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篱笆家园  第五卷  广州的忧伤51

    51、一个曾经有梦的孩子我躺下来凝视着天花板。冷色调的沉浑的白色天花板,就像是某个异想天开的小孩子发明的可以让梦想成真的画板。我握着一支可以变幻出不同色彩的画笔,却一直在想着过去。时光对我真的很不公平,当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我那时候有梦想,有幻想,而我不懂得把未来看作一个画板,把自己看作一个手握着画笔的自信的孩子,就像握着权仗的桀骜的王者一样。而到了现在,到了我这个极其荒唐的年龄,我已经明白了所谓的梦想,所有的幻想只不过是一些苦闷的想法加上一些不着边缘的结果催化而成的代价。心有余悸的我看着陌生的未来,终究还是选择了熟悉的过去。以前我一直期待姐姐在某一天突然回家,在我低着头走路或者仰着头看蔚蓝天空的时候,很温馨的对我说:“耿晔,姐姐以后要好好照顾你。”我也一直希望父亲母亲能在不经意间给我多一点点的关心,爱护。后来我又期待我能看见父亲和母亲幸福在站在我的面前,看见父亲站在半身镜子面前特别认真的刮着胡子,在眉头紧锁的时候吧嗒吧嗒的抽着烟。我握着画笔,我忘记了把这些美好的愿望画上画板。一直以来以为能够暂时忘记,等到某个沧桑的年龄到来的时候再解决的问题一下子又充斥在我荒废的脑袋里,也许这样一个年龄已经到来。我好想躲过去,就像在一片文字中删除一段文字一样删除掉这段浑噩的人生。可现实永远没有那么简单。想想这半个月来发生的事,莫名其妙的遭到了善良的母亲的冷落;听一个陌生的女子讲了一个凄美而又纯真的故事;和她演绎了一场简单却难忘的戏剧,戏剧里有熟悉的人和感情;和相爱的女人度过了浪漫却让我觉得充满罪恶感的一天,离别的时候任由自己用了一个我自己都觉得可笑的理由;和一个失散多年的兄弟相遇,听他讲一个失落男子的悲伤和哀愁。用了很久的时间去想一些事情,想起了我亲爱的姐姐,我敬爱的父母亲、还有我的爷爷、我的奶奶、我的兄弟、我遇到的所有有着温暖心灵的人,想到了贫穷和富裕、想到了这个社会、想到了人生。在我的人生里,善良好像已经早早的进驻心灵。而那些善良的人,那些我深爱着的人,他们在哪里我却找不到。我甚至连所谓的家都已经失去了,时光一晃就会彻底的失去。我想着想着眼泪就流出来了,顺着眼眶迅速的流向了沙发。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天花板,一直在想,如果我能在上面写上愿望,我究竟要写什么,我能写上什么。后来我就睡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累,不过觉得很舒服,那种感觉大概就像《无间道》里的梁朝伟躺在沙发上睡着了那样。睡醒后我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师傅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直直的看着我。“师傅”,我惊讶的叫了出来。师傅很和蔼的笑了,说:“累了吧,孩子?来,把被子给我。”他伸出手来。我把盖在身上的被子递了过去。师傅接着说:“你师母看你睡得挺舒服的,我也就没叫她叫你了,怎么样,睡得好不好?”“好舒服啊,师傅,就跟小时候在这里睡那样安心,一连串的做梦呢。”我挠了挠头发,伸了个懒腰特舒心的说。“那当然,师伯家的风水好,以前你爸也喜欢来我这睡上一会,你们爷俩都一个样,睡完之后都要我帮你们叠被子。”我“呵呵”的笑着说:“我以前读书的时候都是自己叠被子的,您不是常夸我叠得不错的嘛。”说完我又追问了一句,“我爸以前经常来您这里的?”“是啊,他每次来都在这里睡一觉。”“我一年到头来也就看见他几次。”“耿晔啊,其实你爸一直看着你长大,看着你进步。你别看你爸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那是因为有师伯在你身边管着你。他每一次来看我去的第一地方都是你的宿舍,说是看我,可他的心思都放在你身上了。一个学期下来,他能来上十几回。”师傅接着说:“你爸我最了解了,他以前想当军人,后来因为没钱争不过别人当不成,十七八岁的光景就跟着师傅学习武艺。你别看你整天叠被子的觉得辛苦,你也别怨你爸,那是军人的品质。你爸一向严格要求自己的。”“我懂,我也没怨过我爸。师傅,那我爸最近有没有来——近几年?”我忐忑不安的看着师傅。

    2008-03-08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116
  • 篱笆家园  第五卷  广州的忧伤49

    49、芒果树的故事男子看着人群,哭笑不得。他面红耳赤的说:“我说大姐你别瞎胡闹行不?”接着他又提高声音对着人群说:“大伙听我说,气象台说今晚有强台风,这条街树木太多,又高,怕夜里风大把树刮倒了,危害大家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损失,所以要对树木进行修剪,把大枝大叶剪掉,对大家造成不便,还请大家见谅。没做好防灾措施的话,都回家去吧,别在这里站着。我已经跟居委会商量过了。”大伙的眼睛齐刷刷的望向了老人。老人笑呵呵的说:“我家祖祖辈辈都在这一带住,每年大台风小台风也不知道在这地上走了多少遭,还没听说过果树倒下来砸了人或是砸毁房子的。这条街道的果树通人性,能把人辨出是好人还是坏人,还认得在这条街住的每一户人家。”老人说完眯着眼看着大伙。大伙那眼神就像个迷信的大婶跪在佛祖面前一样,特别的虔诚。于是老人又接着说:“我小时候就常听我爷爷讲关于这一带芒果树的故事。那时候住在这一带的都是穷苦老百姓,老百姓虽然穷,可就从没打过果树的主意。每年果子都长得特别的喜人,可路过的人都只是仰仰脖子看看树,从没有人私自摘过果子。每一年到了芒果丰收的季节,人们就求神拜佛择个吉日,整一带的人一起摘果子。有一次,有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不懂规矩,半夜里偷偷去摘果子,结果还没爬上树,树上就唏哩哗啦下起了果子,把那个小伙子砸得灰头土脸的。第二天人们看见下了一地的果子就晓得昨天夜里有人来偷摘果子了,因为果子从不私自掉下地来的,它要留给善良的人摘。”老人意味深长的说着,大家听得津津有味,竟有点陶醉起来。老人还是乐呵呵的笑:“所以我爷爷就常常跟我说,这一条街一直以来相安无事,都是前人修来的缘分,是前人的善良把树木驯化了,所以它们也懂得辨别好人和坏人,懂得感恩。所以打我懂事以来,我就没见过果树把人给砸了还是把屋子给毁了。”老人刚说完,人群中啧啧声此起彼伏,大家都在尽力的回忆起果树的好。那一帮穿制服的一时竟也哑口无言,愣愣的站在人群中。后来那名像领导的男子说了话。他撞开人群,站在了一棵高大的芒果树下说:“我今天就是要来修剪果树的,也不见得树上给我下几个果子,这样我还省得去市场上买呢。”说着他就特别神气的抬起头看着高高的树丫。就在这时候,一颗果子迎面朝他砸去,特清脆的声音在果子和他的额头碰撞那一刻响起来,接着就是一阵狂轰烂炸,男子身后的所有穿制服的人都吃到了芒果的滋味。有些熟透了果子在他们的脸上,背上,胸口上炸开了花。所有的果子从四面八方朝着一个集中点运动,好像他们事先已经约好了似的。这时候大伙儿又笑了,眼神里带着虔诚,带着感激,笑得有条不紊,错落有致,毫不掩饰。看上去就好像一位穿着讲究,看上去一派绅士的老人在深秋的阳光底下散步,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怀念,感激和不舍。十几个高大的男子惊慌失措的退回到了人群当中,愣愣的看着微风吹过芒果树,看着金澄澄的果子在果树上前俯后仰。果子好像在大声的笑,夸张的笑。他们都低头各顾各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有些人一边整理一边龇牙咧嘴的。带头的男子额头上有一块明显的红斑,那块红斑就好像一团燃烧的火焰,要把男子白皙的脸庞一同烧毁一样。带头男子捂着额头,很勉强却特别真诚的笑着说:“我现在就马上回去,马上走。”说完就带着他的人,伴随着汽车轰隆隆的声音离开了。往日的街道又一下子恢复了平静。大伙儿看着老人,他一言不发,大伙儿虽然心里面窝着疙瘩,也只好各自散去。最后高大的芒果树下就只剩下老人和我的师傅。师傅严厉的叱呵道:“不用再躲了,都下来吧。”这时候从高高的树丫里头钻出了一个个小脑袋,一张张天真无邪的笑脸在阳光下面显得特别的有趣。“都下来吧,小心一点,可别让树枝勾着了衣服。”师傅说话的语气一下子缓和了下来。老人一边看着一边和蔼的笑了。

    2008-03-08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114
  • 篱笆家园  第四卷  在北京遭遇良心37

    37、笑容在眼泪中盛开女孩说完就走出了门口,我看着她的眼神,依旧温顺平和,身上的香味依旧令人陶醉,沁人心脾。恍惚间我看到她的身体在晃动,她的柔美的手在抖动。我和宝松站着没动,我看了看宝松。他的嘴角挂着甜甜的微笑,可眼泪在女孩转身的一瞬间流了出来,急促的窜到了地面,就像一簇美丽的鲜花,悄悄的在盛夏开放。我平静的说:“追吧,兄弟,说不定人家一转个弯,上了小轿,你想追也追不上了。”宝松没等我说完,一撒腿就往外跑。过了没多久,宝松和女孩就回来了。我高兴的笑了,挺疑惑的问:“怎么那么快就追回来了?”“我出了门就看到整条胡同一个鬼影都没有,心里七上八下的,琢磨着丫头不会真的坐小轿走了吧。于是我使了劲的跑起来,好像后面跟条大尾巴狼追我似的。一路上东张西望的,急得跟个丢了新娘的新郎官似的。可我没跑几步,我就发现小妮子蹲在一处墙角。我走过去,惊愕的看着她,她也惊愕的看着我。我就问,你躲这里干什么?你猜丫头怎么答我?她说我等你啊。末了她还问了我一句,你跑那么快干嘛呢?你说我是不是真的遇到了条大尾巴狼。”“我还怕哥不知道要折腾多久才追出来。我出了门口,步子都没敢迈太大,走起路来就像汉人家的姑娘,裹着厚厚的裹脚布,穿着清朝宫廷里女子穿的高高的鞋子,都不知道多别扭。”女孩狡黠的笑道,“我就知道我哥像只吃草的羊羔,遇到野狼,连咩咩叫都不会。呵呵,我就是一只专欺负羊羔的大灰狼。”我也笑着说:“我看你哥多半像只憨憨的大熊,遇见你这个狡猾的狼,一生起气来就……呵呵,就拼命的捶胸,宁愿伤自己也不要别人难过那号。”我说完三个人就哈哈的笑了起来。宝松笑着拿起来桌上的信封,认真的对女孩说:“这钱你拿回去吧,哥要不得。白花花的20000块,哥袋在身上心里都发慌。”女孩还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说:“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泼哪儿搁哪儿。你既然能把我追回来,也就证明我这次没做错。你要我把钱拿走,那明摆着还没原谅我。”女孩得理不饶人。宝松一脸的委屈。“你说我要把这钱袋回家,我妈还不拧着我耳朵,审问我这钱从哪变出来的。”“那我可管不着了,哥,钱袋你身上,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要不写个欠条吧,回去我也好有个交代。”女孩哈哈的笑了起来。说:“哥,你土不土啊,这你也能想到。”说着她掀起了宝松的上衣,那一刻笑容一下子僵硬了。然后她压低声音说:“要不回去就跟你妈说你在这边弄伤了身子,20000块是别人赔你的,你看你这伤,也该让你妈好好疼疼你。”末了她又加了一句:“哥,是我对不起你了。”我听着这话觉得眼前的女孩更像一名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成熟女性,她的每一句话,还有她温顺平和的眼神,干净健康的面容以及浅藏在心中的善良和多情,仿佛一瞬间能够瓦解所有罪恶的念头,消除不安分的黑暗,让所有善良的人能够站在阳光底下捧着《圣经》欢呼。宝松的神情又一次不安起来。他很勉强的笑道:“丫头,哥又没怪你,哥好歹也是学武之人,况且哥这么好的身材,这两下子擦几天药油就没事了。”宝松看着女孩还是低着头,没说话。他又说:“那好吧,哥把钱袋着了。就当作哥欠着你的,等哪一天丫头蹭到了个好对象,哥再好好补偿你。”女孩抬起头,轻轻的点了点头。脸上拉起淡淡的笑意。宝松接着说:“我都忘了介绍了,”他指着我说,“这是哥的师弟,也是一个练家子,叫耿晔。”“叫我小铭好了。”女孩说着又对宝松说:“哥,烤鸭是刚弄好的。我琢磨着你带个回家,一路上跟个翻山越岭似的,我看它也消受不起,你还是趁热吃了吧。”宝松瞅着女孩说:“要不今晚陪哥吃个饭,哥下厨弄点好吃的?”女孩高兴的点点头。

    2008-03-07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113
  • 篱笆家园  第二卷  流浪日本15

    15、心情在流浪1和小琦分开后,我也无心迷恋逛街。一路上走走停停的,觉得也挺没趣,所以随便找了家价格不会很贵看起来还像样的小旅馆住了进去。躺在床上过了不久就睡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电话铃声响了,有名女子在电话里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话,我没听懂,也没理睬,继续倒头睡觉,一觉到了灯火通明。后来那几天也不知道怎么过的,就无聊的逛逛,累了就找个旅馆歇脚,睡觉。完全把多年来积累的流浪习惯改了,变得懒散,逸豫起来,也许是这样的路走得太多了,突然发觉没趣,在这一刻。不过每天从小旅馆出来的时候心里还是想着小琦,总惦记着她,心里隐隐的有着寻找小琦的冲动。但心里又想着分开时说的那句话“一切随缘吧,还是中国的老话”,也就只能会心的一笑。在日本的第七天。那天早上从旅馆出来后,我看了看阴暗的天空,突然惦记起背包里洗了还没干的衣服,然后就想起了母亲。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最怕的就是这种天气,衣服洗了几天还晾不干,有时候越晾水分越多,干了的衣服也臭臭的。那时候总惦记着家里的母亲和家里的烘干机,就像现在这样的怀念。以前在家时每逢雨天,母亲总会特别在意全家人的衣服。她总会早早的起床,把衣服洗了,然后烘干,找个通风的地方挂起来。这样想着我的心里又不是滋味了,闷闷的,就想着去看看母亲。在那栋既熟悉又陌生的房子前面,我站了很久,也端详了很久。大门紧闭,我想走过去敲门,却生怕母亲会更加生气,最终只能在门口久久徘徊。正在我心神不定的时候,大门打开了。母亲从屋里走了出来,我躲闪不及,只能怯生生的面对着母亲。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我居然只能用这样的词来形容我跟母亲的见面。母亲看见我之后,竟然嗫嚅许久。我喊了一声“妈”,也没了下文。“你还是回去吧,耿晔,妈心里撂得慌。”妈和蔼的说。我冲着母亲又喊了一声“妈……”,可母亲也没理我,她背对着我朝我摆摆手,重重的把门关上。在母亲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失意与悲伤朝我的心灵涌了过来,一下子撩起了我心里所有的忧伤。我苦笑了一下,突然觉得挺悲哀,在那一刻。在日本的第七天,我在地铁里呆了差不多一整天。那一天我就像是一个人间幽魂一样,怕见太阳,四处游荡,轻飘飘的,没有思想。夜晚的时候终于走出了地铁,沿着有路的地方走,背上的背包也仿佛重了很多。心里想起了鲁迅先生的话,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这一次又遇见了小琦,可心中却提不起半点欢喜。远远的看见她,就想绕道而行。她也看见我了,朝我挥手。其实那会儿我心里还是惦记着她的。我想着既然母亲已经没给我留下余地,那我也应该尽早的离开日本。在这座城市已经呆了一个星期,我依旧觉得这是个非常陌生的地方,对它的感情也远远比不上我到过的中国的城市。但邂逅小琦还算是一段挺美好的回忆,我心里面还是很想跟她道个别,说声再见,在临走之前。

    2008-01-24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111
总19页,文章7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