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杂文·评论·奇章

杂文·评论·奇章

  • 小时代

    小时代无意间,看到父亲的身份证。照片上的父亲有着一张胖乎乎的圆脸,一渠清朗的眉毛游游地在一双灵动着的大眼睛上蜿蜒。父亲的眼神显得格外的严肃、坚定,注视前方的我,仿佛预见了我这个小小的时代里,缺失的那一份简单的坚持,与纯粹的守候。1963年,5月4日,这是父亲身份证上所显示的日子。而5月4日,这又是一个特别的、值得铭记的日子。沿袭着中国近代史悠长而深邃的纹理脉络,极目远眺,那腥风血雨的一幕幕场景仿佛近在眼前。1919年,5月4日,中国巴黎和会的外交失败,直接导致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轰轰烈烈的爱国主义浪潮的蓬勃发展。最初由北京学生发起的游行示威,爱国情绪迅速蔓延到全国各个角落。工人罢工,商人罢市,“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的爱国口号,响彻神州大地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角落。1919年,5月4日,这一天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必须铭记的日子。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运动从此揭开了崭新的序幕,进而促使一个先进的、科学的,充满无限爱国主义情操的领导团体——中国共chan党孕育而生了!从此,旧时代的中国革命面貌焕然一新。历史,是个好东西。回顾历史,许多经验会引人回味,许多教训会发人深省。回首的背后,是对历史的尊重,与对未来的无限展望。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可得今生,幸事辽阔,倍感珍惜。我不禁要细细琢磨,在那个战火纷飞、硝烟四起的时代,我身体里的满腔热血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澎湃涌起?而我给自己找寻到的答案就是——一份纯粹的、简单的爱国情怀必然是最为撼动人心的。1919年5月4日,直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新民主主义革命取得完整胜利,我们中国人曾经这般的过活,顽强拼搏、自强不息地无比热爱着自己的祖国。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特别是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建设时期,不得不说,那是一个写满诗情与画意,挥洒汗水与激情的时代。而值得我倍感庆幸而光荣的是,父亲他也是那一时代,为祖国建设事业而献身的英雄之一。父亲年轻的时候当过工地的工人,那时正值改革开放浪潮拍到沿海城市的关键时期。父亲常常抽着旱烟,嘴角抽动着腮边的皱纹,情到浓时,便会回味无穷地跟我们聊起他年轻时候和兄弟、朋友们一起在工地里乐此不疲的有趣生活。当时,大型的机器虽然早已引进,但是碍于知识的浅薄,工程师的数量也是屈指可数。父亲和工友们带着安全帽,脖子上围着一条湿了的毛巾。吃饭都是大伙儿打好盒饭围成一团一起吃的。大伙儿一边吃着,一遍念叨着家常,那场面真是好不活泼热闹。一天工作下来,就已经过去了大半天了。而一期工程下来,常常会花上比预期竣工时间多出一个星期的时间。但那多出的一个星期,工人并没有得到现在我们所谓的“加班费”。看见父亲嘴角扬起的微微笑意,我有些疑惑了,我问父亲,“那您为什么还要坚持多干一个多星期了,您与工地签的合同不是只做到三期吗?”父亲没有直说,而是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他吹起一缕旱烟,在空中慢慢地延伸、弥漫。“认识的兄弟、朋友都在工地里高兴地唱着歌,我又何尝不是呢?”“你们都在唱些什么歌呢?”我不解地问。“唉,这就是你们这代人不懂的啦......”说完,父亲就哼起了一腔高昂的曲调。父亲哼得很是投入,情意浓时,更是有些忘乎所以了。路边的人都投来异样的眼光。而我勉勉强强却只听到了“奋斗”这两个字。有人常说,我们这一代,是垮掉的一代,是灵魂缺失的一代。先辈们通过自己的辛勤奋斗与热心播种,实现了我们这一代如今富足、安逸的生活。是我们的先辈们在神州大地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角落上播下了“幸福”与“收获”的种子,而这些种子早已经在21世纪初,就生根、发芽、开花,有的甚至还结出了丰硕的果实。沿海城市收获了富裕的果实,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得到极大的提高和改善。而美中不足的是,人们的幸福指数却与经济发展有些背道而驰了。现实就是,有人悠闲地享受了先辈们给予的恩赐,摇摇头看不起那些还在努力与命运拼搏的人;有人埋头努力,沿袭着父辈们意味深长的笑容,坚定不移地完成自己的梦想。有的人醒了,有的人睡了;有的人在得,有的人在失......生命中无数个选择指引着无数个结果......人各有志,有人喜欢安逸,有人喜欢奔跑,与展翅高飞。诚然,现实生活中,那些靠父辈们的辛勤付出而怡享天年的人,只是少之又少的。毕竟父辈们还给我们播种下了“勤奋”的种子。走过不少弯路,与成千上万的陌生人擦肩而过,但却总能到达既定的远方。在日子趋于现实与复杂的时候,而我也渐渐地懂得,不甘平庸才是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引以为傲的、独享的寂寞。我可以十分肯定地告诉你,大声地告诉这整个世界:更多的我们,不过是在蓄势待发,在现实中磨练自己的品性,修炼自己的人格,坚信着,终有一天,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翱翔无边天际,夺取前辈们盘踞已久的曼妙天空。我在向阳的坡道上,沿袭着你们昨日意味深长的笑容,播种了一颗“明天”的种子。过去,铭记于心;现在,脚踏实地;未来,翘首以盼。这就是我们的小时代,没有大时代大张旗鼓的爱国口号,但确实有一颗积极进取的、不甘“啃老”的叛逆情怀。

    2016-06-11 11:11:01 作者:罗明 来源:原创
    • 0
    • 6318
  • 婚恋市场筹码论

    婚恋市场筹码论 在现代的婚恋市场里,单身金字塔越往顶端走,所拥有的筹码越多,当在没有所谓“合眼缘”的前提下,即是“一见钟情”,单贵们只会用“不合眼缘”来推托自己的真正想法,其实情确是对方的筹码并不是自己所想要的筹码,但自己却拥有对方所追求的筹码。网络红娘在互联网+红娘逐渐热化的势头里逐渐浮化,speed dating模式的相亲成为单贵们的首选,这种模式可以让每一个单贵们在八分钟的时间里所谓约见两个或更多的女孩,在一场相亲会里可以有N+1个八分钟,可以走着瞧着思着是否有“合眼缘”的异性单贵出现。speed dating传统套路,主持人先来个简单开场白,然后由男士开始流转,每一桌八分钟,“叮”一声后转往下一桌,如此往复。这八分钟里,单贵们尝试向异性抛一些能够使他们开口的话题,例如从事的职业、家乡、兴趣爱好等,逐步引导对方侃侃而谈,又或者双方尴尬默默坐在椅子上等待“叮”。在“叮”前的八分钟,有人无限畅聊,有人默默无语,无论如何,八分钟后均需面对不同单贵了。有一些场,30名单贵男,30名单贵女,最后能够牵手成功甜蜜离场有几人,最终步入婚姻殿堂有几人?答案皆在看客心里。婚恋网或交友网逐渐遍布各大小市场,投资者纷纷想从里面分一杯羹,所以无论单贵们的条件是否为真、人品如何,看在钱的份上,都是优质客户,只要筹码够多、会员费够高。网络化的相亲里,男单贵们看重的并不是女单们真正的贤良淑德、有思想与灵魂,而是女单们的颜值和流于表面的筹码。在这个看颜值甚至只看颜值的年代里,颜值虽然代表不了一切,但也代表了大部分。女单们如果没有颜值,在这些场合里毫无市场可言,单着的还是得继续单着。同样,女单贵们看重的亦是男单们的筹码,三两句话可以侃侃而谈,但真正看清楚一个男性的底子还得擦亮眼睛练就金睛火眼。肉体腐化代表死亡,思想腐化与灵魂腐化那将坠入万劫不复。在浮躁的社会里,婚恋市场金字塔的金贵们多因现实生活中身边的异性未能满足自己所追求的筹码,或者一些个人原因(包括涉及“缘分”“自身成熟度”“颜值”等)而出现在浮化的婚恋市场,性欲的思想与灵魂在久而不得的感情前面逐渐腐化,变质的馊味在悄悄地、毫不引人注意地蔓延,甚至吞噬了许多单贵尤其是男单贵那洁白的思想与纯净的灵魂。他们逐渐变得以个人所拥有的筹码作为诱饵与盾牌,在塔内无限搜索异性单贵,在食骨知髓或者浅尝无味后继续无限搜索,祈求能找到一个筹码对等并匹配的优质异性单贵。思想与灵魂的腐化,将逐步把此类人摧枯拉朽。走过浮华大地,单贵们用知心交换感情,用对人性的微薄信任换取一片真心,事实往往与愿违,大千世界卑贱之人无奇不有。婚恋市场里的筹码观仍在继续下注,单贵们却不知道原来自己将自己筹码化了,亦不知塔内塔外风云已变。

    2016-06-07 08:20:36 作者:何荣华
    • 0
    • 6345
  • 不要试图改变别人

    生活中,我们总会遇上各种各样的人,当他们不能迎合我们的意愿时,我们就会产生一种试图改变别人的冲动,总希望别人能按照我们的行事方式去活着,可实际上呢,很多时候我们根本就改变不了别人。人的性格,有些是与生俱来,难以改变的;有些则深受后天成长环境的影响,已根深蒂固。因此,当我们试图去改变别人时,往往难以达到预期的效果,有时甚至弄巧成拙,僵化了人际关系。俗话常说:江山易改,禀性难移。性格的改造,真的很难,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人,都有一种惰性,事物的运转也有一种惯性,很多时候,并不是说我们想改变就立马能作出改变的。任何事物,都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一个人要对自己的习性作出彻底的改变,首先思想上要得到不断的升华,还要在困惑与痛楚中不断感悟,并在实践中反复修正,不断强迫自己去执行新的习惯,久而久之才能达到效果。因此,我们不要试图凭一句话去改变一个人:即便你的话是真理,极具震憾力,也仅能在思想层面带给别人瞬间的触动,很难带来实质性的改变。每种性格,其实都有其优缺点,正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有些事情,我们无法凭感觉去判断其错对与否,正如我们所熟知的“塞翁失马,焉知祸福”的故事,祸与福往往是孪生兄弟,相互间是可以转化的。所以,不管对人还是对事,我们都应多点包容,多点理解,千万不要自以为是,随随便便去指责别人。与不同性格的人相处,当我们看不惯对方做人做事的方式方法时,其实自己心里明白就可以了,至于别人愿意选择哪种性格、哪种命运,那是别人的权利。对于朋友,当我们觉得对方做得不对时,在合适的时候可以温馨提示,但也不可勉强。林则徐说: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如果我们能够拥有大海般的胸怀,那世上还有容纳不下的人和事吗?当我们以虚怀若谷的胸怀去融合别人时,别人也将为我们让出一片广阔的天地。改变别人很难, 改变自己也不容易,但相对而言,我更乐意选择改变自己来适应别人。此文刊于《湛江日报》 作者简介:林振华,男,1972年出生于广东吴川,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现为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湛江某央企中层管理,业余爱好写作。自2011年至今,有散文、诗歌、小说、游记、通讯报道等发表于《湛江日报》、《长安文苑》、《当代文学》、《中国报关》、《广州中远物流》。《我为报关事业奉献20年青春》荣获中国报关协会举办的征文大赛三等奖并全国发行,该文同时获得中远物流总公司征文大赛三等奖。《廉者坦荡荡,贪者常戚戚》荣获中远物流总公司举办的廉洁征文大赛三等奖并转载于《当代文学》电子刊。

    2016-06-03 11:56:43 作者:林振华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 0
    • 6364
  • 清晰人生

    人之一生,精力有限。诸多事务,孰可为,孰可不为?理一理,弃繁从简,确有必要!人之强于动物,皆因其既求生存,又求活出精彩。人,乃先为“动物”,后为“人”。正如马斯洛所论,人之五层需求,由低至高,自物质性价值向精神性价值延伸。也即,人唯有食可裹腹,居有定所,安全有靠,方能实现自我价值。工作,收入之源,生存之本,维系家庭之所需,实乃人生之头等大事。切记:今天不努力工作,明天就要努力找工作。家庭,风浪人生之避风港,应好好珍惜。父母,年纪大了,应常回家看看,多交流,多感受、多体贴。爱人,风风雨雨中,陪伴自己共同渡过。应悉心呵护、用心珍惜。孩子,寄托我们一生的希望。在享受天伦之乐时,别忘加以好好教育!身体,革命之本钱,理应好好爱惜。谨记:零乘任何数皆等于零。朋友,最能让我们活出精彩,但要择其善者而从之。创业,需要勇气。年轻的朋友,犹应尝试冒险。人生最大之错误,就是不敢犯错误。理财,抵御通货膨胀之所需。唯有财富,人才会活得更有底气。没有财富,在经济上你帮助不了别人。记住:你不理财,财不理你!做人,应正直、善良、勇敢、勤劳、节俭和宽容。还应自信、乐观和积极向上,要做一个有修养、有学问、有气质的社会人。学习,一辈子的事。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应活到老,学到老。写作,人生之最高境界。为人类智慧传播之源,个人性情陶冶之所,自我价值实现之地。赌博,勿染。做人要踏实,赢得起、输不起的事不要做。既耗时间,又伤身体,既影响家庭,又误了工作,场内场外皆输的事情千万要远离。se情,不可沾。要记住,男人学坏就没钱。别为贪一时之欲,耗钱损家,甚至给自身带来牢狱之灾,或染下一身病。做人,还是清心寡欲点好。活着,就好。知足常乐吧! (注:该文发表于2011.8.6《湛江日报》第七版“周刊.闲趣”版。) 作者简介:林振华,男,1972年出生于广东吴川,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现为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湛江某央企中层管理,业余爱好写作。自2011年至今,有散文、诗歌、小说、游记、通讯报道等发表于《湛江日报》、《长安文苑》、《当代文学》、《中国报关》、《广州中远物流》。《我为报关事业奉献20年青春》荣获中国报关协会举办的征文大赛三等奖并全国发行,该文同时获得中远物流总公司征文大赛三等奖。《廉者坦荡荡,贪者常戚戚》荣获中远物流总公司举办的廉洁征文大赛三等奖并转载于《当代文学》电子刊。 

    2016-06-03 11:55:22 作者:林振华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 0
    • 6382
  • 浅读麦家

    麦家,作家,编剧。2008年以长篇小说《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并被改编为电视剧。2010年以280万元的版税收入荣登作家富豪榜第15名。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语》、《刀尖》等。走进麦家的博客,很偶然!今年初,我在新浪刚建博时,无意中看到麦家一篇博文《写长篇小说是与作女谈恋爱》,感触最深的是,他在文中写道:“......自虐性的写作,写到吐。有一段时间,我看到电脑就打寒颤,想到明天还要写,就想念砒霜的味道。”作为一名文学爱好者,我是深有同感的。虽然我没写过长篇小说,但博客上很多文章我都写得很辛苦,往往都要经过不断的推敲和反复的修改。想想,写好一篇文章尚且如此艰难,要写好一部长篇小说,个中艰辛便可想而知了。我很欣赏麦家的名言。他说:“要以怀疑的眼光看世界。”“某种意义上,缓慢是成功的捷径。”“对现在的作家,我就一个字,‘守’。无名前,要守得住寂寞。成名后,要守得住名利的诱惑。”这几句话,是麦家创作成功的经验总结,给后来者启发至深:如果没有怀疑的眼光,我们就不可能拥有独特的思维;必须先求“质”再求“量”,不可急于求成;要守得住寂寞,抵得住诱惑。我很佩服麦家的敬业精神。《解密》他足足写了十年,期间彻底推翻重写三遍,局部修修改改至少二十遍。刚出版的《刀尖》他也写了八年,期间他反复征询了当事人的意见,作出了无数次的修改。相比于那些为了完成任务,一味追求眼前利益而不顾作品质量的作者来说,麦家严谨的治学态度和高度的敬业精神尤显可贵。我很敬重麦家的人格。他在博文《好作品还要好运气》里说道:在创作《风语》时,北京某书商曾三赴杭州要他书稿,报价从三百万涨到五百万,可他仍然没答应对方。为什么呢?因为他的作品当时还没脱稿,在对方只字没看,冲着他的名声开出天价的情况下,他一口拒绝了。从这点看,我觉得麦家很有人格魅力:他抵住了金钱的诱惑,捍卫了作品的尊严。我很能理解麦家的“苦”。 他说他现在的生活很简单,一日三分:读书、写作、发呆。作为一名理工生,麦家能在文学创作中取得巨大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他广泛的阅读,尤其是西方文学作品带给他的创作灵感;麦家是一名很勤奋和富于韧性的作家,他说他每天都有固定的写作时间,写得顺时就多写一点,写得不顺时就停下来玩,读书。作品写好了,他就放在抽屉里,隔几个月兴致来了再拿出来看看,发现问题的改一改,问题太大的索性不要,重新开头;至于麦家所说的“发呆”,其实也就是静下心来想一想,在孤独中寻求灵感的意思。我想,这点对每个文学创作者来说都很重要,也正如麦家之所说:“创作需要孤独,如果整天象名人一样满世界跑,遍地开花,就有可能遍地荒漠,怎么可能有沉淀的思想呢!” 总之,麦家的成功绝非偶然,在成功的背后,他比普通人真的付出了很多很多。我很喜欢麦家的“文字”。在表达上,他没有半点的矫揉造作和故作炫耀,文字显得很朴素、很实在,给人感觉到他是在用“心”来和你作交流的,情真意切间,让人见其文如见其人一样。在他长篇谍战小说《刀尖》中,听说整部书所使用的汉字不超2000个,所有的难字、生字、涩词他一律不用,采取了读者零阅读障碍的口语化叙述,风格简朴平浅。说实话,我平常很少看别人的博文,可对麦家的博客,我却常进常读。究其原因,皆因麦家的文章写得行云流水,踏实得让人感觉到他是在敞开心菲的和你作面对面的交流。我很羡慕麦家的成功。作为一名文学创作者,相信很多人都期望自己写出来的好作品可以发表,可以出版,甚至可以拍成电视剧,然后拿到应有的报酬,最终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可在通货膨胀的今天,在书比纸贱的年代,在写作很难成为谋生的职业时,又有几人能实现如此的愿望呢?很多文人一辈子都在卖文,可总摆脱不了“穷酸”的样子。麦家的成功,也许在某种程度上能给那些文学创作者起着激励的作用,但“好作品还要好运气啊!”从麦家的博客中,我学到了很多,也体会了不少,但麦家的成功是很难复制的!现阶段,对大多数文学爱好者来说,创作只能停留在精神追求的层面,要把它作为一种谋生的手段,真的很难! 

    2016-06-03 11:50:48 作者:林振华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 0
    • 6282
  • 黑点太炫眼

    有则故事:一位老师拿出一张画有一个黑点的白纸问他的学生:“同学们,现在你们眼前看到的是什么?”学生们齐声回答:“一个黑点。” 此时老师面露遗憾地说:“为什么总是把眼光集中在黑点上呢?难道你们谁也没看到这张白纸吗?”课室顿时变得鸦雀无声。(插图来源于网络)黑点,实在是太炫眼了!在我们身上,或多或少都会存有一些“黑点”。 在此,我暂且把人身上那些相对突出的缺点称为“黑点”,相对突出的的优点称为“亮点”吧!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听得最多的还是关于别人的坏话。同样道理,别人在谈论我们时,估计也是缺点多于优点。那是因为黑点太炫眼了,很多人都喜欢为此而津津乐道!俗话也常说:“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因此,控制住我们身上“黑点”的泛滥往往比创造出我们自身的“亮点”还重要。工作中,有些人总是感叹自己“怀才不遇”:我在工作上明明做得比别人好,可为什么总得不到提拔?而且每次的评先评优也没我的份呢?一听,还真为他们打抱不平。可细想一下,也许他们在另一方面还存有很多的“黑点”,以致于炫眼得把他们身上的亮点都给遮住了。有些领导干部,在国企打拼多年,为国家创造了不少效益,对社会的贡献也很大,一生成绩斐然,劳苦功高。可却因为在一些经济问题上把持不住自己,在法律面前他们倒了下去。这个致命的“黑点”,让他们一生的功劳都给抹杀掉,前程尽毁,多可惜呀!木桶原理,相信大家都很清楚:一个木桶能盛多少水,不取决于最长的那块木板,只取决于最短的一块。人的缺点,其实就是木桶上的那块短板。很多时候,决定我们成功与否的,并非我们身上的亮点,而恰恰在于我们能否把身上的黑点给涂擦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对于一些细小的、微不足道的顽固性缺点,我们能改则改;实在改不了时,那就把我们身上的亮点充分发挥出来,用以遮盖弥补吧!对于一些大的、足以影响到我们成功甚至影响到我们一生的缺点,那可要想办法去尽早克服了。看别人,我们要把眼光专注于其亮点,努力挖掘出别人闪光的一面;看自己,我们则要把目光集中于自身的黑点,并尽早克服,以免在黑点泛滥成灾时,把我们身上的亮点都给遮盖住了。 (注:该文发表于2012.1.30日《湛江日报》周刊.百味版) 作者简介:林振华,男,1972年出生于广东吴川,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现为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湛江某央企中层管理,业余爱好写作。自2011年至今,有散文、诗歌、小说、游记、通讯报道等发表于《湛江日报》、《长安文苑》、《当代文学》、《中国报关》、《广州中远物流》。《我为报关事业奉献20年青春》荣获中国报关协会举办的征文大赛三等奖并全国发行,该文同时获得中远物流总公司征文大赛三等奖。《廉者坦荡荡,贪者常戚戚》荣获中远物流总公司举办的廉洁征文大赛三等奖并转载于《当代文学》电子刊。

    2016-06-03 11:45:00 作者:林振华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 0
    • 6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