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杂文·评论·奇章

杂文·评论·奇章

  • 古人那些有趣的习俗

    古人那些有趣的习俗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香港理工大学中国文化文学硕士  梁骁菲 习俗,是一些约定俗成的风俗习惯,或与法律无关,只是代代相传,倘若不这么做,别人就会说你不懂规矩。今天有哪些习俗,相信你可以说出很多很多,然而古代的习俗,古至先秦时期,你又知道多少呢?我们来看看《左传》是怎样说的。官僚食肉《左传·襄公二十八年》:“公膳,日双以鸡。饔人窃更之以鹜。御者知之,则去其肉而以其洎馈。子雅、子尾怒。”公,朝廷的卿大夫。饔人,做饭的人。御者,送饭的人。卿大夫用餐,每天会有两只鸡,做饭的人偷偷把鸡换成鸭子,而送饭的人则把肉拿掉只剩下汤。《左传•庄公十年》:“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战,曹刿请见。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乃入见。”肉食者,在朝为官的人。齐国攻打鲁国,曹刿欲见庄公,有人说那是吃肉的人的事情,曹刿却认为当官的人不能深谋远虑。这说明,食肉大多限于达官贵人,在饮食上,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是有尊卑贵贱的等级差别的。就餐不佩剑《左传•哀公十七年》:“卫侯为虎幄于藉圃,成,求令名者,而与之始食焉。太子请使良夫。良夫乘衷甸两牡,紫衣狐裘,至,袒裘,不释剑而食。太子使牵以退,数之以三罪而杀之。”虎幄,虎兽纹的房子。令名者,名誉好的人。衷甸两牡,由两匹公马驾着的车子。卫庄公建造了新房子,找一位名誉好的人一起吃饭,良夫来到后,敞开衣服,却没有解下佩剑吃饭,于是被斩杀了。这说明,携带兵器用餐是一种重罪。赤脚进屋《左传•宣公十四年》:“楚子闻之,投袂而起,屦及于窒皇,剑及于寝门之外,车及于蒲胥之市。秋九月,楚子围宋。”屦,鞋子。申舟到齐国聘问,途径宋国,被杀害。楚庄王听说后,甩袖而起,随从追到前院递上鞋子,追到寝宫门外送上佩剑,在街市上车。《左传•哀公二十五年》:“卫侯为灵台于藉圃,与诸大夫饮酒焉。褚师声子袜而登席,公怒,辞曰:‘臣有疾,异于人。若见之,君将呕之,是以不敢。’公愈怒,大夫辞之,不可。褚师出,公戟其手,曰:‘必断而足。’”袜,穿着袜子。戟其手,手叉着腰。卫公和大臣在灵台喝酒,褚师声子穿着袜子登席,说是脚上有疮,不便让人看见,卫公命人砍了他的脚。这说明,人们在室内是不穿鞋子的,而且登席时必须脱掉袜子。用冰降温《左传·襄公二十一年》:“楚子使薳子冯为令尹。访于申叔豫,叔豫曰:‘国多宠而王弱,国不可为也。’遂以疾辞。方暑,阙地,下冰而床焉。重茧衣裘,鲜食而寝。”宠,宠臣。阙地,挖地。下冰,放上冰块。重茧衣裘,穿棉衣皮裘。薳子冯对楚国的前途失望,就装病推辞不当令尹,大热天挖地,在床下放置冰块,穿着厚厚的衣服,又不吃东西睡着。这说明,炎热的夏天,人们用冰块来给室内降温。在乡校议事《左传·襄公三十一年》:“郑人游于乡校,以论执政。然明谓子产曰:‘毁乡校,何如?’子产曰:‘何为?夫人朝夕退而游焉,以议执政之善否。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若之何毁之?’”游,游玩聚会。早晚工作后,郑国人在乡校里议论时政的好坏,人们认为好的,统治者就推行,不好的就修正。这说明,乡校是乡间的公共场所,人们在那里聚会议事。中国是礼仪之邦,在古代,上至朝会、祭祀等政治宗教活动,下至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习俗,或多或少都和礼仪有关。上述的这些习俗,虽然不受法律的约束,却受礼仪的约束,遵守了,便符合行为规范,不遵守,随时招来杀身之祸,正所谓“礼,人之干也。无礼,无以立”。先秦时期的习俗,除了在《左传》中有记载以外,还可见于《周礼》、《仪礼》、《礼记》、《诗经》、《楚辞》、《国语》、《公羊传》和《榖梁传》等古籍之中,有兴趣者,不妨一读。

    2016-09-11 01:40:21 作者:梁骁菲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 0
    • 6191
  • 如果有来生之孟婆卖布

    《如果有来生之孟婆卖布》清远市作家协会会员  侯红霞闺蜜Q说最近经常梦见一些阴暗的东西,问我知不知道该怎样化解。Q的父亲去世好些年了,她的母亲则过世没几年。还记得当旁人告诉我,Q的母亲在过马路的当儿被一个冒失的摩托车司机撞飞当场气绝身亡的时候,我愣了很久。原本密锣紧鼓准备升职加薪的Q,自从她的母亲出事后两年多没再动过竞岗培训的念头。我想,作为车祸死者家属亲临现场,目睹母亲惨状的Q心灵一定遭受了重创。这种创伤,真可谓万念俱灰!时移世易,时过境迁。再听Q说起,才知道由于那个肇事司机家贫,负担不起事故赔偿,她母亲的后事拖了很久。一开始的时候,她们一家子为了等肇事者拿出丧葬费,就把她母亲的遗体一直放在医院的冰库里冻着。后来她想到不能及时让母亲早日入土为安是一种罪过,才和家人商量好不再等肇事者落实赔偿款,把母亲安葬了。我问Q,梦见母亲做哪样事了。她说虽然是一些普通的生活场景,但是每次醒来历历在目。一个梦就上演一场段回忆录。Q梦中的对话和生活情景与她母亲生前一样,实景播放一样真切。Q说她梦见少女时代的自己和母亲一起到山上拾柴的事。两母女挑着柴草走在回家的路上,脚下就从山岗小路一直走到田埂地头。走着走着,Q的母亲说要转到外婆家看看。Q跟着母亲走到半路,突然说一声‘妈,我不去了’,然后一个猛扎,Q就从梦中醒转过来了。Q还梦见自己初中时代走读的某个中午,因为母亲忙完农活回家才煮饭,结果等饭菜做好的时候已经很迟了。她害怕迟到,就对着母亲发脾气说‘饿死算啦,不吃了’,然后就饿着肚子骑车返回了学校。Q为啥在梦见母亲的时候会有如此清晰的对话呢?这些生活的印记大概早就存留在她的大脑皮层了很多年了。这些年,Q一直都觉得对母亲很愧疚。由于她没能赶在母亲活着的时候说一声抱歉,念念不忘就成了一场梦。梦也是一种宣泄情感的表达形式。在梦里,Q可以实现祈求母亲原谅的心愿。Q的梦让我想起哥哥住院那些天。由于病因不明确,哥哥被某个医生下了危重判决书。在医院守护哥哥的一个晚上,我一直睡不着。明知道哥哥沉睡着,但是,当我听到他插着氧气管的呼吸声没了匀调,我也要起来看看情况。明知道哥哥插着尿袋,但是,当隔壁病床的病友起床上厕所,我也跟着眼光光醒着。熬到凌晨三四点,迷迷糊糊的我恍惚间来到了一个叫做“异界”的地方。那地方和古希腊巴台农神庙一样,有很多柱子,每一个柱子的转角有一个屋子,有的屋子里关着狮子、鹰等神兽,有的屋子在兜售奇特的货物。哥哥和嫂子在一家店子里选购草鞋。哥哥看中了一双看起来很陈旧的鞋,嫂子就示意售货员拿那一款码数合适的给哥哥试穿。由于哥哥年轻时活像一个花心大萝卜,做了很多对不起嫂子的事,我对哥哥一直心存很多意见。在梦中,我看到嫂子一如既往地对哥哥言听计从,竟然非常生气地跟上去对哥哥说:“满场都是漂亮的新鞋子,随便一双都比旧的强,不如不买呢。”梦里的哥哥不知为何转了性,对满场形形式式的新鞋子一点兴趣都没有,一直对售货员强调他只要旧的那一双。我对哥哥的选择表示不满,就转到另一个卖布的摊档。卖布的婆婆似乎口不能言,我问她有没有水蓝色的,她只是比划着手势叫我自己挑。那些堆叠在一起的布匹花花绿绿的,我把所有布匹翻了一遍,只看到一匹布和我的心中的水蓝近似的天蓝色。我比划着手势问卖布婆婆这匹布多少钱,布婆婆竖起一个写着价钱的牌子。瞧那价格低得实在让人意外,我甚至怀疑卖布婆婆有点智障。由于布匹的颜色和我心水选择有出入,正当我犹豫着不知要不要买的时候,一个从旁经过的布贩子突然觉得有利可图,取出一袋碎银抛给布婆婆,随之风卷残云似地要把场上三分之二的包括我选上那一匹在内的布匹搬走。我恼恨自己的当断不断的同时,觉得布贩子分明是在占智障布婆婆的便宜,马上高声冲着布婆婆说:“婆婆,不要卖给他,他是骗子呀。”布婆婆好像什么也听不见,转个身就消失了。我绕着石柱子转了几个弯,看到一些年纪相当于布婆婆的儿子或孙子之类的人物在石屋子里训狮子。我走过去把情况跟其中一个驯兽师说了。驯兽师对布匹一点也不在意,只在意我有没有欺骗布婆婆。等我叙述完,他就说:在这个魔幻之地,只有他们才有权决定放谁走,任谁都不可能随便走出去。最后,布婆婆领着我走过关押着许多妖怪的空间,躲过密室里的许多机关和暗器,来过一个叫着“三路桥”的地方。在桥边,我抬头看到一片绚丽的天空,脚下如同踏上了阿玛逊大草原。我看向天际边那些灿烂的云霞,发现哥哥和嫂子正手牵着手在草原上一般赞叹美景一边漫步。我拿出相机,打开自拍功能想把自己和眼前的美景拍下来。可是,美景拍出来居然没有我。正当我失望透顶的时候,魔幻世界瞬间消失了,我发现自己正在一个荒凉的山脊上赶路。哥哥病好出院后,我把梦境跟一个俗称仙姑的大娘说起这事。仙姑说,你哥哥尘缘未了,他还没报答你嫂子那份深情厚义呢。其实,我是这样分析的。梦中的哥哥执意要买的旧草鞋就像我那年老色衰的嫂子。我嫂子长得虽然有点丑,但胜在勤劳,而且善良。哥哥病了一场终于发掘到自己的糟糠妻的重要性,不想失去,求生的意志自然就坚强了。至于我梦到的布婆婆,大概就是传说中给来往天堂路上的人喝忘情水的那个孟婆了。她用智障和超低价的布匹来试探有求于她的人是否足够真诚。 

    2016-09-11 01:34:00 作者:侯红霞 来源:广东校园文学网
    • 0
    • 6200
  • 《我有病》

    《我有病》今早,打了个喷嚏,他们都说我有病。路人甲说:你有病,得尽快证明自己没病。路人乙说:你有病,得赶紧证明自己没病。路人丙说:你有病,得立刻证明自己没病。......听他们都那么说我真的相信,我有病于是诚惶诚恐地向医院跑去门卫说:你有病,得看看。护士说:你有病,得瞧瞧。医生说:你有病,得治治。于是一沓“血汗钱”被缓缓地掏出横七竖八地躺在笨重的桌子上死一般地眸视着这个荒诞的世界路人甲说:恭喜你的病好了。路人乙说:恭贺你的病好了。路人丙说:贺喜你的病好了。护士说:祝贺你的病好了。医生说:庆祝你的病好了。......最后,发现:我竟然真的病了。   

    2016-06-23 16:31:36 作者:苏永坚
    • 0
    • 6210
  • 小时代

    小时代无意间,看到父亲的身份证。照片上的父亲有着一张胖乎乎的圆脸,一渠清朗的眉毛游游地在一双灵动着的大眼睛上蜿蜒。父亲的眼神显得格外的严肃、坚定,注视前方的我,仿佛预见了我这个小小的时代里,缺失的那一份简单的坚持,与纯粹的守候。1963年,5月4日,这是父亲身份证上所显示的日子。而5月4日,这又是一个特别的、值得铭记的日子。沿袭着中国近代史悠长而深邃的纹理脉络,极目远眺,那腥风血雨的一幕幕场景仿佛近在眼前。1919年,5月4日,中国巴黎和会的外交失败,直接导致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轰轰烈烈的爱国主义浪潮的蓬勃发展。最初由北京学生发起的游行示威,爱国情绪迅速蔓延到全国各个角落。工人罢工,商人罢市,“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的爱国口号,响彻神州大地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角落。1919年,5月4日,这一天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必须铭记的日子。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运动从此揭开了崭新的序幕,进而促使一个先进的、科学的,充满无限爱国主义情操的领导团体——中国共chan党孕育而生了!从此,旧时代的中国革命面貌焕然一新。历史,是个好东西。回顾历史,许多经验会引人回味,许多教训会发人深省。回首的背后,是对历史的尊重,与对未来的无限展望。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可得今生,幸事辽阔,倍感珍惜。我不禁要细细琢磨,在那个战火纷飞、硝烟四起的时代,我身体里的满腔热血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澎湃涌起?而我给自己找寻到的答案就是——一份纯粹的、简单的爱国情怀必然是最为撼动人心的。1919年5月4日,直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新民主主义革命取得完整胜利,我们中国人曾经这般的过活,顽强拼搏、自强不息地无比热爱着自己的祖国。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特别是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建设时期,不得不说,那是一个写满诗情与画意,挥洒汗水与激情的时代。而值得我倍感庆幸而光荣的是,父亲他也是那一时代,为祖国建设事业而献身的英雄之一。父亲年轻的时候当过工地的工人,那时正值改革开放浪潮拍到沿海城市的关键时期。父亲常常抽着旱烟,嘴角抽动着腮边的皱纹,情到浓时,便会回味无穷地跟我们聊起他年轻时候和兄弟、朋友们一起在工地里乐此不疲的有趣生活。当时,大型的机器虽然早已引进,但是碍于知识的浅薄,工程师的数量也是屈指可数。父亲和工友们带着安全帽,脖子上围着一条湿了的毛巾。吃饭都是大伙儿打好盒饭围成一团一起吃的。大伙儿一边吃着,一遍念叨着家常,那场面真是好不活泼热闹。一天工作下来,就已经过去了大半天了。而一期工程下来,常常会花上比预期竣工时间多出一个星期的时间。但那多出的一个星期,工人并没有得到现在我们所谓的“加班费”。看见父亲嘴角扬起的微微笑意,我有些疑惑了,我问父亲,“那您为什么还要坚持多干一个多星期了,您与工地签的合同不是只做到三期吗?”父亲没有直说,而是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他吹起一缕旱烟,在空中慢慢地延伸、弥漫。“认识的兄弟、朋友都在工地里高兴地唱着歌,我又何尝不是呢?”“你们都在唱些什么歌呢?”我不解地问。“唉,这就是你们这代人不懂的啦......”说完,父亲就哼起了一腔高昂的曲调。父亲哼得很是投入,情意浓时,更是有些忘乎所以了。路边的人都投来异样的眼光。而我勉勉强强却只听到了“奋斗”这两个字。有人常说,我们这一代,是垮掉的一代,是灵魂缺失的一代。先辈们通过自己的辛勤奋斗与热心播种,实现了我们这一代如今富足、安逸的生活。是我们的先辈们在神州大地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角落上播下了“幸福”与“收获”的种子,而这些种子早已经在21世纪初,就生根、发芽、开花,有的甚至还结出了丰硕的果实。沿海城市收获了富裕的果实,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得到极大的提高和改善。而美中不足的是,人们的幸福指数却与经济发展有些背道而驰了。现实就是,有人悠闲地享受了先辈们给予的恩赐,摇摇头看不起那些还在努力与命运拼搏的人;有人埋头努力,沿袭着父辈们意味深长的笑容,坚定不移地完成自己的梦想。有的人醒了,有的人睡了;有的人在得,有的人在失......生命中无数个选择指引着无数个结果......人各有志,有人喜欢安逸,有人喜欢奔跑,与展翅高飞。诚然,现实生活中,那些靠父辈们的辛勤付出而怡享天年的人,只是少之又少的。毕竟父辈们还给我们播种下了“勤奋”的种子。走过不少弯路,与成千上万的陌生人擦肩而过,但却总能到达既定的远方。在日子趋于现实与复杂的时候,而我也渐渐地懂得,不甘平庸才是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引以为傲的、独享的寂寞。我可以十分肯定地告诉你,大声地告诉这整个世界:更多的我们,不过是在蓄势待发,在现实中磨练自己的品性,修炼自己的人格,坚信着,终有一天,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翱翔无边天际,夺取前辈们盘踞已久的曼妙天空。我在向阳的坡道上,沿袭着你们昨日意味深长的笑容,播种了一颗“明天”的种子。过去,铭记于心;现在,脚踏实地;未来,翘首以盼。这就是我们的小时代,没有大时代大张旗鼓的爱国口号,但确实有一颗积极进取的、不甘“啃老”的叛逆情怀。

    2016-06-11 11:11:01 作者:罗明 来源:原创
    • 0
    • 6190
  • 婚恋市场筹码论

    婚恋市场筹码论 在现代的婚恋市场里,单身金字塔越往顶端走,所拥有的筹码越多,当在没有所谓“合眼缘”的前提下,即是“一见钟情”,单贵们只会用“不合眼缘”来推托自己的真正想法,其实情确是对方的筹码并不是自己所想要的筹码,但自己却拥有对方所追求的筹码。网络红娘在互联网+红娘逐渐热化的势头里逐渐浮化,speed dating模式的相亲成为单贵们的首选,这种模式可以让每一个单贵们在八分钟的时间里所谓约见两个或更多的女孩,在一场相亲会里可以有N+1个八分钟,可以走着瞧着思着是否有“合眼缘”的异性单贵出现。speed dating传统套路,主持人先来个简单开场白,然后由男士开始流转,每一桌八分钟,“叮”一声后转往下一桌,如此往复。这八分钟里,单贵们尝试向异性抛一些能够使他们开口的话题,例如从事的职业、家乡、兴趣爱好等,逐步引导对方侃侃而谈,又或者双方尴尬默默坐在椅子上等待“叮”。在“叮”前的八分钟,有人无限畅聊,有人默默无语,无论如何,八分钟后均需面对不同单贵了。有一些场,30名单贵男,30名单贵女,最后能够牵手成功甜蜜离场有几人,最终步入婚姻殿堂有几人?答案皆在看客心里。婚恋网或交友网逐渐遍布各大小市场,投资者纷纷想从里面分一杯羹,所以无论单贵们的条件是否为真、人品如何,看在钱的份上,都是优质客户,只要筹码够多、会员费够高。网络化的相亲里,男单贵们看重的并不是女单们真正的贤良淑德、有思想与灵魂,而是女单们的颜值和流于表面的筹码。在这个看颜值甚至只看颜值的年代里,颜值虽然代表不了一切,但也代表了大部分。女单们如果没有颜值,在这些场合里毫无市场可言,单着的还是得继续单着。同样,女单贵们看重的亦是男单们的筹码,三两句话可以侃侃而谈,但真正看清楚一个男性的底子还得擦亮眼睛练就金睛火眼。肉体腐化代表死亡,思想腐化与灵魂腐化那将坠入万劫不复。在浮躁的社会里,婚恋市场金字塔的金贵们多因现实生活中身边的异性未能满足自己所追求的筹码,或者一些个人原因(包括涉及“缘分”“自身成熟度”“颜值”等)而出现在浮化的婚恋市场,性欲的思想与灵魂在久而不得的感情前面逐渐腐化,变质的馊味在悄悄地、毫不引人注意地蔓延,甚至吞噬了许多单贵尤其是男单贵那洁白的思想与纯净的灵魂。他们逐渐变得以个人所拥有的筹码作为诱饵与盾牌,在塔内无限搜索异性单贵,在食骨知髓或者浅尝无味后继续无限搜索,祈求能找到一个筹码对等并匹配的优质异性单贵。思想与灵魂的腐化,将逐步把此类人摧枯拉朽。走过浮华大地,单贵们用知心交换感情,用对人性的微薄信任换取一片真心,事实往往与愿违,大千世界卑贱之人无奇不有。婚恋市场里的筹码观仍在继续下注,单贵们却不知道原来自己将自己筹码化了,亦不知塔内塔外风云已变。

    2016-06-07 08:20:36 作者:何荣华
    • 0
    • 6215
  • 不要试图改变别人

    生活中,我们总会遇上各种各样的人,当他们不能迎合我们的意愿时,我们就会产生一种试图改变别人的冲动,总希望别人能按照我们的行事方式去活着,可实际上呢,很多时候我们根本就改变不了别人。人的性格,有些是与生俱来,难以改变的;有些则深受后天成长环境的影响,已根深蒂固。因此,当我们试图去改变别人时,往往难以达到预期的效果,有时甚至弄巧成拙,僵化了人际关系。俗话常说:江山易改,禀性难移。性格的改造,真的很难,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人,都有一种惰性,事物的运转也有一种惯性,很多时候,并不是说我们想改变就立马能作出改变的。任何事物,都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一个人要对自己的习性作出彻底的改变,首先思想上要得到不断的升华,还要在困惑与痛楚中不断感悟,并在实践中反复修正,不断强迫自己去执行新的习惯,久而久之才能达到效果。因此,我们不要试图凭一句话去改变一个人:即便你的话是真理,极具震憾力,也仅能在思想层面带给别人瞬间的触动,很难带来实质性的改变。每种性格,其实都有其优缺点,正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有些事情,我们无法凭感觉去判断其错对与否,正如我们所熟知的“塞翁失马,焉知祸福”的故事,祸与福往往是孪生兄弟,相互间是可以转化的。所以,不管对人还是对事,我们都应多点包容,多点理解,千万不要自以为是,随随便便去指责别人。与不同性格的人相处,当我们看不惯对方做人做事的方式方法时,其实自己心里明白就可以了,至于别人愿意选择哪种性格、哪种命运,那是别人的权利。对于朋友,当我们觉得对方做得不对时,在合适的时候可以温馨提示,但也不可勉强。林则徐说: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如果我们能够拥有大海般的胸怀,那世上还有容纳不下的人和事吗?当我们以虚怀若谷的胸怀去融合别人时,别人也将为我们让出一片广阔的天地。改变别人很难, 改变自己也不容易,但相对而言,我更乐意选择改变自己来适应别人。此文刊于《湛江日报》 作者简介:林振华,男,1972年出生于广东吴川,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现为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湛江某央企中层管理,业余爱好写作。自2011年至今,有散文、诗歌、小说、游记、通讯报道等发表于《湛江日报》、《长安文苑》、《当代文学》、《中国报关》、《广州中远物流》。《我为报关事业奉献20年青春》荣获中国报关协会举办的征文大赛三等奖并全国发行,该文同时获得中远物流总公司征文大赛三等奖。《廉者坦荡荡,贪者常戚戚》荣获中远物流总公司举办的廉洁征文大赛三等奖并转载于《当代文学》电子刊。

    2016-06-03 11:56:43 作者:林振华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 0
    • 6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