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诗歌·词赋·歌词

诗歌·词赋·歌词

  • 一朵心上的花

    一朵心上的花(外一首) 三月的庭院里盛开了一些花儿我急切的去寻找你的身影树,谨慎的开出每一朵芬芳我依旧嗅不出你的味道阳光和微风吹拂掉花瓣我变成一只蜜蜂仔细去寻找花朵中的你甚至,我担心你是否会被吹落在地上可是,所有的担心都是徒劳的可能,你真的已经消失了至少我没有看到你的身影或许,在来年我会找到熟悉的你或许,你已习惯了晚春在一个不起眼的枝丫上结出苞儿,等到所有的花儿都谢幕时选择,在一个深夜绽放出美丽                     今夜,月光碎了一地 今夜,我们说一些无伤大雅的话时间擅于捏造假象修复或者弥补空间的缺漏在这块贫瘠或者富有的土地上我的父亲还有母亲播撒月光,踩掉影子让相思变得如此寸断肝肠

    2018-11-19 09:44:29 作者:赵星宇
    • 0
    • 2216
  • 万事从来风过耳

    寒暑来而复往,山中烟消日落。看天心月圆,寒潭之水顿绿,始觉戊戌秋已深。木樨清露碗中盛,西风瘦了人面。闲饮一杯冬瓜荷叶茶,站在阳台上吹吹夜风,看山下市区的霓虹越来越模糊。不知是近视度数加深,还是宿舍离市区太过遥远,心中总是充斥着远离尘嚣、避世隐居的错觉。又或者说,都是冥冥中注定的。近来一直在读张潮的《幽梦影》,“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白昼听棋声,月下听箫声,山中听松风声,水际听内乃声,方不虚生此耳。”万物皆有声,于无声处听惊雷,自可得妙境。人有时候需要这样的幽静,一个人适当地独处,可忘却尘中虑。任凭风吹过耳际,闭目轻嗅一枝木樨香。那些白日里的劳顿困苦抛之脑后,所有的过得去的、过不去的,都已忘罢。抬眸望尽远处楼阁,蓦然清醒,原来万事只如风过耳。山上没有古寺,故听不见暮鼓晨钟,委实遗憾。有朋友去往禅房游学,与我闲聊之时,能听得见电话那头传来的敲钟声。一直觉得,这世上最干净的梵音当数钟声,最能涤尘的也是钟声。心上无尘,随眼到处,皆绿水青山。想起林清玄先生在其书《境明,千里皆明》中说过,所谓晨钟,是警醒世人自无明长夜中觉悟;所谓暮鼓,是唤醒世人的昏暗迷惑,晚暮敲钟,又称为幽冥钟。非僧,亦非修行中人,其间深意无从通晓,更没有林先生那样独到的见解。可生活原本就是一场修行,为人处世、柴米油盐,越是简单的事物,越是易见禅机。日常哪有那么多的烦愁苦闷呢,正是因为事事上心,力求面面俱到,无形中便给了自己许多压力。高压环境下,越是在意,越适得其反。随缘偶得吧,有时候佛系一点,未尝不可。心远物皆静,何须择地居?瓶花在侧,书卷在手,清茶在旁,纵居陋室又何妨。偶尔邀约三两好友,寻山踏秋,闲话几句家常,也解了漂泊异乡的愁滋味。做喜欢的事,赏欢喜的景,清简自在就好。巷风很缓,回廊的霜月很满,故乡的山水很遥远。有虫扑纱窗,桂香逸山路,也有异乡客,还在望着手中樽、樽中月、月中人。月隐中天,山下传来阵阵刘珂矣清澈透脾的禅音。不知道为什么,《半壶纱》这种歌竟成了广场舞的必备曲,逢夜必放,逢曲必跳,大抵是太火了。能连续火上几年,也可见人们对禅意生活的一种认可。“名山镇俗,止水涤妄,僧舍避烦,莲花证趣。”市区繁华如扶头酒,令人沉醉,不知梦醒时分。偶尔看车水马龙,那一条条街道,恍若五彩的河流,向远不息。可远方啊,是回不去的故地,是穿破了就扔掉的旧绸子,不知道散落何处。人生世上,虚浮无定,故曰“浮生”。孤独,是色正空茫、幽绝冷逸。你站在云端看风景,和站在山上看风景,是完全不一样的格局。身处高位,则眼界俱空,山石草木一览无余。问道与谁同坐?唯留明月清风我。万事从来风过耳,世间本无那么多的喜怒无常,都因人内心的欲望所致。不如东篱把酒效陶潜,趁醉还能赋诗几篇。你看那市区碌碌车马喧,又怎及这林中的山花艳。

    2018-11-16 10:23:44 作者:梅一可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193
  • 折叠与舒展

    折叠与舒展 一张纸,兀自平躺那是一个,关注舒展的故事它也会起身,在污泥里翻滚或者,给自己涂上带水的颜色风把水吹干,它折叠了一身泛黄泛老 别把我刻成木偶 当我悄悄地把刻刀藏住一不小心,我就掉了出来像一块木头,重重地掉落在地 满天的碧波荡漾原来是我错把海洋看成了天空错把自己看成了木头 那也请别把我刻成木偶挂在灰暗的天上雨点腐蚀我的金发狂风穿透我的内脏 麻木不仁,请别把它往我身上刻锋利刻刀,请别冻结我流动的思想 别把我刻成木偶我砰的一声掉了出来像一块暴露了的木头 搪塞终于,我赤裸裸地被这水流包围内心的恐慌如窗外浓密的雨滴一滴、一滴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法事它宣告着,宣告着众人被洗涤,一条不见了的月光围巾他跑了,跑得大地不停喘息乱石、泥土、夹杂着那雨滴那汗水,那雨滴“快了,就要快了”——他想着,跑着,湿润的白色晨雾一滴、一滴众人又被搪塞过去,罢了碎石般的脚步,踩过山头风把丝巾撑破 你慌乱地如古老木屋那黑墙上的蜘蛛,四处流窜仿佛你的网被撕碎 突然一阵风,猛的一阵雨惊慌失措,一只脚跌入山谷你撑开丝巾,风把丝巾撑满 恐慌填饱了你的全部每个毛孔,每滴血都惶恐不安风把丝巾撑破,你终于把狂热的血一滴一滴凝固成山

    2018-11-16 10:21:31 作者:石慧琳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613
  • 小城故事

    美好的相遇单亲家庭的郑克克对那种绿色的铁皮火车有一种特殊的情感,从很久很久以前的从前,属于郑克克的致青春。那是一个周日的下午,郑克克在火车上遇见了陆彬,那是她的初恋。事到如今,郑克克对于那天的阳光和火车经过轨道有节奏的咣咣声,仍然记忆犹新。火车上没有座位很拥挤,郑克克和几个同学不得不挤在两节车厢相接的吸烟处,射进车厢里的阳光照得她睁不开眼睛。忽然,一个高个子男孩儿停在她身边站下。就是他,不经意为郑克克遮挡阳光的陆彬,太阳仿佛在他身上镀了一层金光,万般闪耀。郑克克似乎感觉到了一种眩晕。陆彬经过她的生命,是披着阳光呼啸而来。是一见钟情吧,郑克克说陆彬,他的身上,是带光的。事到如今,郑克克每每向人谈起她的初恋,就愿意用更诗意的手法去描绘,郑克克会说,顾城和谢烨,他们美好的相遇,也是在火车上。完美的一天郑克克的妈经常说她是被陆彬迷惑了,女孩子不能谁对她好,她就跟谁好。但郑克克自己明白,她爱陆彬,不仅仅是他对她的好。郑克克和陆彬的爱情,涓涓的如同流水一样,一点一点地滋润彼此生命,然后万物生长。从初见到相恋,他们用了一年的时间。总是坐着火车相约一起回家,一起回校。大二上学期,郑克克进了校广播站。每周总有两三天,早课和晚自习之前,郑克克坐在左边,陆彬坐在右边,一唱一和地对词、选歌、播报校内新闻。没有谁对谁先表白,谁对谁更好一点的较量,似乎到了那个时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应该发生的事。所有的同学都说他们是天造地的一对儿,也是最有可能让校园恋修成正果的一对儿。他们去校外玩,一起买书,购物,或者去享受美食,回来的时候乘坐公交车,总是提前一站下车,然后走路到校门口。走的次数多了,路上经年矗立的树木和沉默的店铺都快认识他们了。《PerfectDay》,是他们都很喜欢的一首老歌,完美的一天。不管过去多久,只要旋律一响起,郑克克的心就会荡进回忆里去。她与陆彬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PerfectDay。郑克克相信,陆彬也是同样想。郑克克和陆彬第一次学着其他情侣的模样去开房,是在大三。就是校外最近的那一家,503号房。房间是郑克克定的,与陆彬寝室的房号一样。那一夜,他们互相拥抱着安安静静地睡了一整夜,他们都觉是PerfectDay。大四毕业那年,校园里的恋人们都在急着分手,郑克克和陆彬也不例外。陆彬在校时虽然活跃,成绩却不怎么突出。他家境一般,没什么背景,更比不上郑克克的,是他没有被家里安排妥当的好工作,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无为小青年。那时,郑克克的妈妈问起陆彬以后怎么打算,他没有规划好的未来展示给他们看,因此受尽冷眼,分手似乎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仍然坚持的是郑克克,实习时候,她陪着陆彬一起面试找工作。刚毕业的大学生,没资历,没经验,事事艰难。让他们关系一下子千转直下地恶化,也是因为一次面试。那是个大集团企业,陆彬得到面试通知后,郑克克非要陪着一同前去,随时随地为他加油打气。一同去面试的有许多人,当叫到陆彬时,面试官注意到了他还带着女朋友,印象分大打折扣,应聘之事再次不了了之。 最美的情话是男人就要顶天立地,怎能沉醉温柔乡。陆彬在拿到毕业证书时,浑身上下都是好男儿走四方的万丈豪情。临分别前,陆彬跟郑克克说,等他混出个人样来,就风风光光地接她走。这一等就是许多年。郑克克的妈说她傻,女人怎么能把男人的玩笑话当真。何况这么多年,陆彬很少给郑克克打电话,更是没有见过面,他好像总是很忙。每年,他只与郑克克固定联系两次,一次是郑克克生日,他会寄来生日礼物,一年比一年贵重,她便知道他过得很好;另一次就是情人节,送花,红玫瑰,大大的一捧,准时准点送达。自从郑克克参加工作以后,在她身边献殷勤的男人来来往往不在少数,郑克克相貌可人,气质上乘,工作不错,身边总有人不断地劝,差不多也该谈婚论嫁了。可郑克克只是笑笑,回复得千篇一律,不喜欢,没感觉。这一年,郑克克的生日没有收到陆彬的礼物,却等来了陆彬的电话。电话打的时间很短,不多几句话,他在电话那边,如释重负地几个字:克克,到我身边来吧。“到我身边来”,在郑克克听来是最美的情话。从毕业后身无分文的白手起家到现在,陆彬经历了什么谁都不知道,他不愿意和任何一个人分享。没有山盟海誓,更没有朝夕相对的花前月下,但郑克克就是知道自己用青春等的是一份值得坚持的幸福。郑克克的妈还有什么好阻止的呢?郑克克单了这么多年,和她一样认人认死理。在郑克克幼小的记忆里,爸爸的离开也是乘着火车呼啸而去的吧。陆彬要给郑克克订飞往广州的航空机票时,郑克克拒绝了。郑州到广州,听说又有那种古老的绿皮火车了,郑克克当然不能错过,她喜欢列车跑起来经过轨道时有节奏的咣咣声,她喜欢车窗上半透明的灰色窗帘,阳光可以穿透缝隙直射进车厢。就像,从前一样。郑克克走的那天,是妈妈送她上的火车。临别前,妈妈流了不少眼泪,郑克克傻傻地笑着。郑克克即将奔赴自己的爱情,她有太多太多话想跟陆彬说了。陆彬不是说过的么,他要风风光光地接她走。所以在郑克克以前的想象里,见面后的陆彬一定是脱去校园时的休闲装和运动鞋,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站在她的面前。如果到此便是结局,郑克克和陆彬的爱情完美得跟童话一样。 你愿意跟我一起回去吗?但现实永远是现实,时光划过,陆彬并没有像郑克克想的那样,励志地拼搏成了中产。若是在以前,陆彬总是觉得拼搏得还不够条件把郑克克接来。他还在奋斗,每日加班加点地赚钱,同时兼了好几份职,与人同租一套房。改变陆彬想法的正是这个同住室友的离世。那男孩子比陆彬还年轻,一样是毕业后只身到广州打拼,在深夜加班又早起去公司上班挤公交时心猝死,手里还紧紧攥着新买的小笼包。人生当中真正值得珍惜的人和事,还有多少?房子啊,车子啊,票子啊,有什么关系呢?最关键是不要错过这相爱的光华,时间不等人。此时此刻,陆彬还是很普通,但是,他愿意和郑克克一起,携手过幸福平淡的小日子。陆彬的口气弱弱的,他问郑克克,如果是这样,结婚,你还愿意么?郑克克愿意,所以她来了。但是现在,她要风风光光地把陆彬接回家,接回他们的小城。小城不如广州繁华,但小城有古老的街道,离他们上过的大学足够近,还有那些熟悉的亲人。小城的机会不如广州多,但小城的天空足够蓝,只要欲望不多,日子也是足够的好。就像陆彬说的那样,人生当中真正值得珍惜的人和事,还有多少?为什么一定要志在四方地在大城市崭露头角?郑克克就是要和陆彬一起,过平淡烟火的小日子。郑克克跟陆彬说,那个叫做故乡的小城,你愿意跟我一起回去吗?

    2018-11-16 10:20:36 作者:馨小空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400
  • 身体密码

    身体密码(组诗)肌肉 人身上有639块肌肉每一块都有乳名 腰子,肘子,大胯,屁股和脯子每一块都有出处 就像我小名叫小标来自安徽颍上一个叫小北庄的地方 心脏 医学家说:心脏不会生癌因为心肌不能再生 我不认同因为心机容易发疯 骨头 我不敢拍着脯子说:我有骨头 我不敢承认我的血液里有骨头 我怕被别人知道后诊断成血栓,然后我有病 我会被一帮人强迫着做介入,从血管中取出骨头说不定,还会按上支架 血液 血液流过了心肝脾肺肾最终又流回心脏 我走过了东西南北中却消失在远方 肝胆 说好了相互照应说好了长相厮守说好了一同饮水,劈柴喂马说好了一起接吻,相爱生娃 谁想一枚小小的石子就让彼此痛不欲生

    2018-11-12 10:52:17 作者:郭涛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724
  • 伍于首/李旺清/一蓑烟雨作品选

    2018年11月2日晚-4日,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继桂林采风、龙南连平采风、潮汕采风之后,再次开启文化之旅,组织了2018广西贺州采风团,走进“中国长寿之乡”“国家森林城市”贺州市,进行三天两夜的采风之旅,感受浓厚的客家文化、岭南文化、乡土风情。文友们一路上交流思想和写作经验,思如泉涌、佳作迭出,短短的时间内,创作了一大批具有较高思想价值和艺术水平的诗歌作品,现将其中的部分佳作选编推出,以飨读者。 1伍于首快板一首黄姚古镇具风雅,两广本来是一家。百年榕树高参立,贺州昭平喝油茶。奇峰怪石峥嵘态,水清河浅路带砂。山风吹拂叶微动,客酿豆腐顶呱呱。红柿子椒多名醤,小巷深处小喧哗。石拱桥边多生意,雾迷青峰满山花。陈年老酒可一醉,如此好景世人夸。2李旺清红叶二韵(绝句)其一趣在深秋十月中,幽怀弄意乐相逢。人间纵有千般景,独爱山中一片红。其二那堪霜红独自孤,凉风无信为谁图。秋思只怪多情苦,试问神州那处无? 秋(绝句)秋风秋雨复秋凉,秋去秋来又不长。岁月逢秋将过半,如今秋尾入谁乡? 咏菊(绝句)岁月轮回又是凉,篱前旧友渐初长。文章入酒能怡趣,醉倒秋天一片黄。黄姚釆风(七律)文人墨客聚黄姚,志在交流趣在聊。一口香醇无限美,三杯淡水有真招。悠悠古镇山前抱,滚滚新诗水后摇。弄得文章酬酒意,相邀再次共逍遥。 浣溪沙·咏黄姚宿醉填词次第骚。四斤黄酒醉通宵。人生得意写新遥。天地养成新古镇,賦文歌就旧仙桥。釆风还到是黄姚。 乡愁(绝句)夜到三更欲觅秋,窗前弯月避高楼。回声雁雀如何问?一夜乡愁一夜浮。3一蓑烟雨姚江             深秋。又一次看见你比三年前的夏季瘦多了,更窈窕婀娜不远处的苍山滴着翠绿浸染成少年时的青青子衿婉蜿蜒蜒或许在等一场春水去寻觅古镇里荒弃的老井润湿古镇哭泣的眼睛  带龙桥                         石桥老了,伛偻着背骨子还硬,肩上仍能扛起古镇八百年风月水平如镜。其实我感觉,你弯下来腰是在照着镜子臭美或是在打捞古镇日渐流失的色调龙爪榕              只长两根主枝,形成一个立体坐标系一根北向汴京,一根东指临安从来只饮自广东崖门沿西江逆流而来的水哦,你是南宋的孩子啊我在你设置的坐标系中感受到沧桑泪眼婆娑姑婆山枫叶谁念西风独自凉,逢秋未必总成伤。眼前一片丹枫叶,应是仙姑卸晚妆。七律·黄姚古镇                         黄姚古镇水乡村,黛瓦青砖昔韵存。深巷酒香寻远客,临街酱味醉馋魂。轻灯劲曳秋风舞,断壁残留诗画痕。偶见老翁幽独坐,常怀故宅旧时恩。  姑婆山瀑布            高屋倾瓴自九天,劈开峻石向人间。只因壮族山歌美,汇入西江奏五弦。

    2018-11-11 12:05:35 作者:
    • 0
    • 3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