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感觉

    午后简洁的阳光写意地爬上软绵绵的床上帝知道我还在熟睡谈不上什么感情八年的等待无法更改一种城市情结的粘稠当然可以拿着一把雨伞从悬崖绝壁跳落体验一种叫跳伞的快乐留下一种黑洞让世人思索——2006年5月

    2012-05-04 作者:碧草
    • 0
    • 6277
  • 印象

    一个星期了衣服一直没干天气狼娃娃手中的狗尾草玩弄天狗食月的游戏小时候妈妈说的黑暗中你在咀嚼口香糖噼啪噼啪如拔节的思绪我躺在床上张着空洞的嘴捕捉发光的灵魂——2004年10月6日

    2012-05-06 作者:碧草
    • 0
    • 6277
  • 不老的冰心

    不老的冰心——悼冰心逝世一周年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写了一篇《无限哀思》的小文,遥寄奶奶的在天之灵。今天,我又拿起了笔,尽管沉沉的。眼前是一幅您跟小白猫在一起的照片,多么慈祥!我的眼泪不争气地涌出来……在《无限哀思》里,我是这样开头的:“我实在想象不出1999年2月23日有什么特别,也竟然象想不出那天晚上21点时在做些什么……”就是带着这样的遗憾,无可奈何地目送着亲爱的奶奶在仙乐飘飘的料峭时分离我们而去。我曾经固执地想过:奶奶一定能活到21世纪的,1998年10月5日是奶奶99岁华诞,那天恰巧是中秋节,当我在遥远的南方在媒体上看到党和国家领导将99朵红玫瑰送到您的病榻前时,我的眼眶湿润了……也就是从那天起,我就一直在勾画您百年华诞的情景,您在新世纪的情景。虽然在1988年4月吴青阿姨(编者按:吴青:冰心的小女儿,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系教授)曾写信告诉我“……母亲年事已高,住院四年”,我便有一种惴惴不安的感觉,然而当真正看到您逝世的消息时,我还是不愿相信这个事实。在跟吴青阿姨通信的那段时日里,我正在我所在城市的一家报社做副编辑,那副美丽的名字是这个城市标志的名字,我不止一次地把这副刊美丽的名字跟您的名字联系起来,甚至把你们想象的是一体的,因此我也一直固执地认为,您是不老的。有人说,您的文学成就是在建国前,我不同意,因为晚年的你写了不少“辣”的东西,尽管在您的一生中经历过许许多多风风雨雨的磨难,忍着许多无法平抚的内心创痛,然而在这些“辣”的东西里,“几乎找不到一点为个人生命遭遇不幸的怨艾听到的倒是为整个民族生存与发展前途的忧患。”(孙玉石《世纪老人的声音》),我相信,您晚年写的《万般皆上品》与你在建国前写《寄小读者》是异曲同工的,都怀着一个中华民族女儿的祖国,对民族的深沉而伟大的爱心。今天,是您逝世一周年的日子,此时此刻,一种近乎激动的东西充溢在南方一隅孤独如我的脑中,昂首振臂,仿佛蕴蕴地从天际传来——不老的冰心!

    2012-05-14 作者:碧草
    • 0
    • 6267
  • 选择是一种痛苦

    黄昏了我的兄弟仍踏着平仄在沙翁的十四行诗键上悠闲地舞步吃饭啦阿妈在老远的地方喊我望着酒杯在猜测水的形状太阳不再是太阳的时候选择便也成了一种痛苦——1998年6月

    2012-05-06 作者:碧草
    • 0
    • 6267
总18页,文章7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