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散文·随笔·短信

母女缘

时间:2017-08-17 22:52:45     作者:李文宏      浏览:3747   评论:0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作者简介

李文宏,女,山西省柳林县庙湾小学高级教师,本科学历,在教育事业上兢兢业业二十余载,爱好文学,工作之余,常握一支素笔记录流年过往,品味人生杂尘。曾在晨光文艺社发表散文《我的父亲》;《新课程学习》中发表《浅谈小学数学教学中的思维训练》论文;东南文艺上发表小说《父亲陪我去看病》;《中国散文名家》书上出版《长兄如父》《海哥哥》《姐爱如母》等散文。

人生格言:只要有爱,生活就是一支开不败的万花筒。


母女缘


二零零年八月的一个晚上,女儿从护士怀里抱出与我第一次见面时,医生、护士均赞不绝口,说太漂亮了,不像才出生的孩子,体重不重,却像个大孩子……我仿佛偶然间获得一种超然上升的体验,有种特别的暖流在滋润着我的心田。我暗暗地祈祷着,此幼小的生命不能如我童年,我要尽力让其有个好的环境,在女儿还在肚里是就起好了名字叫佳妍,“佳”是好的意思,“妍”是漂亮,希望女儿的人生如名,顺顺利利,灿烂生辉,长的漂漂亮亮的,望着窗外夜行的车辆,一阵秋风徐来的惬意、月星之下的静谧。回过神来,见到女儿的第一眼——她没有刚出世孩子那种抬眉皱褶,红红的小脸庞,淡淡的弯眉毛,细细的双眼皮有种生命的灵性,又像一尊绝伦神奇的塑像,这相见第一眼的时空,便凝固成一个永恒的感动,镌刻在我的脑海。


后来的日子里,常常想起她出产房的那个晚上,像是在生命旅途中的车站标牌,离开了一个二人世界的站台,就匆匆走向另一个三人世界的前方。


夜里,带着疲劳的睡态,我在想女儿如同天外来客一般进入我们这个平凡琐屑的家庭,我能给她带来什么。我暗庆自己得了个千金,我深知自己将平淡一生,遇事不争,必定阮囊羞涩,不可能给孩子优渥自在的富足享受;我知自己如一片瓦砾,无所大用,必定身处低层,不可能给孩子显赫耀眼的家庭条件。


我知道这种孜孜于沉郁的自卑潜意识里,是不利女儿的成长的。这些想法当然也是悖论形成的心理矛盾。即希望女儿一生幸福于物质丰厚、华贵心悦的生活中,又提前惭愧于为母无能、不善进取的思考中。


她咿呀学语时,香香软软的唇间会随着我们而说出一些不成腔的儿语,她蹒跚学走时,细细短短的小腿也会随着我们的步伐迈出歪扭的脚步。一直到女儿上小学时,特别腼腆,可能因为我们过分地呵护她的缘由,女儿听话懂事,使我很省心,女儿的幼年时光,我利用自己一切可能挤出的时间,陪着她,让她有温暖的亲情之爱,让她感到这个家庭还有值得留念的温情,我给她的心灵涂上细细的点点暖色。我陪着她读书学习、散步聊天,学骑自行车,像朋友一们尊重她的人格,做她的知己,我经常给女儿说,并不期望她能有多大的出息,只要能过正常人的生活即可。甚至想到存一笔钱财作为她将来濒临绝境被淹没前的那个可扶浮的救生物。


时光是单程前驶的车辆,不可能从逝去的岁月中返程,但我仿佛握住了一种时光的溅溢。虽然如今女儿的性格受我的影响有些忧郁,心理承受能力也如我较弱,但我看着出落的特别秀气,雅致的女儿,心里很是高兴,希望女儿在明年的高考中,如她所愿,能考取自己理想的学校,感谢女儿带给我的快乐,这也许是普天下父母的爱,是一种对儿女天生的爱,自然的爱。犹如天降甘霖,沛然而莫之能御。这也是能够维护生命之最大、最古老、最原始、最伟大、最美妙的力量吧!

责任编辑: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