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诗歌·词赋·歌词

诗歌·词赋·歌词

  • 最后一天

    个人简介:伊石榴,本名杨春霞,80后。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签约专业作家,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主要创作诗歌、小说、散文等。大量作品散见于《安阳日报》《安阳晚报》《海城市城》等报刊以及《文源》《躬耕》《秋水》《青年作家》等杂志,以及多家网络平台。最后一天 昨夜,我梦到风与火的交织我用移步大法从死神挖好的坑前跳过我清楚的看到死神的备忘录里一笔一画记下了我的名字我不言不语,爱谁谁,去吧 夜,进入熟睡状态关进牢狱里的钟发出十二声的怒吼门缝里挤进来一丝瘦风案上的枯油灯小心的燃烧着心事 生命中的水分急剧沸腾我拄着门后那把打不开的伞路过蛙鸣的村庄秋后的叶子砸在我的眉上发出落魄的呻吟 揪起一把黄土挑在梁上不见渔火,不见枫桥,也不见船楼台依旧,月光依旧,三万里的水域依旧多年以后,所有的心事都将随一缕青烟淡去

    2018-05-07 09:59:07 作者:伊石榴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 0
    • 2565
  • 做最喜欢自己的自己

    个人简介:麦子衡,广州市某校小学语文教师,擅长写现代诗歌,是一名诗教老师。2017年至2018年,麦老师陆续加入荔湾区作家协会,广州市作家协会与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个人诗歌作品曾发表《南方日报》《广东教学》报与诗歌丛书《广州诗友会集》《春风破》上。2018年,个人诗集专著《叶子》由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策划出版中。麦老师一直以“叶子”自喻,诗风清素淡雅,虽无华丽玉琢之美,却有风骨灵动之气。麦老师个人诗观:诗意人生、人生诗意。叶子 有那么一片叶子刻着我的名字那是我内心深处的诗意的留言 擦擦眼角的那滴泪然后我开始学会把刻在叶子上的名字擦去…… 留下痕迹就好了愿风把叶子带到无垠的草原让草原陪伴叶子一辈子吧 或许有那么一天我和叶子再相遇它,会变成坚韧的小草那时候的叶子正以另一种生命的形式重生 做最喜欢自己的自己一面镜子呈现在我眼前我却看不到我的脸因为视线一度模糊了我的视线地平线永远与地球平行圆心也永远触碰不了圆的边荆棘的花蕊或许带着刺但奇异的花香会在黑暗里寻找悠扬的音乐作伴无需刻意采摘花香便会眷顾那窗灯下的繁忙用手去擦拭镜子模糊视线的原来不是自己的视线而是那清晨的露珠挂在镜子上的帘那是黎明重临大地的信号代表着新的一天即将再次追逐美好做一回最喜欢自己的自己在黎明的召唤下轻轻地接住光棱给予的力量再搂着温度逐渐回升的心房做一回最喜欢自己的自己就会给圆心穿上一条地平线才发现原来一切可以如此简单我终于——为曾失落的圆边找到了一个永恒的支点

    2018-05-02 16:00:04 作者:麦子衡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 0
    • 2906
  • 话蝶

    个人简介:野野,原名陈星焱,广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2017年于花城出版社出版个人歌诗集《倾城雨:野野歌诗》。数十首独立创作的诗歌、歌词入选《词刊》《北方文学》《意林》《岭南音乐》《福建歌声》《哲思》《恋恋中国风•锦色》《参花》《文存阅刊》等国家级、省级期刊。两首歌词入选音乐专辑《醉古风》;两首歌词入选音乐专辑《情•捷》。另各有一首歌词入选《2014-2015年度中国优秀原创歌曲百首》《聆音》《风雅集》等音乐专辑。若干独著的文学评论发表于《中国社会科学报》《中北大学学报》等报刊。曾获广东省文化厅“2013年度广东省群众文艺作品评选”三等奖;汕头市广电局“2013年度汕头市群众文艺作品评选”一等奖、三等奖;广州市版权保护中心举办的“挥动笔尖,重塑精彩”原创图文有奖征集活动二等奖等。话蝶 画蝶入梦里,重演着初遇。写意的落红如许,染它双彩翼。 伏笔三两句,题了画的序。那隔花扑蝶的你,身影都迷离。 我循着印章上落款的名,描摹绘卷里蝶飞如心绪。半阙断章旧曲,是风在唏嘘。谁参透蝴蝶舞姿的命理。 梦蝶入画里,能否再相聚。零落如霰的雨滴,韶华又一洗。 绝笔三两句,尘缘何人续。那隔世恍然的你,花影中依稀。 我循着印章上落款的名,描摹绘卷里蝶飞如心绪。半阙断章旧曲,是风在唏嘘。谁参透蝴蝶舞姿的命理。 我寻着题字上写的约定,是莫失莫忘了不离不弃。飞过温婉眼底,遗了春几许。方知聚散离合随了蝶去。

    2018-04-30 11:34:14 作者:陈星焱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 0
    • 2554
  • 银杏树的见证

    个人简介:黄韵蓉,笔名韵然,资深服装设计师。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广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荔湾区作家协会理事。广东省朗诵协会文创委会员。作品散见于《理论与创新》《当代商报》《荒原诗刊》《渤海风》《2018年中国经典诗歌选》《湛江日报》(名家专栏)《清远日报》《广州创业导报》《香雪》等国家级、省、市级报刊杂志,著有诗集《韵然花开》。银杏树的见证 金黄的银杏树站在刚收割过的稻田边 一张张乡亲的脸一边呼吸着醉人的稻香一边被迷人的秋色染得金黄 站在田野边缘的笑容最甜最美最丰腴 秋天脱去了绿衬衣穿上了黄毛衣 站立的银杏树见证也守望着一个又一个成熟金黄的秋天 浪费南国时光 漫山遍野的初冬小酌阳光…… 想起那天。虚度的时光殷红便开满了安宁 我不断抒写着浪费落败着。终生地记忆 落叶在眼前,惊讶着风一吹,就盛开了诗意! 在记忆里砍流水,平静光阴。虚渡时光。

    2018-04-28 12:39:15 作者:黄韵蓉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 0
    • 2878
  • 仰望星空,俯瞰沂河

    个人简介:高仲平,山东沂水人,研究生学历。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人像摄影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常务理事,临沂市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电视台齐鲁网特约评论员,《悦读》杂志特约责任编辑。在全国各大媒体发表新闻稿件、散文、诗歌、杂文、评论、报告文学等3200余篇,120万字。有32件作品在全国、省、市获奖,58件作品收入国家正式出版发行的图书。新闻作品集《永不褪色的记忆》已于2006年出版发行。诗集《遇见幸福》已于2016年出版发行。另编著出版有《筑路歌》《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学习读本》等多本书籍。仰望星空,俯瞰沂河 ------写给七夕残阳如血,映红了八百里沂蒙山和滔滔沂河水织女洞在沂源县一座山崖上,背对着落日的余晖一片黑漆漆鲁山日日夜夜泪流成河。仰望星空俯瞰沂河都在叹息年年秋季今夜无眠。山上河边硕果纷纷挂满枝头红得耀眼 一根扁担担起儿女;装满果实上敬天下敬地中间敬敬神灵山挡不住,水冲不垮。时光长河里仰望星空一直就这一种姿势匆匆又匆匆,沧海又桑田。痴心不改更难移一切就在秋季今夜。此时,月光如明晃晃的大道被一群喜鹊驮着 心被柔和的月光深深地包围;沂蒙山、沂河连着大海也连着星空天堑变坦途,心潮澎湃恰似巨浪滔天银河的那头一直驻在心头。这个多情的日子千年没变万年难改织女洞永远对望着沂河水:牛郎庙,永远对望着织女洞 天上隔着银河;地上隔着沂河天上的河,地上的河。秋季今夜,都抵不过心中那条爱情河——2017年8月28日有感于沂源县牛郎织女传说

    2018-04-26 22:12:23 作者:高仲平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 0
    • 2255
  • 姑苏辞(组诗)

    个人简介:郭涛,笔名碾冰辙,85后,安徽颍上人,现居广州,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广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在《剑南文学》《蚌埠日报》《青年文艺》《参花》《山东诗人》《诗选刊》等多家省市级报刊杂志发表作品,出版诗集一部。姑苏辞(组诗) 金鸡湖 处暑围剿每一片倔强的树叶,河流再一次发福了身体,肱二头肌炫耀弹性,水草如风中倒伏的汗毛 她呜咽或者轻佻的笑着奔跑轻衫婆娑起舞,拽着吴宫的杨柳拽着三千年的庸容华贵,一定也拽着三千烦恼的发丝 落叶与疼,睡莲与浊蜻蜓与尾气甩在身世之后。一转身老城墙神色泰然 矮身,打坐,吐纳层层叠叠的波浪如往事逶迤而来深吸一口潮湿,沿湖的路灯再次温软 每一座桥在纷繁中停下来,拍一张照片,捋一捋头发,把手机调成静音在随意的一滴水里,给诗句添上结尾 金鸡湖是一剂三伏帖走过李公堤的人们在炎热的姑苏忘记中暑 平江路 搬砖的人走了和泥的人走了磨石头的人走了雕木的匠人走了刺绣的织女走了一条街都走光了青砖灰瓦是幸存者小桥流水是幸存者饱蘸诗书的石头在深夜里黯然 徐行,沿着几个世纪的徐沿着青苔的青,沿着青瓷的青沿着流淌的旗袍沿着明灭的烟尘,沿着灰遇见黄狗挡道,不闻不吠遇见鸡栖于埘,不湿锦羽遇见地道吴侬软语的女子也一定能遇见前世不温不火的自己 咖啡馆飞起来,咖啡释放的骚动丛生青年旅舍身陷玫瑰,青年的身体里长出一棵棵灯火老字号里,黄酒黄,所有的雨在此倾斜 一切流逝的或者等待的声音不舍昼夜地默有人彻夜失眠,有人频繁起夜有人取出水,夜观天象扑火的蛾尾随流水一起消失在猫的天空之城我活成一张明信片 评弹 旧日寂寞,走出来街上人山人海,浪淹没桥头,雪飘落在乌蓬船倾斜的侧脸山上鸟兽散尽,旧茶馆空无一人。 草青微苦,碧罗春、铁观音面露忧郁黄酒已非黄藤酒,那双手纤细雪白,无血色。撩拨一指,有梗在喉。 我将自己埋进藤椅如一粒草籽埋进大雪时光悠长得像大运河,更像斑驳的宫墙。墙外的柳条一垂再垂。 姑苏辞 一条青石堆砌的路,密密麻麻一只白练围裹的雀,绕树三匝一弯历史冲开的河,波光潋滟一座文化捆扎的城,呼吸敦厚 春风料峭着吹皱三月的水一叶抽出绿,一叶抽出血飞鸟远离白云,白的雪远离泥土。泥土翻越植物,柳絮翻越宫墙。出轨的黄藤阅尽繁华的忧愁。 哭一回,笑一回吴宫花草,幽径埋不住你侬我侬。江里白条翻花,吐一个泡做一条龙,翻个筋斗做个悟空。 我熟悉唱念做打你通晓锦衣夜行江上渔火明灭模糊了远寺钟声兴衰与沧桑,时间与痛在三更的酒杯里逐渐朦胧在神州约的商务车里老城门一闪而过。 寒山寺 路过苏州,路过寒山寺寒山子深埋寒山,寒山寺路过第几个慈目的老僧 寺早已不是大唐的那座寺树木换了筋骨,草一岁一枯荣辱随风远去,乌鸦布阵归来,隐着聒噪,隐着嘶哑隐着居高声自远。白云也不是那朵,风依旧遒劲蓑衣却换了材料,烟雨粘身却再难湿了肺腑。 远远的相望,云缭雾绕香火的香掩盖香樟的香不嗅也罢。逆着风更适合听一听钟声闭上眼睛,就是张继的子夜

    2018-04-25 10:59:57 作者:郭涛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 0
    • 2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