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喷泉之旅(33 病者中的精英)

    33病者中的精英(1)好久没有和输液瓶如此长情了,很长时间没有让手背上的血管敞开一个小口,愈合,又敞开另一个小口,愈合……在扎了四,五次针后,还是决定使用那种留针头型的,不然受扎事小,手变得千沟万壑,年纪轻轻就如饱经沧桑,劳作一辈的老妪的手,那还不吓坏人。虽说年纪小,恢复得快,摔伤皮,流了血,也会神速地复原,但我想还是别冒这个险了。然而,换成非一次性的针头,就无忧了吗?那绝对不是的,在吊完所有针后,移除输液管,你的手背用胶布粘着的连着针头的圆柱形的塑料物,只有手背长度的8分之7,不动时并不碍事。但一旦不小心碰上别的物体,触怒了这塑料头,那针头就无道理可言,先给点颜色你看看,谁叫你不怜惜它嘛?你让我一寸,我敬你一丈。这就是它们所遵循的交际哲学。我有两三次把手撞到左侧床头柜上,或想用手支撑一下身体,都痛得我再也不敢冒犯它们了。(2)另外,躺了那么久,却不准人左卧,或右卧,连俯卧的权利也被剥夺了,痛苦啊。难怪那老奶奶不断在抱怨。当然,我还是蛮聪明的,自创了让自己舒适些的变换姿势法,把头向左转,就当作是左卧,转右就当作右卧,果然有新鲜感,一改平日仰天长睡的沉闷。然又是辛苦了那根脖子,我只有一根脖子,却要让它完成两个高难度动作。没办法,人心就是难知足,发明这个睡法后,仍觉不爽,仍感全身不舒畅,就再调动起一切积极性,集思广益,免塞忠谏之路,遂得一法。(3)即身体虽不能扭转,但可在床的基础上,以床架为参照物,左右平移。刚开始时,小心翼翼,蹑手蹑脚,将上半身向左平移了一丁点儿,见没引起连锁反应,便在5,6个小时后将身子移归正位。过了一两天,移动频率略微频繁,幅度略增,发展成为对角线状。至日子推移,伤口渐愈,痛感更弱,便睡姿恶劣,扭成蛇状,摆成s型,见有风吹草动,方加以调整,以恢复常态。不幸的是,一次医生来换药,竟只知舒适,而懵然不知睡姿不雅,“怎么睡成这个样子?”白大褂发出大惑不解的疑问。我紧绷脸部肌肉,表情甚为难堪……于是努力睡好。内心苦鸣:仓廪实而知礼节。小女子仓廪空虚,难维持礼节之道,只懂想尽各种奇招去解决身体机能不适的问题,这可称之为本能吧?现从管理学知名人士马斯洛先生的需要层次理论分析,能解释得更为透彻:生理需要是基层,后面的社交,尊重就摆一边去吧。我唯一赞同的是先让我睡得舒舒服服的,舒舒服服地养病,不然,即使是将任何华丽衣裳套在我身上,都如同套在一具骷髅骨上,这就是所谓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过,我也清楚,这些道理这位白大褂并没思考过,毕竟他是白大褂,而非病人。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93
  • 喷泉之旅(78 爱我所爱,求我所求)

    78爱我所爱,求我所求学习,读课本似乎从来就是高二,高三的永恒主题。试着潜入海底,只觅得一片无名水草。试着勘探山洞,只遇到无底暗黑……那片珊瑚何在?那些钟乳石于何方?古诗文帮助我找到了答案,喜欢古诗文的优美文字,简洁言语,深邃内涵。由于热爱,便兴奋地投入到广州市高二级“古诗文积累与阅读竞赛”的准备当中去了。由于酷爱,甘愿牺牲复习正科的时间,来面对那些古字古语。除了每周“霸占”了环境优雅,古色古香的历史室为练兵场地。自己在课余仍不停地将那些打乱了顺序的诗句重新排列,根据几种景物写作意境迥异的小诗,根据词牌填上几首现古杂锦的新词……比赛当天,早早去到了17中,等候考场的开启。1个小时零20分钟,出来后,阳光和煦,树影苍翠……约1个月后,一张印有三等奖的荣誉证书送到了手上。虽然,没有得到更高的荣誉,距众人心目中的一等奖还是有那么一段路。但,我无悔。能够为自己的所爱用心地付出过,奋力地追求过,已经是种成功。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93
  • 喷泉之旅(44 进展)

    44进展(1)无止境地进行功能锻炼,只要见到一丝的改善都欣喜不已,看到别人怎么也见不到的进步便笑逐颜开。直到8月下旬,能坐在床边,再次感受小腿悬空的乐趣,右腿无做过牵引,自然能伸缩自如,但左腿却似一直难以摆脱那段阴影,我吃力地去将小腿抬起,却仅仅在微微抬起了不到1厘米,就开始颤抖不已,这种颤抖,起初是整只左小腿,进而发展到大腿都在那儿强烈地颤抖着。我好害怕,小腿本来什么问题都没有的啊。我不甘心,便继续试着将左小腿努力抬起,一次两次……但每一次的结果都毫无改进,甚至……甚至是愈发疲倦,连原来的不到1厘米也达不到了。唯有静下心,细想别的方法。尽量将身子往前靠,弯下腰,用左手去辅助它慢慢地一毫米一毫米地抬升。这次,果然能完全伸展开了,但左手稍稍松下来,它就颤抖着,情不自禁地毫无情理可言地往下掉,完全没有了从前自我支持的能力。(2)于是,只能将锻炼项目更改成每天抬小腿,这总比躺在那儿练要好!第一次认识到,原来一条腿的二分之一可以那么重;第一次感受到,原来地心吸引力那么强;第一次发现,原来左手与左腿是难兄难弟,左腿伤了痛了,左手愿意毫无怨言地将伤痛往自己身上扛。(3)过了两个多星期,我有点不满足于坐床边练习了,更关键的是,坐久了腰好酸啊!毕竟腰与髋关节是密切相连的,髋关节并没多少能力去持之以恒地支撑那脊柱。要找个椅子靠靠背才行,小心翼翼耍杂技般地将身体移到椅子上,竟感觉这辈子与椅子素未谋面。到了10月中旬,在爸妈的提扯下,成功站了起来。终于再次跻身于高等动物的行列了,这个进化过程真是比丝绸之路更漫长啊。想要抬腿迈出半小步,却连半毫米的位移也根本产生不了。双腿已经被强力胶黏在地上,动弹不得!好沉重的一双腿,已被两条大锁链捆缚着,贴附到地球的两极!举步维艰的真实含义豁然清晰!不容我再尝试,双腿已发软,似冰融化了,立马要下坠。赶紧扶紧爸妈的肩膀,我可不想整个人都化成水了。只能慢慢坐回床上,养精蓄锐,做好心理准备后再次迎战!(4)功夫不负有心人,终能以右腿为支点,左腿稍稍抬升了。拖着地面,移动了几厘米。说来惭愧,我并没有穿鞋子,而是光着脚在擦干净的地面上练。因为即使是一只比纸还薄的鞋子,都会成为我抬腿的门槛,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听说,赤脚走有益身心,只要不吸了地面的湿气。呵呵,这下大可放心地练了。每隔4到5天,就会有较显著的进展——离地面的距离又多了几毫米,又能向前迈出多几厘米了。一个多月后,两腿能在父母的搀扶下,交替地一口气地迈出6、7小步了。两个多月后,能在相同条件不变下,走出10几步,最高纪录是移到客厅外。三个月后,自己能战战兢兢地依仗双拐,四脚配合,在房间里逛圈圈。可别小看这逛圈圈运动,它可不简单!拄着拐杖直线行走时,你会发觉没什么困难,甚至很轻松。担当要拐弯时,就如骑三轮大板车,很容易找不着重心,失去平衡,或用力不足转不了,或用力过猛“噗通”倒向一侧。反正可有学问与艺术了!尤其是刚接触拐杖的病人,更易中招。五个月后,能较自如地在整个房子里四脚行走了。(5)这时,已到了新一年的春季,开学了,但是,我还未恢复好,还有一排钢板螺钉,一根钢针在我的右腿内。拍出来的x光片,结论是:左股骨头包容尚可,右股骨头仍处半脱位状态。蔡医生建议我们再择期修复一下右腿吧。不然,在半脱位的趋势下,又会出现股骨头缺血性坏死的症状的。到时再来治疗,恐怕很难处理。在蔡医生的很有理据的劝解下,我们决定再对右腿行一次手术治疗,但要到7月份吧,现在已经进入6年级第二学期了,是毕业班的关键时刻了,我已经下了决心要去考毕业试了。尽管不少亲人劝我别那么辛苦,即使如今让你赶上了,日后还是会很吃力的;尽管同学们也认为升初中是人生中一个关键的转折点,还是慎重一些好。但我觉得都坚持了一年了,就试试吧,基础知识我都通过自学掌握了,应该不会有多大难度的。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92
  • 喷泉之旅(69 赏雨)

    69赏雨夏天的雨,是下得那么的奔放。夏天的雨,是下得那么的豪迈。夏天的雨,是下得那么的不羁。在过去的两年半中,每次雨儿降临,我都只能在室内凝神,静静地听着雨水划过窗璃,留下一个个模糊的身影,再谛听雨滴落到地面,漾起的滴滴,嗒嗒,哗哗……的响声。想象着雨滴儿是以何种姿态扑向大地的怀抱的呢?是垂直着触碰,然后以触点为中心,瞬间萌长出一朵脆弱而剔透的花儿么?是斜斜地触到,然后以地面为躯体,刹那塑雕成一弯旖旎且柔艳的人鱼尾么?是恰遇清风,幻化成为一叶纸飞机,轻轻掠过大地的肌肤,又和另外一朵花,一弯尾融合了吗?今天,在复学后的大半个月的这天,放学后,我们刚来到学校的凉亭位置,夏雨造访了人间。众人匆匆躲到亭子里,房檐下。而我,却迟疑了。雨,这就是我久违了的雨。我的发梢是那么长的时间没有受到你的抚摩。我的躯体是如此久地盼着你的亲吻。我的指尖是怎样地眷念你的体恤。我的手掌是何等渴望你的滋润。我的双足是多么怀恋你的温存。望着雨出了神,乃至灵魂出了窍的我,最终被同学拉到了亭子里面。我坐下,将身子扭转,伸出双手,任雨滴落在手上。好冰凉的感觉!好舒心的体验!渐渐地,雨越下越大,沿着亭顶,落下;避开亭檐,一阵阵地飘了进来,就像是挂满了雨珠儿的晶莹的丝幕,纱帘。雨滴落到我的脸上,衣服上……雨,沾湿了我的黑发,眉毛,顺着脸颊,流向下巴,又继续雀跃着奔向勃颈……啊,这就是梦回千转的雨,这就是万物春风的雨。我们从来就没有分离过,我们的心一直相连着……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89
总21页,文章8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