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诗歌·词赋·歌词

诗歌·词赋·歌词

  • 寻梦之路

    个人简介:刘家宏,男,笔名越今朝,1995年出生,河源龙川人。系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佛山市禅城区东方村尾学校中学语文教师、高州市校园文学联合会会员。曾担任高州市荔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雨后初晴中文网特约作家等。作品《一朵霜花》《远方的你》曾发表于《高州校园报》等。大学时担任师韵校报编辑部主编、青年文学社副社长,作品曾发表于校内报刊《师韵》《画沙》上。寻梦之路 黎明的前夕旅人落了又上站台过了又过他们或许奔向远方他们或许回归故乡 对面的车过了又过对面的人落了又上匆匆的一个照面或许就是永恒的擦肩而过星星落在了车顶上月亮挂在了旅客的包上思念挂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黎明的前夕歌曲换了又换消愁听了又听或许我是在纪念青春或许我是在寻找未来灯光熄了又亮眼睛睁了又闭缓缓的一个脚步便是梦中的暮然回首 朝露落在了我的肩上依恋挂在了遥远的天上故乡挂在每一个人的心上 而我即将抵达梦的路上

    2018-08-07 10:39:41 作者:刘家宏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785
  • 无题

    无题 1 天花板上的鱼早已饥渴难耐 路人把白色的石头扔在窗上 而时间 接连跌落 桌上一口变幻的井 站立 露出袭击者的面孔 还会有更多目光 没有脸的目光 在马路上奔跑 冬天学习的人们 夏天在街上抛尸 我的乳房开始长满茂盛的草 等待一只黑色的羊 来吃没有骨头的疼 十根手指同时哭泣 十个月亮在指甲盖上升起 2 我捕食你话语中两面的刀锋 仿佛我们只与彼此的尸体械斗 你还在喂你身体里的石头 让双腿摆动 预告群岛的旱情 不如编织一支蚂蚁的军队 咬断更多形象的茎 在石榴开裂的季节 还会喂养出更多成熟的叛徒 运送充血的刀具 切两片模糊的躯体 我不得不化为水 铺展旗帜 揭发一个与所有词汇媾和的词 而他只是假装在燃烧 3 这是冬天 半落未落的雪 在上方累累 交换命运的丰富和顽固 他隐形地粘连管道 重复心脏的一次失火 伶俐的颌 不断的开裂 在反面拥有 危险而干渴的停顿 再次滑动发情的按钮 指引更多空缺去辨认 时间的重量被切开 玻璃聚合的碎片相互监视 助长攀比的墙 反射 女人们的腿更加的稠密 抛出无动于衷的枝 他只能 咬紧谦卑的舌 在更加晕眩而潮湿的岸边 将自己 又一次发明 4 他们在广场中央巡游 目视骨头与骨头之间胆怯地敌对 收割 暴动的影子 驱逐 而剩下的躯体流亡 有人在剥那些戴罪者的面孔 从嘴里掏出更多音节 贩卖一开始 你就在房间里下落 吃着音节 交谈可疑的故事 是时候用火去填充窗口 制造更多病变的舌 声明那棵树 贪食有毒的月光 吐出梦游者的烟 折断了你的目光 5 在一次拥抱后 所有的手指脱落 它们接连戳穿 皮肤粘连的梦 更多胴体掉入梦中 爱情只是躯体和躯体的一次休止 倒挂干瘪 坠地 成群结对的鸟飞出 却飞不出一面镜子 我在镜子里 目视它们的漂浮 开始变瘦 6 一张发霉的嘴 驯服 所有的巧言令色 捏造逆行的火 假释 他说:荒谬 所有的脸只是一次性的脸 所有的初衷只是一次无缘无故的滑行 骗取一次寂静的休克 并呕吐烟雾 让它们意识溃散 却不与自身分离 7 夜最后一次 伸出栽种幽灵的双手 暴殄玻璃上愤怒高歌的童年 混同狗的笑面 躲进了虱子的伤口 我滞留褐色的黎明 让血液发苦 鼻翼堆积活人与死人之间的余光 偶然性的孤独只能被岩石吸收 街道上爬出湿漉漉的 侏儒的面孔 裸裎 骨头里仓储季节的暴雨 时间自渎纯粹的消亡 我颅内失眠的麟 在倍增被囚的鲜艳 强奸不完整的赤贫和丑陋 影子在身后梳理雪白的毛发 无休止地踏过受骗的书 你的名字 割裂分娩的肉体 是谁在不恰当的时候谈论父母 我的情欲干燥 8 我想起了那晚濒死的月亮 还有你不曾撕裂困惑的皮 在重复饮用加盐的酒后 来不及抽调 更多 鳄鱼般的凝望 最终落入窒息的白和无辜记忆 渴望被任意罪罚击倒 而这次的疲惫总归来的 太致命太丰富 还会塌陷出足够的孔穴 塞入被绞杀的背影 再也不能在一根烟上平衡贪慕 它思念截断的火的前世忘情的披露 气体的挖掘力 操场酒吧建筑工地餐馆咖啡厅 都在一次陡坡上泛滥命运的计数 我们曾狂热地烧毁 僵死的话语 蔑视纸造的太阳 在宇宙岛屿上 磨扁流行性的衰垂 你变得又冷又暗又残缺 收集蜡的血 为我的死塑形个人简介:许晓敏,女,笔名哀緑,1992年出生,四川邛崃人,毕业于山东大学,现居广州。2012年获第六届烟台地区高校文学节“break”文学新锐三等奖,2015年获得由山东作协举办的“世纪金榜杯”征文比赛中篇小说二等奖,2017年独立设计和制作了杂志《愚者的黄昏》,现正申请赴香港高校攻读文学类研究生。

    2018-08-06 15:40:45 作者:许晓敏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787
  • 调皮的菜

    这是一个调皮的菜,他把一切都弄乱了,红色的,绿色的,我不要吃它。

    2018-07-30 12:39:26 作者:李承泽(三岁)
    • 0
    • 2842
  • 致情人

    吾动也,子好静耶。藏而过,苦乎?何不见于余?盖余好动之非常而与汝遇唯剩过肩。常曰:正弦线交乎X轴乃无穷也。明日可遇尔乎?首见弦线无不为其规矩而永不为方圆叹。此理若吾,予亦愿余之情,和法并从心,勿为俗束;和情和理,不为仪栓。君,聪也,吾因之而进,为若弦线永绕子转

    2018-07-28 13:53:44 作者:冼海玲
    • 0
    • 2739
  • 当风遇上月

    蹙音喑哑赶不上微风的清唱悬月若隐若现如顽皮的鱼儿扭翻了肚皮在游泳清风伴月,流萤四起哪家的孩子嬉戏在洒满银辉的门前道不尽夏日闲趣 月色朦胧星星忘了闪耀声声叹息消失在潮湿的空气中黑云压顶风儿将迷雾托在手心遮住前行的路 摩托车呼啸而过只剩下灯光下那栏杆摇曳的点点晶莹大雨瓢泼荡漾的波光躲藏于泼墨夜空中凉风弄月,乌鹊归巢谁人凭栏徜徉诉不尽的七月离殇 雨声滴答滴答乱风撕扯着雨丝虫子在墙角叫嚣着沉睡的人偶尔发出呓语一切一切仿佛神的孩子在捉弄如蝼蚁般的我们 夜深,人静风雨消匿昏暗的灯光在照着无眠的人儿眼前的景色渐行渐远大地陷入了沉睡 风过无边,岁月有痕无关风月不过在述一首杂乱的诗当风遇上月那时恰好我遇上你远方田野开出诗意的花朵

    2018-07-25 19:16:02 作者:谭明珠
    • 0
    • 2756
  • 国家的家在哪

    爸爸,我不要回家,我要去国家,国家的家在哪?

    2018-07-24 11:00:46 作者:李承泽(两岁)
    • 0
    • 2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