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长篇·连载·精品

篱笆家园  第一卷  回到过去2

时间:2008-01-23 19:29:18     作者:一个人的村庄7      浏览:6299   评论:0   

                  2、沉默的母亲

傍晚时分我回到了家,父亲放下我之后又开车走了。也许该从这一刻开始算起,我就再也没见到父亲。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我问母亲:“爸爸昨晚是不是没回来过?”

我抬起头看见母亲布满血丝的眼睛,头一次觉得心神恍惚,好像被什么硬物撞了一下头,或者是一种莫名的昏暗时的恐慌。我不由自主的问母亲:“妈妈,你怎么啦,昨晚睡得不好吗?”

母亲摇摇头,有点似笑非笑的说:“你爸出差去了,我听他说大概是去另一个城市开拓一项新的业务,也许时间会比较长,所以……”

我看得出母亲说得很辛苦,她的手指微微的颤抖,她的思绪也好像很混乱。停了好久她才慢吞吞的说:“所以这段时间我们会搬到小王叔叔家去住。小王叔叔家在日本,所以……”母亲叹了口气继续说,“耿晔,你爸知道你爱读书,你小学毕业那天跟你爸说你要上最好的高中考最好的大学,你爸那天晚上还很高兴的告诉我。他希望你用心点读书,上个好的高中。有什么事就找你们学校的校长,他是你爸的师兄,他会照顾你的。你爸以前没跟你说,是因为你还是小孩子,可现在你已经是大男人了,在你爸的心目中。你弟还小,我会带他过去日本,爷爷奶奶也会一起过去,你就在这边安心读书。”母亲顿了顿:“我知道这样委屈你了,可你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了,你爸说他有空会来看你的,妈也是。只是妈要照顾爷爷奶奶。”

“什么时候走?”我很平静的问。

“过了这个暑假才走。”

在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再度成为了被人遗弃的孩子。不过我不像那种爱哭爱闹的孩子,也许我更像一头愚蠢的猪,临死之前的馊饭馊水照样乐呵呵的吃着。也许是我爸早早的让我明白了一个人的生存,也许是我明白了我爸。我并没有埋怨我妈,我觉得这样其实也挺好。多年后我看《封神榜》时看到哪吒被他的父母狠心的丢弃,我也觉得这是一种比较激昂的生命状态。后来看到殷十娘在雨中不断抽打自己的儿子,而且不停的哭,我也明白了其实我是一个容易满足,懂得感恩的人。

我一边享受着妈妈给我做的早餐,一边说:“那也好,反正我也习惯了这样,妈你不必为我担心。你说的小王叔叔是不是来我们家吃过饭的那个?”

我记得今年过年的时候我爸带了一位年轻的,脸庞干净的陌生叔叔上来家里吃饭,同行的还有我学校的校长。父亲和他们勾肩搭背,好像很熟。

那天母亲带我和弟弟出去买完菜,她就带我们去了家对面的公园,然后对我说:“耿晔,你带着弟弟先在公园里玩,妈妈回家去做饭。”

妈妈疾步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看着我:“你爸今晚也许会吃得很晚,你爸的朋友妈也认识,妈可能也要很晚才能下来接你们,你如果肚子饿了,你就领着弟弟去吃点东西。千万不要走太远,妈好找。”

我点点头,牵起弟弟的手往公园的深处走去。

弟弟在公园的一角很开心的玩了起来。我找了一个一抬眼就能看到家的地方呆呆的看着停留在房顶上的鸽子,透过明亮的玻璃窗,我静静看着那个属于我的地方。黄昏的光线和屋里发出来的线条在我的面前交织,看上去觉得温馨。

我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一位姐姐也经常牵着我的手带我来这个公园里玩。有时候我不经意抬起头,我也能发现她也用这样的姿势朝着同一个方向望去。她的眼睛很好看,睫毛长长的,随着眼睛的不断闪动,她的睫毛也生动的表现着。还有她的嘴唇,她的高高的鼻子,一直以来都成为了我的期盼。

她就是我的姐姐,妈妈爱叫她小琦。

那时候妈妈老爱跟姐姐说:“小琦啊,你妈和你爸都忙,你是家里最大的孩子,你要帮忙照顾你弟弟。”说这些话的时候,妈妈手头上还有很多东西在忙。姐姐拉着我进了妈妈的房间,她好像想说什么。但她终究没说。姐姐拉着我的那只手有点冷,好像冰冷的露水滴在了枯萎的玫瑰上。那种状态,是一种缺乏力量的无奈。

责任编辑: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