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喷泉之旅(81 命运狂想曲)

    81命运狂想曲光影互炽,星月移转……世间似乎有着命运这一样东西,已为每个人作好了一幅幅别致地图,只是任何人都无法逾越自己的那幅,而仅能在自己的那幅上穷尽此生。现实上,我是不可能踏上别人的那一方土地的,更不可能有人在未知到结局以前,会想要与我交换地图的。我只能在内心困顿时,在精神的原野上,任遐想这匹马儿纵情驰骋,试了解他人与己迥异的人生,试活在他人独有的境地中。(1)假如,我是男的,那我成为一名健康人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吧?毕竟,这种病症的发病率是女比男=6比1,女孩所占的比例多可怕!对啊,如果能再次投胎,时光愿载着我倒流,那我愿选择当男孩,虽然,男儿的艰辛也是非只言片言能道尽的,但我可以博取健康。我甚至想:北方此种病才多见,但南方是极少有人听闻的,我是如此幸运地生于南方,一个中国最早期的繁华的通商口岸。而又是如此不幸地被这个千分之一到千分之三相中。我说,如果我是出生于北方的小孩,我会在命运面前心服口服,但正因是在南方,我有好多的不甘。似乎,要在南方觅得一位与我情况相仿的友人还是蓦然回首,只有夜幕一片。又假如说,我仅是单侧脱位,而非棘手的双侧,那我在这么多次手术后恢复常人的70%,到80%的机会是大增的吧?上网查了好多此病的案例,一般都是单侧的,即使病腿难以承受整个人体,但还有一条健康的,那一条,只要你懂得好好保养,就能平安伴你一生,情况绝对比双侧脱位的好多了。(2)再假如呢,我患的不是这种病,而是其它别的什么呢?(到如今,我基本上没有了那种强制自己永生没落下残疾人称号的念头了,因为,我知道,没可能。上天应该是在每一批到达地球的孩儿中,早就心有所选,注定了谁是有重大缺陷的吧?就如生物链弱肉强食的道理一样,人为刻意地去保护小动物,反而导致生态失衡。每年都诞生残疾婴孩,才是生态平衡的表现吧?所以,是要有残疾人的,上天没有特意针对你,只是在这批人中,你恰好被选中了,并且,你仅是其中之一。)(3)既然是病,也病得清清楚楚为好啊!只可惜哪种病是轮不到本人作主的。我有想过,是膝关节有问题,或者脚踝有问题,会好些吧?有朋友问过我:“你的情况是否与《恋爱自由式》中的大姐姐相类似呢?”我指指髋部:我是这个位有问题,那个大姐姐是脚跟处有事,我这部位比她的要关键和重要。她带着更疑惑的表情:“我觉得脚跟处于最底下,整个人依靠它支撑着,应该更重要些吧。”我笑了笑,感觉欲说还休,更贴切地讲是不知从何说起。我们都沉默了……髋关节链接上下半身,起着无可取替的承上启下作用,它所处的位置及责任重大,又好尴尬。它像人值中年,上要支撑年迈父母长者,下要抚养尚稚嫩的儿女。这顶梁柱稍有闪失,整座房子的架构也就……最可怕的是,它出问题后,影响到好多功能,如下蹲,盘坐等,这副骨架,要有什么损坏,都是人生所不能承受之重啊!不过,当时的我太绝对化了,其实人体的每一部分都是关键,都重要,并无主次之分。现在,作为自己身体的主人,我要为每一部位正名!就算是牙痛,也能把人折磨得不欲生;即使是脱发,也能使人羞于露面……一切的缺陷都并非好事,都为人带来不少苦恼,所谓区别,就是他们带来的不便之处与程度。兜兜转转,还是完全健康为好啊!(4)我假想自己得了小儿麻痹症,这种算是腿部疾病最轻最普遍的一种,但他们多能依靠双手,拐杖去为自己的生活铺就光明小路。他们,基本上可完全自理。他们,无论是用手爬,还是用脚拖着走十几层楼,也无需担忧伤到骨头,最后演变成为不再能行走的境地。他们,只是某部分神经出了问题,但骨头一点问题都没有,骨头这种硬物,采取强化锻炼的方式,不仅难以复原,相反是无法维持其现状,乃至伤得更彻底尽致,无法逆转。所以,病情等级与我类似的他们还能无忧无虑地骑自行车,走好远好远的路,累了歇歇就行,却不必担心量变与质变的恶性关系。发现自己有时竟好傻地盼着,患小儿麻痹症就好了,起码一辈子都不用顾忌那几块骨头,顾忌永远不能再行走的厄运。只是步态难看些,委屈了手而已。(实际上,下肢有问题的人,一辈子都不得不委屈双手去拯救弥补双腿的不足。)针对我的特殊情况,明白到如果我像其他病症,或者是一般的患者那样进行走远路,爬楼梯,负重锻炼,那效果,很明确地,是在短期内的确走远了,攀高了,但超过那个度后,便是一种质的飞跃,造成股骨头坏死等症状,又要去躺医院,开刀。然后,回来后,仍不服输,按照别人的方式去努力锻炼,待“好”些后,期盼精益求精,遵循循序渐进的原则,加大运动量,便最终再次发展为伤筋动骨的局面,再去入院,手术……似乎这个循环也蛮长情的。这种现象就如同次贷危机,如同政治课本上讲的“花明天钱,圆今天梦”。(5)明白到我并非怕苦怕累而少去运动锻炼,而是因为满街走,在楼梯处上上下下地练是会带来反效果的,我就更积极地遵循医嘱在床上锻炼。其实蔡医生提议我去游泳更适合,效果也更佳。但,前提是要有这样的条件。然校园的游泳池同样要上下好多楼梯才到,所以,这么好的锻炼方式,一直无法实行,成了一种很大的遗憾。那么为何游泳会适合我呢?不是说要避免走远路,负重吗?对啊,正是顺应这些要求,当你整个人漂浮在水中时,双腿不用受力,并且全身都有运动的机会时,这种运动是十分有益于锻炼肌肉和增强体质的。于是,真盼望自己能够飞身到游泳池内,中间完全不用经过任何障碍,就能飘荡在水中。(6)假想自己患上了脑瘫,若是轻微,经过锲而不舍,纵是艰辛的努力,大都能恢复得不错,且智商也无多大障碍。就像我所喜爱的安意如,她常会自己一个人拄着拐杖四处旅行。起码,他们真的怎样远行,都不怕日后留下后患。我常常会在能和不敢中徘徊,在其中郁闷不已。现在的我有好多东西是能够做到的,但我却要考虑明天,考虑我的下半辈子,所以我不敢去做,所以我要抑制自己的想法,自我设限,自觉地打碎自己的梦。正如在报考志愿时,我知道自己一直心仪于广播电视传媒的行业,还有医学类的(总是觉得,但凡身体或多或少有那么点儿缺陷的人,大部分都树立了从医的理想。也许,自己受够了病痛的折磨,盼望掌握扎实的医学知识,来救助他人;也许,是深叹医者德艺难双全,坚信自己以切身体会,能够做到这两点,以归医学应有之义。),但我很理智地告诉自己没可能,即使是报考了,被录取了,一定会被劝转专业的,而事实上,也是如此。而智商有较严重问题的,于本人,还蛮好的,完全不会去管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只会自顾自开心地活着。于父母,记得广州日报登出过一篇感人肺腑的报道:一名丈夫因胃癌离世,独力抚育脑瘫女儿的从事医生职业的母亲的伟大事迹。她的一句话,让我震撼至今:我的女儿永远那么单纯,不会像别的小孩那样有叛逆,打架,早恋……的烦恼带给我。我要陪着女儿活到她一百岁。想起安意如那本《人生若只如初见》,此书的题目起得特别好。对啊,人之初,性本善。若每个人活到生命的最后一天,仍如来时的那么单纯无邪,该多美妙,整个过程都无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该多理想。再者,如今,人的初次印象都是很完美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无数缺点便展露无遗,以致有人慨叹: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两辆车子还是勿靠得太近开好。(7)以我个人之见,日久加上近处方见人心。所谓评论他人:又变了。但其未必有变,只是初见时,他没将一个真实的内在的自我展现,我们也没有金睛火眼去看透罢了。所谓变,相信好多人是出于无奈的吧。社会的大环境就是如此,身边的人都在变,你原地不动,就注定要吃亏,被欺负。所以,狷介之士一少再少。毕竟,我们无法仅为自己,仅为家庭而活,还有太多的因素在左右着我们去追求真谛。所以,喜欢人生若只如初见,这也许是大部分人所憧憬的吧。(8)记得有的人以为我是玻璃骨,便捏捏我的手,发现能产生弹性形变,便更狐疑了:你到底是什么回事呢?待报出这个详细病名后,对方更是一头雾水,待我解释一番,仍是一知半解,毕竟,真的不算太常见,尤其在南方。(9)转念再想,病终归病,残疾终归残疾,你东挑西选,都只是在常态的圈子外择优舍劣罢了。现实中的世间人,总会难以百分之百地满足于自己的地图,每个人都无法切身体会旁人的悲喜。我也是你,他,她的旁人,于是,我会傻傻地羡慕,我会呆呆地憧憬,会懵懵地希冀旁人的喜都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的悲永远都不会降临。但,这违背了世界规律。因此,通篇均是假想,乃至狂想。(1)明知自己不足,自然会将自己与比自己境况更糟的比较。以寻求心灵慰藉。即使是健康人,也会在不顺心时自然用到“阿Q胜利法”,以活得快意些。于是,我在很早前,就这么激励自己:假如我是瘫痪了那不更可怕吗?如果像《一升的眼泪中》的亚也,患上了渐冻症不更是痛不欲生吗?起码,我现在还能依靠外力(或是一个同伴,或是一面墙,或是一张桌子等)的作用直立行走啊。而他们呢,在我这个旁观者的角度,是完完全全无法去体会他们生活的艰难与辛酸的。每次想起自己的不幸,就会忆起一串串英雄:张海迪,史铁生,谢坤山,海伦,霍金……他们既为我增添了信心,增添了幸福感,更添多分自卑感,在他们面前,我算是什么?我感觉自己竟低到了尘埃里。又看见这次汶川地震中的不幸小孩们,那些为了逃生而亲自弄断上下肢的孩子们;看到那些本是活蹦乱跳的,转变成为只能与假肢等辅助器材相伴的可怜孩子们。我更觉得自己渺小了。他们那种心理落差是如此巨大,他们中的很多人不仅仅是自己受伤了,更多的是亲人也遭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势,但仍有欢声笑语;我虽也是有过六年自由时光,有过近似的心理落差,但我自愧比不上他们在镜头前的从容。也许,在镜头后,在未来的生活中,他们的笑声会随生活的艰辛日益褪减,他们会发现这样的缺陷带给他们的不是想象中的一般困难,并非仅仅二字“不便”便能道尽漫漫人生的辛酸。但他们已经是成功的了,他们让我看到了生命的力量。纵使上天安排了这一命运,我仍要凭借坚毅的生命击烈其傲气,缔造一段辉煌。(2)看见那些尽力模拟人体的假肢,我心酸。想起曾经有些人问起我:“我觉得,你这种情况比起截肢好多了。”诚然,好多人在看到我以后都是这样想的,当我站在旁观者的位置时,我也是毫无疑问地这样认为的。而医学知识是那么地博大精深,我这名小卒根本无法用三言两语去阐明。但,且让我谈谈这个个人认为蛮好的话题吧。首先,截肢多是因烧伤或受到重物长时间挤压,导致大面积细胞神经坏死,别无它法,唯有采用截肢法,去保存没受牵连的部位,否则,病毒蔓延感染全身后,连性命也会危在旦夕。其次,我的腿的性质与之不同,用不上截肢这一疗术。即使截了,也是南辕北辙,徒劳无功,浪费了宝贵的真腿。而事实上,我内部的盆骨骨头,和股骨也被他们截断了几次,与截肢也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吧,但从外表看去,远远不如真正的截肢让人深感哀伤。最后,截肢若非绝对为迫不得已之举,没有人会同意的。(3)所以,我还是有点儿侥幸自己没有患上其他病。我的这种,竟仅是骨头与神经相互配合的产物。曾担心过肌肉萎缩,但坚持功能锻炼以后,没什么大碍了。它们啊,只要不穿超短裤,超短裙,还是挺中看的。没有凹,没有扁,没有突,没有凸,没有缺斤少两。往那儿一坐,或者是静静地倚着墙站立,除了人胖了些(没办法,做什么运动都有顾忌。而床上的功能锻炼只长肌肉,极少会除掉脂肪)真的能以假乱真,比正常人还要正常。是啊,拥有完整的外表,已经是种好大好大好大的福祉了,起码别人看着舒服,自己也不觉得那么别扭。Anyway,我认了它吧。Liyingji,你要知足,其实一直以来,你都是上天眷顾着的宠儿!(4)更值得我自己欣慰的是:我没有生在远古年代,那个书信传递都要依靠人力马力行千里,行百日,甚至更多的时代;那么,那样的条件,对于这样的我,所能改善的会是如此的渺茫,甚至只会成为更坚固的桎梏。我没有生在深山大岭中,若是,那么要接受科学的熏陶,文化的浇灌的机会更是罕若凤毛。我一直坚持着,走了下来,攀上了大学这个学术神殿。有多少那些朝思暮想,渴望学习,渴望知识,渴望脱离身体条件限制构成的樊笼的同伴们,他们连接触学校的机会都没有,连踏入校门的条件也争取不到,只能在那儿想像,憧憬,渴望,希冀……羡慕他人的优越状态,一生都在羡慕,却穷尽了一生都无法如愿。我是多么地幸运,面对他们,我曾经的怨天尤人,是多么的卑微,多么的不懂珍惜。试想,如果,我是他们的其中之一,我能像他们那样乐观着(也许,有的人根本不是那样乐观,但他们顾全了大局,忍耐着,承受着,只愿将自己的欢乐气息带给身边的人,而不愿将自己的失落情绪笼罩于他人身上。的确,体恤的身边人绝对不希望已经备受肉体折磨的你,还总是愁眉苦脸,生无所恋般地度过每一天。既然已经是现实,我们就去为现实添枝加叶,缀花点妍,创造一个更加美丽的世界吧)热烈地活着么?再者,也许是懂得了要更好对待身体的其它部位,也许,本身的身体素质在几场大手术后所进行的调养十分有效,平时,患上感冒的频率也会比别的人低不少。以致有人见到我这样,在那儿感叹:真可惜了,那么年轻就这样。如果不是腿有事,那该多好。更多人问过我:你觉得如果自己的腿不是这样,情况是不是会好很多呢?我的回答是:任何事情都是有两面的,我自己也不敢保证情况一定会是很好的。大家听到我这种回答,是不是觉得我蛮违心的呢?的确,有哪个人不想自己行动自如,健健康康,我这样说也许是为了安慰自己吧。然而,我真的不确定,如果自己是百分之百健康的,那一条路又是什么样子的呢?因为,命运,其实是可以改变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273
  • 喷泉之旅(79几分彷徨)

    79几分彷徨(1)似乎是一眨眼,又似乎是历经了千年,那个被无数师兄师姐称为“一考定终身”,那个惹得天下父母心弦紧绷,那个被历尽“文革”磨难的青年人殷切渴求的高考终于在我们面前停下来了。(2)在填报志愿时,想得更多的是入学后的问题。一直想,不如干脆选择特殊学校吧,那儿的设施更完备,那我就可以更自立了,可以更少地找人帮忙了。但是,Liyingji,你会从未上过普高就甘心留在那儿吗?大学,是那么神秘,那么地令人向往,我是多么渴望能身处其中啊。再者,大学,能让你有更多机会和优秀的同学交流,从而不断促进自身的进步(这里,解释一下,我并不是说特殊学校里就没有优秀的同学,人才是无处不在的,就如美好事物,只是需要大众发现的眼光。然而,目前,国内设立的这一类学校,能够进入里面学习跟我情况相仿的人是少之又少的,一般而言,能够读到中职,都已经是挺罕有的了,因此,想要相互促进并非一件易事。)。唉,所以,这个打算,就将它作为一条后路吧。(3)雨丝纷纷,3天的考试在经意与不经意间过去了。没有什么意外,我们是在本校考,不存在不适应环境的情况。分数出来了,还是那么地稳。还记得口语考试第三part是描述《当幸福来敲门》中,父亲带着儿子坚韧不屈地四处寻职的片段。望着那个A,希冀它会带来更多的福祉。重本线出来了,毋庸置疑,我如愿地在它上面。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273
  • 喷泉之旅(66 校园的味道)

    66校园的味道2002年9月,通过与校领导的交涉,他们终于批准我试着插班入初二,如果不适应或跟不上,可以随时提出下调到初一学习,毕竟我是一个从五年级下学期开始连续休学5个学期的学生。校园是什么味道的呢?在即将返校的前几天,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小学校园,我还是可以了解的,起码我们曾经是多么的了解彼此。但初中校园,我从未感受过,从未熟悉过。呃……是紫色薰衣草的味道么?也许。但不都说初中是追求知识的殿堂吗?应该是更加庄严的吧,而薰衣草是那么的浪漫。嗯……是鸡蛋花的味道么?也许。但不都说初中是纯情的少男少女的聚集地么?应该是更清香的吧,而鸡蛋花香似乎不够清淡哦。咦……是红梅的味道么?也许。但不都说初中的孩子们只是半个大人,更多的还是童真么?应该是软嫩一点儿的吧,而梅香却那么坚韧。唔……是卡布其诺的味道么?……是薯条的香气么?……是烧鸡翅的味道么?呵……是雨后泥土潮湿的气味么?……是衣物晒干后洋溢着的太阳的香香的气味么?……是强生婴儿沐浴露的味道么?是葡萄的味道么?是哈密的味道么?是荔枝的味道么?或者是鲈鱼的味道?是大头虾的味道?是鲍鱼菇的味道?………………哈哈哈。无论是什么味道都好,我是如此幸运,不用参加什么笔试面试,就能顺利复学了。初二(7)我认定你了,跟定你了!本来,我是已经安排到初一(10)班,即全级最top的重点班的。然而,升初二时,这个班距离楼梯口,洗手间那些都很远。最终,我还是以就近原则为择班依据。因为插班,又要方便出入,便无奈坐到了飞机位上。哎呀呀,冤枉啊!我不是坏学生!但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我眼中只有:我又能上学了,又能坐到明亮的大课室中了!虽然,每天都要同学,妈妈的周到照顾,但总比那个1年365天,都以床为校,家,娱乐休闲场所,运动场,健身房,游乐园……强多了!第一天上课,总觉得有个人在望着我。我没敢去看那是谁。而是像山区中的孩子初见支教老师般,心无旁骛,热忱地投入到听讲当中去了。而这个谜底,是我妈妈揭开的。原来,那个望着我的,正是我们的班主任MissWu。我插班首日,她每堂课都在仔细地观察我。见到我都专心致志,目不转睛地盯着讲台处的老师与黑板。目光只会随着老师的动作而灵活移动。老师提问时,我虽无举手,也马上小声说出自己的想法,尤其英语,也是很积极,很大胆地开口读。因此,MissWu对我很有信心,认为我定能同步跟上,甚至超过一般同学。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271
  • 喷泉之旅(48 几分辛酸几分甜)

    48几分辛酸几分甜(1)果然,毕业照的那天,和蔼的校长高兴地向我报喜:“每科都在95分以上!”也许,这个分数在全年不缺课的学生身上是很应得的,甚至还应更高些更高些,不到满分都不满足。但来到我这个已休学一年半,半节课都没回来上过,主要依靠自学的学生而言,确实算挺理想的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很腼腆地笑了下,心里明白:收获与付出是成正比的。毕业照这天,我穿上那条快成超短裙的礼仪服裙,戴上了久违了的红领巾,在那阳光普照的蓝天下与久违了的齐全的同班同学一起定格在胶卷上。(2)回首毕业的旅途,几分辛酸,几分甜……美术课的画作交齐了。笛子考试通过了。体检也顺利pass了。最值得回味,是练牧童笛的情景。(3)毕业考是首名为《荒山之夜》的曲目,据说是某某名家之作,这已忘清光了。我开始是在房间里面对着乐谱练,练了不知有几天,基本上记熟了指法,觉得找个空旷点儿,隔音效果好点儿的地方练会更佳。于是,找到了客厅,这样就不会怎样干扰家里人了吧。一天,恰好是晚上,也就8点左右,趁家里人不多,我就坐在厅中,开着那盏茶黄色的壁灯,开吹。吹得很投入,都快达忘我的境界了,忽觉有异样,遂沿着窗口望出去,只见对面一个人在高两层的房间处使劲往我们的客厅张望,他都恨不得将整个人爬上窗台,瞧清发出这声音的人的模样。糟糕!忘拉窗帘了!赶快放下笛子,连爬带滚去拉上!再开了光管。哎呀呀,吓死我了!坐下,在白光灯的照耀下定了定神,若有所思,那人干嘛?这么惊奇,用乃至恐惧的眼神盯着我?苦思冥想了一大段时间,得出了如今让人大跌眼镜的结论:那首《荒山之夜》顾名思义,曲调沉郁,基调凄凉,久听让人顿感愁肠哀断。那人肯定以为我在干嘛,遇到什么大灾难,而哀伤成深居怨妇。因相差天渊,便以为眼花,遂更靠前,以求弄个明白。我啊,真是懵,吹那么久,也不知道这么悲戚的笛声会吓煞旁人!还要找三更半夜的时候来吹,不让人毛骨悚然才怪呢!(4)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一定会打醒十二分精神,让家人帮忙关好门窗,拉上帘子,开启明灯,再练习。现在看来,那人,甚至同一栋楼的人都会在那段时间的某时某分中寒气直穿骨髓,运达丹田呢!他们肯定会在黑夜中咒骂这发出可怕声响的家伙,又或者万分同情一个惨遭厄运的怨魂。邻近习音乐者也有几个,但总于早上敞开歌喉练声,或奏上欢快的钢琴曲。这么哀戚萦肠的笛声算什么啊?不仅仅没法携带欢乐空气,还要罩上一重阴森萧杀孤寂的浓雾!即使知道你是在练习,而不是因为失恋了,跳楼不成,割腕失败,堕河又被捞起……也会让人觉得你不可理喻!这年头,如此悲观的曲调,即使习得行云流水,也没多少人乐意奉出双耳,感染幽怨的情绪啊!新世纪,理所当然是愈挫愈勇才是生存之道啦!没法子,这是考试要求。(5)过了考试后,我的确再也没有吹起这首曲子。脑际却仍会回响起它那特别,空灵的旋律。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268
总21页,文章8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