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散文·随笔·短信

稻草人

时间:2017-08-17 23:16:05     作者:陈玉梅      浏览:5096   评论:0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陈玉梅,女,75后,笔名情韵悠然,广东江门人。2015年加入江山文学网,2016年成为江山签约作者,现为江山渔舟社团副社长和编辑。2017年加入中国西部散文学会、深圳市龙岗区作家协会。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

擅长写散文和诗歌,作品发表在《西部散文选刊》《德州晚报》《陵城区报》《法治》《东莞常平党委报》《辽源日报•作家周刊》《古城文艺》等纸媒及多个纯文学网站和自媒体。有作品被选入江山散文集《岁月静美》。


稻草人


有一个稻草人,孤独了很久,迷茫了很久。

此时,凉风习习,吹醒了稻草人。稻草人睁开眼睛,她冲不开记忆的闸门,想不起自己为何成为稻草人。她的灵魂只有一半,她没有家。风餐露宿,早已成为稻草人的习惯,寻觅另一半灵魂也成为她的习惯。


稻草人拉着风的尾巴,出发。去寻一个家,去寻那另一半灵魂。


走入一条沥青路,突然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单看见那一个个长得跟自己同样有着嘴脸和手脚的人,便慌了神,相似着,却又陌生着。或许曾经自己也跟他们有着相同的表情。想找一个人问话,却感到自己的语调与他们格格不入。听着自己的发音,似远离尘世伤害的纯嫩的声音,是因为从来没有受到伤害,原本就纯嫩着?还是因为受伤害太多,在蜕变中返纯归嫩了?稻草人好像根本不懂自己,许多问题总是想到一半就放弃。


一直默默地走,从白天走到黑夜,始终只有风的伴随。突然,下起了细雨,稻草人张开嘴,大力吸吮着雨滴。饱了,身体恢复了能量。只是,灵魂还是那么不充实,家还不知在哪里。


忘了是怎样的姿态,躺在了一块大石上,冰凉冰凉的大石用指尖轻抚她的肩膀,一阵舒畅降临,感觉灵魂一下跳跃起来,老高老满的。好像自己的灵魂是整个,不再是一半了。稻草人惊讶于这一发现,原来只需一点温柔,灵魂便可自动膨胀!她欣喜若狂,贪婪地想捉住这份感觉,让它永恒。她紧紧地靠着大石,大石是不动声色的宁静……


稻草人好像躺在自己家里,安心地睡着了。她拉着大石的手,一起攀山涉水,一起走在沥青路上,一起走入繁华的街道,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中幸福着……“不要走,不要走……”稻草人突然大叫,惊醒了,原来是梦。全身发抖,一张久违的脸庞出现在脑海里,记忆的闸门打开了……所有过往汹涌而出,流入泪的海洋。原来,是长期的压抑封锁了记忆。稻草人的身体在不断变化,她用手摸自己,发现皮肤弹起来了,脉络顺畅了,跟沥青路上的人越来越神形兼似了。是因为大石,是因为大石的温柔唤醒了自己的知觉,感知了曾经的痛苦。可是,此时望着大石,她的心是甜的。


稻草人温暖的泪水湿了大石的手臂,大石轻拍她的背,像拍自己的孩子。稻草人抱紧大石,说:“我永远不离开你。”大石拿下她的手,说:“我们不能长时间在一起,我属于这个地方,每天有人累了,需要我。而我,早已习惯了给予来去匆匆的路人温暖。我觉得很幸福。你休息完了,便可以离开了。若喜欢我,便将我的温暖收进心底吧!”稻草人又痛苦地哭了,可是这痛又怎痛得过曾经的痛?如果可以忘记曾经,现在何尝不能?原来,一切都不是那么重要;原来,付出可以不求回报,如大石,大石的影子微笑着走进了稻草人内心深处……


稻草人站起身,潇洒地挥挥手,离开大石,行走在一条条路上。对着路上一个个跟自己相似的人笑着。她遇见了一块块大大小小的石,还有万千事物。她,边走边注视,边走边遗忘……


稻草人已然不再是稻草人,她已复活。是有肉有血、有整个灵魂的人,是内心注满了温暖的人。此时她正站在一棵大树底下,看一个白头苍苍的老人听着音乐舞着太极,一下一下,在岁月的腹中画满美好……


有些幸福,是一次曾经拥有的霎那永恒;有些幸福,是伤痕结疤后的坚强;有些幸福,是看到了美丽风景,或是成为别人的风景;有些幸福,是放开后的坦然。走在路上,望那山的安然,水的静谧,树的挺拔,花的娇媚,人亦坦然地美丽。


稻草人感觉自己灵魂已完整,她的家是任何地方。


稻草人,只是迷失时的一个名字。


责任编辑:
下一篇: 秋天不会来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