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喷泉之旅(60感恩自在心)

    60感恩自在心(1)由于我这种病例在南方挺罕见的,引致术后有一批又一批的医护人员来探望询问。我一一如实相告。无奈于同一个问题,也要反复答上多次。其实这还蛮好的,这证明大家重视,多人重视了,再罕见的病,也能集中更广泛的治疗方案,求得早日择其最优,惠及后患。那个牵引,只是一个小插曲,蔡医生依旧尽己所能去减轻治疗时的一切痛苦。他从来默默无闻地工作着,连涉及自己最想知道的医治问题,也尽量回避直接提及敏感之处,常靠观察去捕捉病人的状况。(2)而接下来的日子里,黄医生更是做出了令人刮目相看的举动。让我深愧有眼不识良医。这天,他来巡房,发现对面床的老奶奶手上的吊针针头的胶布松了,便马上唤来护士。那个护士见状,便立刻拿出胶布为老奶奶加固一层,口中似不那么明白:刚才还粘得好紧的啊,不知为何会那么容易松了。而黄医生就很坚定地回应到:不要说刚才,要讲长久!护士只好灰溜溜地,仔细检查胶布后,急急离开。好个正直的黄医生啊!又那么细心,别的人都不一定会留意得到呢!不过呢,他是否已经堕入肥皂剧的爱河中去了呢?他的这一段话,难道不像引用于“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吗?长得那么飞仔模样的他,居然如此理智,如此有责任感,他的爱情观居然如此忠贞。真令人难以置信!当然,使人刮目相待,绝不仅仅是此事。(3)那天,我正在照灯,就是用紫外线为伤口杀毒。可能是那盏灯放得近了些吧,我觉得有阵热气先是在我的大腿处沸腾,后来,慢慢地就上侵至腰,身体,脖子,额头。但我无法亲自将灯移开,也不知道这个距离是否适中,就忍着热气,盼着结束时间按的到来。等到巡房时间,黄医生跟我说:你很热吧?怎么不让护士帮忙移开灯呢?我正大惑,他如何知道呢。他已伸手摆好照灯的位置了。后来,我想,应该是他望见我额头有汗吧?真的好细心哦!就像大哥哥一样,很会照顾小妹妹。到了后来,回院拆钢板时,黄医生又在我手术那早,很善解人意地问道:要先给你吊些葡萄糖吗?肚子饿了吧。我当时并不大饿,而听见他这么体贴的话,更是飘飘然了,竟忘了饿为何物,答道:我不饿,不用了。但他还是坚持让护士为我先吊上了。感动……每当回想起来,庆幸遇到这么一位亦医亦亲的好人。(4)再后来,在手术室拆卸完,缝好伤口后,一切顺利完成。黄医生用他那明朗的声音告知我:做好晒啦!字不多,但让我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知道是要与手术真正的绝缘了。(5)在我出院以前,他又详细地向我传授了一次使用拐杖的要领。(6)也许,听我描述完他令我感动的事后,大家不会认为真能如此值得怀想赞颂。那就可能是我无法将本身的过程,人物的言行生动形象得展现出来咯,但当你身处其境时,保证能为之动容。再者,那时的我太弱太小了,又病又痛又苦……任何再简单的问候,都能使我身心俱悦,更何况是发自真心的关怀与爱心呢?的确,有了爱的哺育,我的伤口的愈合速度都快了呢!(7)好感动好感动,一直想将在心底涌动了无数遍的感激之情,通过语言表达出来,但在见到时,又欲言又止,生怕太肉麻。可恨自己是那种善于将感情埋藏心间,却不善张扬的人。但愿,“祝福自在心”这句话换在感激之情上同样真挚吧。“感恩自在心”所有我多年来,乃至这一辈子都铭记的恩人们,你们通过心灵的微波,感觉到我的肺腑之言了吗?但愿可以……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33
  • 喷泉之旅(35意外?失职?)

    35意外?失职?(1)过去时引发之一的是,我术后约6,7天,我父母就发现了我的左腿的“内八字”倾向加重了,他们看到我躺在那儿,就很明显地,左腿是从大腿位置向内旋,而引致膝盖内旋,再到脚踝处内旋。而右腿是蛮正常的,既没外,也没内八字,两脚一对比,左边的不寻常就更惹人注目了。他们很担心会否出什么问题,就找到刘专家,向他咨询情况。那刘专家称:只是刚术后的情况,过了一小段时间,配合功能锻炼,就会完全是正常的姿态了。我的父母仍有些不放心,就继续向刘专家了解更多的细节。孰料,这不问还没什么,一问下去,就吓了一大跳,刘专家说:“她本来就外八字脚的,一个女孩子这样的走路姿势多难看,我就在手术中将她的腿调到最好看的位置了(即是有意识地将腿纠正成内八方向)。”“我女儿的左腿本来就是内八的,你弄错了。”我妈妈解释道。这刘专家愕然了一下,没有吭声。(2)其实,好多错误有根可寻,这位刘专家在我手术前一直无帮我做过任何的细致检查,全都是那个“阎罗王”负责干的。刘专家本人对我的病情并非全面清晰丝毫无差错地了解,他只是靠那个实习医生来认识我的情况,并凭借以往经验来为我这个与从前完全不同的特殊个案进行诊治。用马列主义的经典理论来解释,就是脱离了实际情况,教条主义,本本主义。实习医生本身水平有限,以往经验极易因原封不动而不再适用。若不用与时俱进的实践为经验注入源头活水,又岂能再次取得成功?又也许,人比较容易被自己头顶上的光环蒙蔽双眼吧?被众人欢呼喝彩的声音堵塞耳膜吧?被迎面而来的馥郁香气熏得魂心旌荡吧?他会自己感觉超级良好,甚至在旁人的赏识下渐渐升任为威力无穷的神,自能治百病,悬壶济世了。但事实上呢?也许,懂得适时回首青少年时代兢兢业业的自己,更让你真真正正地德高望重吧?更让你永葆成功,芳名流传千秋万世吧?无奈无言,有多少人能坚持做到呢?这一个过去时,太凝重,因为它并非仅仅属于过去,它也许要一直伴我走下去。(1)过去时引发之二,也是个震人心魄的事件吧!那天我入了手术室以后,也不知道是进行到消毒还是打麻药或其它什么环节时,我侯在手术室大门外的父母遇到了一件让他们惊骇不已的事。就是那个已经进入到手术室有近10分钟的“阎罗王”,竟又走出来,问我父母,我手术前拍的那些x光片在哪儿。他们要看看左右腿的情况,还差点以为要做手术的是我的右腿!顿时,我父母吓得面色可能比我昏迷了的那几天还要青!“那些x光片是由你们医生保管的啊,我们连一张也没有保存啊!”我父母回应。(2)那“阎罗王”就有点茫然地急忙乘电梯下去办公室或x光片库找,幸亏过了十几,二十分钟,父母见他手拿几张片子从电梯出来。然后,又焦急地冲进手术室。我看这“阎罗王”也真难为他了,别人消毒一次,他两次,要再换衣,戴帽,口罩,手套的,真麻烦。幸运的是,他找到了x光片,手术室的医务人员问了我两三次是哪条腿动手术,我都很坚定地回答是左腿,而且左腿上还有那根用于牵引的未拔掉的针。(3)唉,面对一名活生生的躺在手术台上的患者,也会有如此差错,那些小小治疗,如牵引,上钢板,打石膏那些,重视程度岂不更令人目瞪口呆?难道由于规模大,就会顺理成章地有小混乱,有管理不善,有小差错?也许,你们错得起,也不避讳错,因为你们的资本高如泰山!而任何一个患者,即使是个初至人世的未足月的婴孩,丝毫都错不起啊。(4)有不少人问过我:为什么手术失败了,不去索赔。我基本上没有详细回答过,因为只言片语根本无法道清原因。首先,手术失败,是以什么作为标准呢?并没有发生残废,伤亡等事故。不就是腿脚不大灵便吗?何况,术前,也千强调万强调是有风险的。这只是风险造成的小意外而已,在他们看来。再者,我们都在术后一年一年地盼着情况好转起来,我们都在细细观察着情况,我们都在怀揣着一个美好的梦想。有谁会那么狠心地在手术后两三年就否认了自己完全康复的希望呢?而等到你真的发现情况不妙,你的美梦似乎没有尽头,想要索赔,相信也早已过了法定的起诉期限了。最后,即使是一开始你就去起诉了,你就赢了,你就争取到了正义,你就得到了赔偿,那又如何呢?赔偿能够换回一个健康的身体么?能够给予曾经受伤的身心完好无缺的抚慰么?所以说,太多的无奈,只能是心里明白,却总是难以改变。(1)这样的事,每想起来,都有阵寒冬冽风刺透我的骨底。除非你了解到某医院医生的医德很好,这个好未必指要十分高尚,但是要极尽一个从医人士的职责,竭诚对待病人,那你就去投医吧,不然你会后悔的。对于那些热衷靠美容术隆鼻,增高……的爱美人士,也是多留个心眼吧,有时候,即使你有钱也不代表它能为你换来一切的,如迈克尔杰克逊,他的鼻子在金钱与美容术的交替作用,互相渗透的功力下,却成了这般模样,幸亏他还有迷人的歌喉与魅惑的舞姿。而这位刘专家,我们在前思后想之后,觉得要展示我们对他的尊重之意,以及祈求他能在为我实施手术时更加倍地恪尽职守,必须通过每次手术前都向他递交有点儿分量的红包的方式来实现。回想当初,他说:我先帮你们保管着吧。事实上,递出去的红包泼出去的水,一去不复返了,此地空余伤兵泪,彼地难闻羌笛音,只剩败将无限悔……于是,很傻地安慰自己,毕竟送红包就是种不正当的行为,甚至是无耻的手段,由此引申成的令人伤痛的结果也是理所当然的了。但那些长到1.65m的美女们,还总嫌自己不够挺拔,硬要让医生敲断自己的两根骨,再用金属器物镶入人体中,辅助长高,我觉得那比我牵引的钢针还要残酷!更让人痛心疾首的是:手术过后,竟要依靠拐杖走路,用残疾去换身高,值吗?还要留下老来,或中年就风湿骨痛,骨质增生等后遗症,这就是美容带来的福音吗?(2)我并不反对追求完美,“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是一个心智正常的人的本能愿望,但“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完人是不存在的。成为一个次完人,也是要冒很大风险的,要付出不少代价的。而这样的风险与代价又很容易以能保全一个次次完人的愿望而产生另外的风险代价。所以,没有100%的把握,请勿轻易让那手术刀划过你那本天然雕饰的肌肤。任何人历尽岁月的侵蚀,在外貌上都会有所体现。但一些内在的美亦会随着外貌的美的减退而丰满起来,处理得当,更能使两者相得益彰,使个人的整个人生都保持着不减的魅力。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30
  • 喷泉之旅(69 赏雨)

    69赏雨夏天的雨,是下得那么的奔放。夏天的雨,是下得那么的豪迈。夏天的雨,是下得那么的不羁。在过去的两年半中,每次雨儿降临,我都只能在室内凝神,静静地听着雨水划过窗璃,留下一个个模糊的身影,再谛听雨滴落到地面,漾起的滴滴,嗒嗒,哗哗……的响声。想象着雨滴儿是以何种姿态扑向大地的怀抱的呢?是垂直着触碰,然后以触点为中心,瞬间萌长出一朵脆弱而剔透的花儿么?是斜斜地触到,然后以地面为躯体,刹那塑雕成一弯旖旎且柔艳的人鱼尾么?是恰遇清风,幻化成为一叶纸飞机,轻轻掠过大地的肌肤,又和另外一朵花,一弯尾融合了吗?今天,在复学后的大半个月的这天,放学后,我们刚来到学校的凉亭位置,夏雨造访了人间。众人匆匆躲到亭子里,房檐下。而我,却迟疑了。雨,这就是我久违了的雨。我的发梢是那么长的时间没有受到你的抚摩。我的躯体是如此久地盼着你的亲吻。我的指尖是怎样地眷念你的体恤。我的手掌是何等渴望你的滋润。我的双足是多么怀恋你的温存。望着雨出了神,乃至灵魂出了窍的我,最终被同学拉到了亭子里面。我坐下,将身子扭转,伸出双手,任雨滴落在手上。好冰凉的感觉!好舒心的体验!渐渐地,雨越下越大,沿着亭顶,落下;避开亭檐,一阵阵地飘了进来,就像是挂满了雨珠儿的晶莹的丝幕,纱帘。雨滴落到我的脸上,衣服上……雨,沾湿了我的黑发,眉毛,顺着脸颊,流向下巴,又继续雀跃着奔向勃颈……啊,这就是梦回千转的雨,这就是万物春风的雨。我们从来就没有分离过,我们的心一直相连着……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30
  • 喷泉之旅(79几分彷徨)

    79几分彷徨(1)似乎是一眨眼,又似乎是历经了千年,那个被无数师兄师姐称为“一考定终身”,那个惹得天下父母心弦紧绷,那个被历尽“文革”磨难的青年人殷切渴求的高考终于在我们面前停下来了。(2)在填报志愿时,想得更多的是入学后的问题。一直想,不如干脆选择特殊学校吧,那儿的设施更完备,那我就可以更自立了,可以更少地找人帮忙了。但是,Liyingji,你会从未上过普高就甘心留在那儿吗?大学,是那么神秘,那么地令人向往,我是多么渴望能身处其中啊。再者,大学,能让你有更多机会和优秀的同学交流,从而不断促进自身的进步(这里,解释一下,我并不是说特殊学校里就没有优秀的同学,人才是无处不在的,就如美好事物,只是需要大众发现的眼光。然而,目前,国内设立的这一类学校,能够进入里面学习跟我情况相仿的人是少之又少的,一般而言,能够读到中职,都已经是挺罕有的了,因此,想要相互促进并非一件易事。)。唉,所以,这个打算,就将它作为一条后路吧。(3)雨丝纷纷,3天的考试在经意与不经意间过去了。没有什么意外,我们是在本校考,不存在不适应环境的情况。分数出来了,还是那么地稳。还记得口语考试第三part是描述《当幸福来敲门》中,父亲带着儿子坚韧不屈地四处寻职的片段。望着那个A,希冀它会带来更多的福祉。重本线出来了,毋庸置疑,我如愿地在它上面。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29
总21页,文章8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