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端

原创

  • 图书馆奇遇记

    图书馆奇遇记听说,图书馆是一块艳遇的风水宝地。作为一名资深单身女青年,我当然得去这种地方沾沾灵气啦!所以,某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下午,怀着满腔热血的我欣然前往。“滴!”当然不是老人卡,是开启艳遇之门的校园卡!迈着愉快的步子走过图书馆大堂,我噔噔噔上了二楼。嘿嘿,因为据我的经验,二楼三楼是帅气的小哥哥的聚集之地啊!搭着电梯来到二楼,来到书架前装模作样地拿了一本书,径直走进阅览室。一排排看过去,帅气的小哥哥当然是有的啊,可是都是别人的。唉~命苦!我有些沮丧地走到一张没有人的桌子,安慰自己:没事儿,帅哥都是留给愿意等待的人的。于是,我心烦意乱地坐下,掏出那本拿来装逼的书准备看看先。一看书名,我就觉得拿的书太能装逼了。《意志与表象的世界》,叔本华著。.........虽然看不懂,唉,将就着看吧。翻开书本,我就盯着叔本华的脸看。心里想着为啥这个家伙老是被姑娘家拒绝,看了半天,可能是发型吧。太有个性了,一般人欣赏不了。于是我决定把这本书塞回去,唉,哲学家总是孤独的。而后,我又装模作样地在一排排书里搜寻,搜寻艳遇的机会。一番苦寻无果之后,我又拿了一本装逼用书,这次我看清楚了,《红楼梦》!这下子就算没有小哥哥,也聊可度日了。捧着书回到座位上,翻开书,看了几页,一股不可名状的倦意便席卷全身,不可抑制地,我就掏出了手机,聚精会神地玩手机去了,玩着玩着就会周公去了。夜,隐隐约约游走着丝丝凉气,轻轻掠过我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我不由得打了个激灵,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我缓缓把脑袋摆正,正准备再眯一会。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咦?这么黑,图书馆什么时候关灯了?”不对!图书馆怎么可能会关灯呢!!!!“啪!”我猛地撑桌而起,椅子应声倒地。伴随着一阵眩晕,椅子倒地的声音在整座图书馆回荡。我的心突突突地乱跳,苍天啊,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四周静悄悄的,更是黑漆漆的,苍天当然不会回答我,它只会带走我的小哥哥......定了定神,我开始在桌子上一通抹黑抓,寻找我的手机。不一会,指尖就感觉到了熟悉的属于金属的冰凉触感。啊,安全感啊!我毫不犹豫地抓起手机,快速按下开屏键。哇,半夜两点半啦!哇,只剩百分之一的电了耶!救命啊,不会那么衰吧?........黑屏,关机了,偏偏还没带充电宝。今天出门前该看看黄历的,没有手机可怎么办啊?!!没有手机怎么活啊?!!这漫漫长夜!唉~半夜两点半,大门肯定关了,与其摸黑下去还不如选择呆在原地睡觉。况且这里还相对亮一点点,我选的位置是旁边是一面落地窗,外面校道上昏黄的灯光多少能透到这里面来。借着微弱的光线,大致能看清附近的书架和桌椅的轮廓。扶正倒下的椅子,我就趴在桌子上酝酿睡意。......“啊...该死!”被这么一吓,哪还有睡意啊。胡乱抓了抓头发,我只好开始跟这座图书馆干瞪眼。“滴答滴答...”图书馆里的机械钟有节奏地响着,但是没有亮光,我并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孤独寂静的黑夜无疑是令人无助的。于是,“呜~”一声啼哭惊醒了睡梦中的两个人。宝玉心道:“哪里来的姑娘,竟哭了?”叔本华道:“哪里来的女人,吵死了。”于是两人都循着声音找来,只见一个女子趴在桌子上呜呜咽咽地哭,口里还念念有词:“为什么我这么惨,一个人,呜~大半夜被关在这个鬼地方,都没有人,手机还没电了,哼...”说着还用手擤了一下鼻涕,甩到地上。“都没有人来找我,我想爸爸,我想妈妈,呜......”叔本华正想上去教训那个不知羞耻的女子,这看起来是个图书馆,她怎么能在这里大声哭喊,还擤鼻涕!正打算迈开步子,叔本华就看见另一个东方男子不知从哪里走了出来,拿出一方丝帕递了过去,并问道:“姐姐何事伤心至此?”我这正哭得伤心呢,接过丝帕就往脸上擦,还不忘说声谢谢。“姐姐不必客气。”有人答道。我心里一惊,等等,竟然有人回答我!我缓缓扭过头去,嘴巴微微张开,许久也合不上。只见眼前男子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鼻如......等等,这不是红楼里的贾宝玉吗?天啊!贾宝玉!我出现幻觉了!宝玉见眼前的姑娘脸色惨白,双目圆瞪,本一张樱桃嘴却越张越大,身体以一种僵硬的姿态向后倒去。见形势不对,便再也顾不得礼节,宝玉出手抓住了那姑娘的手臂的上部——有衣料隔着的部分,扶正那姑娘后,便即刻松了手。“宝玉!?”我禁不住大叫出声,叔本华捂了耳朵,觉得这女子既轻浮又聒噪。“是,姐姐竟认得我。”宝玉恭敬地答道,还拱手作了个揖。另一边,叔本华心觉此男子甚是荒唐,堂堂男儿竟然对女人这种次等人类毕恭毕敬,简直有辱男士风度!于是,叔本华便再也按耐不住,“喂!你们!怎么如此荒唐!”正在互相打量的两人都一惊,同时回过头来看来者何人。待看清来人之后,宝玉心下一惊:此人亦奇装异服,却还生得怪模怪样,白发碧眼鹰钩鼻,头顶正中秃了顶,四周白发肆意飞扬,眼神犀利,面生悲戚。“啊,叔,叔本华。”苍天既然把贾宝玉都给了我,那叔本华会远吗?此时此刻,只有“欲哭无泪”一词能恰当地形容我的心情。贾宝玉,叔本华,叔本华汉语还说得贼溜,这都是什么鬼啊.......做梦,一定是在做梦!梦里才有无限可能嘛!等等,按照人设,这俩人不会吵起来吧?!“你这女子,我的名字也是你能直呼的吗?至少要加上‘先生’二字,才是懂礼貌的。”叔本华严肃地对着我教训,我无所谓地一撇嘴,怪不得不受女孩子们欢迎。我还没开口反驳,只听见宝玉的声音:“礼貌?‘先生’又知道多少?对着女儿家就如此无礼,你又是什么知礼节的?”叔本华听了,气得用手猛拍了一下桌子,道:“亏我还曾称赞东方男子看女人看得透彻,不料却是你这个窝囊样子的!对女人这种幼稚的大儿童也毕恭毕敬的,哪还有点男人的样子!”宝玉最是不喜这些繁文缛节和侮辱女儿家的混账,从前还有老爷夫人拘着,今日就少不得要闹上一闹了。“你男儿泥做的浊物,对着女儿这等水一般清丽的人物,怎么不应该毕恭毕敬么?容得你见一见这位姐姐,已是莫大的福分了!好姐姐,你说是也不是?”“是是是。”我点头如捣蒜,宝玉果然讨女孩子喜欢,怪不得一身情债呢!叔本华先生已经在那边气得脸都红了,我正想劝劝架,叔本华一步跨到宝玉面前,手指却指着我说:“这种窄肩,短腿,没有判断力,没有远见的次等人,男人们凭什么对她们毕恭毕敬,你真是不可理喻!”“我.......”冷静,冷静,不要生气,早就看过这老头的《论女人》了不是吗。他是个哲学家,要尊敬,尊敬......我一边拍拍胸脯,一边告诉自己要抑制。“好姐姐,不要听这等混账的疯癫言词,仔细气坏了身子。”宝玉见我在一旁生气,便转过来安慰我。“没事没事,我、不、生、气。”说得有点咬牙切齿。“姐姐若是生气,我便为姐姐报仇去!”“啊?报仇?不要乱来啊.......”我还没反应过来,宝玉便一把将老叔本华推倒在地,叔本华哎呦了一声,竟然开始消失了!!!天啊!“宝玉!你杀了一个哲学家啊!!”我吓了一跳,全然忘了这是在梦里。“什么是哲学家?”宝玉问,只见叔本华一脸不屑,“哼,蠢蛋!”说完就完全消失了。“喂,叔本华!”我喊了声,没有人回答。“好姐姐,别喊他了,你快看看我罢。”宝玉叫我,我回头一看,一缕阳光照在宝玉身上,他就变成了半透明的,是了,天亮了。我伸了下懒腰,“嘶~”站起来腿都麻了,清晨,图书馆的空气里飘着淡淡的书香。我正准备离开,就瞥到《红楼梦》静静地躺在桌子上,旁边还有那本原本该在书架里的《意志与表象的世界》。偏着脑袋想了一会,鬼使神差地捧起这两本书,往借书处走去。

    2019-08-17 19:02:54 作者:陈婷婷 1213 0

  • 秋思

    秋思秋风带着淡淡的薄荷味不凛冽,也不温柔他挑逗长发调戏衣裙却在流转之际把思念给了头顶飘落的叶

    2019-08-17 18:48:48 作者:陈婷婷 17 0

  • 清明

    清明“春分后十五日,斗指乙,则清明风至。”这是《淮南子·天文训》中关于清明节期的记载。《岁时百问》中对清明节的称谓是这样解释的:“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故谓之清明”。古时的清明节,前与寒食节(清明前三天)相接,后与上巳节(农历三月三)相连,隆重而盛大。文人墨客赋诗吟咏,闺阁女眷盛装出行,“田野如市,往往就芳树之下,或园囿之间,杯盘罗列,互相劝酬,都城之歌儿舞女,遍满园亭,抵暮而归。”——《东京梦华录》。古人在清明节搞事的功底不可谓不深厚。那么借鉴古人的经验,或许我们能在这个清明搞点不一样的事情!那么除了祭祖,清明到底还能做什么呢?簪柳/插柳。古时候清明节来临之际,几乎家家都要插根柳条。陆游《春日八首·其一》:“忽见家家插杨柳,始知今日是清明。”关于为什么要插柳,则说法不一。有的说是为了怀念介子推(寒食节重要人物),追求政治清明。张耒《寒食》:“杨柳插门人竟笑,荆蛮不信子推贤。”有的说是为了避邪,毕竟柳树还有个震天响的别名——“鬼怖木”。还有一种说法是人们相信柳条可以永葆青春!所以古谚有云:“清明不戴柳,红颜成皓首。”好吧!啥也不说了,清明戴柳,安排!踏青。这是一个近几年正在复兴的习俗。毕竟,国家给假,兜里有钱,踏青,分分钟的事情!今日,许许多多的人选择在清明出游踏青,与吴惟信在《苏堤清明即事》里描写的清明出游盛况正有几分相似。“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日暮笙歌收拾去,万株杨柳属流莺。”柳永《木兰花慢·拆桐花烂漫》描写的清明游春风光也属一绝:拆桐花烂熳,乍疏雨、洗清明。正艳杏烧林,缃桃绣野,芳景如屏。倾城,尽寻胜去,骤雕鞍绀幰出郊坰。风暖繁弦脆管,万家竞奏新声。盈盈,斗草踏青。人艳冶,递逢迎。向路旁往往,遗簪堕珥,珠翠纵横。欢情,对佳丽地,信金罍罄竭玉山倾。拚却明朝永日,画堂一枕春酲。荡秋千。这项活动由来已久,早在春秋时期北方就有了秋千。“北方山戎,寒食日用秋千为戏。”——《艺文类聚》。到了元明清时期,清明节更是被视作“秋千节”,有些地方会举办秋千会以庆祝节日。荡秋千是古代女子最喜爱的娱乐活动之一,因此也有许多的诗人在清明的雨雾迷离中思念昔日一起打秋千的有情人。唐代诗人韩偓在烟雨迷离的夜晚,斜搭着秋千索,空叹故人不再。《寒食夜》:“夜深斜搭秋千索,楼阁朦胧烟雨中。”所以,清明也适合情侣们一起荡荡秋千喔,没想到吧!放风筝。风筝在刚开始的时候称为纸鸢,五代李邺在纸鸢上系上竹笛,升空之后发出“筝”一样的音乐声,风筝由此得名。清明放风筝真正流行起来是在明清,《红楼梦》里探春曾写道:“阶下儿童仰面看,清明装点最堪宜。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不过,清明时节雨纷纷,能不能放起来风筝就看大家各自的实力了。蹴鞠。现在可以理解为足球,这项运动的魅力可以说是贯穿古今,驰骋中外。对于热爱蹴鞠运动的男孩子们来说,春天浅草刚刚没过球鞋的足球场上,最适宜来一场酣畅淋漓的球赛了。蹴鞠相传是黄帝时期为了训练军队而发明的,有可靠史料记载的蹴鞠出现的时间应该是战国。《史记·苏秦列传》:“临苗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芋、鼓瑟,塌鞠者。”到了唐代,蹴鞠成为了清明广泛的习俗活动。蹴鞠屡过飞鸟上。秋千竞出垂杨里。——王维(唐)《寒食城东即事》蹴鞠场边万人看,秋千旗下一春忙。——陆游(宋)《晚春感事》清明蹴鞠在古代可是万人围观的活动,所以今年清明不要惧怕风雨,约上三两好友来一场足球友谊赛岂不美哉?斗鸡。别看今天斗鸡好像不常见,中国古代可是斗鸡成风的时代。斗鸡从清明开始,斗至夏至。不仅老百姓斗,连皇家也喜欢斗鸡。唐玄宗就十分喜爱斗鸡,甚至爱鸡如狂的地步。当时有童谣讽刺“生儿不用识文字,斗鸡走马胜读书。”李白大大也出言讽刺“路逢斗鸡者,冠盖何辉赫。鼻息干虹蜺,行人皆怵惕。世无洗耳翁,谁知尧与跖!”这些都是由于唐玄宗沉迷斗鸡,导致的用人不淑,朝政混乱。到了如今,在云南、贵州等地依旧时不时举办斗鸡的活动,如果大家踏青的时候刚好选了这些地方,不妨一观这项令帝王折腰的运动。我国的清明节俗古老而多样,但是在历史的清洗之下许多节俗已不为人知。清明作为中国土生土长的节日,不应该变得单调而无人问津。

    2019-08-17 18:46:39 作者:陈婷婷 9 0

  • 奇异的梦

    奇异的梦我经常做梦,并且经常做奇奇怪怪的梦。2015年夏季的时候,我正在读高二。为了让我好好学习,父母让我和朋友在校外合租了一套房子。当时我们住的那层楼一共有六个姑娘。我和A住一间,B和C住一间,D,E各住一间。大家都是很好的朋友,那段时间也都很愉快。这次我将讲述一个我做过最奇特的梦。我梦见那是一个傍晚,天色昏暗。破旧的楼道里暗黄色的灯光忽闪忽闪的。透露出一丝神秘和诡异。我们大家都聚在一起,唯独少了D。于是我们便一起去敲D的房门,一下,两下,三下....敲了许久都没有人开门。不一会儿,我发现不知何时房门上多了一个猫眼。于是我好奇地凑前去看。然而,映入眼帘的景象却令我瞠目结舌。那似乎是一座古老的庭院,近处斑驳繁复的复古雕花铜艺大门昭示了这里曾经的辉煌。向上望去是一片银灰色的天空,阴沉沉地笼罩着大地,令人倍感压抑和荒凉。然而,地上的草却异常地茂盛和青翠,铺天盖地。草地上蔓延着巨大的青藤。远处稀拉地生长着几棵参天的古树,萧索而肃穆。视线的另一端,有一座破败的古堡,静静地矗立在原野的尽头。那古堡离我那么远,我却可以透过古堡上的玻璃窗清晰的看到古堡的内部。古堡里,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头正呆坐在破旧的红皮沙发上,一动也不动。他穿着黑色的长袍,白发苍苍,神情呆滞,凹陷的眼睛空洞地望着远方。那目光麻木又冰凉。老头的对面正跪坐着一个妇人,她正专心致志地埋头磨刀。突然,她好像察觉到什么,突然迅速转身看向我,如鹰般锐利又如恶魔般可怖的眼神直击我的心灵,惊得我连连后退,踉跄倒地。朋友们忙围过来问我怎么了,我只是摇头,只说了句:“快跑!”还没来得及跑。门“吱呀”一声开了,是那个老头!怎么可能!?那样的距离他怎么可能那么快!朋友们都吓了一跳,为他突然的出现和D的消失。B是个大胆的姑娘,,率先问了一句:“你是谁?D去哪里了?”“小姐就在里面,请跟我来!”老头的声音极其魅惑诡异,说完他还做了个请的姿势,真是个可怖的绅士。“别进去!”我大声阻止。然而姑娘们都像着了魔似的,非要进去。我阻止不了,混乱中反而被带了进去。一进入房间,房门立刻消失。我意识到我们被隔绝到了另一个空间。而那个老头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古堡门口。隔着一大段距离,他那奸冷的笑依旧让我们不寒而栗。姑娘们开始慌乱了,地上的青藤正蠢蠢欲动。渐渐地,那些青藤挪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四处逃窜,然而那青藤像是有意识似的,将我们往同一个方向赶。最后竟将我们包围了。我们都被吓破了胆,瑟瑟发抖地挤到一起,大声呼救,但是都无济于事。。最后那青藤居然全部立起来了,幻化成一条条巨蛇在空中俯视着我们。它们一个个张开了血盆大口,迅速向我们袭来,最后停在半空,众蛇一阵乱舞。“懒虫起床!懒虫起床!”桌上的哆啦A梦一阵破天之音,将我从巨蟒中解救出来。摁掉那喋喋不休的闹钟,我从床上弹起,妈耶要迟到了!。

    2019-08-17 18:41:00 作者:陈婷婷 2119 0

  • 炮哥和他的不良少年们(二)

    狗哥恋爱了。不对,是暗恋,但是大家都看出来了。他喜欢班上的团支书刘倩同学,扎着个马尾,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但是塌鼻梁的女孩。谁也不知道为什么狗哥会突然喜欢这号人物,毕竟团支书这种级别的班干部可是万恶班主任的心腹啊。狗哥追人的方式很是含蓄,他每天早上,午间都会比平时更早到班上,偷偷在刘倩的桌洞里塞几颗水果糖,有时候是两颗,有时候是四颗,总之,肯定是双数。因为此时在另一边,团支书的同桌兼闺蜜的桌洞里面就会出现单数的糖果。此外,狗哥像所有的幼稚的初中小男生一样,专门调侃欺负刘倩,乐此不疲。狗哥喜欢刘倩,刘倩也喜欢狗哥,大家都是这样认为的。刘倩每次吃糖时的微妙表情,和被狗哥欺负时的气急败坏中带着的点点羞涩,大家都看在眼里。于是,三个月后,放寒假之前。狗哥在兄弟们的鼓励下,终于鼓足勇气给刘倩写了封情书,一张皱巴巴的笔记本活页纸上用歪歪斜斜的字体写了两行字:我中意你,做我女朋友好吗?落款:阿狗。狗哥特意选了他值日的那天放学后,带了一群兄弟壮胆,在教室里等刘倩。那是周二,最后一节课刚好是班会课,刘倩被炮哥叫走了。狗哥这一次规规矩矩地做了一整套值日,一群不良少年将课室打扫得干干净净。他们正准备去倒垃圾,刘倩回来了。那女孩走到座位上一眼就看见了那封情书,是用那种叠情书专用叠纸方法叠成的,正安静地躺在她的书包上。女孩近前,像撇垃圾一样撇掉了那张纸,然后背起书包往教室门口走。刚到门口,不出意外地被狗哥的兄弟伸手拦住了。刘倩低着头,不动弹也不说话。“放她走。”半晌,狗哥说。第二天,狗哥迟到了。不巧,第一节课就是炮哥的历史课。狗哥喊了声报告,就迈腿进来。炮哥寒着脸,让狗哥出去教室外边罚站,狗哥乖乖地去了。炮哥借机强调纪律,末了还特意强调了不许早恋,最后加上一句:“有些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得美!”说得刘倩低下了头。说完,教室外就飞进一道身影,来人一脚踹到炮哥身上,“嘭!”炮哥被这猝不及防的攻击踹得失去重心,身体摇摆几下后一屁墩坐到地上。狗哥正打算上演逃跑戏码,却被叫住了“李旺!”,是刘倩。一愣神的功夫,魁梧的炮哥已经拎住狗哥,狗哥脸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挂了红。还没来得及挣扎又被扔到地上,几只灰鞋印赫然印在黑色的T恤上。狗哥被叫家长了。狗哥的奶奶,白发苍苍的佝偻着背的一个老太太不断地弯着不能再弯的腰给炮哥道歉,求学校不要开除狗哥,那时候还没有九年义务教育。狗哥的中学,当然不是他自己考的,是父母找了关系买的。狗哥的父母,在狗哥刚上初中时就离婚了,只有奶奶带着狗哥。少年第一次红了眼睛,在一旁看着奶奶低声下气。炮哥也有些过意不去,就说算了。后来狗哥得了个留校察看的处分,并被调去别的班。事情好像就这么过去了,寒假过后,狗哥离开了原来的班级。炮哥担心别的不良少年借题发挥,特意抓了几个吸烟、迟到、早退的不良少年杀鸡儆猴,甩了他们几巴掌。炮哥的班上没出什么乱子,他以为自己的雷霆手段奏效了。除了有几次,炮哥骑着老凤凰回家时,总觉得那路有点不对劲。几个月后,临近期末考的某个星期五,炮哥被人打了,直接进了医院,一只眼没保住,瞎了。听说那天放学后下起了暴雨,炮哥穿着雨衣,骑着老凤凰走在回家路上最泥泞的一段土路上。因为下雨,路面上都是积水,炮哥的老凤凰一个轮子卡进了一个泥坑里,轮子一歪摔在了地上。紧接着冲上来三五个人,还没等炮哥看清他们的脸,一个蛇皮袋就套住了炮哥的脑袋,“bang!”一铁棍直接正面招呼上炮哥的脑袋,“啊!”炮哥惨叫一声,伸手想去捂疼得似乎要裂开的左眼,被人一把抓住,推在地上。接着炮哥听到有人吼了一嗓子:“说了别打头!你他妈听不懂人话?!”接着就是一段乱棍横七竖八地砸在炮哥结实的身体上。炮哥只好双手抱头,右侧着躺进泥浆里。他只感觉左眼火辣辣的,蛇皮袋缝隙里透进来的光变得模糊不清。十几分钟之后,殴打终于结束,炮哥疼得在地上起不来。好在家人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及时赶来把炮哥送进了医院,做了手术,左眼没保住,据说是做了切除,不幸中的万幸是没伤着脑子。家人忿忿地报了警,警察来医院做调查,炮哥说不知道是谁,只知道是几个混混,一副云淡风轻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态度。坊间都传这是狗哥的手笔,炮哥不置可否,警察问他,他有些好笑地说那是我学生,怎么可能呢?那个时代没有监控,这件事因为炮哥的不配合,无疾而终。狗哥在第二年的九月没来上学,大家都说狗哥是做贼心虚,但是在不良少年们眼中,打了老师这种罪名简直就像是加冕一样,狗哥的名声从此更盛了。炮哥经过暑假两个月的修养,身残志坚地继续上班。此事过后,炮哥的规矩也变了,变松了。他再也没有动手打过学生,最多就是罚站罚抄罚洗厕所。更多的时候,炮哥和不良少年们变得有商有量,从此之后,炮哥班上的不良少年们再也没出过大乱子,除了上课睡觉,偶尔迟到,发型非主流之外。学校里的不良少年哪个老师都不服,就给炮哥面子,因为这一着,炮哥成了学校的德育主任,继续跟不良少年斗智斗勇。而不良少年们这么给炮哥面子,背后的缘由众说纷纭。其中流传最盛的就是有两个:一:炮哥瞎了的那只眼怪可怕的,被他盯着十分不好受。二:相传狗哥离开前,对着他那帮兄弟说了句话:他是我老师,你们看着办。对了,狗哥现在开起了烟花爆竹店,因为很有人脉,生意好到不行。

    2019-08-17 18:37:12 作者:陈婷婷 558 0

  • 炮哥和他的不良少年们

    炮哥是我八年级的年级主任,因为诨名太过响亮,学生们几乎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好学生在他面前乖乖称一句老师,不良少年们也尊称一句炮哥,“冥顽不灵”的不良少年到了他的面前居然变得有商有量。炮哥是一个中年肥胖男老师,教历史的。一身棕黄皮肤,有啤酒肚,体格十分魁梧。他总穿一件条纹Polo衫,灰黑两色不断替换,裤子也总是土黄色的西装裤,天冷了就再加一件黑色中年夹克衫,平平无奇的老师扮相。长相也是平平无奇,一张典型的胖子脸,不过黑些,鼻梁上一架茶色眼镜。除此之外无可说处。但是,我们谁也没有看过炮哥的眼睛,他的眼睛总是藏在那副晦暗不明的茶色镜片后面,看不清。谁也不知道那到底是近视眼镜还是墨镜,它不像近视眼镜那般透明,带了不少浊色,但又不像墨镜那样完全挡住眼睛。炮哥的眼睛就总是在那幅镜片下隐隐约约,只看得见模糊的眼眶轮廓。但是我们都知道,他的一只眼是瞎了的。有人说那是只空眼眶,也有人说那里是只死眼,甚至有人说那只空眼眶里是只替换的狗眼!总之大家都知道那只眼睛都是看不见的,至于为什么看不见,大家心里都有些谱。我读书的那些年,觉得炮哥完全是徒有虚名。因为他一点也不火爆,反而是幽默和蔼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只要他不发火。炮哥发火时,他既不吼,也不拍桌子,只是抱着手,那晦暗不明的眼睛在污浊的镜片背后盯着你,有时候阳光照过来,那只亮着的独眼就在镜片下射出寒光,但是另一只眼还是乌黑地隐在镜片后面,让人不敢看清,只好低头。然而,炮哥是极少发火的,他总是可以三言两语就摆平那些不良少年,让他们乐意听话,甚至是努力学习。那时有个奇怪的现象,年级上有几个刺头,吸烟只敢在厕所,打架只敢在校外,纹身只敢在背上,上网吧只敢在周末晚上,门门功课倒数,唯独历史这门课学得好。历史书每一页都能背出来,历史练习册每一页都写得满满的,每每都能考上八十多分,勤勤恳恳帮忙维持班上的秩序。堪称史上最乖不良少年,他们是炮哥班上的。炮哥早年的事迹,一开始就是从他们口中流传出来的。那是两千零二年,炮哥刚当上老师不久,就得了“炮哥”这名号。青年炮哥年轻气盛,脾气爆,身材健硕魁梧,像串炮仗一样,一点就着。他一来就当了班主任,一当上班主任就制定了一揽子规矩:不许迟到早退,不许吸烟,不许烫头(当年流行杀马特),午休要保持安静,课堂上不能捣乱,睡觉也禁止。一旦违反,轻则扫厕所罚站,重则脸上挂彩。因为炮哥脾气火爆,还因为那魁梧健硕的身材带来的阴影,开始的几周大家都战战兢兢地守着规矩,班里的不良少年们也持观望态度,即使犯错也速速认怂。一时间,天下太平,一派清明景象。炮哥班上有个不良少年头头——狗哥。狗哥,名李旺,奶奶取的贱名,是个痞痞的少年。皮肤很白,身材修长,但瘦,像个竹竿。头发也总是长长地斜在脸上,遮住一只眼睛。狗哥虽然瘦,但是受到弟兄们追捧总有理由,他为人十分仗义,这是一;有个绝技——跑得贼快,这是二!所以他打人,一招制敌,打完就跑,没人追得上他。有些人好不容易追上了,看到狗哥背后的一群人,也只敢指着狗哥,扔下一句:“你给我等着!”就跑走了。这时候,狗哥总会贱贱地吹起口哨,而他的那些兄弟们则负责做作地大笑。但许多时候,狗哥简直有辱不良少年的名号,他不喜欢吸烟,说呛得慌。每天起得很早,到学校也很早。从来也不主动欺负人,他打架往往是因为他兄弟,而他本人几乎从来不惹事。他罩着班上的同学,不许别的班的不良少年欺负本班同学,嘴上说着要收保护费,但是不是狗哥忘记收,就是同学忘记带,说下次一起交。后来他嫌麻烦,保护费遂作罢。狗哥调皮,见到老师会大声问好,有时候还会夸张地鞠躬,把老师吓一跳。可以说,友爱同学,尊敬师长,不迟到不早退,除了上课爱睡觉、无心向学之外,几乎没有不良嗜好。狗哥人缘很好,不止是不良少年,几乎全班同学都喜欢狗哥。甚至家里买好吃的,有时都会想着给狗哥带一个。但是,炮哥不喜欢狗哥。因为他上课老是睡觉,又不学习。实际上,炮哥讨厌所有不良少年,但是他最讨厌狗哥,即使狗哥除了上课睡觉几乎不犯事。因为在炮哥眼里,狗哥是个迷惑性很大的不良少年,很可能会把他的好学生带坏。炮哥的担心不无道理,狗哥的魅力确实不小。初中时代的女生都会喜欢这种坏坏的男生,特别是成绩好的女生,这好像是固定搭配,就像是九把刀笔下的柯景腾和沈佳宜。狗哥没有柯景腾那么帅,长相一般,但身上有一股类似张一山那样的痞气。最吸引女孩子的应该是那一双手,修长白皙。喜欢狗哥的女孩子不少,但是狗哥一个也看不上眼。那天班上轮到狗哥做值日,他打算直接把垃圾筐里的垃圾倒掉就走人。狗哥一手揣兜,一手拎起垃圾筐一边的耳眼,那硕大的竹筐就斜斜的挂靠在他身体的一边,框里掉出几张破纸,狗哥也不打算捡,只直直地前进。但是狗哥被叫住了,他不耐烦地停下脚步,一回头就看见有个女的迅速弯腰捡起那些纸,然后走过来提住另一边的耳眼,然后才把纸放进框里。女同学用眼神表示要帮狗哥一起倒垃圾,狗哥脸一红,觉得受到了侮辱,要一个女的帮忙,岂不是太损男子汉威风!他一把扯过垃圾筐,两手抓住耳眼,稳稳当当顺顺溜溜地把垃圾筐抬下去了。

    2019-08-17 18:35:12 作者:陈婷婷 49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