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新闻> 缤纷文社

我会会员水过河散文诗集《篱笆家园》出版发行

时间:2018-04-23 16:59:19     作者:      浏览:2297   评论:0   

近日,我会会员水过河散文诗集《篱笆家园》由北京团结出版社出版发行。

《篱笆家园》是一本诗意馥郁、乡情纯朴的乡土题材散文诗集,汇集了水过河2005年到2010年期间写的关于乡土、亲情、人生、成长、爱情等作品110篇。32开,200页,约10万字。分为篱笆家园、感悟人生、流年似水、心香一瓣、短歌行吟五大辑。《篱笆家园》的作品大部分已经公开发表在《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新语丝》《宝安日报》等各大报刊杂志,其中《左山崖·右山崖》入选由王剑冰选编、漓江出版社出版的《2016中国年度散文诗》,荣获第三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金奖、第三届中华情诗歌散文联赛最美散文奖。

作者简介


水过河,本名许水活,80后,广东廉江人,系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湛江红土诗社社员。高中开始发表作品,迄今已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千里共良宵》栏目和《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新语丝》《南方都市报》《宝安日报》《湛江文学》等全国刊物发表作品数百篇(首)。曾获第二届"碧草杯"广东校园文学大赛(大学组)一等奖、第四届中外散文诗歌邀请赛一等奖等多个奖项。《左山崖·右山崖》入选《2016中国年度散文诗》。著有诗集《三滴水》。


创作经历及感想

水过河中学时代就开始喜欢看书,写作,十多年来心怀梦想,笔耕不辍。2005年开始在红袖添香、若雨中文网、烟雨红尘等文学网站进行网络写作。2009年6月,水过河从医药行业转型从事文字工作至今,先后担任过企业通讯员、文秘、记者、编辑、文案策划等工作。 

2007年,广东校园文学杂志《碧草》采访报道了水过河的成长故事——《写诗男孩:贫困是你的财富》。2010年10月,《湛江晚报》采访报道了水过河的写作事迹——《从廉江农村走出年轻诗人》。2017年8月,水过河在深圳创立了自己的公司水过河传媒。

谈起这本书,水过河深有感慨地说:“这本书起名的灵感源自2007年写的一篇文章《篱笆家园》,2009年发表过在《散文诗》杂志。篱笆代表着故乡,成长。农村孩子就像牵牛花一样沿着篱笆勇敢地往上攀爬,沐浴阳光,历经风雨,茁壮成长,憧憬未来。”

作品样章

篱笆家园

1

村庄,村庄。昨夜梦中,我又看见你的夜晚,风雨飘摇。祖祖辈辈披着信念的蓑衣,于大地上蹒跚。使命有多深远,坎坷就有多沉重。

一条路,除了没有门和窗,但是有灯光。

上帝的手掌,黑黑的。而孩子的心,没有烟和雾。

 

2

孩子,爬出篱笆看风景吧,风景这边独好。

离开了父亲的搀扶,我开始和一棵小草打赌,看谁成长得最顽强。

牵牛花攀过篱笆,成长的足迹,留下了执着的指纹。

原来还有一种成长,比顽强还高远——那是梦。

我从八岁的土坑,爬过了十六岁的围墙,终于有一天,摘到了一串果实,里面包裹着一个籽,它的名字叫坚强。

 

3

家园,蚂蚁在四处寻觅,那些枯槁了的诗页。饥饿,一匹生命的狼在荒野狂跑。

四季的风声,掠过了一根骨头的脊梁。泥土在三月里呻吟,等待雨水来拯救一场旱灾。

相思病一夜间就发作。祖母在灯下看见远方的忧伤在蔓延,比泥土还饥渴。

没有下雨的季节,水做的故乡,哭出了眼泪,温润从篱笆里出走的那颗种子。

 

4

死亡,是一个戛然而止的符号。家园,收藏最后忧伤的诗篇,和着野草一样疯长在心田。

人们在篱笆里看星星,盼月亮。看见黑夜的伤口,泪光点点,撒满了盐。

多少粒,不是咸中带涩?故乡的清贫,也和着一个人停住的呼吸,埋进大地。

烟雨纷纷,杜鹃花开满园。山鸟,啼声染红黄昏的河流。寂寞又清贫的山地,多少思念,依然消瘦、落寞。

篱笆外,锁着一个人的名字,不能入,也不能出。钥匙在风中,晃了晃,和着泪珠溅落下来。

 

5

岁月就这样老去了:最先是叶子在秋风中凋落,跟住祖母的发丝被年轮剪出了白霜。

我在篱笆三米远的地方,小心翼翼地窥视故事的内心世界,是否还可以和青春一样葳蕤地萌芽欣欣向荣的春意。我忧郁的眼神,呢喃着那个草长莺飞的时节,风中是否还有人送来故乡的问候。

如今,篱笆斑驳的背影,一如我老去的亲人。他们最先一个老去,而我第一个成长起来。

夜里的泪水,不能呻吟,也不能挣扎。

篱笆,缄默地呵护了家园的魂。

诗意,淌满了爱的扉页。

 

那些牛粪和牛粪一样的人们

我的故乡盛产黑牛粪。被日光晒成了古铜色的头颅,和牛粪一样干净而深沉。

牛粪掩盖过庄稼的根须,它们的长势多么茁壮而甜美。蜜蜂一大早就过来采蜜垒巢,蝴蝶蹁跹在丛里,半天也逃不出那条芬芳路。

善良的人们扛着篓筐满载而归,溪边的水牛还在努力地啃青草,沉重的夕阳忙着收工回家——比夕阳更沉重的是那一筐筐的牛粪挑弯了几代人的腰杆。

爷爷挑着牛粪大汗淋漓,一路不停地赶到遥远的田野,正在萌芽中的禾苗张开大嘴巴,贪婪地吞噬牛拉出来的粪。

父亲跟着气喘吁吁地挑来牛粪,等待中的禾苗多么焦虑,它们从清明时节到雨水淋漓之际,还没有吃过一顿丰盛的美餐。

和我的童年一样营养不良的种子,被牛粪养得有骨气的果实,没有对不起凄风苦雨,它们被拉到很远的城镇,给清贫一巴掌的反击。

我给爱情发出善意的警告,我不过是一个吃牛粪长大的男孩,如果你是一朵鲜花,请不要轻易插到我的土壤里。

那些爱干净的人们,我需要远远地避开你的洁癖,我身上有着牛粪淡淡的味道。

没有吃过牛粪的人,请不要随意指手画脚。我的牛粪和诗歌一样纯洁无暇,牛粪抚养大麦子喂活了诗歌。

黑黑的牛粪,你孕育着五彩缤纷的生命,而他们总是小心翼翼地避过你的地雷。瞧不起牛粪的人们,忘记了父辈的草鞋踩过牛粪么,是谁鞭策你们从田野迁居到花园的。

看那些种子都是吃着粪长大的,正如一个人最初的营养,离不开母亲的白乳汁。

我要赶在这个播种的季节,于田头为你立下丰碑,让世人知道你拉出来的不是黑粪而是红果,你的臭在季节的枝头飘香四方。

 

没有年轻人的村庄

干旱中的红土地,红土地上的树及树下的草已枯。放眼望去的几条村庄,寂寥得聆听不到几声鸟鸣。逶迤的几条山路,坚硬的石头磨砺了脚下的茧。那么多年,没有谁去数过多少朵脚印,遗留在故乡潮湿的泥土里。

这片红土地,山还是山,树还是树。当你想遇见更多些人时,请不要抱着失望的态度来看待,那些年轻人或许已经找到幸福的去路。没有人知道他们置身在哪个城市,是否过得和故乡一样安详,和树木一样坚挺。

屋漏偏逢连夜雨。下雨的时候,阴暗的屋里会很潮湿,旧木上的苔藓长得很肥,农人的日子却越来越清瘦。

干旱未必是劫难,看瓦背上的那条裂痕,把光线拉进来做客,拉得很长,很深情。  

没有菜下筷的叫稀粥,可以加点粗盐,给身体提供碘元素,让脖子不需要和日子那么粗壮。看一看稀粥,你会想起泥土里的人生,一粒米的真谛。

没有年轻人的村庄,只有老人与小孩。老得只剩下了皱纹和苍发,还有最后活着的力量,艰难地搀扶小孩上路。

孩子或许缺的不是蛋白质,不是小零食,是爱的润泽。那些背乡离井的人们在异乡的城里,看着城市一天天富有,而远在山里的村庄,一天天在衰老。

多少远离家乡的游子,走着走着就丢失在他人的城市。而故乡的根依然在思念远离的背影何时归来。

 

热爱粮食

父辈们干瘪的颗粒,喂养了几代人饥寒交加的日子。清贫的田野裸露了泥土柔韧的心事。岁月的禾锄深深地挖掘了太阳辽远的光芒。

呐喊永远是一盏不老的煤油灯,一次次地在风中地熄灭,沉默地陷入深思里,又一次次地亮起在播撒的脚印里,以犁耙的姿态耕耘四季。

牛一般的命运,喘息,挣扎,爬行。被套上历史的宿命在田间,为生活施肥,为梦想播种,为人生收成。

河水早已流失了方向。水之魂,痛哭在无人知晓的暗地。荒芜的根须,还在大地向上拔节。扁担挑担汗水的勤劳,挑担泪水的忧伤,挑走了凤凰的羽翼。

年迈的农人,无声地呼吸着草地里散发出来的馥郁气息,留一生的眷恋葬埋在生于斯、死于斯的故里。

你于清贫的日子里,守候千古大地的苦难,守候一日三餐的粮食,和粮食血脉相通的兄弟们。草养着牛的使唤,牛拉着犁的脊背,犁牵引着人的耕耘。

卑微的只是你泥土中背影,高举的信念,让风雨见证了一个个站起来的人字法则:以播种粮食的姿势收割一生的平凡。

我要做一个热爱粮食的孩子,做一个拾穗的诗人,把遗留在田间的一一晒在我的谷场。那些祖祖辈辈耸立在田间的丰碑,天地动容,日月可鉴。

那些心头溢出来的血汗,无声地淌成了人间最壮丽的篇章。

 

古井如镜

古井如镜,清澈的水,温顺的水,甘甜的水,一如大地母亲的乳汁一次又一次地温润我成长的脸庞。

我看到自己的生命,真实而单纯地存在于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村庄,与故乡的水血脉相连。是它灌注我五脏六腑,给我活着的血液,为故乡的脚印注入行走的力量。

那条从自家小院延至井边的小路,总是一片湿漉漉,仿佛刚下过一场蒙蒙雨。我最先用自己羸弱的肩膀,挑担起生活的清甜,温润那些粗茶淡饭的日子——挑起来的不止是生命,还是希冀。

水之温柔,掩盖了我的肌肤,融入我的骨骼,沁进我的心灵,看云是云,看山是山。

这片土地,只要想起那些黑泥巴和故乡水,叫我如何不肃然起敬呵。童年割草喂牛的日子走失在那年那月那日,我的梦想出卖了那头伴随我成长十多年的水牛。我怀念那些牛背上的岁月,是牛的脊梁最先驮起了我沉甸甸的理想。

多少年过去,我无法回归那个满地青草的山坡。异乡的笛声又悠扬到梦里,我夜里的思念一片潮湿。又忆起牵拉着牛踩过田间小道,放牧着春天的歌谣。

今夜,我的文字弯腰鞠躬,为了那些远去的岁月,感动了我的一生。我发觉我的内心就像一口井,井的信念安放在我心灵最敏感而清澈的地方。

某个午后,我归来故乡,迫不及待地跑去井边,看看我成长的平面镜,看看我梦想的参照物。阳光恰似一把温柔而锋芒的利剑,我感到从来没有过的温暖和清澈。

一只似曾相识的鸟从井边路过,我看到它飞翔的身影,多如我最初笨拙瘦小的影子。我知道,那是井里灵魂的光芒,没有它,生命或许只是虚构一场。

责任编辑:新闻要闻
0
欠扁
0
支持
1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