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喷泉之旅(60感恩自在心)

    60感恩自在心(1)由于我这种病例在南方挺罕见的,引致术后有一批又一批的医护人员来探望询问。我一一如实相告。无奈于同一个问题,也要反复答上多次。其实这还蛮好的,这证明大家重视,多人重视了,再罕见的病,也能集中更广泛的治疗方案,求得早日择其最优,惠及后患。那个牵引,只是一个小插曲,蔡医生依旧尽己所能去减轻治疗时的一切痛苦。他从来默默无闻地工作着,连涉及自己最想知道的医治问题,也尽量回避直接提及敏感之处,常靠观察去捕捉病人的状况。(2)而接下来的日子里,黄医生更是做出了令人刮目相看的举动。让我深愧有眼不识良医。这天,他来巡房,发现对面床的老奶奶手上的吊针针头的胶布松了,便马上唤来护士。那个护士见状,便立刻拿出胶布为老奶奶加固一层,口中似不那么明白:刚才还粘得好紧的啊,不知为何会那么容易松了。而黄医生就很坚定地回应到:不要说刚才,要讲长久!护士只好灰溜溜地,仔细检查胶布后,急急离开。好个正直的黄医生啊!又那么细心,别的人都不一定会留意得到呢!不过呢,他是否已经堕入肥皂剧的爱河中去了呢?他的这一段话,难道不像引用于“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吗?长得那么飞仔模样的他,居然如此理智,如此有责任感,他的爱情观居然如此忠贞。真令人难以置信!当然,使人刮目相待,绝不仅仅是此事。(3)那天,我正在照灯,就是用紫外线为伤口杀毒。可能是那盏灯放得近了些吧,我觉得有阵热气先是在我的大腿处沸腾,后来,慢慢地就上侵至腰,身体,脖子,额头。但我无法亲自将灯移开,也不知道这个距离是否适中,就忍着热气,盼着结束时间按的到来。等到巡房时间,黄医生跟我说:你很热吧?怎么不让护士帮忙移开灯呢?我正大惑,他如何知道呢。他已伸手摆好照灯的位置了。后来,我想,应该是他望见我额头有汗吧?真的好细心哦!就像大哥哥一样,很会照顾小妹妹。到了后来,回院拆钢板时,黄医生又在我手术那早,很善解人意地问道:要先给你吊些葡萄糖吗?肚子饿了吧。我当时并不大饿,而听见他这么体贴的话,更是飘飘然了,竟忘了饿为何物,答道:我不饿,不用了。但他还是坚持让护士为我先吊上了。感动……每当回想起来,庆幸遇到这么一位亦医亦亲的好人。(4)再后来,在手术室拆卸完,缝好伤口后,一切顺利完成。黄医生用他那明朗的声音告知我:做好晒啦!字不多,但让我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知道是要与手术真正的绝缘了。(5)在我出院以前,他又详细地向我传授了一次使用拐杖的要领。(6)也许,听我描述完他令我感动的事后,大家不会认为真能如此值得怀想赞颂。那就可能是我无法将本身的过程,人物的言行生动形象得展现出来咯,但当你身处其境时,保证能为之动容。再者,那时的我太弱太小了,又病又痛又苦……任何再简单的问候,都能使我身心俱悦,更何况是发自真心的关怀与爱心呢?的确,有了爱的哺育,我的伤口的愈合速度都快了呢!(7)好感动好感动,一直想将在心底涌动了无数遍的感激之情,通过语言表达出来,但在见到时,又欲言又止,生怕太肉麻。可恨自己是那种善于将感情埋藏心间,却不善张扬的人。但愿,“祝福自在心”这句话换在感激之情上同样真挚吧。“感恩自在心”所有我多年来,乃至这一辈子都铭记的恩人们,你们通过心灵的微波,感觉到我的肺腑之言了吗?但愿可以……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97
  • 喷泉之旅(72 人生何处不相逢——记3位外教)

    72人生何处不相逢——记3位外教(1)当枫叶变得火红灿烂,雏菊长成娉婷少女时,习习秋风为我们送来了首位外教David。David的身躯自然壮于枫树的枝干,坐在讲台下的我们,更被他那结实勇猛的外形所震慑。他的头发剪得很短,让我们还以为他即将遁入空门呢!目光锐利胜神雕,大家都不敢与他的眼神有正面交锋呢。David很爱扮鬼脸,还将自拍的,搜集到的鬼脸照片展示在荧屏上。自己就在那儿极富成就感地津津有味地欣赏着。唉,soawful!某天某同学带了个毛公仔回来,直到他准备开始上课,还在那儿玩弄着。于是,David操着他那健硕的步伐来到那个公仔面前,一手提起它,把它扔到了课室后面的一个角落,还狠狠地踹了它几脚。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起初,还以为他只会没收了公仔,根本没料到他会如此暴力地对待一只无辜的公仔。难道,是为了杀鸡儆猴?自此,每逢他的课,大家更服服帖帖了。现在回想,虽然他的方法很偏激,甚至胜过军校教育,但实为严格要求学生的急切心情的无遗体现。这似乎比起有些老师见到有学生开小差,扰乱课堂纪律,仍只是忍声吞气的方法明智多了。起码,David保障了大部分同学的听课权益。呵呵,从这个角度去审视,他也是个正义之士哦!人的优点是需要慢慢发掘的。前面“数落”了那么多他的“恶行”,也该找到他的闪光点来表扬表扬啦。点指兵兵,点指兵兵,点着幽默细心做大兵。我们刚强的David居然落泪了?恩?What’sthematter?那堂课,他正讲述如何描述人的心情。Andthere,heshowedtwopictures,onewasamanlaughinghappilywhiletheotherwasagirlcryingsorrowfully.David先扮演了那个man,但瞬间就转换成一副愁肠哀腹的表情,还加上旁白:“Maybethismanwascryingpainfullyinacornerwhennoonesawhim.”此状,让众人忍俊不禁,几乎连椅子也要弄翻了。我们都在猜想:这位外教,莫非学过中国的变脸术?是对中国文化也有挺深入的了解吗?“男儿有泪不轻弹”——也被他用如此风趣诙谐的手法阐释了出来。Thatissogreat!(2)麦浪千层,菊脉流觞,秋的风渐止。冬的气息愈紧,合欢叶子张开了,又合上了。亭亭白桦魁俏驻立,微微南风送爽……桃林嫣然……送别了David,盼来的会是个什么样子的新外教呢?整个星期,我们都受着这个疑问的煎熬。白皙的肤色,金黄的卷发,扎着几根细小辫子,近1.8m的身高。讲台上的她,完全无需运用David的“暴力”手法,便博得了男生女生一致的欣赏目光。似乎,接下来的不是外语提高课了,我们面对的,是个大明星来自好莱坞,要改成演艺培训课了。Amy,她自我介绍到。然后,她继续在上面,从黑板的一头,走到另一头,不时用粉笔写上几个字,以便我们对她有更全面的了解。目不转睛的局面,被一个男生的声音打破了:“看看她的眼睛,左边的是绿色的,右边的是蓝的。”众人哗然,更对她的脸部盯得紧紧的了。快转过身来啊,别老是顾着在黑板上写东西啊!大家都殷切盼望她快快静止下来,仅将自己正面对着我们,下面的内容,就都交给我们好啦!嘻嘻……然而,她整个人还是在那儿动来动去的,闪闪烁烁,急得我们的眼珠儿都快要跳出来了!快停停啊,停啦停啦,………………终于,她总算站到讲台中间去了,并且,正面乖乖地对着我们。然后,就听到越来越多的赞同声,议论声。我坐在第一排,竭力想看个清楚,无奈坐得比较偏,眼睛又不那么中用,还是看不出什么名堂。就唯有用着如痴情郎般的眼神继续观察。Then,Amy也觉察到我们这群不怀好意的家伙了。就走下讲台,坦白了自己双眼珠双色的真相。这下可好了,水落石出,我们的神经可以松下了。那个谁?刚才那个谁好厉害啊!这样的秘密也被他最先发现了。恩,看来那个家伙才是最最的痴情啊。当然咯,见到人家那么活泼可爱纯情,还不……(3)萍聚亦有时,萍散也为然……双色情缘乘着幽幽莲叶,随着清流,飘向了更美丽的天地……竹林中不知何时起了躁动,叮叮咚咚,随意地奏响了或轻松,或惆怅,或欢欣的乐声……夏天的风,偷偷地从莎莎的心中跑了出来,悄悄地从JJ的喉咙中飞向竹林。棕色的头发,高峻的鼻梁,分明的轮廓,皎洁的白衬衣,笔直的西裤,光亮的皮鞋。颀长的身材,优雅的气质……我们都在揣度着:他来自何方?那么丰蕴的内涵,如此文质彬彬?男生们不禁有了危机感。“我叫田乐仁,这是我的老师给我起的中文名。”Dan边说,边在黑板上一笔一画地写下这三个字。真令人惊讶,连中文名也字字散发出他的特别气质……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他仿若一座巍峰,伫立在我们面前,即将将他的内力传授给我们,为我们这些小山添岩加径。果然,他的教学方法有别于前两位如教授儿童的风格,Dan所讲授的知识十分的正统和有难度。听着他讲课,感觉自己正置身一个烟波浩塔的仙境中,汲取着无尽的知识;似乎正站立在高山上,岚气溢绕鼻翼,穿透心涧……后来,他透露自己是毕业于哈佛的。我们当时的羡慕心情,无需描述,诸位也能体会到了。讲到表演戏剧,他就在那儿为我们即兴演绎了《罗密欧与朱丽叶》的一个精彩片段。欣赏着他一会儿倩影怜怜,身段柔弱;一会儿阳刚俊颜,护花惜玉。众人如痴如醉。Dan将两手握在胸前,口中呢喃着,娇滴滴地呢喃着:“Romeo,Romeo……”又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演艺翘楚啊!我们慨叹,掌声响遍了全场。3位风格各异的外教,是多么的让我们眷念啊!可惜,升上高二后,学业繁忙的我们,无法再享受你们带来的知识和乐趣了。“人生何处不相逢”,但愿日后我们有机会重聚,能够认识更多的与你们同样优秀的好友。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97
  • 喷泉之旅(45 移情别恋)

    45移情别恋(1)也许,大家会奇怪:我不是一直都让那刘专家主治的吗?为什么又转回蔡医生那儿呢?其实回答很简单,就是在两条腿都做过了手术,复过诊,听过刘专家蜻蜓点水的指导与分析,看到x光片那令人极度失望的影像,我们也对他失望透顶了。生平第一次深切体会到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滋味;首次明白被光环笼罩的可怕。我们千思万虑,回忆寻访过的医生,终把目标锁在了骨科专科,擅长股骨治疗的蔡医生身上。按道理医患双方应彼此从一而终,但刘专家已违背了那一年完全复原的承诺,我们的“移情”仅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前途埋葬在他心中。(2)刚重访蔡医生,我们的心都很战兢。毕竟,当初我们误信了外院的一年之说,毅然放弃了他的治疗。今日是弄得遍体鳞伤,碰得鼻青脸肿,带着一副破败的零件返回,分明是给了个世界级难题他啊!前者与后者面对的困难时完全迥异的。刘专家遇上的是一副基本上砌好了的拼图,只是空了两三块未摆到合适位置,有两三块掉乱了位置。而蔡医生所要面对的是一副被人拆得七零八落的拼图,丢了四五块,永远无法找回来的;又有三四块缺损了边角。要想重新砌成一张完整的拼图,比起跳水运动员同时演示扭体与翻转还艰难。(3)第一次去找蔡医生,我们都像犯下了罄竹难书之罪的罪人,拈手拈脚地咨询他的意见。他并无明确作出任何表示,但我略感到有一丝惋惜怜悯的神情掠过他眉间。接下来,妈妈一个月左右就去向他为我求诊一次,代我述一下近期病况,开一些药,学一下功能锻炼的要点。这样下来,经过5,6次的寻访,蔡医生深切感受到我们是十分诚心诚意地向他寻求帮助,并且极为信任他的技艺与医德的。他已经默许了我们之间的医患关系,更提出了上面的治疗方案。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95
  • 喷泉之旅(48 几分辛酸几分甜)

    48几分辛酸几分甜(1)果然,毕业照的那天,和蔼的校长高兴地向我报喜:“每科都在95分以上!”也许,这个分数在全年不缺课的学生身上是很应得的,甚至还应更高些更高些,不到满分都不满足。但来到我这个已休学一年半,半节课都没回来上过,主要依靠自学的学生而言,确实算挺理想的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很腼腆地笑了下,心里明白:收获与付出是成正比的。毕业照这天,我穿上那条快成超短裙的礼仪服裙,戴上了久违了的红领巾,在那阳光普照的蓝天下与久违了的齐全的同班同学一起定格在胶卷上。(2)回首毕业的旅途,几分辛酸,几分甜……美术课的画作交齐了。笛子考试通过了。体检也顺利pass了。最值得回味,是练牧童笛的情景。(3)毕业考是首名为《荒山之夜》的曲目,据说是某某名家之作,这已忘清光了。我开始是在房间里面对着乐谱练,练了不知有几天,基本上记熟了指法,觉得找个空旷点儿,隔音效果好点儿的地方练会更佳。于是,找到了客厅,这样就不会怎样干扰家里人了吧。一天,恰好是晚上,也就8点左右,趁家里人不多,我就坐在厅中,开着那盏茶黄色的壁灯,开吹。吹得很投入,都快达忘我的境界了,忽觉有异样,遂沿着窗口望出去,只见对面一个人在高两层的房间处使劲往我们的客厅张望,他都恨不得将整个人爬上窗台,瞧清发出这声音的人的模样。糟糕!忘拉窗帘了!赶快放下笛子,连爬带滚去拉上!再开了光管。哎呀呀,吓死我了!坐下,在白光灯的照耀下定了定神,若有所思,那人干嘛?这么惊奇,用乃至恐惧的眼神盯着我?苦思冥想了一大段时间,得出了如今让人大跌眼镜的结论:那首《荒山之夜》顾名思义,曲调沉郁,基调凄凉,久听让人顿感愁肠哀断。那人肯定以为我在干嘛,遇到什么大灾难,而哀伤成深居怨妇。因相差天渊,便以为眼花,遂更靠前,以求弄个明白。我啊,真是懵,吹那么久,也不知道这么悲戚的笛声会吓煞旁人!还要找三更半夜的时候来吹,不让人毛骨悚然才怪呢!(4)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一定会打醒十二分精神,让家人帮忙关好门窗,拉上帘子,开启明灯,再练习。现在看来,那人,甚至同一栋楼的人都会在那段时间的某时某分中寒气直穿骨髓,运达丹田呢!他们肯定会在黑夜中咒骂这发出可怕声响的家伙,又或者万分同情一个惨遭厄运的怨魂。邻近习音乐者也有几个,但总于早上敞开歌喉练声,或奏上欢快的钢琴曲。这么哀戚萦肠的笛声算什么啊?不仅仅没法携带欢乐空气,还要罩上一重阴森萧杀孤寂的浓雾!即使知道你是在练习,而不是因为失恋了,跳楼不成,割腕失败,堕河又被捞起……也会让人觉得你不可理喻!这年头,如此悲观的曲调,即使习得行云流水,也没多少人乐意奉出双耳,感染幽怨的情绪啊!新世纪,理所当然是愈挫愈勇才是生存之道啦!没法子,这是考试要求。(5)过了考试后,我的确再也没有吹起这首曲子。脑际却仍会回响起它那特别,空灵的旋律。

    2009-10-05 作者:李莹姬
    • 0
    • 6194
总21页,文章8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