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喷泉之旅(66 校园的味道)

    66校园的味道2002年9月,通过与校领导的交涉,他们终于批准我试着插班入初二,如果不适应或跟不上,可以随时提出下调到初一学习,毕竟我是一个从五年级下学期开始连续休学5个学期的学生。校园是什么味道的呢?在即将返校的前几天,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小学校园,我还是可以了解的,起码我们曾经是多么的了解彼此。但初中校园,我从未感受过,从未熟悉过。呃……是紫色薰衣草的味道么?也许。但不都说初中是追求知识的殿堂吗?应该是更加庄严的吧,而薰衣草是那么的浪漫。嗯……是鸡蛋花的味道么?也许。但不都说初中是纯情的少男少女的聚集地么?应该是更清香的吧,而鸡蛋花香似乎不够清淡哦。咦……是红梅的味道么?也许。但不都说初中的孩子们只是半个大人,更多的还是童真么?应该是软嫩一点儿的吧,而梅香却那么坚韧。唔……是卡布其诺的味道么?……是薯条的香气么?……是烧鸡翅的味道么?呵……是雨后泥土潮湿的气味么?……是衣物晒干后洋溢着的太阳的香香的气味么?……是强生婴儿沐浴露的味道么?是葡萄的味道么?是哈密的味道么?是荔枝的味道么?或者是鲈鱼的味道?是大头虾的味道?是鲍鱼菇的味道?………………哈哈哈。无论是什么味道都好,我是如此幸运,不用参加什么笔试面试,就能顺利复学了。初二(7)我认定你了,跟定你了!本来,我是已经安排到初一(10)班,即全级最top的重点班的。然而,升初二时,这个班距离楼梯口,洗手间那些都很远。最终,我还是以就近原则为择班依据。因为插班,又要方便出入,便无奈坐到了飞机位上。哎呀呀,冤枉啊!我不是坏学生!但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我眼中只有:我又能上学了,又能坐到明亮的大课室中了!虽然,每天都要同学,妈妈的周到照顾,但总比那个1年365天,都以床为校,家,娱乐休闲场所,运动场,健身房,游乐园……强多了!第一天上课,总觉得有个人在望着我。我没敢去看那是谁。而是像山区中的孩子初见支教老师般,心无旁骛,热忱地投入到听讲当中去了。而这个谜底,是我妈妈揭开的。原来,那个望着我的,正是我们的班主任MissWu。我插班首日,她每堂课都在仔细地观察我。见到我都专心致志,目不转睛地盯着讲台处的老师与黑板。目光只会随着老师的动作而灵活移动。老师提问时,我虽无举手,也马上小声说出自己的想法,尤其英语,也是很积极,很大胆地开口读。因此,MissWu对我很有信心,认为我定能同步跟上,甚至超过一般同学。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73
  • 喷泉之旅(42夜幕,泪帘)

    42夜幕,泪帘(1)这一次牵引与我无缘,即便这样,我仍等了9天才被安排手术。然在等待的第4天,连我自己也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正是晚饭时间,我却什么也吃不下,突然爆发了那么多个月来,从未有过的哭声,声音不算大,但隔壁床的人都能听见。“妈妈,这次手术我可不可以不做啊?……”我攥着妈妈的手问道。“傻女,做了你才会好起来啊!”“不,我觉得不会做好的,我好害怕会做坏了。”“肯定能好的,相信妈妈,两只腿都做了才能平衡啊。”“为什么人家都是一条腿有毛病,我却是两条?太不公平了!这个天太不公平了!”“不要这样好吗?来吃饭吧。”妈妈泪眼婆娑地劝我。“不是说好人有好报的吗?为什么不是?为什么偏偏那么多坏人逍遥法外,好人却要受这些罪?……”我嘶喊着,嗓子彻底沙哑了。“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要做这个手术!我不要!”(2)如今,已过去8年了,我记不清那晚自己是怎样度过的了。只知道,在这次手术后,通过x光片判断,我的右腿股骨头仍呈半脱位状态,医生并无怎样将我的关节纠正为正常状态,那些钢板螺钉象征性地镶在了我的腿骨和盆骨上。我这一刀是白挨了,腿骨无辜被切断,又被接上。还要挨拆卸那一刀。至今我仍惊异于自己那次号啕大哭的异常反应,竟那么有先见之明。事实上,那刘专家心里清楚在第一次为我的左腿动手术时,复位过紧,幅度过大,让我失血严重,这次便害怕起来,只敢采用保守疗法,以免再出大问题。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71
  • 喷泉之旅(47 猎人与狼的对峙)

    47猎人与狼的对峙时光似箭,转眼已到了毕业考了。若没记错,是分了三天来考的。学校专程派了老师,到我家里监考。她就坐在我身旁,盯着我的一举一动。那情形,就如旷野无人的大草原的中央,一猎人与一大灰狼对峙着。万籁俱寂,但余笔尖与纸摩擦时迸出的沙沙声。只有英语听力,原汁原味的口语声……事实上,我并不觉得特别紧张,因为在从5年级升上6年级时,也有一次期末考,也是监考老师与我一对一,不过那次并不是一次超级重大的考试,气氛自然没那么紧张。三天,就这样过去了。虽然,对具体几分,心里没法估计,但我有信心定能通过!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71
  • 喷泉之旅(57 醉卧沙场君莫笑)

    57醉卧沙场君莫笑平安无事,再上沙场的这一日又到了。具体情况无它,我现最感兴趣的是,自己当时有默默向上帝或中国传统神灵祷告过么?奇怪,这一细节,我倒是如何费尽心思,也想不起半截有关片段。有这个回忆的冲动,只因看到史铁生的那句:人在病中,难免会打破科学信仰,超越无神论的界限。所以,以我当时年幼的心智去追溯,应是在那特定时期,在灵魂深处供奉了一个神。故在多年后的今日,还依稀记得当时,或某时,心中盖上那幅“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凄壮画面。然再仔细推敲,实为科学与迷信的缱绻交绵,故在理性与感性中匍匐前进,活得不够洒脱。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70
总21页,文章8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