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喷泉之旅(10 恋恋童提往事)

    10恋恋童提往事雁过未必留痕,风飘亦不一定有余音,但自己的某些点滴却瞒过了流星,烙于永恒的纪念册中……约9岁的时候,我开始每天骑着一辆“三轮车”在家附近“闲逛”,其实这车本是四个轮子的,即前后各一个大轮子,后面再辅助两个小的。(原谅我讲废话,相信这种车子大部分孩子童年时已用过。)但为了能尽快学会骑真正的自行车,便让爸爸将其中一个小轮拆了。果然,这种做法太行之有效了,我以闪电般的速度学会了。于是,就发展到满校园跑,小礼堂,梁銶居堂,永芳堂,西聚园,惺亭……能叫出名字的,不能喊出名字的,都是我常用于练习驾驶技术的好地方,都洒满了我的美好回忆,均载记了一个小女孩的成长轨迹。直到1年半后,家里决定为我买台新的,正式的自行车。去到车店,本来很想要24寸的,但为了安全着想,为了能用上“脚刹”这一招,还是选了台20寸的,我很喜欢的银色哦!配好车篮子,车铃,车锁……就英勇地骑上新车返航了,那段路是蛮长的,近35分钟的路程,还有道立交桥。如今长大了的我回想这一切,还有点儿汗颜呢,怎么就那么胆大包天呢?也不怕路上的大货车,垃圾车,公交车……毕竟之前练车都是在很安全的校园里进行的啊!再看这一切,竟十分不可思议了!童年时光一切与大自然相关的事物总那么美好,让人产生无尽怀想,绿影摇曳,紫裾蹁跹,那是教学楼后的一片牵牛花架。在盛夏里,耳畔时而鸣奏起蝉的歌唱声。我们常爱到这与大自然无限亲近的美景中呼吸新鲜空气,寻找一些小生物带回家养。而金龟子是我们最钟爱捕捉的小动物之一,小小的盔甲露出金光点点,十分娇小玲珑,惹人怜爱。每捕捉到一只,我们都会小心翼翼地将它的双翅去掉,以免它远走高飞。(回顾小时的自己真不懂事,这种做法好残忍啊!)再如获至宝地安置于小玻璃瓶中。那就随时能观察到它们的美态了。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43
  • 喷泉之旅(54 大医有魂)

    54大医有魂自上次住院也有一年多了吧,17层的风光已不再尽收眼底。双眸捕捉到的更多的是人性的光辉。(1)可能那次如此有强制性的牵引,我都用泰然的心态熬过了;这次便自然显得柔和多了。虽然,还是全日制的仰泳姿势,还会感觉脚后跟无比酸痛。但都被和煦却不刺目的光辉融化了,柔化成了暖人心扉,沁人心脾的真情涓涓流淌……牵引后的第三天清早,醒来,正沐浴于柔和阳光之下,望着窗外并不纷繁,却真挚简单朴实的景色,若不是无法下地行走,还完全以为自己正全身心处于大自然的拥吻与眷恋之中,舒适坦然,毫无顾虑忧伤。直至护工,护士进进出出,不时发出洗手,洗脸盆,派探热针等声响,打破了刚才的宁静,我还全然忘了自己正身处于白色世界中——一个本无安详而只有安寂可言的地方。(2)隔壁床的护工阿姨照料好病人后,和我扯上了话题,前面讲了些什么,我全忘了。而这一段,才是使股股暖流在我心田中穿流不止,馥气翼韵的。她说:昨晚,见蔡医生亲自过来,为我加了一个称砣。我惊讶:几点钟啊?我一点感觉也没有的?她:都近凌晨了吧?刹那,就是刹那,我坚硬的心一下子变得比棉花还柔软,是被一种称为爱的力量的东西攻破了,融化了……亲自?凌晨?蔡医生完全可以派手下一个实习生来啊!他即使是恰好轮值夜班,也无需这么辛苦啊!早上找个小医生弄就行了啊。(3)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答案早已明朗于我心。而护工阿姨以下表示疑问的话,更表明了他的动机。小妹妹,你真的不知道昨晚有医生来过吗?他换称砣,与你的腿有那么大的关联,你不会没有感觉吧?我摇头。她更展现衣服难以置信的表情:不会吧?全间病房的人,都醒了,见到那个医生啊!你真是烂训啊!小心哪天晚上被人当猪宰了也不知道啊!虽然,被杀后受害者竟不知凶手的结论很吓人,但一切豁然开朗了。开心,感激,感动……所有积极的心情都在那一刻腾升火树银花!(4)我动了动右腿,并不觉得重了,是那么自然,毫无痛苦。蔡医生,多么用心良苦的好医生啊!知道小孩子对痛尤敏感,眼见了更会错以为称砣会增重好多好多,现从心理上畏惧不已,这更不利于治疗。但小孩子也有一个特质:睡觉睡得好死,难以轻易受干扰。因此,正顺应这个好的先天条件,来处理我这个普通小孩最有效不过了。估计,蔡医生也冒了一定我是失眠小孩的风险,那么我更会对他的“夜袭”行为加以猜疑。然而,他的心理学知识过硬,无论是对我的疾病,抑或心理状态,都在时间不长的接触中了如指掌。感激他,为我大大减轻了治疗的痛苦,却牺牲了他自己宝贵的休息时间(其实,蔡医生平时很少会按正常时间下班,一般都是一拖再拖,在处理完门诊部的事务后,又会亲自去探望病人,从而成为最晚走的一个)。(5)啊,真正明白了大医有魂的深邃内涵。真正的医生,是掏出自己的那颗心,悬壶济世,设身处地地为病人疗伤的。他同样看到了病者的灵魂,尤为脆弱的心灵。他从来没有忽视过病者身与心的同步复原。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41
  • 喷泉之旅(74 真光就是爱,爱就是真光)

    74真光就是爱,爱就是真光高一上学期,在我们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中无声地淌走了。(1)因个人感觉不大好,就在放假后的一个星期内,急急忙忙回诊。具体检查不必细数。听过我对病情的描述,cai医生这次不再采用那么温和的外交政策了。他明确地建议我上学必须使用拐杖和轮椅代步,不然后果非想象中的简单。静静的回想5年多以前的事,又将目光向前推移十几甚至几十年。觉得自己的确有必要向这两样辅助工具妥协了。摩挲着那本稀里糊涂办来的,标着三级下肢残疾,绿色封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证。忆起三年半前,入住中医药,蔡医生小心翼翼地向我父母解释道:从这张x光照片看,左腿因股骨头曾坏死,已经无法长长了。而右腿的骨骺已经闭合了即意味着整个人的身高已经定下来了。忆起双腿在接受完牵引术后,两侧大腿竟然由等长变为了不等长(究其根因,左腿在术后无牵引,股骨头仍处于半脱位状态,至这条腿向上缩,故变“短”了,而右腿自始至终都维持着良好状态,故能保持正常长度。再看看这次拍摄的x光片,右股骨与盆骨间的间隙变小,如果再不注意细细保护,很有可能会磨掉余下的保护膜,致使右股骨头无法吸取营养血液,也很有可能会坏死。忆着那一切,想着这一些,所有感觉又都变得虚幻起来。曾经的我,在每次手术后,都怀抱着极大的希望,在那儿边努力锻炼,边等待早日康复。然而,到了今天,那个早日,还能称上早日吗?那个早日到底还存不存在呢?总是想,泰然些吧,影响康复的因素是那么地繁多,那么地复杂,因素与因素之间总是剪不断,理还乱。(2)与此同时,校领导了解到我的情况,十分迫切地要为我解决困难。高一下学期刚开学的那个周一下午,学校派车将主任,级长,我送到了康复器材专卖店,选购了一台轮椅。细心的杨级担心我一开始很不习惯,便主动推着我回到车上,到校后,又将我送回了课室。难以想象,我的观念不知受了什么的影响,是那么地固化,若非杨级亲自推了我那一程,我仍将多么倔强,多么抵触它。我不知道如何用语言,甚至文字去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我只懂得:谢谢杨级,谢谢你送了我第一程;谢谢你赋予了我正视自己,直面现实的勇气;谢谢你在我人生旅途中,伸出爱心之手,诚挚地扶了我一把,建立起我挑战未来的信心。接下来,就顺理成章地开始了轮椅上的旅行。我想几千几万句的谢谢,也道不尽我的感激之情,也回报不尽大家对我的恩情。努力学习好课内课外知识,不断提升个人素质能力,永不坠青云之志,毕生铭记所有对我无私地奉献爱的恩人,学有所成后回报大家,更用心回报社会。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36
  • 喷泉之旅(13白色的世界,我又来了)

    13白色的世界,我又来了(1)在那仍时有冬风肆虐的季节,于千禧年中四年轮回一次的特殊日期:2000年2月29日。我提着小包衣物,迈入了这个曾经熟悉的而今又变得陌生的白色世界。这是个宏伟的大世界,住院部共有10台电梯,站在那感受着寒风的呼啸声,望着眼前护士,护工忙碌地交错疾步,车床,轮椅,拐杖,石膏,绷带持续地在我眼前闪现,消失,闪现,消失,闪现……终于乘上了一架挤满了病人,医生,探望者的电梯,就在那么一个特定的时间里,我们呼吸着同一个空间里的空气,上演着不同的命运……17楼骨外科32床,到了医院,成了病人,你就会发现自己的真名被一串数字取代了,打针时”32床!”探热时“32床!”……除了床架后的一张小卡,还能证明一个真实的我,还能明明白白地指出我得了什么病,就没有别的了。爸爸妈妈帮我擦了一下那个铁箱子似的床头柜,摆放好了茶杯,水壶等用品。我将带来的几件衣物放了进去,就基本上安定下来了。我们,都在等候着医生的吩咐。在医生未来以前,我们的心都是空空如也的……(2)过了大半个小时,一个小护士进来准备带我们去做入院体检。但是,我的腿好累,骨头好痛,已经发展到坐立之间也会引起疼痛了,也许是由坐到立的姿势的转换过程是要用不少力的,由立变坐也是要用不少力的,它们,仅是超重与失重般的区别。“姐姐,能借台轮椅吗?”我小声问道。小护士被我这么直接的提问吓得愣了一下:“下面有,这里到电梯的路也不远,你就走几步乘电梯下去就行了。”于是,我们跟在她的后面,暂时从32床所属的房间里消失了。果然到了一楼,小护士帮我借来了一台轮椅,我小心翼翼地坐下,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坐,并且是最后一次,我当时真的就这么想。照肺,心电图,扎手指……一切都很顺利。只是病人很多,川流不息,似终无停歇的那一刻。(3)回到病房,已是傍晚5时多。我们都并无太多言语。直到晚上10时半,洗过澡,我躺在了32号床上。妈妈睡在我隔壁的床上,因为那儿恰好空了一张床,暂时还未有新病人进驻,而骨科病不会传染,床铺也已消毒过,大可以放心使用。你们也许会担心,那晚睡在这么别扭的环境里,我肯定失眠了吧?然而,我没有,相反,我还睡得挺香的,因为我知道只要手术了,之后不用过多久,我就又会恢复健康了。带着这令人欣慰,让人愉悦的想法,我踏踏实实地睡下了。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34
总21页,文章8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