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篱笆家园  第二卷  流浪日本14

    14、一种承诺的感情我们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点了菜之后我也粗略的打量起店内的装修。昏黄的淡淡的灯光,挺有格调的瓷砖和装饰物。也许是受了日本餐饮文化的影响,店里还放着轻轻的音乐,挺温馨的感觉。“我介绍的还不错吧?”小琦挺得意的说。“那你还不是要我回答‘是’。”“那本来就不错嘛。”她好像一脸的委屈。“是挺不错,比国内的大部分餐馆给人的感觉好,挺有心思的设计吧。”说完后我们都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我就问她;“你来日本做什么?”“来找亲人你信不信?”“我信啊,你不是跟你婆婆一起住的吗?”我自以为是的说。“婆婆是我后来在日本认识的,是她收留了我,我就喊她婆婆。”她一下子变得伤感起来。“其实现在我都想不起我来日本是为了找什么人?”我疑惑的看着她,等着她说下去。“很多年前我独自一人来到日本,那时候应该是为了找某个很重要的人。来到这边第一天我身上所有钱都被人偷了,我就沦为乞丐咯。”她苦笑了一下。“后来我遇到了婆婆,也许她见我挺可怜的,就收留我。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婆婆也是中国人呢。婆婆住的地方不是很好,是贫民区。她也是孤身一人,所以后来我们两个人就相依为命咯。”说到这里小琦深深的叹了口气。“后来,也许是几年前,日本发生了一场地震,我和婆婆住的房子不是很牢固,就在那场地震中倒塌了。当时我和婆婆都在屋子里。有一个硬物狠狠的砸了我的头,我当时就痛得晕过去了。醒来后就躺在医院里,婆婆也躺在我身旁的病床上。那时候居然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我只记得有个婆婆的腿上缠了很多的纱布,也许是受伤了。后来……”小琦说到这里顿了顿,“后来医生告诉婆婆说我可能是失忆,婆婆那时候就紧紧的抱着我的头,哭了,但一句话也没说。到出院的时候,婆婆就领着我回贫民区。但那时候婆婆已经行动不便,她的腿在那次地震中弄伤了,再也走不了路,只能坐轮椅。就这样,我们又再一次相依为命。一转眼,也就过了那么多年。”小琦的脸忽的变得哀怨起来,“婆婆在那次地震之前每天早晨都爱到公园里去晨运,做完运动后就在我早上工作那家餐馆里吃寿司。这个习惯持续了十几年了。可那次灾难过后就……”“婆婆念念不忘的是那家餐馆的寿司,所以我就跑到那家店里哀求师傅教我做寿司咯,学会了我就可以做给婆婆吃。那时候婆婆一定会很开心。”我静静的听她说着,竟全然忘记了她已经把故事书完。“哎,你有没有在听啊?”她有点生气的说。“哦,哦,我听着呢,听得入了神。”我像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信你才怪。好啦,不说我啦。说你吧,你来日本又是为了什么?”“我说我也来找亲人你信不信?”“那你找到了没有?”“找到啦,可我那亲人怕我在家里呆久了会闷,故意不让我进家门,要我在日本流浪几天。”“瞎掰吧你。我看你啊,更像是在旅游,也许是哪家有钱人的少爷也说不定呢。”“呵呵,我看你乱七八糟的东西看太多了,天下哪有那么多的有钱少爷这般无聊。”“算啦,不跟你争了,我们吃饭吧,我肚子也饿了。”小琦见服务员把菜端了上来,也许心思早已飞到那些美味的食物上面去了。这餐饭比想像中的还要好吃,我和小琦虽然没有狼吞虎咽,但也总算不辱使命,把整桌的菜一扫而空。吃完之后我才明白小琦说她胃口不小并不是乱盖的。出了餐馆后小琦说她有事忙,不陪我了,我也爽朗的说我自己一个人逛就行了。但其实内心还是有点舍不得,挺好的一个女子,让人爱怜。刚才她在说那个故事的时候,虽然我并没有在她面前表现出过多的情绪,但其实我心里明白,我还是挺喜欢这样柔弱而又坚强的女子。那时候我想起了我姐姐,潜意识里的呼唤,因为我姐姐也叫小琦。和她说再见之前我们不约而同的说了一句“一切随缘吧,还是中国的老话”。然后相视一笑,道一声再见。

    2008-01-24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088
  • 篱笆家园  第三卷  北京的猫24

    24、迷茫赵西用肘窝碰了碰我,那时我还看着夜幕发呆,握着赵西的手心已经有点冰冷。赵西看了看表,说:“该走了,那么入神在想什么?”我摇摇头。在路上突然下起了零星小雨。我一路跟着赵西小跑到了她宿舍楼下,然后我问她:“你们宿舍还有其他人吗?我能不能上去?”赵西停下来小声的说:“我们宿舍的人都回家了。我刚刚才打听过了,看门的老人七点钟到八点钟会在楼下悠哉悠哉的喝茶,听收音机。现在这时候大概会去学校门口的小摊弄点宵夜,这个时候刚好可以上去。”我远远的看过去,小雨点打在了赵西乌黑的秀发上,在灯光的照耀下,她的头顶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像雪花洒落在安详的大地上。雨水有些已经渗透进了她的发里,开始从额头上流下,有些直接打在她的脸上,我看见赵西的脸通红通红的。上到宿舍后雨慢慢的变大了,我看见赵西全身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我就跟她说:“你先去洗澡吧,等一下着凉了不好,你一倒下不知道要落下多少功课呢。”她一听完就笑了,说:“我还以为你是心疼我呢。”“我当然心疼你啦,但我知道你更心疼你的功课嘛,所以直接点。”说完我放下了背上已经很沉重的背包,朝门口走去,随手把门也关上了。倚在已经被雨。水打湿的栏杆上,看着雨从未知的黑暗的天空降落下来,在我面前摇晃着一丝丝的银白。耳边是熟悉的雨欢快的声音,轻盈的身姿像一只粉笔一样,在漆黑的夜空拉开无数简单的符号,让这个寂寥的夜变得丰富而有充实,就像小学生在黑板上一笔一划的写着字一样。然而漫天的漆黑终究还是会吞没短暂但却美丽的小插曲。我看着眼前这一切,心里面是一片干净和明朗。赵西洗完澡就给我开了门,我也没在外面逗留。在她的桌前坐定,我开始打量起她的空间。书架上堆满了书,有好几本厚厚的书贴着学校的标签。桌前一尘不染。电脑旁放着一盆小小的仙人掌。正对的墙壁上贴着我们高三时的毕业照。那时候一脸笨拙老实的一群少年,如今也许都在为生活折腾着,脸上的表情也许已经很明显的分化,被岁月割得四分五裂,像极了战国时期的中国。照片里赵西还是一头的短发,齐肩。看着她的头发我缓缓的想起了高三的岁月,心里面横生了无限的感慨。三年时间,一晃而过,多少有点落寞。赵西擦干了头发,走进来说:“你也去洗澡吧,我看这雨恐怕要下好一阵子。你看你身子都湿了。”我看着赵西,赵西也看着我。然后我莫名其妙的蹦出一句话:“能嘛?”“能吧,反正就我们两个人。”赵西说这话的时候也底气不足。

    2008-01-25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088
  • 篱笆家园  第六卷  一个人的村庄66

    66、雨夜夜里突然下起了雨,我坐在车上还是能清晰的感觉得到雨下得很大,而且车正走在连绵不断的山上。宝行开得越来越小心,越来越警惕。我时不时的侧过脸望着窗外的一片漆黑。两盏明亮的车灯直直的照着前面的路,灯光照在路面上,在漆黑的夜里,突然觉得有点扎眼。来时的方向,我也来不及去注意有没有灯光。车子走了一段陡峭的坡路后,拐进了一条泥泞的黄土路。路的两边在我的眼里没有任何异样的形状,单调得就像一幅黑色的染布在我的面前飘过一样。雨打在黄土路上的感觉,有点突兀,就像一时的寂寞闯进了不羁灵动的生命里一样。我的思绪开始走样,我不知道在这条路的尽头会出现怎样的一个画面,我不知道有一天我独自一个人背着背包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时是一种怎样的惊讶和迷茫,我也不知道白天的时候我一个人走在这样一条路上时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可千百年来,在这里某个沉寂的小村庄住的,在这条路上走过的那些寂寥的人们,他们在这条路上留下的也只是深深浅浅的脚印和一段段用脚印来打量的人生路途。深的脚印,长的路途,那是年轻一代打拼的骄傲,而日益见浅的脚印,日益见短的路途,那其实是一种无奈的叹息。在这条路上,也许还留下他们的思考,留下某个妇女的喋喋不休和喃喃自语,留下一代又一代人关于生存的思考。可他们也许没有想到其实人可以洗干净脚,穿上干净漂亮的鞋子,坐上牛哄哄的汽车。他们也不曾想到,平日里负责看家护院的家犬,会得到城市里某个贵妇人的千般宠爱万般呵护。他们想到的和我想到的一样多,只是时间不同,空间不同。最重要的是我紧紧用了这短暂的时光去触摸乡村敏感的皮肤,而他们也许是穷极一生,甚至是几代人的生命和力量,而他们是伟大,我渺小。车子像被惯坏了的孩子一样,偶尔遇到小小的挫折就开始无所适从。它的步履蹒跚,也许厚厚的黄泥土已经早早的眷顾了它,就像眷顾着这里的每一个人一样。“怕不怕陷进去,这样的路可不好走。”我缓过神来紧张的对宝行说。“我就怕这样,下这么大的雨,乡亲们恐怕都要跑老远出来探情况了。”“大伙儿都不睡?”我特别惊讶的看着宝行,说,“你把时间都告诉大伙了?”“都是你爸早些年走出来的规矩,乡亲们都当成规律了。”宝行轻叹道,“是你爸给了这里这一代人希望。在中国这片神气的土地上,像这样偏僻隐蔽的小村庄成千上万。村庄里的人们固守着孕育自己的一块小小的土地,舍不得走,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唯有那些最平凡的人,才能给他们带来希冀。他们是被淹没在时代强音下的一群善良的人。”宝行淡定的笑着继续说:“其实你爸就像是一个隐蔽的小村庄,可他把有限的土地全部给予了别人,把仅存的富裕给了别人,而他穷极自己的年岁,也就获得一种叫做心安理得的超然。‘大丈夫居其厚,不居其薄;居其实,不居其华。’《道德经》里面的这句话,穿过时空,从几千年前传来,依然令人震撼。”“可他毕竟连自己的家庭都没有照顾好。”我听着宝行沙哑的声音,想着父亲也许会在某个宁静的乡村和几个孤独的老人轻松的说着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儿女,一边说一边听着老人们谈论各自的家庭,各自的儿女。他也许会因为乡村里某个穷困家庭的妇女面对窘境流下辛酸的眼泪而紧皱眉头,可从过去到现在,父亲却从不愿意向我提起家中的事。面对这个真实而又贴心的家庭,我不知道他每一次疲惫的回到家里时是什么感觉。也许他会觉得在外面,他收获了良心,收获了满足,收获了生命的喜悦,可在这个家里,他却一无所有,他甚至还没有我们家的一砖一瓦来得真实,来得稳妥。我只是难过,所以禁不住想埋怨这个陌生的父亲。固守着良心的底线,我难过是因为我正在一步一步的理解着父亲,正在一步一步的接近父亲退守的那一道不可触摸的围墙。墙里墙外,永远没有人知道差别究竟多大。仿佛这墙就是一道消除记忆,消除时光印记的门。开一扇门,从门里看门外,整个世界充满了不安分的色彩,令人眼花缭乱,令人生畏。从门外看门里,仿佛能看到简单而又生动的线条,整个空间也变得开阔明朗。宝行沉默了许久后说:“也许有时候糊涂也是一种幸福,未知更能让人安心,让人觉得超然。就像我哥,十几年前,假使他还是一个安分的人,他就不会冻死在陌生的城市街头。如今这一个鲜活的生命,他给世界创造的价值,也许会比生命本身来得矜贵,可这毕竟已经是一场梦。”宝行说完我们就各自沉默了。其实在我不经意说出那句话时,我已经后悔得一塌糊涂了。

    2008-03-09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087
  • 篱笆家园  第五卷  广州的忧伤49

    49、芒果树的故事男子看着人群,哭笑不得。他面红耳赤的说:“我说大姐你别瞎胡闹行不?”接着他又提高声音对着人群说:“大伙听我说,气象台说今晚有强台风,这条街树木太多,又高,怕夜里风大把树刮倒了,危害大家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损失,所以要对树木进行修剪,把大枝大叶剪掉,对大家造成不便,还请大家见谅。没做好防灾措施的话,都回家去吧,别在这里站着。我已经跟居委会商量过了。”大伙的眼睛齐刷刷的望向了老人。老人笑呵呵的说:“我家祖祖辈辈都在这一带住,每年大台风小台风也不知道在这地上走了多少遭,还没听说过果树倒下来砸了人或是砸毁房子的。这条街道的果树通人性,能把人辨出是好人还是坏人,还认得在这条街住的每一户人家。”老人说完眯着眼看着大伙。大伙那眼神就像个迷信的大婶跪在佛祖面前一样,特别的虔诚。于是老人又接着说:“我小时候就常听我爷爷讲关于这一带芒果树的故事。那时候住在这一带的都是穷苦老百姓,老百姓虽然穷,可就从没打过果树的主意。每年果子都长得特别的喜人,可路过的人都只是仰仰脖子看看树,从没有人私自摘过果子。每一年到了芒果丰收的季节,人们就求神拜佛择个吉日,整一带的人一起摘果子。有一次,有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不懂规矩,半夜里偷偷去摘果子,结果还没爬上树,树上就唏哩哗啦下起了果子,把那个小伙子砸得灰头土脸的。第二天人们看见下了一地的果子就晓得昨天夜里有人来偷摘果子了,因为果子从不私自掉下地来的,它要留给善良的人摘。”老人意味深长的说着,大家听得津津有味,竟有点陶醉起来。老人还是乐呵呵的笑:“所以我爷爷就常常跟我说,这一条街一直以来相安无事,都是前人修来的缘分,是前人的善良把树木驯化了,所以它们也懂得辨别好人和坏人,懂得感恩。所以打我懂事以来,我就没见过果树把人给砸了还是把屋子给毁了。”老人刚说完,人群中啧啧声此起彼伏,大家都在尽力的回忆起果树的好。那一帮穿制服的一时竟也哑口无言,愣愣的站在人群中。后来那名像领导的男子说了话。他撞开人群,站在了一棵高大的芒果树下说:“我今天就是要来修剪果树的,也不见得树上给我下几个果子,这样我还省得去市场上买呢。”说着他就特别神气的抬起头看着高高的树丫。就在这时候,一颗果子迎面朝他砸去,特清脆的声音在果子和他的额头碰撞那一刻响起来,接着就是一阵狂轰烂炸,男子身后的所有穿制服的人都吃到了芒果的滋味。有些熟透了果子在他们的脸上,背上,胸口上炸开了花。所有的果子从四面八方朝着一个集中点运动,好像他们事先已经约好了似的。这时候大伙儿又笑了,眼神里带着虔诚,带着感激,笑得有条不紊,错落有致,毫不掩饰。看上去就好像一位穿着讲究,看上去一派绅士的老人在深秋的阳光底下散步,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怀念,感激和不舍。十几个高大的男子惊慌失措的退回到了人群当中,愣愣的看着微风吹过芒果树,看着金澄澄的果子在果树上前俯后仰。果子好像在大声的笑,夸张的笑。他们都低头各顾各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有些人一边整理一边龇牙咧嘴的。带头的男子额头上有一块明显的红斑,那块红斑就好像一团燃烧的火焰,要把男子白皙的脸庞一同烧毁一样。带头男子捂着额头,很勉强却特别真诚的笑着说:“我现在就马上回去,马上走。”说完就带着他的人,伴随着汽车轰隆隆的声音离开了。往日的街道又一下子恢复了平静。大伙儿看着老人,他一言不发,大伙儿虽然心里面窝着疙瘩,也只好各自散去。最后高大的芒果树下就只剩下老人和我的师傅。师傅严厉的叱呵道:“不用再躲了,都下来吧。”这时候从高高的树丫里头钻出了一个个小脑袋,一张张天真无邪的笑脸在阳光下面显得特别的有趣。“都下来吧,小心一点,可别让树枝勾着了衣服。”师傅说话的语气一下子缓和了下来。老人一边看着一边和蔼的笑了。

    2008-03-08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086
总19页,文章7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