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诗歌·词赋·歌词

月光变奏曲

时间:2018-10-08 14:26:26     作者:余聚辉      浏览:2971   评论:0    来源:青年作家

我叫余宸逸,是T大学的一名大四学生。T大学是一所师范类的大学,所有到了我这个级别的学生,都要面临一件大事——实习。

实习在我看来,是正式成为一个老师的标志。陆游说,纸上得来终觉浅,须知此事要躬行,坐在大学课堂上学的东西,未必就能在实习的操作中派上用场。

幸好,我的能力奠基远早于大学时代。

经过各种安排,我实习的学校尘埃落定,是离T大学不远的A小学。第一天过去新学校的时候,按照惯例实习生都要在各自的班里进行自我介绍。

在前往六年级一班的路上,我想了很多套说辞。同组的人在来之前还开了个会,说是尽量要平和一些,给学生们留个好印象。

不过,我并不这样认为。

我的实习指导老师刘老师简短地说了两句后,便让我上台讲话。程序般的自我介绍套话结束后,我放慢了声音:“同学们,我想给你们讲个故事。”

到底还是孩子,一听说有故事听,马上坐直了腰。

“我们的祖国拥有五千年的悠久历史,在这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有一位伟大的军事家叫孙武,就是他写出了我们很熟悉的《孙子兵法》。大王看了兵法之后很高兴,问他是否可以操作示范一下,孙武说,当然可以,大王有心考验他,便让王宫里的宫女组成两队交给孙武训练。一开始,孙武挑出两个人当队长,并把口令相匹配的动作告诉她们。然而等孙武开始指挥训练时,宫女全都笑场,没人听指令。孙武很自责地说,规则没说清楚,致使众人不知道该做什么,是我这个指挥官的不对。于是他又把所有的规则重复说了三遍,结果宫女们还是不听。孙武很生气,规则没说清楚,是我的错;说清楚之后还不遵守,那就是你们的错。他下令把两个队长杀了,又重新选了两个人当队长。这下所有的宫女被震住了,大气都不敢出,所有的指令都做得很到位。训练结束后,孙武向大王交差,说这支队伍已经训练完成,现在即使让她们上阵杀敌也没有任何问题。”

学生们听得倒津津有味,可他们若认为我只是白讲一个故事,那就大错特错了。

“我之所以讲这个故事,是因为我要告诉大家,如果今天我没有把规矩说清楚,以后你们犯错,那就是我的责任;但今天我把规矩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们,若是将来谁犯了,那就没有情面可讲了。规矩很简单,上课的时候,我是老师,你们是学生。上了六年学,作为一个学生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不用我多说,你们心里比我清楚。我不希望将来在课堂上会有什么出格的事情发生。下课的时候,我们是朋友关系,你们可以跟我聊任何想聊的话题。好了,我今天就说这么多,谢谢大家!”

后来,刘老师问我:“你应该不是第一次站上讲台吧?就从你今天的台风来看,绝对不像一个实习生。”

我笑了笑。十多年的台风训练,十多年的上台经验,岁月的痕迹又岂是那么轻易就能抹去的?

只是,这些东西,从来都不是我想要的。

我叫徐子棋,是A小学六年级一班的学生。最近特别迷一部电视剧,叫《延禧攻略》,因为女主角魏璎珞的一句话深得我心:我,魏璎珞,天生脾气暴,不好惹。这句话用在我身上正合适,所以读了六年书班上没人愿意搭理我,座位也永远是最后一排。班主任的解释是因为我身高的缘故,不过在我看来,身高不过是个借口,真正的原因怕是想把我弄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吧?

没关系,这么多年也习惯了,老师不喜欢我就不喜欢呗,我还不喜欢他们呢。至于同学嘛,反正到了不同的学校又是一批新的,无所谓。

今天来了一个新的语文老师,他说他姓余。说实话就从他在讲台上说的那番话,气场的确完胜我以前见过的那些来实习的老师。以前那些个来实习的哪里是老师,分明还是学生。

可他,不一样。

按照惯例,实习老师一开始都要坐在后边跟我们一样听刘老师上课的。不知道他是故意而为之还是初来乍到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竟然不知死活地坐在了我旁边。

哼哼,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我的最高战绩可把实习老师弄哭过。

我决定先给他个下马威,把手头的作业扔给他:“老余,把这个改了,改作业不是老师应该做的吗?”

要换了以前接触的那些人,早就气急败坏地板起面孔说什么我是你老师,你怎么称呼的之类的废话。

可他只是微笑道:“既然由组长来批改听写本是班上一直都有的规矩,那我不能随意改变。我是新来的老师,应该融入六年级一班。”

“算了,”我没好气地夺回他手中的本子,“不想改就不想改呗,哪来的那么多借口,直接一点不好吗?”

他还是淡淡的,也不说话,坐在椅上上翻语文课本。

这样都不生气?我心里很纳闷,这年头的人脾气这么好?

下课之后,我决定再挑战他,一定要惹他生气为止。于是我故意找茬,嘲笑他:“老余你这头发也太难看了吧,你的穿衣品味也好低啊,把自己整得那么土干嘛?”

这下总该生气了吧?我心中暗自得意。

他缓缓起身,语气还是那么温和:“你说得很对,人靠衣装,我会考虑你的建议。不过我觉得,一个人的内在美才是最重要的,外在美只是修饰。”

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还是毒舌道:“切,多读几年书就在这里卖弄什么?”

可我能感受到,我心里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说不上是什么。

此后,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坐在我旁边听课,我也不知道自己搭错了哪根筋,明明不喜欢跟别人啰嗦,却和他有说不完的话,而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竟然不怼他了,还觉得跟他说话很开心。

完了,完了,我肯定是疯了。

身为组长,去办公室交作业是常事。本来这一次我也跟往常一样,殊不知却听到了刘老师和他的对话。

“宸逸啊,我给你一个建议,以后不要跟徐子棋走得那么近。”

“为什么呢?”

“她这个人,口无遮拦,好动调皮,完全不像一个学生该有的样子。六年级了还是一点儿变化也没有,我们说也说了,骂也骂了,甚至也跟家长聊过了,还是于事无补。所以啊,你平时除了上课,下课的时候就别理她了。”

他没声音了!他竟然不说话了!难道他相信了吗?

第二天,我正准备黑着一张脸怼他的时候,发现他还是跟个没事人一样坐在我旁边,一样和我谈笑风生,仿佛昨天的对话他并没有参与一般。

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下课的时候,我直截了当地问他:“老余,昨天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刘老师都叫你要离我远点,你还管我干嘛,让我自生自灭算了。”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很快又恢复如常:“子棋,我来一班的时间也不短了,在这个班里,我最喜欢的学生,就是你。”

我对他的话简直难以置信,老师们不都喜欢那些所谓的学霸吗?

“因为你,很像我年轻的时候。”

我更奇怪了,难道他上学的时候也像我这样浑身是刺,生人莫近吗?

“你虽然心直口快,我行我素,给人的感觉不像个学生,但在我看来,这是你在做你自己。说实话,我很羡慕你,能在培养千篇一律的氛围中独树一帜。”

我分明能看到他眼角的泪光:“老师,您不开心吗?”

“如果可以重头再来,我一定不要再过这样的人生。”他的语气很伤感。

虽然我听不懂,但我决定了,从今以后,他不再是老余,而是余老师。

我叫徐诗阳,是A小学六年级一班的学生。从小到大,家里人都在教育我如何当一名好学生,当一名乖学生,所以一路走来的这些年,我都是老师的宠儿,每个学期的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全勤生都榜上有名,成绩也名列前茅。用班里同学的话来说,作为一个学生,我已然拥有了一个学生梦寐以求的一切。

是吗?可我最想要的东西,却从来都没有人知道,因为我不敢说,生怕别人说我在不对的年纪做不对的事情。

“徐诗阳,下课之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刘老师冷不防地把我叫上办公室,迎面而来的就是一阵“狂风暴雨”,打得我猝不及防:“你告诉我你写的是什么?”

那是老师第一次对着我如此发怒。我接过作文本看了看,那是前不久老师布置的作业,题目是“我的新朋友”,我写的是两年前认识的一个新朋友,从偶然的结识到无话不谈的朋友。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老师会发这么大的火。

“老师,我没有离题,也是按照平时您教的技巧写的呀。”我答道。

刘老师怒气更盛:“你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你看看你在文中写的,‘我认识了一个男生’、‘我们互加了微信’、‘他对我很好’,这都是些什么东西,我平时这样教作文的吗?年纪轻轻的,就想着这种事。怎么,要早恋吗?”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老师,难道男女之间一定是‘恋不恋’的吗?我和他就是很好的朋友,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我把亲身体验写下来,有什么不对?”

这是我第一次“顶撞”老师。

“徐诗阳!仗着自己成绩好就越来越骄傲了是吗?看样子平时对你真是太宽松了。你这么喜欢写这样的东西,拿回去给我抄十遍!”

我的心就像三九天喝冰水——从头凉到脚,愣在那儿不知道该说什么。

“刘老师,这个作文的问题不如交给我解决吧。”

说话的人是最近新来的实习老师余老师,说起来我跟他的交集并不多,只是有两件事很好奇,一,他为什么能和满身是刺的徐子棋走得那么近;二,他为什么总喜欢站在窗户那儿往外头看,窗对面就是教学楼的一堵墙,有啥好看的?

刘老师把作文本交给他:“行,宸逸,你写小说的,好好教教她作文该怎么写。以后再让我看到这样的作文,就叫你家长过来。”

他拿着作文本带我到办公室外头:“刚才没事吧?”

我其实能感受到他是不想让我难堪才打断刘老师的:“谢谢老师帮我解围。”

他打开我的作文本,轻声道:“诗阳,我告诉你一个亲身经历。上初中的时候,我也写了一篇跟你性质差不多的作文,结果被我当时的语文老师狠狠地批了一顿。她说,如果这是单纯的小说,已经写得很好,拿去投稿都没问题。但写在考试卷上,我给你一半分已经是给高了。以后作文不允许出现男女相约这样的话题。”

我吃了一惊,没想到老师也有这样的一段历史。

“我知道,你在写这篇作文的时候,心里很纯粹地就是写自己的好朋友,没有别的意思,但是诗阳,你有没有发现,同一篇课文,或者同一篇文章,你的读后感和别人的读后感是不是不一样?”

我点了点头,老师说得很对。

“这就是了,你写的作文也许你自己没这个心思,但是别人读了就会觉得这有男女情感在里头。你当了这么多年学生也知道‘早恋’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所以在以后的作文中,这种话题就不要再写了。”

我本以为他说到这儿就结束了,这么一来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也就和那些老师没什么区别。可事实并不是,他好像读懂了我一直以来最想要的东西。

“如果你喜欢写这样的小说,又希望有人教你的话,你可以写完之后私底下来找我,我帮你修改,教你怎么写。”

他说得特别真诚,我不禁好奇:“老师,您不反对吗?”

他并不回答,只是把我带到窗边:“诗阳,你看到了什么?”

“教学楼的墙呗!”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要问这个近乎“侮辱智商”的问题。

“是啊,我们从这里看过去,只能看到墙。”他的语气,是无奈,是叹息,“可是看不透的重重楼墙外,是一个很精彩的世界。所以诗阳,我不希望你只能看到这一堵墙壁,我希望能帮助你看到墙之外更加广阔的世界。”

我听着他有些喑哑的声音,动容道:“老师,您为什么要帮我呢?为什么您不像其他的老师?”

“因为墙以外的世界,我可能这一辈子都看不到了。所以我不希望你也像我一样,被困在这楼墙之内。”

我虽然听不懂他的话,但我知道,他在支持我去寻找一直以来最想要的东西。

我叫李若缘,是A小学六年级一班的学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爸妈深受“孟母三迁”这个故事的影响,我的家搬了好几次。现在定居的地方有一个噩梦般的存在——别人家的孩子。我家邻居有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孩子,也读六年级,幸好不是同一所小学,不然真的要被他逼死。每次回到家都能听到我妈在那儿说,你看隔壁那谁谁谁怎么怎么样,真是耳朵都快要起茧子了。

这不,今天早上我妈边送我上学边在我耳边聒噪,我一边奉承着说“是是是”,一边在心里面咒骂那个邻居:我家搬了那么多次,怎么他家一次都不搬?赶紧搬走吧……

到了学校之后按部就班过着无聊的程序日子,早读、吃早餐、交作业。然而今天真是倒霉,作文本居然忘在家里了。更关键的是,第一节还是刘老师的语文课。

我妈真是害人不浅,害得我分心,连作业都忘了带。

刘老师看了看欠作业的名单,道:“李若缘,怎么连你也没交作业呢?站起来!”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我站起来解释道:“老师,我的作文本忘在家里了……”

“解释就是掩饰,没做直接说没做就是了,还找借口,找理由!”刘老师的语气明显加重,“把这次的作文多抄一遍,长长记性!”

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当着全班的面,道:“我说我做了,就是忘在家里而已!”

刘老师大怒:“就你事多,没见人家徐诗阳忘过作业在家?”

又拿我跟别人比!我忍无可忍了:“我又不是她!”

“你是不是学生?学生是不是应该交作业?没交作业是不是应该受罚!”

本来我还想继续跟他僵下去,但是全班的眼睛都齐刷刷地盯着我,还有新来的实习老师余老师也看着我,继续下去对我有害无利,只好软了下来,一言不发。

不一样的是,同学看我的眼神,有看戏的,有关心的,有冷笑的,唯独余老师,他的眼神是欣赏的,是温暖的,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看我。

下课后,他走到我旁边,温声细语:“若缘,跟我上来一下。”

天啊,为什么男的会有这么温柔的声音!可话又说回来了,他找我干嘛,他不是应该找徐诗阳或者徐子棋吗?难道嫌刚才刘老师没批够,他还要落井下石?

带着忐忑的心情,我来到了办公室。

“若缘,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叫上来吗?”他依旧平和。

我噘着嘴道:“无非是想多教训我一下罢了。”

他摇头道:“你想多了,我叫你上来,是想告诉你,我很喜欢你的那句‘我又不是她’。”

什么?我没听错吧?他喜欢我这句话?

我试探地问道:“为什么你会喜欢这句话?”

“在这个世界上,李若缘只有一个,无可替代,所以不需要谁做到了什么,李若缘就要做到什么,因为李若缘就是李若缘。”他微笑道,“李若缘能做到的事,别人未必能做到,就算做到,也和李若缘做的事有本质区别。所以,我希望你以后,坚持自己的想法,只和自己比,只做李若缘。”

听到他说这些话,我莫名地哭了,把从小到大压抑在心里的苦闷都说了出来。

他默默地听完,递给我一张纸巾:“现在说出来了,心里好受多了吧?”

还真是,说出来之后,感觉舒畅多了。

“以后,有什么想法,私底下找老师聊,下一次不能在班上这样直接和老师抬杠了。我第一天来的时候也说过了,上课的时候,老师就是老师,学生就是学生,明白吗?”

我破涕为笑,心想,没有下一次了,有你今天这番话,我明白该怎么做李若缘了。

我叫余宸逸,四个月的实习期转瞬即逝,和A小学六年级一班挥手告别的日子很快就要来临。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一开始过来只是为了完成大四生必修的实习任务,天天在想日子怎么过得这么慢。现在任务完成了,倒觉得日子怎么一下子就到头了,对这群孩子,竟然产生了不舍的情感。

实习期的最后一节课,学生们大概也知道我快要离开了吧,一个个都在台下红了眼眶。

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轻松:“同学们,明天老师的实习期就结束了,有可能以后都不会再与你们见面了。可能有些同学会说,老师你赶紧走吧,走了好,平时凶巴巴的,改作业跟火眼金睛似的,几百字中有一个字少写了一点都能发现。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老师只希望同学们能不改初心,勇敢地去做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万里江河,有缘再聚,各自珍重!”

我快步走出教室,因为我已然感受到自己脸上那温热的液体,感受到自己声音的沙哑,感受到自己鼻子的酸楚。最后一次见面,我想给他们留下最美好的印象,不能让他们看到一个失态的我。

其实我不知道,在我走后,他们泣不成声。

次日,我和其他在A小学的实习生一起准备回T大学,他们所在班级的学生都纷纷跑出来送他们,唯独我,一个人站在楼道的风口上,无人问津。

旁边的人问道:“你的学生呢,怎么不来送你?”

我自嘲地笑笑:“估计是我平时太严厉了,都恨着我不肯来。算了,没事,没人来正好可以早些回去。”

话虽如此,可当他们真的没出现时,我的心里却感到很失落,恨不得他们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就在我离校门只差最后一步时,校园的广播却响了起来:“六年级一班全员为老师送上一首歌,祝老师一帆风顺,平安健康!”

我认得,那是他们的声音。

白月光 心里某个地方

那么亮 又那么美丽

每个人 都有一段言语

想诉说 却泪流满面

白月光 照我们的成长

在心上 却不在身旁

擦不干 我当时的泪光

路太长 追不回你脸庞

你是我 不能言说的爱

想遗忘 又忍不住回想

像飞鸟 一路自由翱翔

你的教诲 无法相忘

……

这首歌的旋律我很熟悉,是张信哲的《白月光》。他们把一首爱情歌改成了对老师的留恋,虽然还有瑕疵,但已经难能可贵。

我朝着广播室的方向深鞠一躬,离开了这个留下我四个月回忆的地方。

后来有人问我,你曾经说过,如果可以重头再来,一定不要再过这样的人生,现在是否还有这样的想法?

我说,想法没变,只是人生无法重头再来。既然如此,那唯有珍惜当下的生活,珍惜那曾经拥有的回忆,珍惜记忆中那群孩子的笑容。


责任编辑:青年作协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