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篱笆家园  第六卷  一个人的村庄67

    67、宁静的村庄车子转了一个大弯后,开始向下俯冲。我隔着厚厚的一层雨雾向下望,车窗外的世界里出现了点点光芒,那些光芒模糊得就像连在了一起。这样的景象仿佛近在咫尺,就像贴着车窗似的,可又是那么的遥不可及,远得就像天边的星星,像在跟你捉迷藏。“有灯光,是不是到了?”我问宝行。“是啊,看来大伙儿都还没睡,整个村庄闹得就跟过年似的。”我又一次看着那一片灯光,脑中想象着这块土地上过年的情景。大人们,小孩子们,他们露出最健康的,最真诚的笑容。村里的狗,跟着自家的主人或者小主人,在村里飞奔乱窜,遇上邻家或村庄另一头的人家的狗,主动走过去东嗅嗅西嗅嗅,以表对这一年来安静平凡的生活的感谢。也许是感谢自家的主人,也许是感谢这一块土地,也许是感谢某个曾经给予它们食物的过路人。大人们自有自己忙乎的事,小孩子自有自己高兴的事,村里的牛啊,狗啊,羊啊,猫啊,也自有自己的聚会,自己的快乐。一个年过下来,大人们知足了,小孩子们乐足了,牛啊,狗啊,羊啊,猫啊,逛足了,连脚底下这块古老的土地也笑逐颜开。一个小村庄里的一个开心的年岁,比起城市里单调的张灯结彩,虚幻得像摇曳的梦一样的笑容,也许到达所谓的幸福的距离,只有一步之遥,就像春意盎然的季节早早的眷顾这个平凡的村庄一样。车子磕磕碰碰的终于走上了一段稍微平坦的路,车灯照射到的地方,微茫之处已经看到了点点的灯光。车子又走了几分钟,车灯的光芒已经显得有点微弱。前面出现了一片空旷开阔的平地,一座小小的村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这时候雨已经渐渐小了,小得像在黑色的夜空中消失了一样。车子停下来了,我看见宝行开了车门跳下去,我也跟着跳了下去。周围已经围了很多人,有脸色凝重的妇女,有看起来让人觉得彷徨的男子,更多的是一脸天真,充满好奇的小孩子。有位年迈的老人由一个小伙子扶着走向宝行。宝行一看到老人就特别忧伤的喊了一声“妈”,便急忙冲了过去。扶着老人的那个小伙子抬起头来叫了宝行一声“哥”,然后我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宝松”,我很高兴的喊了出来。宝松这时候也看见了我,他淡淡的笑了,这一次,他笑的特别的轻松。天微微亮的时候,我和宝行、宝松走出了屋子。老人家和我们说了一宿的话,已经睡下了。清晨的气息就像渗透进了我狂跳的脉搏一样,我的血液、我的皮肤、我疲惫的身体,仿佛迅速获得了另外一种新生。我抬起头看着天空,天空纯净浑厚,仿佛间令人觉得赏心悦目。我突然有点期待太阳升起来那一刻的不凡和安详。四周围都是山,无限大的天空在这里显得有点局促,不过也让人觉得安全,觉得有保障。大大小小,或远或近的山,就像一个个威武的战士,守护着这一片土地上的天空。这一片天空仿佛已经属于这一块土地,任谁也带不走,谁也无法亵渎。村庄虽然小,但却让人觉得诡异,觉得神奇。我一直在想,当我站在高高的山头上往下看这片灰黄色土地上四方四正排列着的一排排矮矮的房子时,我的内心是一种怎样不羁的涌动。我伸了伸懒腰,有点想大叫的冲动。“好宁静的山村啊。”我舒心的说。说着迈起了小步子。灰黄色的土地上,大大小小的洼地已经积满了水。我好奇的在一个挺大的洼地边蹲下来,静静的看着水里的自己。宝行和宝松也随着我走了过来,在我身边站着。我看着水面,水的上层是清澈的,明亮的,水底下黄色的沙和泥土,安分的躺着。也许只有在这样美妙的一场雨之后,在这样仿佛被遗失了的村庄里,才能看见这样的安静的角色和场景。黄色的泥土和沙,已经忘记了在清澈的水里面找过去、现在、甚至未来的同伴,它们甚至没想着去入侵这一个明净的世界。而一点一滴汇聚的水,也许是忧伤的天空不经意间掉下的眼泪,它们是那么的倔强,倔强得不愿去稀释这一个太过于浓厚的灰黄的世界。也许它们都懂得去尊重彼此。

    2008-03-11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062
  • 篱笆家园  第二卷  流浪日本17

    17、初见老人把东西收拾好后,小琦在前,我跟在她的后面,穿梭于这座城市的不同街道。也不知道转过了多少个弯,也不知道东南西北,分不清方向,一直从灯火耀眼的地方走进了一片漆黑,然后她停下了脚步,我也停了下来。一路上我们一句话也没说,我不知道我在想着什么。一路上看着陌生的人群和明亮的灯火在我面前流窜,思绪也窜得老高,却没有方向,如同我这个人。停下来的时候我就问小琦:“是不是到啦?”“嗯,到了,就在前面。”小琦好像很不开心。我顺着她指着的地方望过去,那是一个寂寂的小村庄,从这里看过去能看见几点光亮,大部分是一片漆黑。市区的妩媚的夜色已经离它太远了,它显得是多么的安静,又有点无奈。“我能进去屋里坐坐吗?”我不想就这样和小琦道别,也不想在这样的气氛中。“好吧,婆婆应该睡了,等一下我们进去放东西小声点,放下东西我们出来外面坐吧。这里的夜色挺漂亮的。”小琦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小琦轻轻的开了门,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是不是小琦回来啦。”“婆婆,是我。你还没睡着啊?”“没,心里惦记着你呢。”小琦摸着黑到了屋里,开了灯,灯很昏暗,就像旧社会时用的豆油灯一样,那灯光像高窜的火苗一样摇曳,让人觉得恍惚。“哦,有客人啊,小琦?”我循着声音望过去,在一张普通的木板床边,端坐着一位看上去七十来岁但面容还很清晰的老人。她看见了我好像有点惊讶。“是啊婆婆,是咱中国人的种呢。”小琦甜甜的说着。小琦说完我也接着说:“婆婆,您好,这么晚打扰你真过意不去。”小琦和婆婆都莫名其妙的呵呵笑了,我正纳闷的时候,小琦就对着我说:“我婆婆很随和的,你不用这样。”说着她转过头对婆婆说:“婆婆,你睡吧,我们出去。”小琦关上门后,我带着责怪的口气对她说:“我连屋里的一切都还没仔细打量呢。说不定我还能跟婆婆说上几句。”说完我把准备好的笑意隐藏了。因为小琦没接我的话,我也没再多说。我跟在小琦的后面摸黑来到了村头的一片小树林里,她自顾自的找了块地方坐了下来,我也挨着她坐下来。“怎么啦,是不是还想着刚才的事?”我问小琦。“嗯,有点,但不全是。不管怎么说,刚才谢谢你了。”“谢什么谢,小日本鬼子是该狠狠的揍他一下的,敢欺负到我们头上。”“呵呵,我倒看不出你原来打架还这么了得,跟个狼似的。”小琦奸诈的笑。“我小时候都一直跟着师傅学功夫的嘛。有一次还参加过国家的比赛,还拿了奖呢。”我说完后又故意跟小琦开起玩笑。说:“幸好我只是只野狼,而不是色狼,要不你可就危险了。”说完我笑了。其实那时候和小琦坐得很近,看着她那诱人的嘴唇和极有曲线美的鼻梁和睫毛,听着她有点粗重的喘气声,我真的怀疑我像极了一只野兽,有点想侵犯她的冲动。“算了吧你,你即使是色狼也是有色心无色胆的那一号。刚才你抓着我的手的时候,你的手抖得比我还厉害,一开始我还以为你也是害怕呢。现在看来……”小琦说完就呵呵的笑了。“有吗?那也许是心理作用吧。”我看着小琦有点好奇的眼神,继续说,“小时候我们是剃光头的嘛。那时候师傅就跟我们说,你们剃了光头后就是半个和尚了,以后长大了也不能轻易欺负女孩子。”我说着自个儿乐呵呵的笑了。“那时候我们一班小家伙都笑了呢。可能,也许,大概我刚才是真的动了色心了,所以手才会发抖吧。”我瞎掰了一通后还怕小琦不相信,我又说:“你看电影里的李连杰不就是这样?”小琦点了点头。说:“算你啦。这样也行。小时候说的都不算话的。”“怎么会呢。”我和小琦争了起来,“我师傅小的时候,他师傅也是这样跟他说的。后来我师傅就真的非常听我师母的话,两个人不知道多恩爱呢。”“你师傅……唉,算了,不跟你争了。”我看得出其实小琦心里烦躁得很,只是我不知道该不该问,也不知道该怎么问。“婆婆身体还好吧,我看她老人家还是挺精神的。”我找了个话题接下去。“都大不如以前了,自从受了那个伤之后,她就没好好的笑过。”小琦皱了皱眉头,从身边抓了颗小草在手里玩弄。“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怎么样?”小琦犹豫了很久说。“好啊,你讲的故事我都感兴趣。”

    2008-01-24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062
  • 篱笆家园  第三卷  北京的猫23

    23、忘忧亭晚饭在学校饭堂吃,赵西不想我太花钱。饭虽然很硬,菜也出乎意料的“家常”,但我还是吃得很高兴。久违的中国菜的味道和一种像在家的感觉,无理的冲撞了极尽奢侈的味觉享受。高昂的神经遇到了招摇撞骗的感情,开始屈服。饭间赵西打了一个电话,在离我很远的一棵大树下。我顺着门口望过去,她朝我诡异的笑。晚霞映满了整个天空,看上去真的很美。一抹光线安静的停留在赵西的脸上,她看上去也很美。吃完饭我和赵西沿着长长的绿树成荫的小径踱着步子,直到夜的精灵悄悄的撒下一片奇异的色彩,然后路灯亮了起来。那一刻我才发现小径上行走着很多人,一眼望过去,几乎都是神情间充满着甜蜜的情侣。赵西微笑着说:“这条小路的尽头有一个有名的忘忧亭,亭前有很长一段台阶。据说爬上去后进亭里休息的人就能够忘记不开心的事,化伤心为力量,去追求新的快乐。”我定定的看着赵西,在昏黄的灯光,赵西身后的夜幕就像是天然的底色,赵西就像是从画卷中走出来的女子,美艳中带几分淡雅。赵西估计被我看得不自在了,也许心里在琢磨着我怀疑她的话,所以她低下头又说:“我也没去过啊,你不要这样看我。平时一个人我才懒得来呢。今晚我就要你陪我去看看,好不好?”我看着赵西心虚的表情,竟不愿去多说话。拉起赵西的手,走向小径的尽头,像在接近虚拟的快乐。站在小径的尽头抬眼望上去,赵西暗暗的吃了一惊,叹到:“怎么这台阶那么长,要爬到什么时候?”我看着赵西打趣说:“我看着你这个表情我就明白为什么人们会说爬到上面后进亭里坐就会忘记了忧伤,敢情是爬到上面的时候已经虚脱了吧,所以什么事情都忘记了。”说完我呵呵的笑了。赵西敢情是为眼前这漫漫长路犯起愁来了,好像失了魂似的,竟没有回答我。我继续笑呵呵的说:“还爬不爬?”赵西倔强的说:“爬啊,你陪我。难得我今天有这个盼头。”大概爬了二十分钟后,赵西就已经累得气喘嘘嘘,香汗淋漓了。我喘着气说:“怎么样,还往上爬吗?”赵西面露难色,但她还是爽朗的应了下来:“爬,怎么不爬呢。”大概又爬了十分钟,我估计赵西也没力气爬了。两个人的手心已经全是汗水,脖子上,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流,我感觉我的背后和胸前的汗水像快速逃跑的蚂蚁一样,朝着我的下身涌去。我转过身望着长长的台阶。沿着台阶笔直延伸的方向望向黑色的天际,能够模糊的辨认学校的高大建筑物,学校的夜景尽收眼底。我呵呵的笑了起来,用力的拉了赵西一把,把她拉到我的身边,然后和她一起望着迷离的夜景。说:“我现在真的很开心,小西,谢谢你!”赵西没有看我,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夜景,温柔的说:“想不到学校的夜景会这么漂亮,呵呵,有福了。”我看着赵西眉毛处,鼻子上的汗水,那一刻就只想把她拥抱,长久的,听着她粗重的呼吸,亲吻她。我松开了手搂着赵西的腰,软软的,像富庶温柔的江南水乡,生命的灵动和热情瞬间释放在了每一寸土地,让亲近她的人,只想着好好的珍惜,珍惜这样一种灵性和极品的享受。赵西拉紧了我的手,侧着头看我,那种感觉像在炎炎的夏日里寻找到了一泓清泉或者一颗参天大树,快乐的表情一下子跳上了她明朗的脸庞。我拉着赵西坐了下来,说:“不爬了,你也累了。见到这么美丽壮观的景色,所有的忧伤都抛掉了。”赵西点点头,表情有点僵硬,勉强得像一团僵化了的面团,拉不开能在空中摇摆的面条,就像拉不开微笑的表情一样。

    2008-01-25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061
  • 篱笆家园  第四卷  在北京遭遇良心33

    33、宝松进局里了“那后来怎么样了?”我趁这空档连忙插话。“就这样我陪着小妮子度过了高考的岁月。来北京几年了,认识小妮子也算是一件幸福的事。我琢磨着小妮子高考完了,我也是时候走了。两天前我就去她家,跟她爸说这事。她爸当时挺和蔼的拍我肩膀跟我说,我们家小铭一年前就问我能不能帮你找份工作,可你也知道,北京的工作不好找,你一个大学生要你去工地当劳力,那也大材小用了。我当时挺感激的点点头说我明白,心里面对小妮子的那份感情一下子就涌上了心窝里。她爸接着说,你也算是看着小铭一天天长大的,我知道你们感情好,我也挺高兴你能陪小铭走过了高考。但男儿志在四方,你有这个打算我也高兴,毕竟那么大的中国不只北京这地儿能生存。你明天再过来一趟吧,小铭也许还不知道你要走了。你过来跟她说说话,顺便看看什么东西家里需要,捎点回去。小铭她妈也嫌家里的东西太多了。我听完她爸说完这话,我就窝心了。那天晚上觉也没睡好,饭都不想吃,心里就想着明天怎么跟小妮子说。第二天我去到她家里,丫头不在,她好像故意躲着我,我心里难过。她妈把工资给了我,额外多给了我500块,还大包小包的塞了很多东西给我。我把东西拿在手里,心里空空的,也不晓得跟人说声谢谢或者说说其他什么的。那么多东西一下子塞我手里,要换以前我还不蒙了,估计早六神无主了。可我就一句话也没说,拎着东西跟个买菜的大妈似的,走起路来却像大妈家的小媳妇。”宝松说着说着那表情特消融,跟个小孩子被父母骂了之后,窝墙角不敢进家门那样一脸的委屈和无奈。我看着他心里也窝得慌,就像当初几个班的师兄弟分开时那样,心一下子被掏空了。宝松停了一会估计是给个半场休息后,又说:“我拎着东西回到宿舍,也就是昨天下午。我回到宿舍后倒头就睡,心里跟新兵蛋子放枪那样,一放一个空。躺在床上,我左翻右滚了一两个小时,估摸着有点睡意了,就想两眼一闭图个痛快。可那时候两名陌生男子破门而入,我还没弄清楚状况,他俩就把我按在床上,押起我特豪迈的走出门口,上了车,直奔派出所。我走出门口时,有两个人和我打了个正面,我回来之后就是这样了。”我一直听着宝松说着,愣是一句话也没给他整出来。他看着我,眼神游离。“在那个活人见了就像见到太平间一样的狗不拉屎的地方,两个人模狗样的驴蛋一本正经的问我话,问我把从沈局长家里偷来的20000块藏什么地方了。我一下子就要挂了,我说我不认识什么局长啊,我一个平民百姓就跟个吃奶的婴儿一样,我就认得谁的奶最多谁的奶最好喝。我说我要有20000块我早就把它当砖头砸自己脑袋,我早就回乡下数星星了,我还能坐这里跟他们掰。那两个姓驴的口臭得要命,说起话来吐沫乱溅,跟个他妈的自动喷水器似的。他们没好气的说,沈局长就是你经常去帮他女儿做家教那个,你老实交代,钱都弄那里去了。我估计我那会儿也快歇菜,怎么这么传奇的事也能让我碰上。我苦笑了一下我说局长夫人给了我1000块的工资,额外给了我500块,我说老兄,500块不算贪污吧?那两个姓驴的狠狠的盯着我,唬我说,你小子拿1500块肯回家?你一个穷光蛋,你不做贼你难道回家里当慈善家啊?你小子好乖乖的交出来,要不整死你个贱骨头,天生做贼的命。我听着这话我心里就来火了,我从桌底下就伸了对面一脚,当时一时急也没想到对面坐着的是他妈的白眼狼。两个姓驴的凶神恶刹的冲过来抡圆拳头给了我几拳,我双手被扣着,被打得恼了,我顺脚一踢就把桌子给踢倒了。两个姓驴的又狠狠的揍了我几拳。接着小妮子她爸就进来了。我挺直腰杆子,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他。我们乡里说的,输人勿输阵,我人穷了点,可我就不能在这种人面前装熊。小妮子他爸开口说话了,20000块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我愿意的话我给个乞丐都行,可被人偷的话就不行。穷人家的孩子对钱,他妈的就像一条流浪狗见到了又臭又大的屎,那眼珠子瞪得跟个电灯似的,他妈的活该一辈子当个土包子。”

    2008-01-26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060
总19页,文章7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