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杂文·评论·奇章

杂文·评论·奇章

  • 相繇

    《相繇》   自大禹治水后,洪水猛兽渐渐被收服,人们又开始播种五谷,伐木建屋。生活走入正轨的人们无一不是称颂着大禹的事迹。   掌管水利的水神共工内心阴谋颇多,性情凶狠且心胸狭隘,见用神力所发的洪水被大禹治理妥当,心中就怨恨上了大禹,于是派出相繇去作怪,为祸百姓。   相繇,是共工的得力臣属,食人无数,蛇身而九首,身长赤黑的双翼,腹中藏有的大量液体剧毒无比,用以攻击敌人,使其触之即死。它所过之处,皆成毒沼地,瘴气弥漫,久久不散,就是野兽也无法生存,何况是树林野地里的植物呢。但他化成人形时,又被称作相柳,却是心地善良、助人为乐的神,不愿残暴害人所以并不被共工看好。因而相繇、相柳虽然同为一体其实又可分为是两体,都由共工控制。   这相繇见人们安居乐业、童叟相乐,于是奋甩起它的巨尾,横扫一片,尘土一阵飞扬,顷刻间那些房屋化为乌有。随后便见它卷起孩童无数,想做腹中之食,往它的住所东海琉璃宫里飞去,回过神来的人们很快操起农田器具便是追向它进攻,相繇转过九首咧开大嘴喷出毒水,这毒水仿如是天空下的大暴雨,被淋湿的人们个个倒下,仅存的则是四处逃散。   路过的青鸟见此,旋身便找到大禹传报。大禹大怒,手执轩辕剑踩上七彩云朵直奔东海,此时的相繇正盘曲着想吞食那些孩童,大禹一剑击中它的蛇腹,却并没有击中要害,被惹恼的相繇九头展开赤黑双翼,飞旋在东海半空不停扇动那巨型翅膀,逐渐在海面上形成旋涡,只见那海旋涡不断飞旋而起,强大的海浪起了万丈高直直地拍向了大禹,那劲头与九鼎之重竟也相差无几,受了重伤的大禹,以轩辕剑为杖支撑着身体,相繇见状飞身扑去,欲吞了大禹,千钧之际大禹穷尽力量提起轩辕剑砍下了九头中间的那个头,随着头应声落地,大地震动,流下的血液臭气熏天,引来了天上众神的关注。天帝得知共工乱用职权,打乱人间秩序,伤及人命,一道天旨罚他禁留蛮荒之地,削其神力。又叫来观音菩萨让她用柳枝沾取她净水瓶中的甘露清散瘴气,净化那被相繇之血污染的土地湖泊。  大禹将相繇诛杀后,便剩相柳单独一体。因知晓他心存善念,便放走了相柳,由于共工和相繇曾招惹了许多的恩怨,因着共工被罚、相繇诛杀而找相柳报仇,被追杀的相柳一路奔逃直至昆仑山,路上遇到了从广寒宫出来下凡玩耍的玉兔,得知情况的玉兔请求嫦娥为他解围,获救的相柳为报恩提出自愿留在广寒宫中负责砍伐不断繁殖的桂花树,嫦娥应允为他改名吴刚,也权当是为相柳谋一地好去处了。                    

    2017-04-15 23:20:38 作者:木骨子
    • 0
    • 6551
  • 善心恶果论

    善心恶果论哈耶克说,“通往地狱之路,通常是由善意铺成的”。按常理应该是“通往地狱的路是,由罪恶铺成的”,即俗话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可细想一下,哈耶克这句话还真是至理名言啊!  很久之前看到过一篇文章,是说一只鸡突然受到感悟,决定要改变鸡的地位——凭什么同是动物,熊猫就可以被娇生惯养,而鸡却要被残忍的吃掉。于是这只代号零零一的鸡就起来号召鸡群们不生蛋和集体自杀, 他鼓舞鸡同胞为了鸡的未来而奋斗。物以稀为贵,当地球上只剩下几十只鸡的时候,鸡果然成了国宝,过上了零零一幻想中的生活。一个鸡的梦想,用成千上万乘成千上万的鸡的生命成就了。零零一的心愿不美好吗?他是抱着为全体鸡群谋福的想法而奋起努力的,这不是一种“善心”吗?可是这个善心却给整个鸡类带来了巨大的毁灭性的灾害。这让我想起了《动物庄园》,让我想起了“Herr Hitler”,让我想起了斯大林的大清洗,让我想起了叙利亚……上述的一连串例子中的主人公,在他们的时代都是不折不扣的英雄、伟人,他们都是抱着一种善心去努力的。就像《但丁密码》中的天才们,他们是抱着“为了整个世界的美好发展”的善心才去制造病毒毁灭人类的。事实证明,光有良好的愿望是不够的。希特勒为了实现他“让德国人活在阳光下”的理想,他建立的第三帝国不仅吞噬了市民社会、思想自由、个人政治意识,还犯下了屠杀犹太人的罪行。红色高棉波尔布特说:“我只是进行斗争,不是要杀人。个体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包括革命者自己,神圣的理想才是最重要的”。“为了神圣的理想,什么都可以抛弃”,这样的善心对于社会对于民众而言只会是地狱而非天堂。“通往地狱之路,通常是由善意铺成的”的后面,哈耶克是这样说的,“如果人类放弃自由主义的精神,想凭着良好的意愿,自以为是地去计划、设计社会,必将把人类引向深渊……即使行使权力的人动机十分高尚,由于他无法掌握许多个人根据变动不息的信息作出的信息分别作出的决定,因此他不能为目标的重要性等级制定出一个公认的统一尺度。”也许有人会反驳,美国,世界上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国家,不也正是由那些建国之父们设计出的吗?历时三个多月的制宪会议,建国之父们所激烈讨论的正是在于他们的经验让他们不能凭着良好的意愿,自以为是地去计划、设计社会。而那些所谓的“理想者”,应该没有人可以批评他们的“善心”,他们身上确有一种甘为理想奉献的精神,但他们不顾一切的献身主义,有时候却是灾祸的导火线。因为一旦将自己的“善心”强加于他人身上,甚至要求他人放弃一切个人利益、欲望,像苦行僧般地自我殉道,这种善心自然就会导致恶果。所以乌托邦、大同社会古往今来只会在书上出现,在现有条件下一旦有人想将其变成现实就不可避免会出现独裁、愚民等等一系列问题。更何况历史上那些高举“乌托邦”旗号驱动着“乌合之众”奋起拼搏的,不过是披着“乌托邦”的外衣,那些统治者在获得权力后无一例外不是用武装来压迫人民,让人民群众自动自觉的把嘴巴闭起来,把脑子清空。在美好的憧憬下,人们往往会忽略很多基本的东西,比如人性。自以为是是导致善心恶果的源头。当“理想者”抱着“我是先知先觉者”的心态时,他的思想在很大程度上已经陷入了“自以为是”的状态而不自知。奥康诺满怀希望的筹建“土地计划”,结果不到两年便宣告破产。现实给了奥康诺一个打击,历史给了我们一个启示——善心并不意味着善果。正所谓谨言慎行,我们要避免“自以为是”的善心陷阱,才有能带来善果。

    2017-03-18 00:32:50 作者:木筝
    • 0
    • 6637
  • 穿越回唐代后,你能吃什么?

    穿越回唐代后,你能吃什么?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香港理工大学中国文化文学硕士  梁骁菲 随着以唐代为背景的历史言情剧的热播,人们对唐代的文化、唐人的生活充满了兴趣,市面上也多了不少以唐代社会生活为主题的书籍。如果真的有时光机,可以穿越回到唐代,我们将会过上怎样的生活呢?民以食为天,我们先来看看吃喝的情形。唐人有丰富的食材。主食有麦、粟、稻和杂粮,副食有葱、韭、蒜、姜、菠菜、竹笋、杏、梨、枣、瓜、葡萄等。富贵者多食肉和鱼,如牛、羊、猪、鸡、蛤蜊、鳜鱼、虾和蟹。这些食材通过组合搭配,可以做出许多种菜式。唐代由分食制转为会食制,数人围聚一桌共享美食,饮宴聚会成为社会风尚。在宴会上,宾客可尽情品尝各色菜肴,而宴会的盛行,也催生出更多的菜式。唐人喜爱胡食。汤饼、蒸饼、煎饼、凡当饼、红绫馅饼、赍字五色饼、胡饼……在这些唐人常吃的各色饼类之中,胡饼,是一种胡食,汉代自西域传入,至唐代,深受中土人士的欢迎,相传鉴真和尚东渡日本时,还带了胡饼充饥呢。胡椒也是胡食,被唐人广泛用作调味佐料。胡食在上流社会中非常盛行,《旧唐书·舆服志》有言:“贵人御馔,尽供胡食”。唐代中西结合的饮食文化可见一斑。唐人泡得一手好茶。自开元初,茶肆林立,饮茶之风风靡全国。唐人泡茶多用茶叶,茶粉在当时属于上品。茶农斗茶,斗的是采制茶叶的优劣,文人雅士也斗茶,斗的是冲泡茶汤的高下。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国第一部研究茶道的著作——《茶经》诞生了,陆羽被尊为“茶圣”。斗茶的风气一直延续,至宋代,文人雅士点汤击沸的标准和方法又有了进一步系统的总结。唐人嗜酒。爱饮宴,爱吟诗,怎会不爱喝酒?大街小巷,酒馆鳞次栉比,名酒纷呈,有西市腔、郎官清、阿婆清、新丰酒、仇家酒、户县酒等。酒馆里自然少不了沽酒的女郎,像金陵的吴姬,压酒劝客,还有京城的胡姬,专卖胡酒。在骚人墨客的笔下,酒是一种反复出现的意象,“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山为樽,水为沼,酒徒历历坐洲岛”,“龙头泻酒邀酒星,金槽琵琶夜枨枨。洞庭雨脚来吹笙,酒酣喝月使倒行”……唐人的豪放热情,在饮酒时表现得淋漓尽致。有菜,有肉,有鱼,有胡食,有茶,还有酒,与三五知己饮宴闲聊,吟诗作对,谈古论今,岂非乐事一桩耶?

    2016-09-11 01:47:35 作者:梁骁菲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 0
    • 6660
  • 游仙?成仙?

    游仙?成仙?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香港理工大学中国文化文学硕士  梁骁菲 游仙诗是魏晋时期重要的文学体裁,当时的道教徒和文人雅士争相创作了大量的游仙诗。郭璞是两晋游仙诗的杰出诗人,作为权臣王敦的记室参军,郭氏不愿追随有谋逆之心的主人,便归隐山林、寄情修仙。由于喜爱结交好道之士,郭璞对道教有较深入的了解,所作之诗充满浓厚的玄道气息。从现存郭璞的14首《游仙诗》中,我们可以看出郭氏对长生成仙的追求以及对成仙途径的探索。郭璞对长生成仙深信不疑,而且渴望能够长生成仙,在诗中描绘了仙人的神采和自己与仙人同游的场景。“灵溪可潜盘,安事登云梯”,仙人在灵溪潜隐盘桓,登云梯而升天;“奇龄迈五龙,千岁方婴孩”,五位人面龙身的仙人青春永驻;“左挹浮丘袖,右拍洪崖肩。借问蜉蝣辈,宁知龟鹤年”,浮丘和洪崖是上古仙人,龟鹤是长寿之物,三者皆有千百岁的高寿,自己与仙人结伴而行,永享长生;“永偕帝乡侣,千岁共逍遥”,自己与仙人为伴,永世逍遥;“翘手攀金梯,飞步登玉阙。左顾拥方目,右眷极朱发”,自己攀着金梯飞登天上宫阙,与方瞳朱发的神仙一同生活。郭璞认为通过服食仙药和致虚守静可以长生成仙,在诗中描绘了服药和致静的情景,强调了二者的重要性。“临源挹清波,陵岗掇丹荑”,丹荑名赤芝,用清泉送服丹芝仙草能延年益寿;“陵阳挹丹溜,容成挥玉杯”,上古仙人陵阳子明上山采石脂服食而成仙;“圆丘有奇草,钟山出灵液”,圆丘和钟山上有吃了喝了能长寿的芝草和玉脂;“王孙列八珍,安期炼五石”,贵族享用八珍美食,仙人服食五石丹药,八珍美食伤身而五石丹药却能延年益寿,要想长生成仙就要远离珍品而服用丹药;“采药游名山,将以救年颓”,服药可以延寿长生;“登岳采五芝,涉涧将六草。散发荡玄溜,终年不华皓”,服用五芝六草可以延年益寿,即便年老,头发也不花白。“清溪千馀仞,中有一道士。云生梁栋间,风出窗户里”,修道之人住在清幽之处,云雾缭绕,远离俗世纷扰;“燕昭无灵气,汉武非仙才”,燕昭王因为不能去除欲望,远离贪爱,减少念想,从而导致灵气全无,不能成仙,汉武帝因为形态傲慢,精神污秽,从而导致仙才尽失,不能成仙。长生成仙是道教的宗教理想和生命伦理观,道教追求长生的思想理念和探索致虚守静的成仙之道由来已久。相传太上老君在终南山古楼观说经台的老子祠内曾作十四字道家养生修炼的对联,是为“玉炉烧炼延年药,正道行修益寿丹”,教人清心寡欲,保持心境空明宁静,方可修养心神、炼养精气,长生成仙。到了魏晋时期,由于世族权臣相互倾轧、政局动荡、战争不断,人们渴望从黑暗的现实中获得精神解脱,道教的神仙体系遂发展壮大,炼丹术士葛洪著有《抱朴子》一书,介绍长寿老物,谈论修仙之法,主张服药延寿,丹鼎道派的仙道理论盛极一时。郭璞把自己失意的情绪归属于游仙,以释放现实的郁闷,长生成仙成为其意识里最渴望的典范,也是理想的自我。通过对游仙的想象体验修仙、成仙的快乐,山居中的郭璞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在精神上,都实现了真正的避世归隐。 

    2016-09-11 01:43:47 作者:梁骁菲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 0
    • 6594
  • 从《聂隐娘》看唐传奇

      从《聂隐娘》看唐传奇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香港理工大学中国文化文学硕士  梁骁菲 唐代传奇小说《聂隐娘》,讲述贞元年间魏博大将聂锋之女聂隐娘的故事:隐娘十岁时,被一位尼姑带走,声称是要指点隐娘。五年后隐娘归来,家人问学了什么,隐娘说,尼姑让她服下药丸,给了她一把宝剑,教她武艺,随后命她去取两位恶人的项上人头,她都做到了。家人听后非常害怕。不久,隐娘和一位磨镜的少年成亲,父亲去世后,隐娘夫妇成为魏帅的左右吏。魏帅与刘昌裔交恶,派隐娘行刺刘氏。刘氏神机妙算,恭迎隐娘夫妇,隐娘遂弃魏投刘。魏帅得知后,先后派精精儿和妙手空空儿前来刺杀他们。前者被隐娘打死,后者因隐娘略施小计、行刺不成便扬长而去。刘氏死后,隐娘偶遇其儿子,预言他将有大难,后竟应验,世人亦不复见隐娘。传奇小说的出现,反映了中国古典小说逐渐从萌芽走向成熟。“小说”一词始见于《庄子》:“饰小说以干县令,其于大达亦远矣。”这里的小说,指的是琐碎的言论,内容如何,不得而知。西汉刘歆在《七略》中提及“小说家”的名称,但所记之书后世不传。东汉班固在《汉书·艺文志》中给“小说家”下了定义:“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说之所造也。”两晋南北朝时期,有了多言传说故事或名人轶事的小说,如干宝的《搜神记》、葛洪的《神仙传》、刘义庆的《世说新语》等。到了唐代,出现了记述奇闻异事的文言短篇小说,名唐传奇。传奇小说产量丰富,除了《聂隐娘》外,代表作品还有《虬髯客传》、《莺莺传》、《南柯太守传》、《柳毅传》、《李娃传》、《红线传》、《章台柳传》、《长恨歌传》、《霍小玉传》、《梅妃传》、《枕中记》、《离魂记》、《幽怪录》等。这些小说中的一些情节和典故,常为后世文人所用,宋元明三代不少戏剧故事,都是在唐传奇的基础上继续演绎创作出来的。传奇小说的主人公不尽是鬼神,而多是人,或是才子佳人,或是英雄侠客,总之,是生活在现实社会上有着各种各样性格的人。像《聂隐娘》和《红线传》,主角是参与到地方官吏斗争之中的刺客侠士,反映了安史之乱后藩镇割据,各股地方势力之间相互斗争仇杀的社会现实。再如《李娃传》和《霍小玉传》,主角是情路坎坷的世族子弟和妓女,反映了唐代士人以迎娶大家闺秀为荣的等级森严的婚姻状况。大唐经济文化的繁荣为传奇小说提供了无限宽广的创作空间,小说塑造的人物形象鲜明,具有较浓的现实和时代气息。虽然传奇小说包含丰富的社会内容,但加入了很多纯粹想象的元素。像《聂隐娘》中描述隐娘与精精儿打斗,说是有红白两面旗帜在床的四周击打旋转,后有一人从空中掉下来。又描述空空儿的神术,说是人不能看见他的变化,鬼不能跟随他的踪影,他能从虚空进入阴间,能用无形攻击有形。再如《梅妃传》中描述梅妃的魂魄进入唐玄宗的梦境,诉说皇上逃难时,自己死在乱兵手中,有人把她安葬在梅树下,随后玄宗前去挖掘,果然找到尸首。这些记述都超越现实,既惊悚又刺激,要说这样写有什么意义,只能说是纯粹瑰丽奇特的想象而已。清代编纂《四库全书》时,发现《幽怪录》中诸多篇章已经残缺,但编者却认为残缺亦无妨,因为无关风教。明人、清人比较注重道德教化,做文章要有社会意义,即便言及怪力乱神、奇闻异事,也要奖善惩恶。而唐人,是真爱浪漫,爱作不受现实羁绊的无边无际的想象,一面描写现实社会中的人,一面却赋予他们高于现实的特质,不论有无实际意义。侯孝贤导演的《刺客聂隐娘》拍得如何,见仁见智,不过,随着电影的上映,倒是使不少观众对唐传奇产生了兴趣。唐传奇不只有《聂隐娘》,其余的小说也很精彩,茶余饭后,不妨一读。

    2016-09-11 01:42:00 作者:梁骁菲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 0
    • 6510
  • 古人那些有趣的习俗

    古人那些有趣的习俗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香港理工大学中国文化文学硕士  梁骁菲 习俗,是一些约定俗成的风俗习惯,或与法律无关,只是代代相传,倘若不这么做,别人就会说你不懂规矩。今天有哪些习俗,相信你可以说出很多很多,然而古代的习俗,古至先秦时期,你又知道多少呢?我们来看看《左传》是怎样说的。官僚食肉《左传·襄公二十八年》:“公膳,日双以鸡。饔人窃更之以鹜。御者知之,则去其肉而以其洎馈。子雅、子尾怒。”公,朝廷的卿大夫。饔人,做饭的人。御者,送饭的人。卿大夫用餐,每天会有两只鸡,做饭的人偷偷把鸡换成鸭子,而送饭的人则把肉拿掉只剩下汤。《左传•庄公十年》:“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战,曹刿请见。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乃入见。”肉食者,在朝为官的人。齐国攻打鲁国,曹刿欲见庄公,有人说那是吃肉的人的事情,曹刿却认为当官的人不能深谋远虑。这说明,食肉大多限于达官贵人,在饮食上,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是有尊卑贵贱的等级差别的。就餐不佩剑《左传•哀公十七年》:“卫侯为虎幄于藉圃,成,求令名者,而与之始食焉。太子请使良夫。良夫乘衷甸两牡,紫衣狐裘,至,袒裘,不释剑而食。太子使牵以退,数之以三罪而杀之。”虎幄,虎兽纹的房子。令名者,名誉好的人。衷甸两牡,由两匹公马驾着的车子。卫庄公建造了新房子,找一位名誉好的人一起吃饭,良夫来到后,敞开衣服,却没有解下佩剑吃饭,于是被斩杀了。这说明,携带兵器用餐是一种重罪。赤脚进屋《左传•宣公十四年》:“楚子闻之,投袂而起,屦及于窒皇,剑及于寝门之外,车及于蒲胥之市。秋九月,楚子围宋。”屦,鞋子。申舟到齐国聘问,途径宋国,被杀害。楚庄王听说后,甩袖而起,随从追到前院递上鞋子,追到寝宫门外送上佩剑,在街市上车。《左传•哀公二十五年》:“卫侯为灵台于藉圃,与诸大夫饮酒焉。褚师声子袜而登席,公怒,辞曰:‘臣有疾,异于人。若见之,君将呕之,是以不敢。’公愈怒,大夫辞之,不可。褚师出,公戟其手,曰:‘必断而足。’”袜,穿着袜子。戟其手,手叉着腰。卫公和大臣在灵台喝酒,褚师声子穿着袜子登席,说是脚上有疮,不便让人看见,卫公命人砍了他的脚。这说明,人们在室内是不穿鞋子的,而且登席时必须脱掉袜子。用冰降温《左传·襄公二十一年》:“楚子使薳子冯为令尹。访于申叔豫,叔豫曰:‘国多宠而王弱,国不可为也。’遂以疾辞。方暑,阙地,下冰而床焉。重茧衣裘,鲜食而寝。”宠,宠臣。阙地,挖地。下冰,放上冰块。重茧衣裘,穿棉衣皮裘。薳子冯对楚国的前途失望,就装病推辞不当令尹,大热天挖地,在床下放置冰块,穿着厚厚的衣服,又不吃东西睡着。这说明,炎热的夏天,人们用冰块来给室内降温。在乡校议事《左传·襄公三十一年》:“郑人游于乡校,以论执政。然明谓子产曰:‘毁乡校,何如?’子产曰:‘何为?夫人朝夕退而游焉,以议执政之善否。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若之何毁之?’”游,游玩聚会。早晚工作后,郑国人在乡校里议论时政的好坏,人们认为好的,统治者就推行,不好的就修正。这说明,乡校是乡间的公共场所,人们在那里聚会议事。中国是礼仪之邦,在古代,上至朝会、祭祀等政治宗教活动,下至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习俗,或多或少都和礼仪有关。上述的这些习俗,虽然不受法律的约束,却受礼仪的约束,遵守了,便符合行为规范,不遵守,随时招来杀身之祸,正所谓“礼,人之干也。无礼,无以立”。先秦时期的习俗,除了在《左传》中有记载以外,还可见于《周礼》、《仪礼》、《礼记》、《诗经》、《楚辞》、《国语》、《公羊传》和《榖梁传》等古籍之中,有兴趣者,不妨一读。

    2016-09-11 01:40:21 作者:梁骁菲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 0
    • 6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