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篱笆家园  第三卷  北京的猫23

    23、忘忧亭晚饭在学校饭堂吃,赵西不想我太花钱。饭虽然很硬,菜也出乎意料的“家常”,但我还是吃得很高兴。久违的中国菜的味道和一种像在家的感觉,无理的冲撞了极尽奢侈的味觉享受。高昂的神经遇到了招摇撞骗的感情,开始屈服。饭间赵西打了一个电话,在离我很远的一棵大树下。我顺着门口望过去,她朝我诡异的笑。晚霞映满了整个天空,看上去真的很美。一抹光线安静的停留在赵西的脸上,她看上去也很美。吃完饭我和赵西沿着长长的绿树成荫的小径踱着步子,直到夜的精灵悄悄的撒下一片奇异的色彩,然后路灯亮了起来。那一刻我才发现小径上行走着很多人,一眼望过去,几乎都是神情间充满着甜蜜的情侣。赵西微笑着说:“这条小路的尽头有一个有名的忘忧亭,亭前有很长一段台阶。据说爬上去后进亭里休息的人就能够忘记不开心的事,化伤心为力量,去追求新的快乐。”我定定的看着赵西,在昏黄的灯光,赵西身后的夜幕就像是天然的底色,赵西就像是从画卷中走出来的女子,美艳中带几分淡雅。赵西估计被我看得不自在了,也许心里在琢磨着我怀疑她的话,所以她低下头又说:“我也没去过啊,你不要这样看我。平时一个人我才懒得来呢。今晚我就要你陪我去看看,好不好?”我看着赵西心虚的表情,竟不愿去多说话。拉起赵西的手,走向小径的尽头,像在接近虚拟的快乐。站在小径的尽头抬眼望上去,赵西暗暗的吃了一惊,叹到:“怎么这台阶那么长,要爬到什么时候?”我看着赵西打趣说:“我看着你这个表情我就明白为什么人们会说爬到上面后进亭里坐就会忘记了忧伤,敢情是爬到上面的时候已经虚脱了吧,所以什么事情都忘记了。”说完我呵呵的笑了。赵西敢情是为眼前这漫漫长路犯起愁来了,好像失了魂似的,竟没有回答我。我继续笑呵呵的说:“还爬不爬?”赵西倔强的说:“爬啊,你陪我。难得我今天有这个盼头。”大概爬了二十分钟后,赵西就已经累得气喘嘘嘘,香汗淋漓了。我喘着气说:“怎么样,还往上爬吗?”赵西面露难色,但她还是爽朗的应了下来:“爬,怎么不爬呢。”大概又爬了十分钟,我估计赵西也没力气爬了。两个人的手心已经全是汗水,脖子上,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流,我感觉我的背后和胸前的汗水像快速逃跑的蚂蚁一样,朝着我的下身涌去。我转过身望着长长的台阶。沿着台阶笔直延伸的方向望向黑色的天际,能够模糊的辨认学校的高大建筑物,学校的夜景尽收眼底。我呵呵的笑了起来,用力的拉了赵西一把,把她拉到我的身边,然后和她一起望着迷离的夜景。说:“我现在真的很开心,小西,谢谢你!”赵西没有看我,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夜景,温柔的说:“想不到学校的夜景会这么漂亮,呵呵,有福了。”我看着赵西眉毛处,鼻子上的汗水,那一刻就只想把她拥抱,长久的,听着她粗重的呼吸,亲吻她。我松开了手搂着赵西的腰,软软的,像富庶温柔的江南水乡,生命的灵动和热情瞬间释放在了每一寸土地,让亲近她的人,只想着好好的珍惜,珍惜这样一种灵性和极品的享受。赵西拉紧了我的手,侧着头看我,那种感觉像在炎炎的夏日里寻找到了一泓清泉或者一颗参天大树,快乐的表情一下子跳上了她明朗的脸庞。我拉着赵西坐了下来,说:“不爬了,你也累了。见到这么美丽壮观的景色,所有的忧伤都抛掉了。”赵西点点头,表情有点僵硬,勉强得像一团僵化了的面团,拉不开能在空中摇摆的面条,就像拉不开微笑的表情一样。

    2008-01-25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120
  • 篱笆家园  第三卷  北京的猫26

    26、中国眼泪我终于还是难过的哭了,也许中国才是孕育我眼泪的地方,因为这里有太多我熟悉的人和太多我想见也能见到的人。而在日本的一个星期,我只是一个幽魂,游荡在异国他乡的残梦中,心里面放着的东西太多太重,所以我浮游在离地面最近的那一层,清楚的看着一切的一切。我低低的说:“后来我在日本流浪了七天,第七天我再见到我妈,我妈叫我回中国来,不要再在日本呆了。我哭都哭不出来,我多希望我妈能回心转意,可她一句话也没再说就走了。”在那一刻我没有选择用一个星期来表达我在日本的日子,七天是一个星期的生命,也像是一个轮回。我坐在时间的飞盘上,从中国到中国,却丢弃了最宝贵的东西。赵西心里也许也是空荡荡的,她不停的说:“你还有我,你还有我呢。”我的心里竟是无限的幸福。我说:“我妈像一阵风似的离开了我,好像从来没在我的身边出现过。从日本要飞回中国的时候,我只想起了你,我的世界里空荡荡的,我只想回中国来找你。”赵西抱起我的头,轻轻的亲吻我,从我的额头,睫毛,眼睛,鼻尖,耳朵,一直到我的嘴唇。我能感受到她越来越强烈的热情。奔放的热情像奔跑于广阔的大草原上的大黑马,穿透疾利的风,展示着无限的魅力和丰满的身姿。赵西有点害羞但却很坚定的说:“只要你想要,我今晚……我今晚就成为你的妻子。”说着她脱掉上衣。当衣服从我的眼前晃过的时候,我看见了赵西安详的脸,带着一点点幸福的笑意。然后我看见了她娇嫩美丽的乳房,分明的乳沟像荡漾着不可亵渎的神话,在古代的传说中悄悄的走进琳琅满目的世界,那一刻很醉人,很美。我看着高耸的双乳随着心跳和喘气有节奏的上下起伏,但心里却是明净的,像晴朗的天空一般澄清,只有单纯的色彩。赵西娇羞的看着我,双乳的起伏更加生动。她伸手到背后想解开内衣扣子。我又一次看着她干净无邪的脸,只觉得她此刻已经很美很美,我只愿相信这样一种无法抗拒的美,像迷恋着漫山遍野盛开的美丽迷人的樱花和醉人的香味一样。我只愿相信樱花和花香萦绕在我的身边,而我不愿相信我的脚下踩着的是樱花,是美。在赵西的手刚要放下来的时候,我扑过去紧紧的抱着她。我的手指触到了她柔美的肌肤,感受着在她身上流动的热情,仿佛触摸到了她奔放的血液,那种美轻轻的触动我的手指。我大声的对赵西喊:“小西,你别……千万别,我不需要你这样,我愿意和你一起坚守当初的约定。你一直都活在我洁白的世界里。你就像一个美丽的天使,是天底下最最善良,最最善解人意的天使。”赵西娇小的手紧紧的绕着我,她笑了,然后又哭了出来。“晔,我很高兴,我真的很开心。你也一直活在我的心里。你是我幸福的使者。”“小西,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了,我不该这样对你的。”“晔,我没有怪你,我迟早是你的人,我相信你会好好待我。”“嗯,我会的。但今夜你还是高贵的,不可亵渎的妻子。”我轻轻的推开赵西,说,“小西,我不能再在这里呆,我自己去外面找地方住吧。”说着我想去拿我的背包,赵西从后面深深的抱住了我。温柔的说:“晔,今晚你不要走,你陪我。外面雨那么大,你一个人能到哪里去。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没有再迈开脚。

    2008-01-25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119
  • 篱笆家园  第三卷  北京的猫21

    21、女人也是猫1从日本到中国,首飞北京。在空中的时候,我已经不大想说话。旁边有个年轻一点的日本女子,大概是初次飞北京,叽里呱啦的跟旁边的人说个不停。我倚靠着窗,陷入沉思。犹记得作家孔庆东曾经说过:上海是狗,北京是猫。在我看来,北京也就多了那么一点点的悠闲,没事了看看京剧,听听正宗京片儿的相声,泡泡茶馆,大抵也就像只温顺的猫。多年来,北京一直是我不敢轻易涉足的地方,也许是因为她的声望高,地位高,不敢轻易的靠近。几年来每每想选择北京作为流浪的目标,总要在心里掂量很久,到最后也只能作罢。大概也是因为我的女朋友在北京读书。我是个爱在一段时期内专心做一件事的人。那时候想来北京溜一圈,可想到到了北京就要去见女朋友,就要温存几天,叙叙旧什么的,我就觉得这样的行程太过于琐碎。我比较喜欢一个人上路,一个人走路,一个人窥探某个陌生的地方。就像某个歌手唱的:“叶子,是不会飞翔的翅膀;翅膀,是落在天上的叶子……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只是我并不像她唱的那般凄凉而已。我的女朋友叫赵西,一个特别传统保守的女子。和她是高三时认识的,可到现在我也只是在她每年生日的时候才能一亲香泽,在她好看的嘴唇上亲一下。亲完之后她还特别紧张的用手擦嘴唇,好像还有怪责我的意思。每一次我都是很开心的笑,但心里还是有点说不出的滋味。她现在在北京一所挺不错的大学读大三,和我一样。她是个特别热爱读书的孩子,完全依照中国的教育制度给她铺的路走。大二的时候她就坚定了目标,打算考研。一直都很优秀的她自那以后也变得更加努力。有时候很欣赏她这样的人生,清晰的目标,十足的冲劲,平淡的生活。这样的态度在很多读完大二的学生身上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就像我一样。在一个灿烂的午后我下了飞机,心想终于来到了北京,可没有一点豪迈的气息。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从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这样的颠覆已经使我对这次行程失去了兴趣。恍恍惚惚的下了飞机后,心情也变得很糟糕。我打电话给赵西。跟她说我到了北京,她敢情是惊愕住了,许久才游丝一般的说:“到了北京,你不是去日本了吗?”我也没心情在电话里跟她说太多。就说:“见了面再说吧,我现在在机场。”“哦,那好,你等我。我把书收拾回宿舍我就来找你。”我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但心头也掠过一丝丝的甜蜜。赵西还是这样的简单,永远都在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在那一刻真的很想早点看见她。

    2008-01-25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118
  • 篱笆家园  第二卷  流浪日本12

    12、又遇地下铁女子1回到房间不久我又重重的睡去。第二天起床后,我急着把东西收拾好。也许是习惯了,多年来流浪遗留下的习惯。东西不多。收拾好之后我就下楼,迎面而来的是工作人员一脸的微笑,没有疲态。我退了房间。走出旅馆时大街还像战争后没有恢复的街道一样冷冷清清。又是新的一天,我对自己说。出了门之后,我拿出昨晚找了很久才买到的地图,端详了一下,大致确定了方向之后,把目标锁定在附近的一个公园。在国内流浪的时候,,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我都要先去看看这个地方的公园。我始终认定每一个地方的公园都应该有她深刻的内敛的文化,这种文化也许是历史赋予的,也许是当地人民造就的。国内的大部分公园给我的感觉就像是看到了一个深水的泥潭,表面的清澈只因所有的鱼儿都潜伏在了水的最底层。假使有一天所有的鱼儿都活泼的游了起来,那么这一潭清水的肮脏也就自然而然的显露出来。“两袖清风”式的公园,“独挡一面”的政府形象工程,实在不敢恭维。一边看着地图一边小心翼翼的认路,不一会儿我就来到了公园门前,但后背还是微微出汗。公园里晨运的老人看起来还是挺多的,这一点跟中国大多数的公园相同。日本的公园好像阔绰了一点,老人们能享受的运动也算别具一格。我在公园里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拿出了笔记本想记录些新鲜的东西,但观察了很久感觉还是没什么看头。等到太阳升得老高的时候我也只能怀着失望离开了公园。在公园附近我随便找了家门面装饰普通的食店坐了下来。公园附近的这些早餐供应店铺主要的顾客也应该是老早赶来晨运的日本人民。我也只能将就着吃点日本本土的点心。店里很冷清的样子,估计生意不是很好,我也没多想。挑了两个在图片上看起来还可以的点心后,我就无聊的四处看看。点心很快就端了上来。端点心给我的小姐声音好甜美,我不禁抬起头看了一眼。看完之后有种想狂笑的感觉,心情也一下子变得格外舒畅。“小姐,看来我们还真有缘啊。”“是你啊,你起得还挺早的。”昨天那名女子的笑容依旧灿烂。“习惯了,我都已经在公园里呆了很久了。”“哦,你习惯吃日本的东西了吗?”她看着刚端上来的东西对我说。“说实在,很不习惯。不过没办法,找不到中国菜馆。”我一脸无奈。“哦,要不要我介绍介绍?”她变得有点狡黠。“好啊,不过还是先介绍一下你吧,昨天忘记问你要名字了,昨晚后悔得差点睡不着觉。我叫徐耿晔,林则徐的徐耿耿于怀的耿,晔是……”“晔是日字旁加一个华字吧。”她接着我说完这句话后就咯咯的笑了,“有没有那么夸张啊你。徐耿晔……好熟悉的名字。”她若有所思,接着又说,“哦,我叫小琦,王字加奇怪的奇。”“哦,小琦,我以前有个姐姐也叫这个名字。”“有那么神奇?为什么说是以前呢?”“后来我姐姐离家出走了。”“真不好意思。”我笑了笑,不想太尴尬,小琦也笑了。“不用说,你在这里又是为了谋生咯。”“错了,我在这里学做寿司。我婆婆说这里的寿司最好吃,全日本没第二家。我想学会后做给婆婆吃,让她开心。”说到这里,小琦刚才眉飞色舞的表情开始暗淡下来。“我婆婆身体不好,喜欢吃的东西不多。”“那么光荣的使命啊,那你可要努力了。”我装作很高兴的说。“就是,所以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努力。”小琦又变得生动起来。“那你什么时候带我去中国菜馆啊?”“你等我下班咯,我带你去。你等不等?”“等的话……”她接着说,“你可要请我吃饭。”“不等了,我请不起你。”我笑了,“我还想着去其他地方逛逛呢。一切随缘吧,还是中国的老话。”“也好,学得还挺快的。”“那当然。反正能再见你一面我已经很满足啦。”我补充了一句。“那我忙我的啦……”“好,努力。”小琦走后我才发现店里的顾客一下子增加了很多。我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想起刚才和小琦的谈话,心里竟觉得很甜蜜。不知不觉的就把东西啃光了,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2008-01-24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116
总19页,文章7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