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诗歌·词赋·歌词

时间:2019-08-29 11:14:43     作者:郑秋梅      浏览:2484   评论:0   

(外九首)


天刚亮
母亲就蹲在地里的草丛中
寻找白头翁
 
她采一根用手搓一下
采一根用手搓一下
只要再采够一箩筐,孩子的学费
就凑齐了
 
薄薄的霜
打湿了母亲的裤腿
打湿了母亲的发鬓,母亲轻轻地
咳了几声
 
阳光从村口照射过来
照得我双眼模糊
已分辩不清,究竟那是母亲的白发
还是一层薄霜
 
与父亲下棋

父亲戴着老花镜,望着小方桌
来回捻着一粒棋
 
父亲说:嘿嘿,看你马往哪跑
大喊:“将军”
 
父亲声音由于用力过大
咳咳咳地不停
 
哎呀呀,老爹行行好
与女儿对弈,让一个子儿嘛
 
我说:老爸请茶请茶
父亲说:等会让你两个子儿
 
告密者

她是从后花园走出的
罩着黑纱
 
花园外面布满了变脸的星子
变调的虫鸣
 
她犹豫了一下
向风借了双无影脚,钻进夜帘
 
与谁耳语,无人知道
钟摆“当”了几下
 
此时午夜零时三点
 
送信的人不是天使

送信的人施展魔力
吹一口气,罂粟花成了百合花
一杯毒药成了清茶
 
送信的人喃喃自语
披上天使的翅膀,戴上天使的皇冠
 
她在风口挖出一个个大坑
向所有路人兜售她的“爱心”:
跳呀!送你一颗糖
 
夜幕下,所有的白鸽子纷纷坠落
送葬的是夜色狰狞的背影
 
我的父亲是个文艺小青年

圆顶王爷帽
像老太公
护耳雷锋帽,就是
滑稽东北老爷子
父亲皱眉嘟囔着,随手
拿起架子上的鸭舌帽
一边戴一边打着响指
夸张地扭了扭屁股
母亲一边后退
一边惊叫:
哇塞,哇塞,那来滴文艺老头子
我给父亲正了正帽沿
嘿嘿,好一个
文艺小青年
 
憧憬

一栋小木屋,染布坊,酿酒坊……
一瓶果子酒,点一根蜡烛
一部脚踏风琴,你弹我唱
 
火炉上架着几根干木柴
我们满脸通红,眼睛里闪着火花
我说吼吼,你说小兔乖乖
拉起我的手往森林里奔跑
 
后来遇到一匹野马
我说马蹄哒哒,像青铜器
你说马蹄哒哒,像青花瓷
 
你握着我的双手说:我又错了!
我们不需要私奔
我们不需要奢华婚礼
 
坐在木屋前,看缓缓游移的光影
听月圆静静脉动的心音!
 
黑暗与光明

候鸟向南飞
榆树露出光秃秃的肩膀
自叹:光从何处来?
骄傲的向日葵,
发出内心的心声:
啊!光,从天上掉下来
一扇门夹着尾巴,摇头晃脑:
不,不,不
光从裂缝里钻进来
 
只有白色,沉默无语
有人偷偷把灯拉黑
 
时间像白月光

刚拔掉一根白头发
过没多久又挑出几根白头发
时间像白月光
你抓住的,正是正在溜走的
刚抬起头
风一吹,又一缕白头发
 
风吹过的第十三页

有人探前深呼吸,嗯丁香花的味道
有人说是蔷薇月季和海水混合的味道
赫丘哈哈大笑后,笑而不语
紫认真地“嘘”了一声:轻点儿,请别打扰!
 
故乡的炊烟、夕阳、奔跑的羊群……
它们在第十三页的经年里睡懒觉
听!风吹动的岁月
多像一头大水牛踩着“呼哧”的脚步,拉起的秋声
 
松针落下

在六榕寺院,松针落下来了,落在房顶
似乎比地面的要多,互相拥抱着
落在放生池中,荡漾着柔波
池底,一只见惯世事的百年龟一动不动
但我还是看见有几枚落在山涧的溪流中
随着溪水磕磕绊绊地追求世外繁华去了
 

天刚亮
母亲就蹲在地里的草丛中
寻找白头翁
 
她采一根用手搓一下
采一根用手搓一下
只要再采够一箩筐,孩子的学费
就凑齐了
 
薄薄的霜
打湿了母亲的裤腿
打湿了母亲的发鬓,母亲轻轻地
咳了几声
 
阳光从村口照射过来
照得我双眼模糊
已分辩不清,究竟那是母亲的白发
还是一层薄霜



责任编辑:青年作协
下一篇: 夏日情感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