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喷泉之旅(41 约定)

    41约定到2000年6月13日,我不用靠枕头,也能用手支撑着,然后挺直腰杆,端坐于床上了,终于能呈现完美的直角了。但,我却又要在这么令人欣喜的时刻,再次依依惜别我亲爱的家。为了遵守一个没有明文的约定:回医院拆钢板螺钉,并对右腿施行相同方案的手术。很巧合的,还是被安排到同一间病房。只是靠窗位早已名花有主,我只能望花兴叹了。安顿下来,望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在房门经过,定睛细看,是上次三水的女孩,她已经能拄着拐杖行走了。她是回来复诊吧?听说。她仅仅是一条腿有问题,我安慰自己。望着四周陌生的病友,他们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些,也很快会从我视线中消失。我的心被蛰了一下。这一次,我直觉自己是很不情不愿的,为什么我却无法用三言两语道清楚。只是不断地,有一个古怪的声音在远方向我哀求:如果这次手术我有签字权,我一定不签,不签!似乎心灵的预兆也有准确的时候,但为了推翻这种缺乏科学依据的想法,我也会严刑拷问自己:你是不是因为上次受了太多折磨,这次想退缩,不想挨苦,所以到处找借口啊?于是,我很决绝地掐住那把声音的喉咙,卑劣地让它在暴力中昏厥。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48
  • 喷泉之旅(45 移情别恋)

    45移情别恋(1)也许,大家会奇怪:我不是一直都让那刘专家主治的吗?为什么又转回蔡医生那儿呢?其实回答很简单,就是在两条腿都做过了手术,复过诊,听过刘专家蜻蜓点水的指导与分析,看到x光片那令人极度失望的影像,我们也对他失望透顶了。生平第一次深切体会到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滋味;首次明白被光环笼罩的可怕。我们千思万虑,回忆寻访过的医生,终把目标锁在了骨科专科,擅长股骨治疗的蔡医生身上。按道理医患双方应彼此从一而终,但刘专家已违背了那一年完全复原的承诺,我们的“移情”仅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前途埋葬在他心中。(2)刚重访蔡医生,我们的心都很战兢。毕竟,当初我们误信了外院的一年之说,毅然放弃了他的治疗。今日是弄得遍体鳞伤,碰得鼻青脸肿,带着一副破败的零件返回,分明是给了个世界级难题他啊!前者与后者面对的困难时完全迥异的。刘专家遇上的是一副基本上砌好了的拼图,只是空了两三块未摆到合适位置,有两三块掉乱了位置。而蔡医生所要面对的是一副被人拆得七零八落的拼图,丢了四五块,永远无法找回来的;又有三四块缺损了边角。要想重新砌成一张完整的拼图,比起跳水运动员同时演示扭体与翻转还艰难。(3)第一次去找蔡医生,我们都像犯下了罄竹难书之罪的罪人,拈手拈脚地咨询他的意见。他并无明确作出任何表示,但我略感到有一丝惋惜怜悯的神情掠过他眉间。接下来,妈妈一个月左右就去向他为我求诊一次,代我述一下近期病况,开一些药,学一下功能锻炼的要点。这样下来,经过5,6次的寻访,蔡医生深切感受到我们是十分诚心诚意地向他寻求帮助,并且极为信任他的技艺与医德的。他已经默许了我们之间的医患关系,更提出了上面的治疗方案。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48
  • 喷泉之旅(72 人生何处不相逢——记3位外教)

    72人生何处不相逢——记3位外教(1)当枫叶变得火红灿烂,雏菊长成娉婷少女时,习习秋风为我们送来了首位外教David。David的身躯自然壮于枫树的枝干,坐在讲台下的我们,更被他那结实勇猛的外形所震慑。他的头发剪得很短,让我们还以为他即将遁入空门呢!目光锐利胜神雕,大家都不敢与他的眼神有正面交锋呢。David很爱扮鬼脸,还将自拍的,搜集到的鬼脸照片展示在荧屏上。自己就在那儿极富成就感地津津有味地欣赏着。唉,soawful!某天某同学带了个毛公仔回来,直到他准备开始上课,还在那儿玩弄着。于是,David操着他那健硕的步伐来到那个公仔面前,一手提起它,把它扔到了课室后面的一个角落,还狠狠地踹了它几脚。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起初,还以为他只会没收了公仔,根本没料到他会如此暴力地对待一只无辜的公仔。难道,是为了杀鸡儆猴?自此,每逢他的课,大家更服服帖帖了。现在回想,虽然他的方法很偏激,甚至胜过军校教育,但实为严格要求学生的急切心情的无遗体现。这似乎比起有些老师见到有学生开小差,扰乱课堂纪律,仍只是忍声吞气的方法明智多了。起码,David保障了大部分同学的听课权益。呵呵,从这个角度去审视,他也是个正义之士哦!人的优点是需要慢慢发掘的。前面“数落”了那么多他的“恶行”,也该找到他的闪光点来表扬表扬啦。点指兵兵,点指兵兵,点着幽默细心做大兵。我们刚强的David居然落泪了?恩?What’sthematter?那堂课,他正讲述如何描述人的心情。Andthere,heshowedtwopictures,onewasamanlaughinghappilywhiletheotherwasagirlcryingsorrowfully.David先扮演了那个man,但瞬间就转换成一副愁肠哀腹的表情,还加上旁白:“Maybethismanwascryingpainfullyinacornerwhennoonesawhim.”此状,让众人忍俊不禁,几乎连椅子也要弄翻了。我们都在猜想:这位外教,莫非学过中国的变脸术?是对中国文化也有挺深入的了解吗?“男儿有泪不轻弹”——也被他用如此风趣诙谐的手法阐释了出来。Thatissogreat!(2)麦浪千层,菊脉流觞,秋的风渐止。冬的气息愈紧,合欢叶子张开了,又合上了。亭亭白桦魁俏驻立,微微南风送爽……桃林嫣然……送别了David,盼来的会是个什么样子的新外教呢?整个星期,我们都受着这个疑问的煎熬。白皙的肤色,金黄的卷发,扎着几根细小辫子,近1.8m的身高。讲台上的她,完全无需运用David的“暴力”手法,便博得了男生女生一致的欣赏目光。似乎,接下来的不是外语提高课了,我们面对的,是个大明星来自好莱坞,要改成演艺培训课了。Amy,她自我介绍到。然后,她继续在上面,从黑板的一头,走到另一头,不时用粉笔写上几个字,以便我们对她有更全面的了解。目不转睛的局面,被一个男生的声音打破了:“看看她的眼睛,左边的是绿色的,右边的是蓝的。”众人哗然,更对她的脸部盯得紧紧的了。快转过身来啊,别老是顾着在黑板上写东西啊!大家都殷切盼望她快快静止下来,仅将自己正面对着我们,下面的内容,就都交给我们好啦!嘻嘻……然而,她整个人还是在那儿动来动去的,闪闪烁烁,急得我们的眼珠儿都快要跳出来了!快停停啊,停啦停啦,………………终于,她总算站到讲台中间去了,并且,正面乖乖地对着我们。然后,就听到越来越多的赞同声,议论声。我坐在第一排,竭力想看个清楚,无奈坐得比较偏,眼睛又不那么中用,还是看不出什么名堂。就唯有用着如痴情郎般的眼神继续观察。Then,Amy也觉察到我们这群不怀好意的家伙了。就走下讲台,坦白了自己双眼珠双色的真相。这下可好了,水落石出,我们的神经可以松下了。那个谁?刚才那个谁好厉害啊!这样的秘密也被他最先发现了。恩,看来那个家伙才是最最的痴情啊。当然咯,见到人家那么活泼可爱纯情,还不……(3)萍聚亦有时,萍散也为然……双色情缘乘着幽幽莲叶,随着清流,飘向了更美丽的天地……竹林中不知何时起了躁动,叮叮咚咚,随意地奏响了或轻松,或惆怅,或欢欣的乐声……夏天的风,偷偷地从莎莎的心中跑了出来,悄悄地从JJ的喉咙中飞向竹林。棕色的头发,高峻的鼻梁,分明的轮廓,皎洁的白衬衣,笔直的西裤,光亮的皮鞋。颀长的身材,优雅的气质……我们都在揣度着:他来自何方?那么丰蕴的内涵,如此文质彬彬?男生们不禁有了危机感。“我叫田乐仁,这是我的老师给我起的中文名。”Dan边说,边在黑板上一笔一画地写下这三个字。真令人惊讶,连中文名也字字散发出他的特别气质……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他仿若一座巍峰,伫立在我们面前,即将将他的内力传授给我们,为我们这些小山添岩加径。果然,他的教学方法有别于前两位如教授儿童的风格,Dan所讲授的知识十分的正统和有难度。听着他讲课,感觉自己正置身一个烟波浩塔的仙境中,汲取着无尽的知识;似乎正站立在高山上,岚气溢绕鼻翼,穿透心涧……后来,他透露自己是毕业于哈佛的。我们当时的羡慕心情,无需描述,诸位也能体会到了。讲到表演戏剧,他就在那儿为我们即兴演绎了《罗密欧与朱丽叶》的一个精彩片段。欣赏着他一会儿倩影怜怜,身段柔弱;一会儿阳刚俊颜,护花惜玉。众人如痴如醉。Dan将两手握在胸前,口中呢喃着,娇滴滴地呢喃着:“Romeo,Romeo……”又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演艺翘楚啊!我们慨叹,掌声响遍了全场。3位风格各异的外教,是多么的让我们眷念啊!可惜,升上高二后,学业繁忙的我们,无法再享受你们带来的知识和乐趣了。“人生何处不相逢”,但愿日后我们有机会重聚,能够认识更多的与你们同样优秀的好友。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47
  • 喷泉之旅(32 断线的风筝)

    32断线的风筝(1)过了一天,老奶奶在老伴的陪同下,再次出院了;又过了两天,三水的女孩也出院了……我每日依旧在等待医生来换药,吊上三,四瓶针,吞下7,8颗消炎,补钙之类的药。偶有一两个白绷带缠手的小孩子从同一层楼的某些病房中过来瞧瞧,与我聊几句;傍晚,周末,亦有同学伙伴不远千里,过来探望。但这既是我最欢呼雀跃,也是最担心尴尬的时刻,尤其是手术结束后的头几天,我身上插了至少有四种管子,引流的,输液的,吸氧的……幸亏没有人把那情景拍下,不然我都认不出那是自己来的了。(2)当白天人满为患,欢声笑语飘溅病房时,我的心情极为舒畅,觉得自己真幸福,有这么多关心自己的朋友……但当大家都散去,我的心涌起一股莫名伤感的浪潮,再次被孤独迅速包围……极其盼望他们下次快点到来。当大家来时,在我身边呆得越久,描述外界发生的事物越有趣,我对他们产生的依赖程度就越深,越依依不舍;但医院不是他们的家,他们总有离开的那一刻,他们还有自己的空间,还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完成。并且医院确实离大家的居所很远,能一星期来一次已经是很难能可贵了。大家都劝我好好休息,为我打气,祝我早日康复。我高兴地接受了大家的祝福,但内心深处却掠过一片乌云……(3)这段时间,有个平凡的梦屡次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好肯定那并非白日梦,因为它已经上演了好多次,每次的情景都是一模一样的!我在一片一望无际,绿得让人垂涎,娇嫩欲滴的大草坪上,身穿一条白色底缀以粉色碎花的连衣裙,引着一只飞翔于碧空中的粉白相间的大蝴蝶风筝,我飞快地跑动,似乎还未碰到草地,又将腿提起,飘一般地在草上掠过东边,西边……笑靥如花,发出明朗,清脆的笑声……突然,线断了,我还未反应过来,它就随风飘啊飘啊,离我的视线越来越远,我拼了命去追赶它,但它越飞越高,越来越小……最后在浩瀚的天空中缩成一个点,消失了。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44
总21页,文章8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