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散文·随笔·短信

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

时间:2018-04-22 15:47:35     作者:格德沃·志玛      浏览:3020   评论:0   

个人简介:格德沃·志玛,曾用笔名格德瓦·志玛,海棠。汉名:王建琼。就职于四川省甘孜州雅江县瓦多乡人民政府。有杂文、散文、诗歌、小说散见于《中国作家网》《中央统战部信息中心》《中国民族宗教网》《西部散文选刊》《藏人文化网》《西藏诗歌》《内蒙古名人》《四川诗人》《四川文学》《攀枝花文学》《凉山文学》《贡嘎山》等,曾获2017年度首届仓央嘉措诗歌节优秀奖,2018年“相约北京”全国文学比赛一等奖等奖项。

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


一下车,香樟树的馨香味儿就深深浅浅地氤了行人道,无形地匍匐在我的身外,我的每一根神经都枕在这安息的沙发中。

缓缓下斜的草坡,春草都被割倒,散开在脚下的破地上。群草斜放一身的散软,越接近草埔,阳光,雨露沐浴后愈是散发出收割后带有日色浓浓地成熟的味道,我为之沉沦,如同每一次成功后的欢呼,一轮红日在在心底缓缓升起。

顺着草芥衰衰的草坡放眼看下去,水渠中,有柔波的流水,泛着粼粼波光流向时光深处。温热的微风拂过我的发丝,暖流从肌肤流入皮肤毛孔,顺势浸入我的血管,这温暖沉浸入骨髓。

望向远处,几丝云彩稀开的缝隙间淡淡、浅浅的蓝色是涂抹上去的吧。蓝色的玻璃门窗是造型新颖,颇具国际风格,高大楼房的建筑丛林。房屋林立间,丛林分布其间。人们长期在城市浓重色彩的掩映中,心情不免会有些许沉重。这抹绿色的海洋,也是我们成天行色匆忙之余、工作之余,内心的一扇窗,心头的一抹小清新。我想,在心田种一从希望,如同鲜花、树木,只要播种、浇灌、悉心照料就会有希望、就会有收获。

在耍都,一股浓浓的中国风拂面袭来。街头艺人,一曲又一曲弹唱《成都》歌曲唱道: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走到玉林路的尽头,走过小酒馆的门口……我有大海般的怀恋,只是俄罗斯的风情没有我的热情,恋人永远得消逝在中秋前夜,说不出再见,大悲无泪,有大海般的千万波涛长久地荡漾在我的心头、《广东十年爱情故事》歌唱到:安静地离去,和孤单一起,拥挤的回忆,时间抹去。人在广东已经漂泊十年,有时也怀念当初一起 经已改变。让这天空将你我相连 怀念你,走了云的天空还任性,是否它相信在乎反而容易放弃,非要最后一无所有 才无所畏惧,在人来人往的街头……怀恋的人,依旧是心地最单纯、青涩的记忆,一切却已逝去,只留故人在故地惆怅、徘徊久久无法释怀。悠扬的歌在长长的街道游走,如同我远去的爱情被时光偷走……

成都的四月是个适合怀念的季节。因为有音乐,因为音乐在浓浓的生活氛围中,我不能忍受没有音乐的生活。于我来说,生活没有音乐就像爱情的酒窝没有酒,劳累后的我,总是在夜色中徘徊,任由疲惫的身躯同夜色一同坍塌在耍都深深沉醉、悠长曲折的巷子里。

在车站,火车有长长的嘶鸣声,是我流放一地的哀怨,它倾倒地面的一切悲哀,就像在夜色的撩人里,我独自在玻璃窗户里遥望街头、桥巷,万千行人里,千万个身影始终都不及你。我试图呼喊,声音却在喉咙里嘶哑,热泪快要溢出眼眶,又快速发散在眼角。我用力,触摸。始终做不到的是,牵你远去的手,去最美的湖,看最美的景。当我仰望天际时,并不浓重的云彩程羞涩状,任由上天的调色师轻描淡写亦或庄重涂抹。

一切终将远去,无论草木青黄不接亦或秋草碧水连天。你带走对我的丝丝留恋,我难以忘记你的温柔。终于啊,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


责任编辑:青年作协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