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诗歌·词赋·歌词

诗歌·词赋·歌词

  • 哑语

    哑语风铃庐上风铃起烛光夜舟不靠岸又淹没了隔离的河堤裹挟来的软泥又洗去了一个妆容 人家忽明忽暗的光窃窃私语一把断定斤两的秤砣斩断晨昏 烛光被再次点着烛光被再次点着私语如一匹长长的布日久见黄,腐烂归土春来,夏盛,秋落,冬藏不必在意跃然纸上它早连成一篇刻在软泥里 潮水退去草庐里的夜语也被冲走了所有活着的话语的归宿皆为哑语庐前的铃铛响个不停渔舟,永不靠岸

    2018-10-08 14:28:53 作者:李智兴 来源:青年作家
    • 0
    • 37
  • 琵琶行·忆抗战

    星汉灿烂天斗斜,白玉耄耋石栏花。卢沟酣眠皓月倦,盛夏正炎无处寒。蝉聒路燥脚夫厌,环井畅饮言无间。七月霜雪俶然至,血丸堕地宅墙绯。惶妪见颅跌地啼,古桥负寇暗伤心。泥云压境天色晚,白刃间队森森寒。矮颈短脚东洋驽,红目犬齿帝国豺。甲午逡巡袭天池,战捷妄乐不自支。西德血鹰据心坎,放眼世界沃土蕃。自顾己家蔽宇宅,天公降灾地母肆。荷枪实弹护腰腿,三省南下气焰张。硕炮轰鸣天雨血,枪刀毕剥人首削。锐器横行三光遍,南京血海悲连天。总角童尸伏黄土,慈母鳞创泪如霰。妇啼声声至死绝,铜汁贯肠绵无尽。无尽哀愁钝心底,心底逢恨熊焰生!银狐天虎踏空过,猛将咆哮贼子惊。台儿平行鬼门关,洪流大捷湮嚣焰。煞鬼夹翅鸟兽散,碧海东滨素旗现。莫须多言朔雪红,壮士何为不摇衷?汝等犬奴无愧疚!含辛茹苦靡春秋,母国罹难岂战休!连心奇痛旷日久。我有银洋二十锭,易得利炮威震天。乡人瓮牖虽匍匐,犹供军民辟寒暑。蔽布碴麻连却海,木盆搪碗累入霄。锦衣草履齐欢颜,抟磨犹畅粮虽塞。敢问红旗遍天地?身翻心暖意自趋!山贼从良土霸稀,望闻问切冗症愈。症愈腹果燃希望,昨日恰逢倭行巷,匿身墙后刃其颅,提颅蒙彰笑开颜。热血盈腔毋惧魔,积少成多终可破!敌皇视己溃如糟,又闻怨妇乌夜啼。丝愤缕悔情忳抑,降不出口自剐心。孤自幼小涎沃土,辗转反侧欲临吴。吴越满胡倘在手,民拥位固门楣荣。怪得犬惊鸡乱栖,夜洪朝震无止息。霓樱若使七洲连,庶子肥膏亿万千!孤虽有民勤耕作,陋面劣种不足惜。使以苛政户离散,招致天炮两域残。惨而败兮怀不忍,狼以藉兮脸难堪!自古邪暗不压正,捣乱失败众邻叛!合籍入案复书卷,前人诸语萦耳沿。闻鸡起舞抛头颅,奋笔疾书洒热血。惩恶扬善须何术?囊萤映雪育忠贞!

    2018-10-08 14:28:08 作者:张敬雯 来源:青年作家
    • 0
    • 44
  • 关于爱的墓志铭(外一首)

    关于爱的墓志铭(外一首)有种爱它由生到死反复不停地演绎铭刻在生命的记忆里骨血相融延绵不停兽的野性被丢弃在丛林温情从废墟里升起慈爱的目光跨过荆棘带着义无反顾抚摸新生的自己沐浴着血的洗礼我来到这片未知的天地母亲的爱刻成墓志铭贯穿了开始又趟过结局天使在耳边喃呢意犹未尽地轻声低语那是在告诉我这份爱来之不易被誉为天赐的感情从心里涌现柔软如今的你我尚在襁褓里摩拳擦掌地赴约离去背后是萦绕的关怀和温暖如春的家与亲情愿乌鸦反哺都变成诗一般的情怀好让多年后一切尘埃落定不负当年春风物语所期望的东西总有一丝渴望赋予我人性潜藏在骨骸深处催促着自己不断努力父母活在孩子的童话里为他们甘心入戏我期盼的东西变为他们往后日子的经历说什么潇洒不羁不过是父母的负重前行谈什么壮志凌云总归是他们的披荆斩棘我所期望的就是自己步履稳健不顾风雨而他们所期望的丧失在那一刹那带着血脉相连的来临我惶恐地接受他们的命运可他们毫不在意或许这就是爱的可能性照亮别人后化为灰烬也滋润脚下的土地与再一次的轮回里以亲情为契约互换彼此期望的东西

    2018-10-08 14:27:19 作者:营士田 来源:青年作家
    • 0
    • 49
  • 月光变奏曲

    一我叫余宸逸,是T大学的一名大四学生。T大学是一所师范类的大学,所有到了我这个级别的学生,都要面临一件大事——实习。实习在我看来,是正式成为一个老师的标志。陆游说,纸上得来终觉浅,须知此事要躬行,坐在大学课堂上学的东西,未必就能在实习的操作中派上用场。幸好,我的能力奠基远早于大学时代。经过各种安排,我实习的学校尘埃落定,是离T大学不远的A小学。第一天过去新学校的时候,按照惯例实习生都要在各自的班里进行自我介绍。在前往六年级一班的路上,我想了很多套说辞。同组的人在来之前还开了个会,说是尽量要平和一些,给学生们留个好印象。不过,我并不这样认为。我的实习指导老师刘老师简短地说了两句后,便让我上台讲话。程序般的自我介绍套话结束后,我放慢了声音:“同学们,我想给你们讲个故事。”到底还是孩子,一听说有故事听,马上坐直了腰。“我们的祖国拥有五千年的悠久历史,在这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有一位伟大的军事家叫孙武,就是他写出了我们很熟悉的《孙子兵法》。大王看了兵法之后很高兴,问他是否可以操作示范一下,孙武说,当然可以,大王有心考验他,便让王宫里的宫女组成两队交给孙武训练。一开始,孙武挑出两个人当队长,并把口令相匹配的动作告诉她们。然而等孙武开始指挥训练时,宫女全都笑场,没人听指令。孙武很自责地说,规则没说清楚,致使众人不知道该做什么,是我这个指挥官的不对。于是他又把所有的规则重复说了三遍,结果宫女们还是不听。孙武很生气,规则没说清楚,是我的错;说清楚之后还不遵守,那就是你们的错。他下令把两个队长杀了,又重新选了两个人当队长。这下所有的宫女被震住了,大气都不敢出,所有的指令都做得很到位。训练结束后,孙武向大王交差,说这支队伍已经训练完成,现在即使让她们上阵杀敌也没有任何问题。”学生们听得倒津津有味,可他们若认为我只是白讲一个故事,那就大错特错了。“我之所以讲这个故事,是因为我要告诉大家,如果今天我没有把规矩说清楚,以后你们犯错,那就是我的责任;但今天我把规矩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们,若是将来谁犯了,那就没有情面可讲了。规矩很简单,上课的时候,我是老师,你们是学生。上了六年学,作为一个学生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不用我多说,你们心里比我清楚。我不希望将来在课堂上会有什么出格的事情发生。下课的时候,我们是朋友关系,你们可以跟我聊任何想聊的话题。好了,我今天就说这么多,谢谢大家!”后来,刘老师问我:“你应该不是第一次站上讲台吧?就从你今天的台风来看,绝对不像一个实习生。”我笑了笑。十多年的台风训练,十多年的上台经验,岁月的痕迹又岂是那么轻易就能抹去的?只是,这些东西,从来都不是我想要的。二我叫徐子棋,是A小学六年级一班的学生。最近特别迷一部电视剧,叫《延禧攻略》,因为女主角魏璎珞的一句话深得我心:我,魏璎珞,天生脾气暴,不好惹。这句话用在我身上正合适,所以读了六年书班上没人愿意搭理我,座位也永远是最后一排。班主任的解释是因为我身高的缘故,不过在我看来,身高不过是个借口,真正的原因怕是想把我弄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吧?没关系,这么多年也习惯了,老师不喜欢我就不喜欢呗,我还不喜欢他们呢。至于同学嘛,反正到了不同的学校又是一批新的,无所谓。今天来了一个新的语文老师,他说他姓余。说实话就从他在讲台上说的那番话,气场的确完胜我以前见过的那些来实习的老师。以前那些个来实习的哪里是老师,分明还是学生。可他,不一样。按照惯例,实习老师一开始都要坐在后边跟我们一样听刘老师上课的。不知道他是故意而为之还是初来乍到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竟然不知死活地坐在了我旁边。哼哼,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我的最高战绩可把实习老师弄哭过。我决定先给他个下马威,把手头的作业扔给他:“老余,把这个改了,改作业不是老师应该做的吗?”要换了以前接触的那些人,早就气急败坏地板起面孔说什么我是你老师,你怎么称呼的之类的废话。可他只是微笑道:“既然由组长来批改听写本是班上一直都有的规矩,那我不能随意改变。我是新来的老师,应该融入六年级一班。”“算了,”我没好气地夺回他手中的本子,“不想改就不想改呗,哪来的那么多借口,直接一点不好吗?”他还是淡淡的,也不说话,坐在椅上上翻语文课本。这样都不生气?我心里很纳闷,这年头的人脾气这么好?下课之后,我决定再挑战他,一定要惹他生气为止。于是我故意找茬,嘲笑他:“老余你这头发也太难看了吧,你的穿衣品味也好低啊,把自己整得那么土干嘛?”这下总该生气了吧?我心中暗自得意。他缓缓起身,语气还是那么温和:“你说得很对,人靠衣装,我会考虑你的建议。不过我觉得,一个人的内在美才是最重要的,外在美只是修饰。”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还是毒舌道:“切,多读几年书就在这里卖弄什么?”可我能感受到,我心里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说不上是什么。此后,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坐在我旁边听课,我也不知道自己搭错了哪根筋,明明不喜欢跟别人啰嗦,却和他有说不完的话,而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竟然不怼他了,还觉得跟他说话很开心。完了,完了,我肯定是疯了。身为组长,去办公室交作业是常事。本来这一次我也跟往常一样,殊不知却听到了刘老师和他的对话。“宸逸啊,我给你一个建议,以后不要跟徐子棋走得那么近。”“为什么呢?”“她这个人,口无遮拦,好动调皮,完全不像一个学生该有的样子。六年级了还是一点儿变化也没有,我们说也说了,骂也骂了,甚至也跟家长聊过了,还是于事无补。所以啊,你平时除了上课,下课的时候就别理她了。”他没声音了!他竟然不说话了!难道他相信了吗?第二天,我正准备黑着一张脸怼他的时候,发现他还是跟个没事人一样坐在我旁边,一样和我谈笑风生,仿佛昨天的对话他并没有参与一般。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下课的时候,我直截了当地问他:“老余,昨天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刘老师都叫你要离我远点,你还管我干嘛,让我自生自灭算了。”他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很快又恢复如常:“子棋,我来一班的时间也不短了,在这个班里,我最喜欢的学生,就是你。”我对他的话简直难以置信,老师们不都喜欢那些所谓的学霸吗?“因为你,很像我年轻的时候。”我更奇怪了,难道他上学的时候也像我这样浑身是刺,生人莫近吗?“你虽然心直口快,我行我素,给人的感觉不像个学生,但在我看来,这是你在做你自己。说实话,我很羡慕你,能在培养千篇一律的氛围中独树一帜。”我分明能看到他眼角的泪光:“老师,您不开心吗?”“如果可以重头再来,我一定不要再过这样的人生。”他的语气很伤感。虽然我听不懂,但我决定了,从今以后,他不再是老余,而是余老师。三我叫徐诗阳,是A小学六年级一班的学生。从小到大,家里人都在教育我如何当一名好学生,当一名乖学生,所以一路走来的这些年,我都是老师的宠儿,每个学期的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全勤生都榜上有名,成绩也名列前茅。用班里同学的话来说,作为一个学生,我已然拥有了一个学生梦寐以求的一切。是吗?可我最想要的东西,却从来都没有人知道,因为我不敢说,生怕别人说我在不对的年纪做不对的事情。“徐诗阳,下课之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刘老师冷不防地把我叫上办公室,迎面而来的就是一阵“狂风暴雨”,打得我猝不及防:“你告诉我你写的是什么?”那是老师第一次对着我如此发怒。我接过作文本看了看,那是前不久老师布置的作业,题目是“我的新朋友”,我写的是两年前认识的一个新朋友,从偶然的结识到无话不谈的朋友。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老师会发这么大的火。“老师,我没有离题,也是按照平时您教的技巧写的呀。”我答道。刘老师怒气更盛:“你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你看看你在文中写的,‘我认识了一个男生’、‘我们互加了微信’、‘他对我很好’,这都是些什么东西,我平时这样教作文的吗?年纪轻轻的,就想着这种事。怎么,要早恋吗?”我实在听不下去了:“老师,难道男女之间一定是‘恋不恋’的吗?我和他就是很好的朋友,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我把亲身体验写下来,有什么不对?”这是我第一次“顶撞”老师。“徐诗阳!仗着自己成绩好就越来越骄傲了是吗?看样子平时对你真是太宽松了。你这么喜欢写这样的东西,拿回去给我抄十遍!”我的心就像三九天喝冰水——从头凉到脚,愣在那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刘老师,这个作文的问题不如交给我解决吧。”说话的人是最近新来的实习老师余老师,说起来我跟他的交集并不多,只是有两件事很好奇,一,他为什么能和满身是刺的徐子棋走得那么近;二,他为什么总喜欢站在窗户那儿往外头看,窗对面就是教学楼的一堵墙,有啥好看的?刘老师把作文本交给他:“行,宸逸,你写小说的,好好教教她作文该怎么写。以后再让我看到这样的作文,就叫你家长过来。”他拿着作文本带我到办公室外头:“刚才没事吧?”我其实能感受到他是不想让我难堪才打断刘老师的:“谢谢老师帮我解围。”他打开我的作文本,轻声道:“诗阳,我告诉你一个亲身经历。上初中的时候,我也写了一篇跟你性质差不多的作文,结果被我当时的语文老师狠狠地批了一顿。她说,如果这是单纯的小说,已经写得很好,拿去投稿都没问题。但写在考试卷上,我给你一半分已经是给高了。以后作文不允许出现男女相约这样的话题。”我吃了一惊,没想到老师也有这样的一段历史。“我知道,你在写这篇作文的时候,心里很纯粹地就是写自己的好朋友,没有别的意思,但是诗阳,你有没有发现,同一篇课文,或者同一篇文章,你的读后感和别人的读后感是不是不一样?”我点了点头,老师说得很对。“这就是了,你写的作文也许你自己没这个心思,但是别人读了就会觉得这有男女情感在里头。你当了这么多年学生也知道‘早恋’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所以在以后的作文中,这种话题就不要再写了。”我本以为他说到这儿就结束了,这么一来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也就和那些老师没什么区别。可事实并不是,他好像读懂了我一直以来最想要的东西。“如果你喜欢写这样的小说,又希望有人教你的话,你可以写完之后私底下来找我,我帮你修改,教你怎么写。”他说得特别真诚,我不禁好奇:“老师,您不反对吗?”他并不回答,只是把我带到窗边:“诗阳,你看到了什么?”“教学楼的墙呗!”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要问这个近乎“侮辱智商”的问题。“是啊,我们从这里看过去,只能看到墙。”他的语气,是无奈,是叹息,“可是看不透的重重楼墙外,是一个很精彩的世界。所以诗阳,我不希望你只能看到这一堵墙壁,我希望能帮助你看到墙之外更加广阔的世界。”我听着他有些喑哑的声音,动容道:“老师,您为什么要帮我呢?为什么您不像其他的老师?”“因为墙以外的世界,我可能这一辈子都看不到了。所以我不希望你也像我一样,被困在这楼墙之内。”我虽然听不懂他的话,但我知道,他在支持我去寻找一直以来最想要的东西。四我叫李若缘,是A小学六年级一班的学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爸妈深受“孟母三迁”这个故事的影响,我的家搬了好几次。现在定居的地方有一个噩梦般的存在——别人家的孩子。我家邻居有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孩子,也读六年级,幸好不是同一所小学,不然真的要被他逼死。每次回到家都能听到我妈在那儿说,你看隔壁那谁谁谁怎么怎么样,真是耳朵都快要起茧子了。这不,今天早上我妈边送我上学边在我耳边聒噪,我一边奉承着说“是是是”,一边在心里面咒骂那个邻居:我家搬了那么多次,怎么他家一次都不搬?赶紧搬走吧……到了学校之后按部就班过着无聊的程序日子,早读、吃早餐、交作业。然而今天真是倒霉,作文本居然忘在家里了。更关键的是,第一节还是刘老师的语文课。我妈真是害人不浅,害得我分心,连作业都忘了带。刘老师看了看欠作业的名单,道:“李若缘,怎么连你也没交作业呢?站起来!”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我站起来解释道:“老师,我的作文本忘在家里了……”“解释就是掩饰,没做直接说没做就是了,还找借口,找理由!”刘老师的语气明显加重,“把这次的作文多抄一遍,长长记性!”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当着全班的面,道:“我说我做了,就是忘在家里而已!”刘老师大怒:“就你事多,没见人家徐诗阳忘过作业在家?”又拿我跟别人比!我忍无可忍了:“我又不是她!”“你是不是学生?学生是不是应该交作业?没交作业是不是应该受罚!”本来我还想继续跟他僵下去,但是全班的眼睛都齐刷刷地盯着我,还有新来的实习老师余老师也看着我,继续下去对我有害无利,只好软了下来,一言不发。不一样的是,同学看我的眼神,有看戏的,有关心的,有冷笑的,唯独余老师,他的眼神是欣赏的,是温暖的,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看我。下课后,他走到我旁边,温声细语:“若缘,跟我上来一下。”天啊,为什么男的会有这么温柔的声音!可话又说回来了,他找我干嘛,他不是应该找徐诗阳或者徐子棋吗?难道嫌刚才刘老师没批够,他还要落井下石?带着忐忑的心情,我来到了办公室。“若缘,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叫上来吗?”他依旧平和。我噘着嘴道:“无非是想多教训我一下罢了。”他摇头道:“你想多了,我叫你上来,是想告诉你,我很喜欢你的那句‘我又不是她’。”什么?我没听错吧?他喜欢我这句话?我试探地问道:“为什么你会喜欢这句话?”“在这个世界上,李若缘只有一个,无可替代,所以不需要谁做到了什么,李若缘就要做到什么,因为李若缘就是李若缘。”他微笑道,“李若缘能做到的事,别人未必能做到,就算做到,也和李若缘做的事有本质区别。所以,我希望你以后,坚持自己的想法,只和自己比,只做李若缘。”听到他说这些话,我莫名地哭了,把从小到大压抑在心里的苦闷都说了出来。他默默地听完,递给我一张纸巾:“现在说出来了,心里好受多了吧?”还真是,说出来之后,感觉舒畅多了。“以后,有什么想法,私底下找老师聊,下一次不能在班上这样直接和老师抬杠了。我第一天来的时候也说过了,上课的时候,老师就是老师,学生就是学生,明白吗?”我破涕为笑,心想,没有下一次了,有你今天这番话,我明白该怎么做李若缘了。五我叫余宸逸,四个月的实习期转瞬即逝,和A小学六年级一班挥手告别的日子很快就要来临。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一开始过来只是为了完成大四生必修的实习任务,天天在想日子怎么过得这么慢。现在任务完成了,倒觉得日子怎么一下子就到头了,对这群孩子,竟然产生了不舍的情感。实习期的最后一节课,学生们大概也知道我快要离开了吧,一个个都在台下红了眼眶。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轻松:“同学们,明天老师的实习期就结束了,有可能以后都不会再与你们见面了。可能有些同学会说,老师你赶紧走吧,走了好,平时凶巴巴的,改作业跟火眼金睛似的,几百字中有一个字少写了一点都能发现。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老师只希望同学们能不改初心,勇敢地去做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万里江河,有缘再聚,各自珍重!”我快步走出教室,因为我已然感受到自己脸上那温热的液体,感受到自己声音的沙哑,感受到自己鼻子的酸楚。最后一次见面,我想给他们留下最美好的印象,不能让他们看到一个失态的我。其实我不知道,在我走后,他们泣不成声。次日,我和其他在A小学的实习生一起准备回T大学,他们所在班级的学生都纷纷跑出来送他们,唯独我,一个人站在楼道的风口上,无人问津。旁边的人问道:“你的学生呢,怎么不来送你?”我自嘲地笑笑:“估计是我平时太严厉了,都恨着我不肯来。算了,没事,没人来正好可以早些回去。”话虽如此,可当他们真的没出现时,我的心里却感到很失落,恨不得他们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就在我离校门只差最后一步时,校园的广播却响了起来:“六年级一班全员为老师送上一首歌,祝老师一帆风顺,平安健康!”我认得,那是他们的声音。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又那么美丽每个人都有一段言语想诉说却泪流满面白月光照我们的成长在心上却不在身旁擦不干我当时的泪光路太长追不回你脸庞你是我不能言说的爱想遗忘又忍不住回想像飞鸟一路自由翱翔你的教诲无法相忘……这首歌的旋律我很熟悉,是张信哲的《白月光》。他们把一首爱情歌改成了对老师的留恋,虽然还有瑕疵,但已经难能可贵。我朝着广播室的方向深鞠一躬,离开了这个留下我四个月回忆的地方。后来有人问我,你曾经说过,如果可以重头再来,一定不要再过这样的人生,现在是否还有这样的想法?我说,想法没变,只是人生无法重头再来。既然如此,那唯有珍惜当下的生活,珍惜那曾经拥有的回忆,珍惜记忆中那群孩子的笑容。

    2018-10-08 14:26:26 作者:余聚辉 来源:青年作家
    • 0
    • 42
  • 无法操控动人的咒语

    纽扣我隔着棺骨看着你被抽成真空从此身体没有空气从此耳朵里没有声音从此眼泪不会向四处飞溅这大把的夜空由着我的脾性肆意浪费我应该庆幸你额头的梅花,在日落前悄悄失踪此刻,成为我胸口上的一枚纽扣 游向打开门窗反复朝一个方向洄游在最后一杯伏特加蒸发前野猫轻微地惨叫我一遍遍地渗透自己给夜空的五官整容看着它,揣测繁星的生命线你终将死去那片湖水不会衰老纵然他整日散发着落叶的味道 融入拨弄灰色的横线我透过一个冰冷的机器回到昨天、前天,以及去年手指无法安然刻度上升,在周期的末尾绿色的孔雀飞渡你在年末前夕,无意留下的劫我的血液速度日趋平缓即使面对大川面对东方的雪线面对你和你笔下的墨迹他们依然封存你已经融入我在多年前的阴雨后颤抖的那一瞬间 尽头顺着子午大道的西口朝村舍的尽头走去一手拿着燃尽的酒瓶一手试图触摸月亮我与影子,擦肩而过无法明辨他们的本体或许,你早已参入其中将一场阴谋感动得惊天动地。这个秋季,山色回暖谎话如指纹渲染成涟漪的黄昏让一切静止不动吧他们都是城市里小小的尾巴 通道呼吸肌连接伤口接通肺部的管道喉咙奏出乐曲我扩充自己的空间让雾气、乙醇、维生素、油脂透过敞开的大门进来曾经,你是这里的主人带着一具假面佯装领域里的行家它应该命名为“囹圄”将你的故事一同埋没我无法操控动人的咒语面对懦弱的光阴束手无助 破碎亲爱的,从什么时候开始阳光不在第一刻照进这个房间院子里的泥土终日湿润我拼命撒着白灰,也掩盖不了嗅觉挣扎后的痕迹我对鸣叫的生物失去兴趣不再养鸡,养鸭,甚至是一只螳螂偶尔饲养几只金鱼他们在缸里吐出泡泡,如果你经过这里模样也会被装进泡泡里我厌恶风,他吹过你就碎了 远行离开秦岭乘坐绿皮火车去东方的某个小镇车子在石阶上颠簸剐蹭着,我刚刚抚平的心跳光线开始眨眼,没有诱惑小路宽窄不一像是一个人与另一个相处的过程我们摸着双层玻璃板却清晰地感觉到了隔空的体温 安放我多想在这个空间给你留出一席之地可是它太小我放下了花盆、书架、桌子安置了床铺、枕头、摇椅留给你的栖居,只有这片巴掌大的地方。那么,请你暂时站在我的手掌上偶尔也可以跳入我的画卷 残剩我惊觉于一只鱼大口大口地呼吸在水藻的玻璃中选择固定的花纹身后的灯均已陨落肥胖的、消瘦的、苦恼的高大的、温柔的、乖戾的逐渐从我身旁经过茶叶冰冷苦涩浸泡得恰到好处我们着手清空周边的事物到头来空荡的地板上只剩下月光和自己 欲欲曲和欲子——从我口中诞生的产物看清远方的目光不再聚焦解答搬运的疑惑风筝脱掉丝线,不再成长你醒来望一眼楼阁,尘埃殆尽提不起多余的力气巨大的窗口上梦魇俯视倒扣的星空我从北方向另一处北方走去火焰吞掉土地的波动梦都死去那样沉睡则变得毫无意义

    2018-10-08 14:25:16 作者:穆卓 来源:青年作家
    • 0
    • 34
  • 十月的阳光

    清晨,从梦中微笑着醒来,睡眼惺忪,阳光从窗台上爬进来,吻在我的脸上。我就像躺在妈妈的怀抱,看着妈妈那温柔又温暖的目光。十月的阳光,是和煦的,温情的,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抚摸。她不像夏日阳光那般炽热到让人灼伤或中暑,也不像冬日阳光那般温柔中夹带寒风刺骨。十月的阳光,不是带刺的玫瑰,也不是冰山的雪莲,而是素雅的菊花。她清新悠然不失芬芳。我们喜欢她,就像喜欢自己。十月的阳光,是舒适的,自由的。被生活裹挟的我们,总想在十月来一次灵与肉的放飞,而十月的阳光就成了我们飞翔的翅膀。有人选择到很远的地方去旅行,也有人喜欢在不远的地方亲近自然。上午九点多,我来到小区里散步。此时的小区非常的安静,偶尔看到一两个散步的老人家。我的脚步非常的慢,所看到的一景一物比往常都明亮些,可爱些,处处皆可入景入册。我忍不住用手机一一摄下。为了拍到一朵花最美的姿态,我不断地变化角度,调整相机,然后屏气凝神地抓拍,直到拍到自己最喜欢的一张。陌生人大概会觉得我是专业摄影师或植物学家吧,要不然那么普通的花草怎么拍那么久呢?其实呀,有很多花的名字我都不知道呢!在阳光的照耀下,每一朵花的颜色都十分好看,黄的更黄,红的更红,白的更白,粉的更粉,真实、纯净、不遮掩、不掺杂。我静静地欣赏一花一草一木,没有人催促我,也没有人打扰我,我很享受这静谧的时光。带着花香,带着微风,漫无目的地行走,突然,我被一片新绿吸引住了,于是蹲下来细细观赏。瞧!那鹅黄的嫩叶在青绿老叶的衬托下更加蓬勃向上,在阳光的照抚下更加熠熠生辉了。他们正舒展着叶脉进行光合作用,不慌不忙的生长着。一片晶莹剔透,真是绿的可爱。我向他问好,他冲我微笑,我们异口同声地说道:“十月的阳光,真好!”清风吹过,他点头向我致谢,我挥手向他告别。来到一棵桂花树下的草地上坐下。刚坐下,我就发现旁边杂草丛生中有一朵红色的花在风中摇曳,上面还有蜜蜂在采蜜,就像小时候发现了自己喜欢的玩具一样开心,但是我并没有像小时候那样想据为己有,而是不去打扰他们,只在一旁静静地坐着,看着就好。我一边欣赏一边用手机听着音乐:“微风轻轻,吹着我散开的长发……”任由桂花飘落在我的头发上,肩膀上,我把自己想象成了一颗草。阳光中,一位爷爷带着孙子在草地上玩耍,爷爷或许听不懂孙子在嘀咕什么,但他们很默契,玩得不亦乐乎。旁边站着一位奶奶,手中抱着孙女,他们与那位爷爷应该是不认识的,但他们都在静静地欣赏那对爷孙的简单幸福,恰如我这个陌生人在静静欣赏他们一样。而此刻,外界的热闹、喧嚣,与我们没有一点儿关系。听着音乐,享受着微笑与阳光的簇拥,我已经飘飘欲仙了,不经意中,抬头瞥见了另一番美景: 高楼直插云霄,与蔚蓝的天空构成了一幅独特的画卷。曾几何,城市里的人总羡慕乡村美景,乡村里的人总羡慕城市风光。此刻,我突然明白了,其实二者一直和谐共生,只是我们站的角度不一样。我们如果只沉浸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当然会羡慕圈外的风景,我们如果跳出圈子,那就可以看到整体的美、和谐的美、更生的美。生活的高度与欣赏的角度也是和谐共生。羡慕终归是短暂的,我们会在生活之内局气之外不断超越自己的圈子。看天空飞过的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我想起了故乡的天空,故乡的十月,十月的阳光,那是收获的季节,喜悦的季节。十月的阳光是人们脸上跳跃的音符,是人们手中勤劳的力量。人们怕烈日难忍,又怕雨天粮食发霉,所以最喜欢在十月的阳光下干活。没有干过农活的人不知道天气对农民的重要性,也无法体会到他们对阳光独特的感情。城市里的人到农村里拍几张照片,用微信发个朋友圈,便觉那是一种别样的美,可是,再美的照片或视频也抵达不了亲身体验的那份喜悦与深刻,更无法感知丰收前那段孕育的艰辛与刻骨。我曾经看见过成片成片金黄的水稻,当时没有手机摄取照片,但那姿态早已清楚地摄入我脑海中的底片上,现在就用笔墨代替显影液和定影液,把他们晒出来吧: 金秋十月,农民丰收,阳光普照,一片金黄,微风徐徐,稻浪连天。稻穗虔诚地低着头,感谢阳光的普照。农民弯着腰收割,也在感谢阳光的恩泽。天空经过严寒酷暑,经过风吹雨打,终于孕育出最美的十月。十月的阳光最美,她像一位怀胎十月的母亲,在历经了千辛万难之后,终于迎来了最美的一刻。此刻,她温柔地安静地慈祥地抚摸着大地,抚摸着自己的孩子。我沉浸在这抚摸中,一个上午。

    2018-10-08 09:55:49 作者:雷群香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