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诗歌·词赋·歌词

诗歌·词赋·歌词

  • 月圆之夜

    个人简介:黄珊琦,大三在读,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创作网站签约作者,擅长小说、诗歌、时评写作。曾获多项全国、全校征文奖项,多篇小说、诗歌发表于公众号与刊物。《月圆之夜》 偷喝一坛烈酒玄兔借着扶摇直上的极乐迷失中踉踉跄跄滑倒在一片银色冰湖一万零一个孔明灯翻过山头渐渐冷却 仅有一个丑陋的风筝承蒙神恩吃掉另一块云朵露水,秋蝉,还有菊花像不明温热的圣灵它们来不及喝一口神药下一秒便要跃然纸上 今夜冰冷的火焰浓妆艳抹装点月亮灼烧城市的晚风、朽木烟雾驱逐了远道而来的萤火虫我走在江边路拨开市井之徒的吞云吐雾终于看清许是玄兔偷吃沙井盖竟比月亮圆

    2018-04-25 10:57:43 作者:黄珊琦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 0
    • 2273
  • 今夜,有一朵洁白的玉兰开放在我的梦里

    个人简介:欧阳雄东,別署苏茅垇人、松蝉(松蝉居士),自号半月潭主、宿松堂主人,斋名宿松堂、半月书房。1979年生,广东兴宁人。自媒体写作者、新浪微博认证头条文章作者、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著有个人诗集《追赶季节》《寻找家园》《南方的潮汐》《凤凰之名》《中年突围》《路过人间》,杂文集《宁静之自由》,微言笔记集《半月潭记》,言论集《公民社会》,书画集《半月书房---欧阳雄东书画作品选》等。现居惠州,从事教育工作。《写给春天的诗》(6首)《小荷》我走来,携手雨后阳光走来背着一片诗意朦胧和这座城市的倒影在三月遇见你,似曾相识哦!你该不会是我多年前失约的情人雨水躺在你身上晶莹比那个女子的泪珠还柔软我轻轻的捧起-----一颗心跳,滑在手上回首,会否惊醒梦中蜻蜓《桃花》你从三月走来嫣然一笑红了我的脸颊才记起是前世约定今生相遇。而我一而再错过了花期这个春天,我该没迟到了吧三十年的爱情今夜,为我而开《柳》还有什么比水更柔软软软的三月,软软的雨软软的你,站在水的身旁像个走出宋词的女子带着一片诗意与朦胧在晚霞与水雾中梳散着春天的长发这个傍晚,风和枊真情相约诉说彼此曾经往事而阶前的石竹,是千年的爱人相拥海誓山盟只有隔岸的水草依然是那片孤独怅然若失地守着一份痴痴的等候连月亮都躲进那云帐里像个羞怯的少女让我也放慢姗姗来迟的脚步不要打搅你们待明日晨曦梦醒春天,像幅山水画在西湖这张城市的宣纸上慢慢泼墨开来《今夜,有一朵洁白的玉兰开放在我的梦里》今夜,有一朵洁白的玉兰开放在我的梦里。一切都是那般的安详与平和天街的盎,守着千年的古老与单纯光火楼兰,我看见农历春分满月的孩子,酣然睡着了身着小花衣,娇人的嘴唇红润润风行水上,月浸塘中是爱人亲吻,如情人拥抱修长那指,流动的温柔静静的蝌蚪或鱼静静的呼吸在水塘我闻着缕清淡的夜来香的香而此刻,美丽的你在青春那岸《春花》春花在夜间呼吸是季节与爱情交吻时刻在青草涧处在对流湿度很大的五月你的窗台雪白如蕊,雨雾迷朦深情,似少女目光紫色的藤,蔓过漠漠瓦砾吐发温柔触须美丽同指,轻泛微光让我们彼此亲近,静默相视在青春明媚的夜裸露爱的坦诚深情地吻,从唇到脊《仙人球》即便是最美的女子也不能触碰你灵魂的躯壳唯有投来惊羡目光许是嫦娥感动的泪珠落于蓓蕾冠上在黑夜中为谁亮起这晶莹光环

    2018-04-25 10:49:58 作者:欧阳雄东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 0
    • 2570
  • 掏空母亲的身体

    个人简介:沈君,笔名:予诺、宸少羽,系四川省青少年作家协会成员、四川省宜宾市高县作家协会成员、《金色年华》杂志社“特约记者”、篇海文学网特约编辑,特邀评委。一些散文、诗歌作品散见于《青少年作家精选》《文学校园·树人卷》《关雎爱情诗》《翰笙文荟》等刊物。《掏空母亲的身体》幼年时我将母亲的身体掏空那是因为我无力乞食少年时我将母亲的身体掏空那是因为我年少无知壮年时我将母亲的身体掏空那是因为我无法立足年老时我将母亲的身体掏空那是因为我独望土堆母亲却含泪望着我说道:“孩儿啊”幼年时你掏空的不是母亲的身体是母亲用血凝练的乳汁那是母亲对你抚养的责任少年时你掏空的不是母亲的身体是母亲用爱凝聚的关怀那是母亲对你成材的期待壮年时你掏空的不是母亲的身体是母亲用心凝望的期盼那是母亲对你独立的期望年老时你掏空的不是母亲的身体是母亲用血凝固的希望那是母亲对你过去的悔恨对你的爱,作为母亲不能给你太多的溺爱那会宠坏你——让你无法无天也不能对你漠视太多会让你害怕——觉得自己孤独却不知这一切都是母亲对你最好的礼物与关爱只为让你独立自主

    2018-04-25 10:28:10 作者:沈君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 0
    • 2531
  • 目红豆藏雪中,本是无心映雪红

    个人简介:李东伟,90后,中国航空运动协会会员,获多项发明专利及国家级赛事奖项。闲时热爱山水,喜欢旅行,喜爱诗词,作品散见于《青年文学家》《北方文学》等期刊及《中国好诗词》《中国诗歌》等各个诗词网络论坛。用脚步丈量世界,让身心爱上远方。《鹧鸪天.思》疏桐缺处月生寒,人影渐离酒杯干。迢递潭州千万里,思时则短见则难。从别后,几曾欢?青丝不改慕卿颜。唯有台前墨点水,伏案走笔纸悲宣。《阮郎归.春雪》春晓初破素尘堆,满林雪纷飞。青衫已薄趁晚归,潇潇北风回。松露冷,和弦悲。夜久寒灯催。欲眠还觉夜难为,残梦梦相随。《蝶恋花.雪》新雪初晴晚朔风。林间霁色,松露寄浮生。梦里花开开如梦,琦枫飘落落疏桐。斜枝横倚影向东。冷风孤烟,青枝月朦胧。满目红豆藏雪中,本是无心映雪红。《卜算子.寒夜》天寒到窗帷,风醒空庭夜。闲透疏桐听钟声,漏断灯明灭。小楼藏冬暖,晚归久未歇。笑问倚栏还几人,一声鸦啼月。

    2018-04-25 09:55:34 作者:李东伟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 0
    • 2681
  • 胡语

    个人简介:何拦伟,1996年生,山西省原平市人。太原科技大学天涯文学社社长,红门书院写作营成员,原平市诗歌学会会员。诗歌作品见于《羊城晚报》《忻州日报》《分界线诗刊》《美塑》《梨花》《诗歌周刊》《中华风》《天涯诗刊》《椰城》等杂志报刊。曾获中国写实主义诗歌征文大赛十佳作品奖,全国高校文学国庆征文优秀奖,南边文艺杯全国青年自由写作大赛优秀奖,首届南风杯原创诗歌大赛三等奖,红门书院杯全国爱情诗歌大赛优秀奖,首届“王亚平”杯海内外诗歌征文优秀奖,馆陶县征文大赛优秀奖等。诗作入选《红菱花》《诗歌地理》《青年诗人年鉴》(2016年卷)等多本诗选集。印有个人诗集《我在天涯,等你来》。《胡语》(十二首)《胡语1》这是一个胡说八道的年代嘴巴胡说,键盘胡说喝了酒的酒鬼胡说没喝酒的书本胡说商人胡说,报纸胡说整个村庄都在向地里的庄稼胡说天一黑,躺在床上的诗人,也开始胡说《胡语2》夜归宿舍,远见灯光一缕心头骤热,三步并作两步嘴角乐如月钩进门时,我在左,灯在右我在下,灯在上,灯光没有照我有笑声传来,舍友在打牌无人理我《胡语3》身高不见涨时,我决定让灵魂再往高处跳一跳不能再低头了面前是水,水下是泥泥下是罪恶心《胡语4》写诗时,朋友叫我打游戏问我忙不我不知该作何答什么是忙,什么是不忙做什么叫做忙做什么叫做不忙治国忙否?活着忙否?《胡语5》一想到钱,一颗诗心便开始破裂且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还原我始终无法分清眼前那些晶莹剔透的事物是碎心,碎泪,碎汗碎瓶子还是碎玻璃《胡语6》在医院和医生保证不喝酒在家中和亲人保证不喝酒在床上和爱人保证不喝酒在夜里和自己保证不喝酒在饭桌上,领导说喝酒保证喝酒《胡语7》进入大学前,人们说没有挂过科的大学是不完整的我不信大一的时候不信大二的时候不信挂过科后,我信了《胡语8》同样是一棵杨树长在我的窗前是植物长在画里是颜色长在书本里是素材长在电影里是环境长在我的心里时它是许多复杂情绪《胡语9》梦里杀人,被无数人追无处可藏醒来向佛忏悔,佛没有回应路遇蚁群,左绕三步一只蜜蜂落在肩上没有蛰我《胡语10》二月初四,无月之夜望远处悬在高楼上的大灯晃眼,见光不见灯本身回头看,树还是黑的地还是黑的宿舍漆黑一片我也是黑的《胡语11》高人指点后,写作遇到瓶颈坏人不能写苦难不能写罪恶不能写伤痛不能写虚假不能写思前想后,只能放下笔去网吧里打一场游戏《胡语12》在花园里想种一朵花先找到园丁园丁叫我去找种子种子让我去找泥土泥土让我去找水水让我去找花肥花肥让我回去找园丁这时,园丁已经不在了

    2018-04-25 09:51:01 作者:何拦伟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 0
    • 2247
  • 金沙江畔(5首)

    个人简介:米吉相,90后,生于云南。写作诗歌,作品曾刊于《诗刊》《星星》《中国诗歌》《边疆文学》《滇池》等刊物。金沙江畔(5首)  金沙江畔 金沙江畔,一把锄头,种下岁月的数个寒暑。如今父辈的锄头已经生锈,儿孙们沿江设宴,想要喝醉金沙江的浪淘沙,喝醉这江畔沉落的夕阳 鲤鱼从东边的海岸,追着落日的金辉,赶在金沙江畔夕阳沉落前,想要梦别大江里的落日。然后醉卧在金沙江畔,在浅滩处繁衍生息诗人把酒临风,酒气里透着恐慌与爱。为这沉落的夕阳,为年过半百的父亲 假如,时光能慢些走父亲,连同许许多多的父亲还能挥动手中的锄头把耳鬓的银发斩尽,还能种出岁月的数个寒暑 病中杂记  这个花未开的季节里山城掩挂着雾霭那施了粉妆的蔷薇草好似意犹未尽你的红颜早已模糊犹如那迷失的我视若珍宝的梦想记下每一个故事的残片关于青春,无关爱恋那次醉酒后胃病又犯的夜晚我本想写下只言片语最终却敌不过年月的沉沦,以及落花流水带不走的尘埃 想起一个人 想起一个人,如此我不能忘怀冬季的冰凌之下藏着我们论剑时的剑影炉火上沸腾的水纹,胜似江湖在生活的底色里对奕我输掉了所有深情想起一个人,雪山的积雪开始融化深锁的冬季,须种下女儿红待来年腊梅花开时对着两面的山,与自己推杯换盏 午夜的独白 午夜的歌声,穿透这个城市的街坊来到人影稀落的小镇,等一个习惯于把自己丢失在午夜的人 夜已深,小镇飘着雨那从天上掉落的泪想必定是哪位公主又受了惩罚或又是她在思念人间的官人恰巧这些飞落的泪遇见了懂它的凡间俗人提起笔,硬要写下关于爱情的只言片语 汽车放缓了脚步,小心翼翼地摊开地面积水。摇晃着从一个城到另一个城,甚至翻过这漫长的夜去寻求黎明当北来的风塞满衣襟时借着地面积水的光收下午夜的歌声,抱着一生的期盼回家 清明祭祖 祖父,以及祖父的祖父,早已习惯山里的生活。在另一个国度还继续着一亩三分地里的农活 清明节时,父亲不说一句话当夕阳似落非落时,朝着祖父坟茔的方向落泪母亲不问,把头转向父亲的脸颊看到父亲一瞬间,好似多活了二十岁胡茬与耳鬓的银发作为见证 夜已深,母亲掌灯。灯光忽明忽暗。母亲从青布衫的最里层掏出一沓钞票。数着,刚到一半,又从头数起。就这样,重复数了好几遍。“上街买点纸钱。”声音从母亲口中脱落,话已凉“娃儿,上学的钱……”。父亲又沉默不说一句话。父亲空洞的眼眸此刻,泪如泉涌 午夜,祖父的坟茔,炸开一道口子。祖父活过来祖父的祖父在死去的一百年后也活了过来。清明节天国的故人被应允回阳界探亲我那日夜等待与期盼的祖父终于搬运着福祉从天国赶回故乡

    2018-04-25 09:49:24 作者:米吉相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 0
    • 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