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篱笆家园  第三卷  北京的猫25

    25、在女生宿舍的夜晚洗完澡出来后雨还是疯狂的下着,从阳台上朝远处望,层层雾气笼罩在一片漆黑当中,微弱的灯光照射过去,只见白茫茫的一片,仿佛是蓝天上的云朵。赵西已经把衣服洗好了。我刚出来她就说:“把衣服拿过来,我帮你洗了。这样的天气,早洗早好。”她见我愣在一边没反应,就过来把衣服抢走了。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长这么大我的衣服要么自己洗,要么我妈洗,从来没有其他女人帮我洗过。我的心里面幸福得像撞见了从天而降的一大袋白花花的金子或银子,砸得我头冒金星,口吐鲜血,但还是屁颠屁颠的乐呵着。毕竟现实让人觉得温馨,而不仅仅是纸醉金迷。赵西走进房间,喘气有点重,我知道她折腾了那么久,刚才又陪我爬了长长的一段台阶,是累了。那时心里充满了对她的怜爱。我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腰,把头缓缓的靠向她的腹部。她也没有反抗,只是用手轻轻摩挲着我的头发。我站起来看着她,然后亲吻她,从她的额头,睫毛,眼睛,鼻尖,耳朵,一直到她微微张开的小嘴。赵西抱紧了我,没有一丝丝抗拒。她伸手把灯关了。在那时候,埋藏在心底的欲望终于被点燃了。我粗鲁生硬的吻着她,听着她发出的一声声娇柔的喘气声,像是一个迷路的孩子,在呼唤着神的到来,在等待着神的搭救。我放开手想撩起赵西的上衣,她的身子强烈的震动了一下,然后她娇嗔一声,轻轻的推了我一下。说:“晔,不要这样,你答应过我的。”那时我已经全身心陷入到非理智的陷阱当中,我抱住了赵西,不断的亲吻她,把她的衣服撩得很高。我蠢蠢欲动的手开始在她光滑的肌肤上游动。赵西使劲的推开了我。然后定了定神。说:“晔,你不要这样,我知道你去完日本后就不开心了,我知道你难过,你心里憋得慌。你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好不好?”我的神志在那一刻忽然变得异常的清醒,整个人像掉进了一个巨大的冰窟,又像站在了炎炎的烈日下。我难过的看着赵西。说;:“小西,我妈她不让我进家门,她说她一直盼着我去看她,可我一直都没去,她生气了,她真的生气了。小西,你说我是不是很不孝,我是不是个不孝的儿子?”赵西的表情异常的忧伤,她走过来抱住我的头。有些热热的液体滴在了我的脖子上,沿着我的背脊一直往下流,荒凉的肌肤突然活跃起来,像在等待一场新生命的悄然诞生,每一寸饥渴的肌肤突然变得异常的敏感。我抱住赵西,难过的心更加沉重。满世界好像一下子变成了灰蒙蒙的一片,这样浓重的色彩好像把空气也给凝冻住了。我一个人毫无表情的像站在蒙古草原上,站在白毛风肆虐时的冰天雪地里,艰难的呼吸着,没有方向,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又不敢蹲下来,生怕一蹲下来就成为一尊永久的丰碑。

    2008-01-25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090
  • 篱笆家园  第四卷  在北京遭遇良心32

    32、套牢的感情宝松说得眉开眼笑,就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婆婆,在缅怀岁月,沉浸在无法追忆的幸福时光里。“小妮子高二的时候,我又到她家里去做家教。那时候她可长得亭亭玉立了,秀气得很。有一次我在上课,她忽然跑到我学校来找我。在教室门口丫头跳起来紧紧抱住了我,我那时候不知道多紧张。她身上的香味闻得我都快迷了心窍。我就紧张的问她怎么啦。她抱着我的头,朝我甜甜的笑,说,那孩子给我回了信,我拿到信第一时间就跑来找你了。我就说,妹啊,你先下来,你这样抱着我,我……我话还没说完她就触电般跳下来,白皙的脸蛋比我的脸还红,低着头,眼睛下垂,一句话也没说。丫头疯癫起来就这样了。于是我就说,我们拆了信一起看吧。她点了点头,害羞的样子让我在心里偷偷笑了很久。我和她看了那封信,信里写道,姐姐,我奶奶说我的病快好了,用不着那么多钱,奶奶叫我问你怎么把钱寄回给你,奶奶还叫我问你寄过去要不要花很多钱。奶奶说她小时候在北京见过毛主席,你有没有看到主席爷爷?当时我看着这些写得歪歪扭扭的字,心里真不知是什么滋味。”“小妮子高二那会我已经大三了,就快毕业,于是忙着找工作,整个北京城我能到的地方我估摸着都到过了,可毕业后半年下来忙得焦头烂额也没找着。那时候小妮子高三,我还在她家做家教,有空也打打兼职,勉强糊日子。找不到工作自是一肚子苦水,我就跟小妮子打趣的说,北京就像你家的狗,只有见了主人才会摇头摆尾。见了我这种人,哈那儿跟个小贵妇似的,懒洋洋的晒太阳,瞅都不瞅我一眼。小妮子就回答我说,北京人这活法叫气定神闲,北京就像是一棵珍稀的树木,北京人就是树上的叶子,就算被风吹落了,也还是乐和乐和的回到树下的土地里去。别的树叶想掺合进来,得瞅准时机,看准方向,让风把它带走。小妮子那话也说我心坎里去了。我想着北京怎么说也是别的孩子他娘,我一个野孩子,随说挺想攀这门亲的,可人家未必要我,所以我就打算回老家。那时候心里想着我一个在伟大的祖国首都打拼几年的时代青年,总不至于回那破地方也捞不到份差事吧。可丫头心思比我密细得多,她有一次就向我诉苦说,哥,我读高三读得很辛苦,压力好大,上了高三后,班里同学的关系也好像不大好了,我心里面难受。我看着她一脸泄气的样子,皱着眉头,就像个小淘气鬼忽然变得不开心那样。我就挺同情的说,那倒也是,有个人陪陪说说话那该多好。小妮子就高兴了,说,哥你也这样认为啊,那我去找个男朋友怎么样?这样他就能在身边照顾我。虽然我高中那时候也不是个安分的人,但我总觉得丫头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就这样给别人当女朋友,我心里又是疙瘩又是波澜的。所以我就说,这可坚决不行,男朋友不能随便要个,你条件也不差,不急。那时候小妮子笑得特得意。她接着说,哥,你看我就孤零零的像个闷蛋,我爸妈又忙,我又没有男朋友,我也就一个哥,你看……小妮子说着睁着大眼睛看着我,我一时还挺纯真的看着她那纯情的眼睛。过了一会儿,我脑抽筋似的想挽回点什么,丫头就笑得特奸诈,紧紧搂着我的胳膊说,那哥你就陪我到高考吧,我身边刚好差个狗头军师,呵呵。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泼哪儿搁哪儿了,你可不许赖。我也就没话说了,心里面那份不舍就像是一枚写满思念的邮票,舍不得把它寄向远方。”

    2008-01-26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090
  • 篱笆家园  第二卷  流浪日本13

    13、又遇地下铁女子2出了食店后,我开始漫无目的的逛了起来。不过还是一边走一边看地图。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竟没有想着走太远,也没有在地图上努力寻找旅游景点。只是想游荡,一边走一边琢磨着多长时间能折回来。中午时分我又折回公园,心里想着能见到小琦那该多好。但终究没看见。于是我兜兜转转的进了另外一条热闹的街道。在这条街摆摊的很多,都是些流动商贩,卖点小玩意什么的,在中国见得多了,我也没在意。于是也只能由着感觉走。到了现在我倒希望能找到一家中国菜馆,好好的吃一顿。这样一想,我的肚子也开始呱呱叫了,背后的衣服也恐怕早已被汗水浸透了,脚下也散漫起来。可是走着走着,我仿佛听见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我下意识的向四周望了望,见在不远处小琦正向我招手。我又是一阵欣喜,不仅是因为看见了她就仿佛看见了满桌丰盛的中国菜,更重要的是我终于又一次看见了她。我疾步的迈向小琦。在密密麻麻的小摊堆里,小琦也挤出了一块地方,她卖的是钱包。每个钱包看起来都很精致,有不同的风格,浪漫的,可爱的,深沉的。颜色和材料搭配得很好,层次也显得分明,错落有致。给人的感觉跟在地铁口看到的那幅看似漫不经心,胡乱涂鸦的图画一样,总给人一种活力,一种青春的气息,淡淡的就像菊花的香味。我在她面前蹲下来,对她笑笑。说:“你谋生的工具还真挺多样的嘛。”她也笑了笑,“那是,天无绝人之路。”“这些钱包挺漂亮的,看起来让人觉得舒服。”“是吗?”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像她在广场回头问我“我真的笑得很好看吗?”那种表情一样。不知为什么我对这个表情特别有印象。“是啊,我骗你干嘛。”我据理力争。“呵呵,那多谢夸奖了,这些都是我自己做的。”“真的?”我的表情应该是一脸的怀疑。“是啊,我骗你干嘛。”她也得理不饶人。“那可真要刮目相看了。我还想问你从哪里来的这么漂亮的钱包呢。”“那你是不是打算买一个?”她那白皙的脸变得有点诡异。“先说说,你有没有带人民币在身上?”“有啊,不多。”“那好,一个十块钱,人民币。你随便挑。”“我还没答应你要买啊。”我装出了对她爱理不理的表情。“某些人中午不知道还想不想吃中国菜呢?”“那你这样算不算威胁?”我直直的看着她。“本来就是。”她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我一看到这些钱包我就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了。有艺术感,呃……不错。”“那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人民币,十圆。”我随手挑了一个,从钱包里掏了一张十圆的人民币给她。“多谢惠顾。”她呵呵的笑了起来,一副得意的样子。“那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吧,我肚子饿了,想吃饭。”“先说好了,你请我啊。而且我胃口挺大的,先说明。”她说完也直直的看着我。我也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到头来还是要请你的啦。”“那走吧,你等我收拾一下。”我跟在她后面一直走到了这条街的街尾,然后她停下来,指着一家门面装修挺好的店铺说;“就这家了,走,跟我进去。”她说完就径直的走了进去。我追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那你这不就是吭我啦。”“你不知道带路也是谋生的一个工具吗?”她笑了起来,“可千万别憋气啊,等一下吃不下饭可不要怪我。”我越发的无可奈何。

    2008-01-24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089
  • 篱笆家园  第六卷  一个人的村庄70

    70、一切都在继续沿着那条宁静的,能清晰的听见各种鸟鸣声的小路,我跟着宝松绕过了相思林。走了很久之后前面出现了一片竹林。经过竹林的时候我又清晰的听到了风吹过单薄的竹叶的声音,空灵,磅礴,清脆。我停了下来。宝松好像知道我会停下来一样,也停了下来。也许是脚步声,他听不到了我的脚步声。穿过竹林后我们开始爬一段崎岖的山路。山路两边凌乱的长着矮矮的说不出名字的小树木,我已无心去辨别。一条灰黄色的小路就躺在一片绿色中间。走了好长一段山路,我们翻过了一个矮矮的山坡。山坡的前面出现了一块平原,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平原上还是种了很多树,一大片。我走近后才发现原来那是芒果树,有些树上还长着黄澄澄的芒果。我的心不禁又是一阵喜悦。我跟在宝松的后面穿过果树林到了树林的另一边。宝松一路上都没跟我说话,只顾着走路。在一棵高大的芒果树下宝松站定了。我站在他身边顺着他目光所到的方向看过去,一个简陋的坟墓赫然出现在我的眼前。那一刻我的心又沉了下来。我没理宝松,径直走了过去。我们两个人静穆的站着,后来跪在了地上。我在心里头跟杆子叔说了很多话,说了很久。面对这样一个长者,我多么想告诉他父亲为了赎罪,已经在牢里过了几个年头了。我心里想着,假如杆子叔有灵的话,他会让父亲重回到我的身边,可我没跟杆子叔说。回去的时候又经过那棵高大的芒果树,芒果树上系了很多红绳,我停下来仰望了很久,然后看着宝松。我可以肯定宝松知道我想了解什么。“乡亲们都认为芒果树是有灵性的。在最高的芒果树上系红绳,然后许愿,神灵就会庇佑善良的人。”宝松顿了顿,又说,“听我妈说,这棵树上的红绳,都是乡亲们为你爸系的。”我又仰起头看着高高的果树,在心里为父亲许下了祝福。“一开始我还以为这是迷信,可后来我才知道在芒果的原产地印度,芒果不但是一种水果,还具有宗教上的特殊意义。在印度信徒眼中芒果被视为圣果。相传在古老的印度,有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对佛祖释迦牟尼很崇拜,所以把自己的芒果园献出,让佛祖在芒果树下休息,并享用芒果。”宝松特别平淡的说。“愿佛祖保佑所有善良的人,保佑我们爱着的人。”我说。“可是你爸害死了我爸,你说一个杀人凶手……”宝松突然很气愤的说。“宝松,你疯了啊!”宝行从果树林里冲出来,吼住了宝松。“哥……”“让宝松说下去吧,让他把话说完了他心里也许会舒服一点。”我平静的说。“哥,你说一个杀人凶手能是个好人吗?他还值得大家为他做怎么多吗?”宝松的眼泪流了出来。“别再说了,宝松。你要把我当你哥,你就给我闭嘴。你给我滚得远远的。”宝行激动的说。“哥……”“说吧,说吧,都说吧,十几年了,我也受够了,我受够了!”我吼了出来。“都别说了,好吗?非要弄成这样吗?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行不行?弟,你为什么就不能冷静替哥想想?哥这一趟回去,也许就回不来了。你要照顾好妈,你还这么冲动,要让妈知道了,你对得起爸吗?”宝松没再说话。我觉得难过,心里是从未有过的失落。“都回去吧,”宝行流着泪说,“回去开开心心吃顿饭,就当哄妈开心。”宝行说着走过去抱住了宝松,我也紧紧的抱着他们。

    2008-03-11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 0
    • 6088
总19页,文章7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