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喷泉之旅(82假如再给我三天健康)

    82假如再给我三天健康当阿拉丁神灯摆在我面前,我会许下一个心愿。当熠熠流星闪过天际,我会道出一个希冀。当点点烛光耀萦帘眸,我会表明一种渴求……(1)众人一再执著于我病况的成因,我也曾一度困顿不已。直到今天,前因后果,来龙去脉,每个因素,不论是根因,或次因,全都已经豁然于我心。但,再执著其中,无补于事,再追究一切,亦难再挽回。(2)众人一再执著于我身体的康复,一再催促手术治疗,我也曾以为医学是万能的。然而,经历了那么多次治疗,多少勘破了一些道理。不能再苛求在短期内恢复健康,只能小心翼翼地维持现状,留心医学界的发展,等待最合适最万无一失的治疗方案的诞生。虽然不清楚何时,或能不能成真,且让我创设三天健康生活的情景吧。(1)第一天,我选择将它留在家庭中。当万物仍未全部苏醒,鸟儿的歌喉还未放开,我已经起来了,为父母准备好早餐。然后,开始收拾房子,洗净所有待洗的衣物,拆卸下每一张窗帘洗好晾到太阳下,一丝不苟地擦洗每一扇窗户,打扫干净整间房子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件物品,再用深浸了消毒液的地拖拖净地板,待地板干后,喷洒上百合香水。为每一盆盆景浇上恰到好处的水,补充应有的营养。临近中午时分,我将去超市或菜市场挑选父母最爱吃,最新鲜的食物。回来后,细心精心地炮制一顿午餐(诸位一定很怀疑煮出来的东西的滋味的了,这个还是可以放心的,因为平时,我也会在大人煮饭时,在旁边偷偷师的,相信厨艺不会太烂)。午饭半小时后,我会独自一人带上照相机,逛逛家四周的地方,走走一些依靠轮椅和拐杖难以到达的地方,同时四处猎猎奇,观察一些平时很少机会看到的人、事、物。也许,我会越逛越远,我会逛得留连忘返,但到了傍晚夕阳西下时,我就要回去了。这一天,我承诺了,所有的事务都留给我办吧。纵使这一天是那么的短暂,所能完成的是如此少。晚餐,是一顿内容完全有别于午餐的饭,我要将它煮得可口美味。洗好碗,我会和父母一同外出散散步,尝试与久违了的三人行擦出一组新的火花。我想,我们会散半小时,一小时,两小时……如果不是天太黑了,走得太远了,非安全因素上升了,我们会这样一直走下去,我会陪着父母一直走下去,直到我们生命的尽头。终有那么一个钟点,我们要回家,我们要复倚港湾。再将房间的每一处摆设布置得整洁,天衣无缝,我的第一天也即将结束了。躺到床上的我,肯定是忐忑不安的,甚至想要彻夜不眠,以充分享受健康的福祉。然而,明天我还有很多计划,若今天死撑着不睡,明天恐怕就要泡汤了。于是,将一整天每个幸福的一幕幕重新在脑海中演绎一遍,以免记忆的消褪。再静静地入睡……(2)第二天,我会第一时间赶回初中和高中校园,漫步于古树苍松,林荫小间中。我会下到操场中,环绕着跑道跑一圈,两圈,三圈……然后爬上看台的最高处,呼吸深深几口新鲜空气,再举起相机,从不同角度记录下刚才的足迹。等到体操广播声响起,我将跟随师妹师弟一同舞动手脚,做起真光的自编操。我还要参加一次新生军训,去和同学们共同站军姿,走军步,组方队,拉歌……让皮肤尽情地被阳光晒成古铜色。离开操场,我会去到那片青葱的草坪上,悄悄地轻轻地放倒身体,任小草环绕着我的整个身体,勾勒出我的人型。任全身感受着那种自然的,纯粹的,朴素的温柔,双眼直视魏蔚蓝天,任光与影自由交汇,任时光悠悠逝去……我要去认认真真一级级地爬爬教学楼的楼梯,待午休时光的钟声响起,和同学们一起飞奔向饭堂……饭后,和好友们肩并肩地漫步于美丽的校园中。然后,我会邀请四五好友,共度我的第二天。首先,我们将前往舞池,伦巴,恰恰,探戈,华尔兹,快三,慢三,或者Hip-Hop……随意扭动舞躯,尽情续一次儿时的梦。然后,我们将奔向溜冰场,尽情舒展身姿,填补曾经的遗憾。接下来,我们会去逛花街,掌心对着掌心,一双双手三三两两地十指紧扣,在人潮中节奏错落有致地走着,不时相互瞧瞧,扯几句闲话……并不仅仅是花儿的美吸引了我们,更重要的是,这是我们聊天增进感情的最好机会。你们曾经多少次,在逛花街时,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总感到心中有那么一小片空白。然而总是矛盾:你们明白,这片空白的主人也明白,我们应该共同进退,共同构成一本最完整的相册,我们都在尝试,我们都在努力;但你们更明白,这片空白的主人更明白,路太窄,人太多,而勉强尤其是勉强他人,是难有幸福的。鲜花的美早已觊觎着这片空白,因此,相册上少了一张笑脸,但多了一分艳美……华灯初上,夜色迷人,恰逢烟花盛典,且让我们再次同赏今宵良辰美景。手牵手,肩并肩,脑袋挨着脑袋地观赏火树银花的感觉是多么的美妙,真愿这种感觉永无休止的那刻……(3)第三天,当晨曦仍羞答答地躲在雾姐姐的身后,我早就急急醒来了。这一天,是我的旅游天,是我去赏览祖国名山大川,骄致美景,领略祖国独特风情的大好日子。“黄山归来不看岳”,昨晚我已经登上了山顶,等待着日出的壮丽。早已憧憬着这座古山的奇松怪石,今日踏过崎岖的路,翻过嶙峋的道,终顿悟那句脍炙人口的赞语。“不到长城非好汉”,我的第二站必然是气势磅礴,凝聚了中华民族浓厚心血与超群智慧的长城。我会从它的起点,锲而不舍,一步一脚印地走到它的终点,向构筑这一伟大工程的劳动人民致以深深的敬意。“桂林山水甲天下”,桂林是我的第三站,也是我今日旅程中的最后一站。小小竹排一叶扁舟,载着一个梦,载着一段情,载着一颗心,荡漾于清澈见底的江水中。随着行程的推进,江面皱了,又舒展开,接着,下一泛江面又浮现花纹……到达岩洞,深一脚,浅一脚地往里面探访……(1)三天,很快就过去了,水晶鞋消失了,南瓜车别了……大家肯定会觉得情节设计得不合理吧,不现实吧。呵呵,但没办法啦,这就如演戏剧,总得有删减的情节,总会发生一点儿荒诞的事情。那三天的健康身体状况还会停留在我这儿么?不会了,因为,还有很多与我情况相仿的同伴,他们也需要这样的设想,他们也需要有这样的梦,那三天同样会眷顾着他们。我已经很满足了,三天似乎一天过得比一天快,但拥有过就应该满足了吧。(2)回归现实,活在当下。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要用它们来寻找光明。一路上我一直用心走着。自立自强,是生命的恒久基石与主题。不要让自己离开了某人就无法继续生活下去,我不时告诫自己。不是不需要被关爱,不是不需要被鼓励,只是更需要分分秒秒的顽强奋斗,只是更需要在珍惜保护自己身体的前提下,自强不息。只是更需要给予关爱,给予鼓励……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716
  • 喷泉之旅(42夜幕,泪帘)

    42夜幕,泪帘(1)这一次牵引与我无缘,即便这样,我仍等了9天才被安排手术。然在等待的第4天,连我自己也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正是晚饭时间,我却什么也吃不下,突然爆发了那么多个月来,从未有过的哭声,声音不算大,但隔壁床的人都能听见。“妈妈,这次手术我可不可以不做啊?……”我攥着妈妈的手问道。“傻女,做了你才会好起来啊!”“不,我觉得不会做好的,我好害怕会做坏了。”“肯定能好的,相信妈妈,两只腿都做了才能平衡啊。”“为什么人家都是一条腿有毛病,我却是两条?太不公平了!这个天太不公平了!”“不要这样好吗?来吃饭吧。”妈妈泪眼婆娑地劝我。“不是说好人有好报的吗?为什么不是?为什么偏偏那么多坏人逍遥法外,好人却要受这些罪?……”我嘶喊着,嗓子彻底沙哑了。“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要做这个手术!我不要!”(2)如今,已过去8年了,我记不清那晚自己是怎样度过的了。只知道,在这次手术后,通过x光片判断,我的右腿股骨头仍呈半脱位状态,医生并无怎样将我的关节纠正为正常状态,那些钢板螺钉象征性地镶在了我的腿骨和盆骨上。我这一刀是白挨了,腿骨无辜被切断,又被接上。还要挨拆卸那一刀。至今我仍惊异于自己那次号啕大哭的异常反应,竟那么有先见之明。事实上,那刘专家心里清楚在第一次为我的左腿动手术时,复位过紧,幅度过大,让我失血严重,这次便害怕起来,只敢采用保守疗法,以免再出大问题。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705
  • 喷泉之旅(47 猎人与狼的对峙)

    47猎人与狼的对峙时光似箭,转眼已到了毕业考了。若没记错,是分了三天来考的。学校专程派了老师,到我家里监考。她就坐在我身旁,盯着我的一举一动。那情形,就如旷野无人的大草原的中央,一猎人与一大灰狼对峙着。万籁俱寂,但余笔尖与纸摩擦时迸出的沙沙声。只有英语听力,原汁原味的口语声……事实上,我并不觉得特别紧张,因为在从5年级升上6年级时,也有一次期末考,也是监考老师与我一对一,不过那次并不是一次超级重大的考试,气氛自然没那么紧张。三天,就这样过去了。虽然,对具体几分,心里没法估计,但我有信心定能通过!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697
  • 喷泉之旅(3 开始治疗的征程)

    3开始治疗的征程(1)在那段岁月里,广州城内著名的大医院都让我们跑遍了。有的医生坚持一定要采用西式疗法,即开刀手术,说唯有这样才能彻底根治,才万无一失,有的则认为应运用中式的保守些的疗法,以免伤筋动骨,牵连身体的其他部位。而给我父母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省人民医院的一位30刚出头(当时,于人们心目中,这个年龄临床经验少,并不怎么可靠)的医生,建议制作一个特殊的木架,强制将我的双腿固定在架上,持续至少一年的时间。但父母心很软,哪里愿意年幼的女儿去受这一年的苦啊,更何况也不确定疗效如何。因此,虽之无需开刀留疤痕,但1年,真的太漫长了,对于一个稚嫩的孩子而言,它犹如玄装取经之路。这整整1年里面,只能把我整个人固定在床上,只能平躺着,剥夺了我舞手蹈足的自由,这何等残酷?所以,此方案被放弃了。这段经历,是父母双眸溢动着透明液体,声音哽咽地给我回忆起来的:太后悔当初没有采用了那名医生的建议,如今回望,仔细分析,若听了他的话,那日后的苦,应当在萌生之前就已灰飞烟灭了吧?但人的预知能力毕竟是有限的,面对从未熟悉的事物尤为如此,谁也无需自疚,只要尽力了。(2)辗转了无数医院后,爷爷奶奶等长辈们认为,距离近,送汤,饭也方便,我便叶落归根般回到了出世的医院——广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主治医生长什么样子,我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只知道他为我施行了蛙式手法复位术,石膏托外固定九个月的方案。这是1岁零10个月时的事了。乍听上去,我还以为是保守的中式疗法,不用开刀。直到听了妈妈的回忆,还有我自己的零星记忆,我才知道原来也是要进入手术室的。有时候,总觉得自己好怪,会缠着父母讲讲我记忆中缺失的片段,在听的时候,仿佛那从来就不是我的亲身经历,而是在描述另外一个人的故事……难道我真的此等健忘?也许的确太年幼了吧?抑或学会了选择性记忆?事实上,那时的某些片段,仍铭刻于我的心间,纵使我不曾提笔记载半滴,它们却毋庸置疑地伴随我的潜意识至今。(3)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第一眼见到的就是长着四只眼睛,两个嘴巴……五官都是是双重了的爸爸,是我喝醉了吗?应该是麻醉药自己本身还未醒吧?它不愿意孤伶伶的,就让我多陪它一会儿咯。当时的我太小,便在九个月分三个疗程的治疗中,三进三出手术室,都运用了不折不扣的全麻方式。(难怪我现在总笨笨的了。)见到那个样子的爸爸,我还咧开嘴笑得好开心。幸亏没有蚂蚁在我面前经过,不然,我肯定以为那是蜈蚣!术后过了好几天,终于完全清醒了,终于恢复了顽皮本性,然而,却调皮不起来了。我的人虽躺在那儿双眼却极不安分沽溜溜地转,顺着自己的脖子往下望,意外发现,从腹部到脚踝处,已被不知名的硬梆梆的白色物体,裹得严严实实的,俨然大半个木乃伊。再试图抬抬腿,做了无用功。不过,我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还是睁大了双眼,天真地望着这个白色世界。根本就不知未来的九个月,只能待在床上,连翻个身,坐起来,也要有项羽先生“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豪情才行。更蒙在鼓里的是,未来九个月中,我的肚子和双腿,要住在这个白色的森严的城堡里,无论天气怎么热,无论城堡多么坚固,都要一直坚持着,以求用汗水浇灌,用耐性孕育公主与王子的幸福美满生活。到那天,我的双腿也就可以解放了,又能去抱抱草坪旁的大树,又可以四处追着蝴蝶跑了。(4)当这半个木乃伊造型伴随着我过了几个星期,苦楚开始如长春藤爬满我全身。20多天,不能洗澡,即使空调,风扇,冰块……一切能用于降温散热的工具都被调用上了,仍难敌那白色城堡的迅速升温。我用小手不断地敲打那城堡,盼望它能穿半个小洞,或裂点儿缝,不争的是,我的小手在它强硬态度的威胁下,已酸痛不已,唯有宣布投降。但我始终不甘心,便从原来的明,转为暗地里行动。我将小手掌摊平,小心翼翼地,慢慢地,轻轻地,尝试把手放进城堡里。然而,我的手仍是有厚度的,就恨不得它们能随时压缩成相片,那就可以随心所欲地进出城堡了。很明显,小脑瓜想出的办法都不奏效,便不得不向大人求救了,小嘴一整天嚷得最多的字就是:痒,痒,痒……弄得父母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后来,妈妈想到用分散注意力的方法,来舒缓我对痒的知觉。那就是讲故事,什么小白兔拔萝卜,大灰狼与小红帽,小猪盖房子,白雪公主……听得都快倒背如流了。再后来,进入秋凉天气,情况就好多了。再再后来,又渐渐返回夏季的闷热,上面的场景又似意犹未尽地再上演了。(5)难道这九个月里面,我就只能过着如此枯燥的生活了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啦,三个疗程,每次都是在手术后,住院2~3星期,就可以回家休养了,等到两个月后,再回去进行下一轮手术。那么在家的日子,除了受天气的干扰,我的生活还过得蛮富足的。可以用手撑着,在大床上东爬爬,西爬爬;又可跟着电视里面的人舞动起来,虽然只能用手模仿,去表达我对这项艺术的喜爱之情,但已比在医院里24小时面壁而躺强多了;又能握起缤纷的画笔,充分发挥想象力,将心中的理想展现在原本平白无奇的纸上;还常常背背唐诗: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俨然一个背诗能手;还有事没事“引吭高歌”一番,引来大片侧目,我可没管上这些,只管尽情陶醉在独创的维也纳金色大厅中……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675
总21页,文章8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