很简单,就是在两条腿都做过了手术,复过诊,听过刘专家蜻蜓点水的指导与分析,看到x光片那令人极度失望的影像,我们也对他失望透顶了。生平第一次深切体会到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滋味;首次明白被光环笼罩的可怕。我们千思万虑,回忆寻访过的医生,终把目标锁在了骨科专科,擅长股骨治疗的蔡医生身上。按道理医患双方应彼此从一而终,但刘专家已违背了那一年完全复原的承诺,我们的“移情”仅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前途埋葬在他心中。(2)刚重访蔡医生,我们的心都很战兢。毕竟,当初我们误信了外院的一年之说,毅然放弃了他的治疗。今日是弄得遍体鳞伤,碰得鼻青脸肿,带着一副破败的零件返回,分明是给了个世界级难题他啊!前者与后者面对的困难时完全迥异的。刘专家遇上的是一副基本上砌好了的拼图,只是空了两三块未摆到合适位置,有两三块掉乱了位置。而蔡医生所要面对的是一副被人拆得七零八落的拼图,丢了四五块,永远无法找回来的;又有三四块缺损了边角。要想重新砌成一张完整的拼图,比起跳水运动员同时演示扭体与翻转还艰难。(3)第一次去找蔡医生,我们都像犯下了罄竹难书之罪的罪人,拈手拈脚地咨询他的意见。他并无明确作出任何表示,但我略感到有一丝惋惜怜悯的神情掠过他眉间。接下来,妈妈一个月左右就去向他为我求诊一次,代我述一下近期病况,开一些药,学一下功能锻炼的要点。这样下来,经过5,6次的寻访,蔡医生深切感受到我们是十分诚心诚意地向他寻求帮助,并且极为信任他的技艺与医德的。他已经默许了我们之间的医患关系,更提出了上面的治疗方案。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329
  • 喷泉之旅(74 真光就是爱,爱就是真光)

    74真光就是爱,爱就是真光高一上学期,在我们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中无声地淌走了。(1)因个人感觉不大好,就在放假后的一个星期内,急急忙忙回诊。具体检查不必细数。听过我对病情的描述,cai医生这次不再采用那么温和的外交政策了。他明确地建议我上学必须使用拐杖和轮椅代步,不然后果非想象中的简单。静静的回想5年多以前的事,又将目光向前推移十几甚至几十年。觉得自己的确有必要向这两样辅助工具妥协了。摩挲着那本稀里糊涂办来的,标着三级下肢残疾,绿色封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证。忆起三年半前,入住中医药,蔡医生小心翼翼地向我父母解释道:从这张x光照片看,左腿因股骨头曾坏死,已经无法长长了。而右腿的骨骺已经闭合了即意味着整个人的身高已经定下来了。忆起双腿在接受完牵引术后,两侧大腿竟然由等长变为了不等长(究其根因,左腿在术后无牵引,股骨头仍处于半脱位状态,至这条腿向上缩,故变“短”了,而右腿自始至终都维持着良好状态,故能保持正常长度。再看看这次拍摄的x光片,右股骨与盆骨间的间隙变小,如果再不注意细细保护,很有可能会磨掉余下的保护膜,致使右股骨头无法吸取营养血液,也很有可能会坏死。忆着那一切,想着这一些,所有感觉又都变得虚幻起来。曾经的我,在每次手术后,都怀抱着极大的希望,在那儿边努力锻炼,边等待早日康复。然而,到了今天,那个早日,还能称上早日吗?那个早日到底还存不存在呢?总是想,泰然些吧,影响康复的因素是那么地繁多,那么地复杂,因素与因素之间总是剪不断,理还乱。(2)与此同时,校领导了解到我的情况,十分迫切地要为我解决困难。高一下学期刚开学的那个周一下午,学校派车将主任,级长,我送到了康复器材专卖店,选购了一台轮椅。细心的杨级担心我一开始很不习惯,便主动推着我回到车上,到校后,又将我送回了课室。难以想象,我的观念不知受了什么的影响,是那么地固化,若非杨级亲自推了我那一程,我仍将多么倔强,多么抵触它。我不知道如何用语言,甚至文字去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我只懂得:谢谢杨级,谢谢你送了我第一程;谢谢你赋予了我正视自己,直面现实的勇气;谢谢你在我人生旅途中,伸出爱心之手,诚挚地扶了我一把,建立起我挑战未来的信心。接下来,就顺理成章地开始了轮椅上的旅行。我想几千几万句的谢谢,也道不尽我的感激之情,也回报不尽大家对我的恩情。努力学习好课内课外知识,不断提升个人素质能力,永不坠青云之志,毕生铭记所有对我无私地奉献爱的恩人,学有所成后回报大家,更用心回报社会。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329
  • 喷泉之旅(19几米阳光)

    喷泉之旅19几米阳光第二天8:00医生来巡房了,妈妈再次向他们讲明我的情况,等到的答复与昨晚的一样,甚至更简洁了。忍着疼痛,将床搅高,当作靠背。再刷牙,洗脸,吃饭……再将床放平,重新把双眼直对天花板,过着与直立的人们相距90度的生活。感觉自己如一个战俘,彻底失败了的战俘……什么有意义的事情都干不了了,唯一能干的就是等待,等待做好手术的那一天……第三天,状况与昨天一样,无需重复了,痛苦是不必强调也会自动膨胀的……第四天,终于听不见钢针与我的身体打架的响声了,也许它们已经彼此认同了,成为好朋友了吧;或许,它们知道,既然无论如何都要同时在我体内生活一段时间,还是彼此让步,或伪饰,以求日后的海阔天高,或再复仇吧;又或许是其中一方被击溃了,不得不投降屈服了……这我不得而知,只是感谢安宁重回我心。这天下午,自门诊后多日来未能谋面的刘专家,竟大驾光临寒舍,我等平民均感激涕零,不知言何感恩戴德之词,只懂尽情沐浴于他3分钟的关怀之下,并在他走后3个小时仍咧开唇牙绽放甜香的花朵。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328
总21页,文章8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