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散文·随笔·短信

阆苑三叠

时间:2019-04-24 09:33:13     作者:邹安音      浏览:2724   评论:0    来源:青年作家

阆苑三叠

                           

水韵

春水长。风从远方吹来,激灵了阆中的身体。那里的山、水、古镇和城,以及萦绕在其间的故事和情节,本就是它有血有肉的肌体,还有灵魂。最先颤动的是水,一如阆中的血管和脉搏。嘉陵江拥着它的心脏,其支流构溪河亲吻着它的肌肤和发丝。首先是水,水滋养了这片传说中人祖母亲华胥居住的地方(当初华胥在阆中南池边孕育生下伏羲,文字记载见于《路史》:“太昊伏羲氏,母华胥,居于华胥之渚。”后伏羲降生之地名阆中凫慈乡。),让它永远像春天的女儿,微笑并灿烂着。

源于武皇故里广元的构溪河,从苍溪一路奔流而下。一湾碧水微澜。陈家滩上,是垂绿的柳丝,是渔人的拦网,是摇动的浆橹,是跃起的小鱼,是惊飞的水鸟,是青黛的山影……泛起了国家湿地公园构溪河的春潮。当年杜甫也不禁情动于此。“天晴风卷幔,草碧水连池”“有径金沙软,无人碧草芳”。

烟波弥漫,帆船点点,河如练绸,水乳交融。树,水墨般点画着古镇;古镇,宛若伊人,凝眸颔首,在水一方;木楼,隐一片竹林后,藏一丛芭蕉间,被一畦菜地赋予生机,被一条小径缠绕四围……好一幅丹青水墨画,无限风情地抛过来,直逼每个人心底。

古码头静默无言。它卧于大榕树下,仔细打量着男人们垂钓,

村妇们捣衣,孩子们嬉水,野草们疯长。倒是中国的鹭鸟天堂——三岔河3万多只白鹭与苍鹭翩然的清影和激情的欢叫,谱写成舞曲,惊醒了春天的河流。霎时,叶在摇曳,花在开放,彼此竞艳生姿,生怕辜负这一湾水的柔情。

一路下来,龙泉、千佛等六个百年古镇沧桑依然,但场上的人和故事却不再是那年那月的事儿。在崇山观村的水观音渡口,摆渡三十余年的花甲老人候全生常常凝望这片水域,河上修了桥,孩子们也都在城里安家立业,可他和老伴仍旧镇守着青砖瓦房的家园,以及这条河流的过去和记忆。好在江与河的衔接处——南津关古镇,一台世界首创的大型移动实景剧《阆苑仙境》正在上演。置身古街,门楣边、廊檐下、屋顶上、嘉陵江中,绮丽的灯光变幻莫测,着古装的少男少女或劳作、或舞曲、或诵读……春节文化、蚕桑文化、三国文化、风水建筑文化……就在一步一换中,时间和空间跨越,演者与观者交融;阆中的思想和灵魂,丰满生动地呈现我面前。


山魂

阆中四面山形如高门,因名阆山,素有“嘉陵第一江山”之誉。那山为锦屏,山如其名,似一带屏风驻守千年,也像这片土地上战死疆场的勇士们,挡住了风雨,倾尽了物华,今汉桓侯祠张飞的无首尸身墓,不就是猛将镇守古城三年的见证和传奇吗?春至,锦屏山花开,红的海棠,白的玉兰,紫的木槿……山与水、花与树,相映成趣,宛如画廊,难怪唐代画圣吴道子的三百里《嘉陵江山图》,即以锦屏山为轴心。除此外,东山园林、滕王阁等阆苑名胜环列锦屏。历代的文人墨客莫不感怀于此,杜甫言“阆州城南天下稀,阆中盛事可肠断”;苏轼誉“阆苑千葩映玉寰,人间只有此花新”……

从海棠溪拾级而上,但见“嘉陵第一江山”巨碑屹立于“阆风之苑”亭阁。过碑林,进杜少陵祠堂、放翁祠、纯阳洞、飞仙阁……少陵握笔凝神,放翁目光如炬,吕洞宾飘逸洒脱……于飞仙阁伫望,崖下藏飞仙洞,山环水绕着古城,奇异的想象不禁像江河、像云霞、像骏马……踏烟而来,顿感祥云在天地间袅娜升腾,八仙们正谈笑生风,不由得眼神迷离。

我仰望着灿烂的文化星空,在历史和现代中交融。

从八仙洞下,步幽径,过荷花池,至观星楼。此为纪念西汉阆中人天文学家落下闳所建。“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忙种暑相连。秋暑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寒又寒。”《二十四节气歌》这铿锵有力的音律,响彻云霄。面前这位神清气定的老人,虬髯铜须,目光如炬,穿越历史的长河,从西汉飘然走来。不错,二十四节气的发明人,就是汉武帝时期的阆中人落下闳。200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16757号行星命名为“落下闳星”。

阆中四季分明。根据观测天象需要,落下闳研制出了我国历史上的第一台天文仪器——浑天仪。并以竖竿观日,以竿影长短确定出“夏至”“冬至”,又根据一年中昼夜的长短变化确定出“春分”“秋分”。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确定了立春、雨水、惊蛰等二十四个节气。汉武帝为之定名为《太初历》(沿用至今的中国农历),并改元“太初”,在泰山举行隆重的封禅大典。该历于公元前104年实施,确定以一年的孟春为岁首春节。

《太初历》问世,福泽后人,中国人民据此春播秋收,其乐融融,而落下闳却辞官归隐故里,被乡亲们誉为“春节老人”。至今,每年岁首,阆中人焚香设酒祭拜的第一个人就是他;且在他当年观测天象的地方修建“观星楼”和铸造青铜塑像以作纪念。春回大地,万物始生,嘉陵江潮起……凭依观星楼,凝眸注视这位两千多年前的智者,那瘦削的身形、清癯的面容、深邃的目光,依然感动着阆中,感动着中国……


城丰

一场春雨后,踩着漆黑铮亮的木质楼梯,登临古城原点的中天楼,我仿佛感受到古城强有力的呼吸和脉搏,这源于它2300年的建城史;战国的巴国别都;公元前314年置的阆中县;历代王朝于此设的郡、州、府、道、治所……透过精雕细琢的户牗,极目远眺,江水浩淼,碧波暗涌;舟楫渔歌,青山对峙,真道是三面江光抱城廓,四围山势锁烟霞,好一个阆苑仙境!

俯瞰,古城黎青色,紧偎一爿灰白色高楼,极像一个天然太极图,占尽天时与地利之和!它又骄傲地以古代巴国蜀国军事重镇的恢宏气势,把棋盘式的古城格局,成“半珠式”“品”字型、“多”字型等南北风格迥异的建筑群体呈现于面前。看那古城的檐顶一字排开去,像鲫鱼脊般有力而雄壮地叠加,我不禁随着它的脉动而颤动。

下中天楼,穿门廊,踏过青石板街道、绿青苔街沿,走过贡院(科举考试场景一一再现),领略巴渝舞和巴象鼓(阆中非遗)的风情,品味“阆中三绝”张飞牛肉、保宁蒸馍和阆中醋的美味,摸一摸延续千年的人工缫蚕丝……我是打开了一本泛黄的诗集吗?应和着《阆中之恋》的歌词:天地合欢的神奇,天人合一的美丽;告诉你这千年古城不老的秘密,青龙白虎相伴左右,朱雀玄武福佑前后,嘉陵梦绕渔火晚舟,一壶老酒涛声依旧,好汉张飞在等候!

“秦砖汉瓦魂,唐宋格局明清貌;京院苏园韵,渝川灵性巴阆风。”古城的内蕴和情感,是通过风格迥异的一个个院落来抒发的。最先报春的是中天楼下的张家小院,一株火红的海棠树从天井央探出头,呼唤着钟情于它的人(近几年春天,一位加拿大的小伙子都要如期前来品茶、赏花、寻幽)。汉桓侯祠边,胡家小院曲廊翠竹又开始抽芽,院子里铡刀起起落落中,又一副良草药备好,此乃医药世家,有“妙手回春”之锦挂于堂前。才过贡院,杜家大院迎亲唢呐吹响,一场川北民俗的盛宴开始,道琴(阆中非遗)声声入耳,被绣球抛中的新郎羞赧上台,至今,大院已经入赘了世界各地的几百名“女婿”。你方唱罢我登台,江边王家大院皮影和剪纸(国家非遗)开始舞动,而于此拍摄的《桐籽花开》等影视剧,让院落独具特色的窗花、廊檐、回廊等名闻天下,阆中的风土人情、物事风貌也为更多人知晓……

又是一年桐花开。春风、春雨,古城无处不飞花。这山、这水、这城,早已幻化成阆苑仙葩,飞入寻常百姓家!


责任编辑:青年作协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