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喷泉之旅(59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59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中午近1时吧(回到病房中众人已经万籁俱寂),终于在蔡医生,陈医生,黄医生各大医生的护送下,回到那阔别3个多近4个小时的病房。在车床上,归途中,我听见陈医生嘱咐我的父母一定要把右腿拉直牵引好,不然,即使是里边已镶好了的钢板螺钉,仍很有可能股骨头向上缩,而再脱位,进而前功尽弃,要补救就更难了。所以一路上,那形势极夸张严峻,陈医生一直用力地充当临时称砣,用手拉扯着牵引的麻绳。一大群人,精神高度紧张,千辛万苦送我回到病床边,然后,也不放心找护士。全部亲自出马,喊一二三将我移回床上。啪,正当人安全到位,却掉了块凉垫。黄医生说:“掉东西了。”然后就眼疾手快捡起凉垫。轻轻为我垫好。我虽然还不那么清醒,但那一幕仍清晰印在我的脑海中。正是这一次,让我对这个打扮潮流,气质轻浮,信口开河的医生有了180度的改观认识。原来他还是蛮细心的,蛮会照顾人的啊。刚回来,全身还是插满了管子。暂时水食不许进,即使已经饿了十多个小时。唯一能做的,就是选择躺下去,选择不用枕头地躺下去(刚做完手术最好是不用枕头的)。真是颓废。人啊,身在病中,就是满目病患了。没有昏迷了几日几夜,因为也没有大失血。本来,还想继续偷懒,再睡下……但,听见有人在讲话,在滔滔不绝地讲……好像好多大道理……我就张开眼睛瞧了下,是陈医生,他正在和我父母研讨我。听得最清楚的那句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事实上,世界上还有很多病人或残疾人能够承受更大的痛苦,我觉得陈医生所讲的,未免太夸张了。并且,我宁愿自己是一个平凡人,而非一个“人上人”,毕竟万物皆平等,将自己看得太重了,忘记了实际就会摔得很惨。还讲了好多,我当时似明非明的话。心理治疗师的料,我想。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436
  • 喷泉之旅(76 魅力非凡)

    76魅力非凡细细追忆,发觉我们高二三的老师都极具个人魅力,乃至不亚于奥巴马的风采。且选几位最突出的陈述。(1)那日,上完实验课,我们匆匆向课室赶,心中构想着逻辑老师的模样。先介绍一下,此逻辑课是我们真光的校本课程。同时,由于我校历史悠久,已近100年,高一时已经开设了校史课。至今任念念不忘校史老师首堂课介绍到的:99年前,那夏理女士飘洋过海,创办了真光女子中学。几乎每年陈香梅女士都要归宁母校,同唱一首校歌,同忆那段往事。快到门口了,车还未停稳,我的眼角被一阵迷朦淡雅的绿纱笼罩了。瀑布般的黑发,随着她的盈盈碎步,在腰间错落有致地摆动,玲珑有致的身段,俏丽挺拔的姿态,衬上那透白底缀以青绿碎花的连衣裙,如杨柳扶风,在我们面前款款摇曳……一如仙女下凡。第一感觉就是,我们和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女老师多有緣啊!(2)班主任余老师长得比较高大,但绝对有着张娃娃脸。初次见面,差点儿被她穿着旗袍的成熟气质蒙骗了。感觉她的言语有种自然天成的俏皮和纯情。仍难忘怀,她的经典语录:我在高中时,很喜欢看课外书,到了大学都基本上没什么可看的了!众人倾倒:她怎么能考上华师的?时间都花在课外书上了啊?她得意洋洋地对我们说:我在大学就学了什么教育心理学的,为的就是现在用来对付你们!众人大惊失色:用得着那么坦白么?……后来,带着我们不到一年,余老师就要谈婚论嫁了,对象是个警察。她还满心欢喜地将婚纱照的光碟带回来,showed给我们看,毫不掩饰地晒幸福呢!再后来呢,她还坚持着穿着孕妇装为我们上政治课。说来巧合,在这一两年当中,我校好多老师都在忙着结婚生子,因此老师换了一拨又一拨。当然,我们更为有接连不断的结婚照,BB照看而乐开了花。谢师宴上,“新丁”还将儿子也带来了呢!(3)刚才所讲的“新丁”,就是接替我们余老师的姚老师,此花名取自《忍者太郎》的某角色,我们都觉得他和这个卡通的外形太像啦。他来自湖南,白白胖胖的,整个人圆溜溜的,声音稚嫩,单眼皮,总觉得若将他和他儿子摆一起,会分不清谁大谁小。他是个很幽默的人,有句口头禅:“你开国际玩笑啊!”真不愧是政治老师,连打趣也要扯到老本行上来。而很经典,最激励我们的是:你们每天都应该两腿一伸,与世无争;两眼一睁,想着竞争。这句话,不仅仅意义好,而且很押韵。他:“我鼓励你们在读书读到很烦心时,拿些杂志什么的来放松一下,不然脑袋就会越读越笨了。”嗯嗯,绝对认同。他有很忘形地说:“我以前读书时有很多减压方法,比如说,坐在那儿看着电灯里电流的流动。”没想到,新丁会这么无聊耶。他又很有成就感地说:“我以前复习都是早早就准备好了,到后尾就看着别人在那儿临急抱佛脚。”原来他还喜欢幸灾乐祸?他又说:“我以前的班主任很紧张我,晚自修课室内剩下我一个,他就趴在外面的窗户盯着我的一举一动。”哇哇,好恐怖哦!(4)先后教我们数学的是两位奇才:胡老师(人称春哥,因其名字中有这个字,且我们都对他肃然起敬。),曹老师(人称炒面,这完全取自他全名的谐音)。两位奇才均来自湖南,前者是柔和派,为人和蔼可亲,身形圆圆的,肤色偏红中带黑;后者是强硬派,为人严厉,身材瘦小,肤色偏青中带黄。他们都有吃烟的习惯,前者更不时有酒精气味飘过。让我们怀疑但凡研究那些深奥问题的旷世奇才,都必须学习李白先生,借着酒兴或烟力来跨越梦想,突破渴望。我们常常窃窃私语:那个天使多好人,那个恶魔总是那么严肃。事实上,恶魔常常苦口婆心地对我们讲大道理,他经常旁征博引,连哲学原理也全部运用上来启迪我们了。还悄悄对我父母说:这样都是为了孩子们好,不严厉些,他们就没有压力感,就很难学好。(古人不也云:严师出高徒吗?他必定是谨遵古话了。)不过呢,有的同学真的挺受不了他的授课方式的。每每数学课,他必定是昂首挺胸地站立着,话音抑扬顿挫,高的时候几乎连天花板也会顶破,低的时候能将地板也压沉。所以说,他虽然外形不够魁梧,但气势却是那么地有威信力。最印象深刻的是,那天,我们课间,在走廊的一个尽头,看到另一个尽头的一个身影。这个身影,穿着墨蓝色的长大衣,双手舒展开,自然地搭在栏杆上。这情形,让人不觉联想到上海滩上……我们都在那儿猜测:那是谁啊?好有型哦。等我们离那个身影越来越近时,怎么有点儿像炒面啊?再急急地,放轻脚步地,向那个身影靠近。果然是炒面!我们都忍着笑,踉踉跄跄地回到课室。真是个百变巨星啊,他有时就像中国帝皇般深沉,有时又像闯荡江湖的大侠,而今就像福尔摩斯,哦,不,考虑到他的身材因素,还是比拟成名侦探柯南更贴切!(5)写到这儿,总觉得文思泉涌,前面漏了些什么。真是旧时不执笔,今日初提笔,千江万马,随写作进程的推进而汹涌澎湃啊!对了,就是我们高一时的英语老师dollar,她也恰好在这时准备当妈妈了。她是我三年高中中,我认为最好的,我最喜欢的英语老师。当然不是因为她介绍我当广州英文早报的小记者啦,而是她的教学方式很适合我们。她剪着男孩子般的发型,听说是谈恋爱时留过长发,说是要改变一下形象,因而,可知其风格也很男性化咯。她讲课十分活泼生动,即使枯燥无味的单词,经由她的阐释,都变得饱满有趣起来,好像不用专程背,也能记住了。她最经典的一句是:如果有知识和金钱给我选,我一定选金钱,所以我的英文名字也叫dollar啊。众人嘘声一片:唯利是图,拜金主义,没想到我们的dollar会是这样的。然而,听到她的解释:缺什么就选什么嘛。众人安静下来,若有所思。再者,其实她的英文名同样取自其中文译意。呵呵呵,原来她有潜台词耶!thatis:我已经博学多才了嘛。(6)压轴戏,终于要在此刻出场了。熊级,各位请勿误会我们这么不尊重级长哦,竟然过分到用动物名来称呼他。其实,他本身就姓熊。他来自江西,曾在那边的高中担任校长多年。他的声音洪亮中又不失柔情,高一的每堂物理课,都让我们大饱耳福了。他十分有演讲才华,记得每次开级会,他用的词语都那么精辟,文笔那么的优美,字字句句都那么的铿锵有力……完全能与《Ihaveadream》的演说者马丁路德金媲美。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427
  • 喷泉之旅(35意外?失职?)

    35意外?失职?(1)过去时引发之一的是,我术后约6,7天,我父母就发现了我的左腿的“内八字”倾向加重了,他们看到我躺在那儿,就很明显地,左腿是从大腿位置向内旋,而引致膝盖内旋,再到脚踝处内旋。而右腿是蛮正常的,既没外,也没内八字,两脚一对比,左边的不寻常就更惹人注目了。他们很担心会否出什么问题,就找到刘专家,向他咨询情况。那刘专家称:只是刚术后的情况,过了一小段时间,配合功能锻炼,就会完全是正常的姿态了。我的父母仍有些不放心,就继续向刘专家了解更多的细节。孰料,这不问还没什么,一问下去,就吓了一大跳,刘专家说:“她本来就外八字脚的,一个女孩子这样的走路姿势多难看,我就在手术中将她的腿调到最好看的位置了(即是有意识地将腿纠正成内八方向)。”“我女儿的左腿本来就是内八的,你弄错了。”我妈妈解释道。这刘专家愕然了一下,没有吭声。(2)其实,好多错误有根可寻,这位刘专家在我手术前一直无帮我做过任何的细致检查,全都是那个“阎罗王”负责干的。刘专家本人对我的病情并非全面清晰丝毫无差错地了解,他只是靠那个实习医生来认识我的情况,并凭借以往经验来为我这个与从前完全不同的特殊个案进行诊治。用马列主义的经典理论来解释,就是脱离了实际情况,教条主义,本本主义。实习医生本身水平有限,以往经验极易因原封不动而不再适用。若不用与时俱进的实践为经验注入源头活水,又岂能再次取得成功?又也许,人比较容易被自己头顶上的光环蒙蔽双眼吧?被众人欢呼喝彩的声音堵塞耳膜吧?被迎面而来的馥郁香气熏得魂心旌荡吧?他会自己感觉超级良好,甚至在旁人的赏识下渐渐升任为威力无穷的神,自能治百病,悬壶济世了。但事实上呢?也许,懂得适时回首青少年时代兢兢业业的自己,更让你真真正正地德高望重吧?更让你永葆成功,芳名流传千秋万世吧?无奈无言,有多少人能坚持做到呢?这一个过去时,太凝重,因为它并非仅仅属于过去,它也许要一直伴我走下去。(1)过去时引发之二,也是个震人心魄的事件吧!那天我入了手术室以后,也不知道是进行到消毒还是打麻药或其它什么环节时,我侯在手术室大门外的父母遇到了一件让他们惊骇不已的事。就是那个已经进入到手术室有近10分钟的“阎罗王”,竟又走出来,问我父母,我手术前拍的那些x光片在哪儿。他们要看看左右腿的情况,还差点以为要做手术的是我的右腿!顿时,我父母吓得面色可能比我昏迷了的那几天还要青!“那些x光片是由你们医生保管的啊,我们连一张也没有保存啊!”我父母回应。(2)那“阎罗王”就有点茫然地急忙乘电梯下去办公室或x光片库找,幸亏过了十几,二十分钟,父母见他手拿几张片子从电梯出来。然后,又焦急地冲进手术室。我看这“阎罗王”也真难为他了,别人消毒一次,他两次,要再换衣,戴帽,口罩,手套的,真麻烦。幸运的是,他找到了x光片,手术室的医务人员问了我两三次是哪条腿动手术,我都很坚定地回答是左腿,而且左腿上还有那根用于牵引的未拔掉的针。(3)唉,面对一名活生生的躺在手术台上的患者,也会有如此差错,那些小小治疗,如牵引,上钢板,打石膏那些,重视程度岂不更令人目瞪口呆?难道由于规模大,就会顺理成章地有小混乱,有管理不善,有小差错?也许,你们错得起,也不避讳错,因为你们的资本高如泰山!而任何一个患者,即使是个初至人世的未足月的婴孩,丝毫都错不起啊。(4)有不少人问过我:为什么手术失败了,不去索赔。我基本上没有详细回答过,因为只言片语根本无法道清原因。首先,手术失败,是以什么作为标准呢?并没有发生残废,伤亡等事故。不就是腿脚不大灵便吗?何况,术前,也千强调万强调是有风险的。这只是风险造成的小意外而已,在他们看来。再者,我们都在术后一年一年地盼着情况好转起来,我们都在细细观察着情况,我们都在怀揣着一个美好的梦想。有谁会那么狠心地在手术后两三年就否认了自己完全康复的希望呢?而等到你真的发现情况不妙,你的美梦似乎没有尽头,想要索赔,相信也早已过了法定的起诉期限了。最后,即使是一开始你就去起诉了,你就赢了,你就争取到了正义,你就得到了赔偿,那又如何呢?赔偿能够换回一个健康的身体么?能够给予曾经受伤的身心完好无缺的抚慰么?所以说,太多的无奈,只能是心里明白,却总是难以改变。(1)这样的事,每想起来,都有阵寒冬冽风刺透我的骨底。除非你了解到某医院医生的医德很好,这个好未必指要十分高尚,但是要极尽一个从医人士的职责,竭诚对待病人,那你就去投医吧,不然你会后悔的。对于那些热衷靠美容术隆鼻,增高……的爱美人士,也是多留个心眼吧,有时候,即使你有钱也不代表它能为你换来一切的,如迈克尔杰克逊,他的鼻子在金钱与美容术的交替作用,互相渗透的功力下,却成了这般模样,幸亏他还有迷人的歌喉与魅惑的舞姿。而这位刘专家,我们在前思后想之后,觉得要展示我们对他的尊重之意,以及祈求他能在为我实施手术时更加倍地恪尽职守,必须通过每次手术前都向他递交有点儿分量的红包的方式来实现。回想当初,他说:我先帮你们保管着吧。事实上,递出去的红包泼出去的水,一去不复返了,此地空余伤兵泪,彼地难闻羌笛音,只剩败将无限悔……于是,很傻地安慰自己,毕竟送红包就是种不正当的行为,甚至是无耻的手段,由此引申成的令人伤痛的结果也是理所当然的了。但那些长到1.65m的美女们,还总嫌自己不够挺拔,硬要让医生敲断自己的两根骨,再用金属器物镶入人体中,辅助长高,我觉得那比我牵引的钢针还要残酷!更让人痛心疾首的是:手术过后,竟要依靠拐杖走路,用残疾去换身高,值吗?还要留下老来,或中年就风湿骨痛,骨质增生等后遗症,这就是美容带来的福音吗?(2)我并不反对追求完美,“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是一个心智正常的人的本能愿望,但“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完人是不存在的。成为一个次完人,也是要冒很大风险的,要付出不少代价的。而这样的风险与代价又很容易以能保全一个次次完人的愿望而产生另外的风险代价。所以,没有100%的把握,请勿轻易让那手术刀划过你那本天然雕饰的肌肤。任何人历尽岁月的侵蚀,在外貌上都会有所体现。但一些内在的美亦会随着外貌的美的减退而丰满起来,处理得当,更能使两者相得益彰,使个人的整个人生都保持着不减的魅力。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399
  • 喷泉之旅(54 大医有魂)

    54大医有魂自上次住院也有一年多了吧,17层的风光已不再尽收眼底。双眸捕捉到的更多的是人性的光辉。(1)可能那次如此有强制性的牵引,我都用泰然的心态熬过了;这次便自然显得柔和多了。虽然,还是全日制的仰泳姿势,还会感觉脚后跟无比酸痛。但都被和煦却不刺目的光辉融化了,柔化成了暖人心扉,沁人心脾的真情涓涓流淌……牵引后的第三天清早,醒来,正沐浴于柔和阳光之下,望着窗外并不纷繁,却真挚简单朴实的景色,若不是无法下地行走,还完全以为自己正全身心处于大自然的拥吻与眷恋之中,舒适坦然,毫无顾虑忧伤。直至护工,护士进进出出,不时发出洗手,洗脸盆,派探热针等声响,打破了刚才的宁静,我还全然忘了自己正身处于白色世界中——一个本无安详而只有安寂可言的地方。(2)隔壁床的护工阿姨照料好病人后,和我扯上了话题,前面讲了些什么,我全忘了。而这一段,才是使股股暖流在我心田中穿流不止,馥气翼韵的。她说:昨晚,见蔡医生亲自过来,为我加了一个称砣。我惊讶:几点钟啊?我一点感觉也没有的?她:都近凌晨了吧?刹那,就是刹那,我坚硬的心一下子变得比棉花还柔软,是被一种称为爱的力量的东西攻破了,融化了……亲自?凌晨?蔡医生完全可以派手下一个实习生来啊!他即使是恰好轮值夜班,也无需这么辛苦啊!早上找个小医生弄就行了啊。(3)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答案早已明朗于我心。而护工阿姨以下表示疑问的话,更表明了他的动机。小妹妹,你真的不知道昨晚有医生来过吗?他换称砣,与你的腿有那么大的关联,你不会没有感觉吧?我摇头。她更展现衣服难以置信的表情:不会吧?全间病房的人,都醒了,见到那个医生啊!你真是烂训啊!小心哪天晚上被人当猪宰了也不知道啊!虽然,被杀后受害者竟不知凶手的结论很吓人,但一切豁然开朗了。开心,感激,感动……所有积极的心情都在那一刻腾升火树银花!(4)我动了动右腿,并不觉得重了,是那么自然,毫无痛苦。蔡医生,多么用心良苦的好医生啊!知道小孩子对痛尤敏感,眼见了更会错以为称砣会增重好多好多,现从心理上畏惧不已,这更不利于治疗。但小孩子也有一个特质:睡觉睡得好死,难以轻易受干扰。因此,正顺应这个好的先天条件,来处理我这个普通小孩最有效不过了。估计,蔡医生也冒了一定我是失眠小孩的风险,那么我更会对他的“夜袭”行为加以猜疑。然而,他的心理学知识过硬,无论是对我的疾病,抑或心理状态,都在时间不长的接触中了如指掌。感激他,为我大大减轻了治疗的痛苦,却牺牲了他自己宝贵的休息时间(其实,蔡医生平时很少会按正常时间下班,一般都是一拖再拖,在处理完门诊部的事务后,又会亲自去探望病人,从而成为最晚走的一个)。(5)啊,真正明白了大医有魂的深邃内涵。真正的医生,是掏出自己的那颗心,悬壶济世,设身处地地为病人疗伤的。他同样看到了病者的灵魂,尤为脆弱的心灵。他从来没有忽视过病者身与心的同步复原。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395
总21页,文章8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