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散文·随笔·短信

人间第一难题

时间:2019-04-19 10:28:02     作者:余聚辉      浏览:2708   评论:0    来源:青年作家

人间第一难题

 

寒冷的冬天总是特别漫长,虽然已经进入三月初,但河水却始终冲不破坚冰的封锁,整个大地依旧笼罩在一片白色之中。

然而,某个宁静的早晨,这一片雪白却染上了黑红色的污迹……

“许警官,死者的身份已经调查清楚了,刘子赫,男,27岁,无业游民,平时就窝在废弃工地里以捡垃圾为生。

灵渊眉头紧锁:“从尸体的伤痕来看,我还不能确定是自杀还是他杀……”

“许警官,这个人……好像是嫂子的前男友……”

“什么!”灵渊抢过助手的资料,仔细看了看,确实两个人在大学期间有过一段交往。

助手心中七上八下,小心翼翼地试探:“许……许警官……,您……”

灵渊很快便恢复过来:“你拿着资料先回去,等法医那边的报告出来了就放我桌上。”说完便头也不回地上了车。

“您这是去哪儿?”

“去找凶手。”灵渊冷冷地吐出几个字。

灵渊的车停在了一幢公寓前。他的妻子李怜霜见丈夫大白天出现在家里,不禁好奇:“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灵渊注意到了她手背上的几条红痕,道:“你的手怎么了?戒指怎么也没戴了?”

怜霜下意识地缩了缩手:“没什么,去市场的时候不小心被刮到的,涂了点药膏,怕弄脏了戒指,就放在了抽屉里,等康复了再戴上。”

灵渊一脸严肃,盯着怜霜:“我今天回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刘子赫死了。”

怜霜的脸上毫无波澜:“早上看新闻的时候听说了,怎么了?”

灵渊决定再试探一次:“他是你前男友,人死了,你就不关心一下吗?”

怜霜的眼神由一开始的平静变得失落,声音也沙哑起来:“你这是在怀疑他的死跟我有关吗?好啊,那把我抓回你警察局去审问啊!”

灵渊依旧面不改色:“你一向温柔安静,怎么今天提到他,你就如此激动!就因为他是你的前男友吗?对啊,我差点都忘了,你在大学时追求者甚多,王云涛,刘子赫……”

怜霜的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流:“许灵渊,我嫁给你五年了,你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吗?如果你信我,又怎么会无凭无据就来问我!”

灵渊抓起公文包:“你冷静一下,我回警局了,这起命案还得忙一阵子。”

就在他关上门的那一刻,拖鞋扔门的声音和女人嘶哑的声音传来:“许灵渊,有证有据再来抓我,我等着你!”

是啊,自己为什么没有真凭实据就怀疑自己的妻子呢?就算是前男友又怎么了?可是灵渊心里就是好像有一块大石头压着,怎么推也推不开,好像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灵渊回到警局,发现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刘子赫是因为身上多处被刀刃等利器所伤,失血过多而死,根据身上这么多道伤痕来判断,基本上不可能是自杀,可以确定是他杀。

灵渊面对着这份报告,心中是喜忧参半。喜,是起码排除了自杀的可能性;忧,是现场根本没有找到任何刀刃工具,就凭伤痕调查起来无异于大海捞针。

当灵渊一筹莫展的时候,法证部又传来了一份材料,说是在死者的指甲中,找到了不同的皮屑,经过化验比对,确定是李怜霜的。

这个结果让灵渊是震惊异常,再联想一下怜霜手背上的伤痕,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妻子竟然就是杀人凶手。

可是,随着深入调查,怜霜的嫌疑越来越大,刘子赫不停地以各种方式恐吓怜霜,怜霜为了摆脱他便雇人杀了他,这就是动机;指甲皮屑的DNA是怜霜的,而且事发前一晚怜霜又确实与他有所接触,这便是证据。只不过,从土里挖出来的凶器里,并没有怜霜的指纹。

现在放在灵渊面前的是一个难题,这是他新上任的第一个案件,如果快速破了,那以后高层对他就另眼相看了;可是,怜霜毕竟是自己的妻子,而且证据虽有,但并不是十分确切,还有待调查,贸然行动破坏夫妻多年感情不说,万一凶手不是怜霜,他的能力就会被质疑。

可他最后还是把怜霜扣在了警察局,因为他想起以前自己穷困潦倒时立下的誓言:前程是自己的,为达目的,必须铁石心肠!

只是,不管怎么审问,怜霜坚称人不是她杀的,她承认恐吓确有其事,但他们俩只见过一次面,就是刘子赫死的前一晚,她参加完同学聚会,回家时从废墟旁经过,刘子赫想要行不轨之事,但她也只是把他推倒在地,然后就匆匆离开,回到家后才发现手背上的抓痕,至于刀伤什么的她闻所未闻。

虽然怜霜不承认,但就目前的证据而言她的嫌疑最大,只要能证明凶器跟她有关,那她就可以坐实罪名。灵渊一不做二不休,为了迅速破案,把怜霜的结婚戒指取了出来,扔在凶器被发现的地方,心中默念:怜霜,你别怪我,为了我的未来,只能牺牲你了……

当灵渊在怜霜面前说得天花乱坠的时候,她的心就已经死了,原来五年的夫妻感情,在他面前,竟还抵不过平步青云的功成名就。

只是,在灵渊准备写报告提交给上级的时候,事情却又峰回路转,自己的大学同学王云涛竟然来自首,说是自己杀了刘子赫。

王云涛!灵渊一见到这个名字就莫名激动。大学的时候,他同样也喜欢怜霜,只是怜霜选择了自己。后来听闻他出国发展,风生水起之际回国创办企业,现如今已经是国内龙头企业的老大,名望很高。

这件事难道真的和他有关?灵渊百思不得其解,实在想不透一个要钱有钱,有地位有地位,到底为了什么要杀人?而且现在还来自首?

灵渊到审讯室接见他:“老同学,好久不见!”

云涛坚定道:“我承认人是我杀的,与怜霜无关,快放了她!你们警察局就是这样办事的吗?作案的凶器明明没有她的任何痕迹,竟然还可以说她就是凶手?”

灵渊轻蔑道:“哼,痕迹是没有,只是我做了点手脚,那就变成有了。”

“你!”云涛气急败坏,大吼道:“你还是不是男人,她可是你的妻子啊!”

“这么大的叫声干嘛!”灵渊拍案而起,“为达目的,就应当无所不用其极。不过我很好奇的是,以你的金钱和地位,找个人顶罪就行了,何必自己来呢?”

云涛用怜悯的眼神瞅着他:“你以为我是你?我王云涛堂堂正正,既然东窗事发了就一力承担,我可不像你,为了自己的名利,不惜陷害自己的妻子!”

“你闭嘴!”灵渊青筋暴起,血丝充眼。

“你知不知道,你日日忙于工作,一个月也回不了家几次,怜霜日日以泪洗面,她的前男友没事就用各种方式恐吓她。她怕你担心,怕影响你工作,把苦水往自己肚子里咽。你好不容易回一次家,你知道她有多高兴吗?可你呢,居然像审问犯人一样冷着脸对她。她满肚子的委屈和害怕只能跟我讲,你这个丈夫还不如我这个外人!那天,我看到刘子赫那个混蛋竟然对她动手动脚,我忍无可忍,便和几个人把他解决了。为了我心爱的女人,万劫不复也无所谓……”

“够了!”灵渊收拾资料,推门而走,这一案件到此水落石出,很快就立案通过法庭判决王云涛死刑。

灵渊回到家中,却发现怜霜收拾了一个行李箱,问道:“这是要干嘛,去旅游吗?”

怜霜冷冷道:“这是离婚协议书,你的东西我分毫不取,行李箱的东西都是我自己的。”言罢,她起身就走,看也不看灵渊一眼。

灵渊抓住她的手臂:“我们之间一定要这样吗?非走这一步不可吗?”

怜霜心如死灰:“放手!怪我自己瞎了眼,我求你放过我!”

灵渊甩开她的手:“所以你是为了他要和我闹到这步田地?”

怜霜依旧面无表情:“不为他,为我自己!在你的眼中,功名利禄远比我重要,既然这样,你就抱着它过日子吧!”

“难道你不需要检讨一下吗?刘子赫骚扰你,你不跟我说,而是跟他说,到底谁才是你的丈夫!”灵渊的声调提高到了极点。

“是吗?你有空听我说吗,许大警官!”她头也不回地离去,空荡的房子里只剩灵渊一人。

后来,灵渊凭借此次破案的成功成为了警局的红人。只是,当他回首观望之时,却发现身后已空无一人……


责任编辑:青年作协
上一篇: 乡村鸭事 回到列表
下一篇: 心灵的缓冲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