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散文·随笔·短信

等待花开,遇见沧海

时间:2017-08-18 00:17:40     作者:兰兮      浏览:4117   评论:0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兰兮,原名满华彩,女,90后,广东云浮人,现居广州。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曾入围第二届全国青年自由写作大赛。作品散见于相关刊物,有作品被广东省高校校报研究会评为“2014年度高校校报好新闻专题类三等奖”,个人获校国庆征文二等奖。


等待花开,遇见沧海


我很喜爱花朵,各种各样不同时令的花朵我都喜欢,因为看着绚丽多彩的花朵就好像看到了一个五彩缤纷的人生世界。这不,故乡马路边上的木棉花又开了,血红的花色染遍了整座城市,真是好了一个人间艳红天!


木棉树又被称为英雄树,树干挺拔峻峭、笔直利落,树干表面布满小指头般大小的刺,犹如战士的盔甲坚硬;木棉花是英雄之花,花型正直气派,宛若饭碗一般大小,花托五瓣,花瓣坚韧不易折,花色血红却不妖娆,五片血红花瓣把绵密的黄色花蕊紧紧围绕在中心。每每春季,木棉花开得最旺盛时,木棉树枝头基本上没有一片绿叶,整整的一株木棉树都被染红了,如果是进了木棉林或者走进种满木棉的小城道路,看到的就是半边天都被血红色渲染了。  


晚春初夏,当英雄花带着不褪去的血红色、一朵一朵“啪”地掉落到地下,木棉树的枝头开始慢慢长出绿叶时,总会把一切引向一个无比安然、令人沉思的世界。


木棉花的傲人风姿下总有木棉树顶天立地的形象。木棉树的一生很长,有数百年,甚至千年的寿命。小木棉苗成长为一株挺拔、能开满血红色花朵的木棉树,那是要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


在窗外淅淅沥沥的春雨的滋润下,许多年长的木棉树又开出了强劲的木棉花,每一朵花都像极了英姿飒爽的侠客女子——热烈、洒脱、珍贵。红花摄人心魄,小木棉也迫切地希望成长,希望花开成景,希望惹人注目。于是,她拼了命地生长自己的根,植根沃土,饥渴般地吸收阳光和雨露。


春去秋来,一年过去了,小木棉汲取了许多养分,但她依然还是只长了那么一丁点儿,她沮丧地与旁边年长的木棉树抱怨道“春天的雨露,我喝了许多,夏天的阳光,我吸收了不少,甚至连秋天的萧瑟、冬天的严寒,我都抵挡过了,为什么我还是没长大呢?身高也没见长多少呀?”老树哈哈大笑慈祥地对小木棉说“你可真着急啊,哈哈,慢慢来,不要着急!时候到了你就会长高,就能开花的,放心吧!”小木棉小小的身躯随风摇曳了几下,万分失落,心想什么时候自己才能不随随便便被讨厌的风轻易摇动啊!


无奈的小木棉很想快些长大,但等待时间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等待一个个春夏秋冬过去,等待大地一次次地绿装换红妆;等待斗转星移,等待汲取足够的阳光和雨露,最重要的是等到时间慢慢流逝……小木棉终于长大了!开出了血红色的木棉花,一朵朵都精神抖擞的……小木棉嘻嘻哈哈地叫嚣着风雨,生怕风雨不够大,生怕身旁的老树不知道她已经长大,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但是当经历一个又一个的冬去秋来,小木棉终会像老树一样慢慢变得平和、安逸,繁花落处尽显一片真淳!


木棉树是一株值得敬佩的英雄之树,木棉花也是让人惊叹的花朵。木棉树的一生很长,但木棉花的一生很短,而木棉树最荣光的时候是木棉花绽放的刹那光景。风雨里数载,木棉花虽只是片刻繁华,但木棉树的挺拔身姿不变,反而愈加健硕,风落红花、掷地有声,木棉花的掉落也是那样的有重量,仿佛在告诉世人,纵然花落,风度依然!


时间流逝,当木棉花落,铅华洗净,万事万物都会归于平静,木棉树依旧是芸芸众生中最平凡的那一抹绿色之一,而木棉花即使花落尘埃、香气渐淡,但她那一抹血红就是曾经沧海,令人念念不忘,铭记一生!


责任编辑: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