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寂寞是一种说不出的痛(碧草)

    一曲《葬花词》――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杯净土掩风流我惟有融入诗的境界掩饰哀愁在荣国府众多的兄弟姐妹中或许我是最多愁善感的一个俏丽的容颜仍旧掩饰不了心的迷离与伤痛一曲《葬花词》――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未来但却目睹了一片从未见的虚无与空白脂粉掩饰不了我苍白的容颜一曲《葬花词》――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害怕容颜老去的那一天只为落得一个过客身份久久地安抚着自己脆弱的灵魂或许与灵魂同在我还能触及到一抹红落花时节一个孤伶影在葬桃花处痛吟着《葬花词》——题记我终究是一个孤儿。虽说舅母的家如同自己的家一样,虽说自从进了荣国府后,贾母对我是百般怜爱,寝食起居,一点都不比宝玉差,贾母甚至还把迎春、探春、惜春那三个孙子靠后了,但说到底我还是客人身份,自己如今父母双亡,无依无靠,被迫寄居在他人之家,在大观园的这些形形色色的姐妹丫鬟中,充满了“花招绣带,柳拂香风”之美。在这个芳香美丽的小小女儿国里亦充满了青春的笑和泪,爱和怨,酒和诗,但在这里我却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纯洁气息,整个荣国府对我而言,只不过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外表之下充满了污浊丑恶的贵族家庭,在我踏入荣国府之前,只认得门前的那对石狮子是干净的。“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的大观园,在我眼里却是“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的场所。“悲凉之雾,遍被华林,然呼吸而领会之者,独宝玉而已,”或许只有宝玉才能了解我的苦衷,但却只是其中一部分。我独自坐在清幽的潇湘馆里,终日与红毯柳木相伴,寂寞的时候惟有向烛光倾诉,孤独的时候惟有倚着冰冷的玉桌透过红木的窗凝视着园内凋谢的桃花瓣漫天飞舞,在经历过无数次飘荡后,以一种“落叶归根”的最唯美且绝情姿态回归到它诞生的地方。而我却在这场绵绵无期的缤纷落叶中直到“不知风雨几时休,已教泪洒纱窗湿”的凄凉长夜。有人曾劝我入乡随俗一些就不会感到孤寂了,可我自问却无法做到,因为这不是真正的我!我曾看到宝钗,在人前作端庄淑女,一副“事不关己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的模样,在人后却施以小恩小惠。可她这样就算是得到了宝玉,有了子孙满堂的幸福,有了金银富足的日子又能如何?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却又失去了更多有价值的东西。若是如此,我宁愿独守一份寂寞。因为这份寂寞,桃花社里印证着我的“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在这清冷的桃花社里除了我们几个姐妹丫鬟在此挥笔洒墨外却无人问津,只因为它建立在大观园里。曾记得在重建桃花社之际,我写的一首《唐多令》:粉坠白花洲,香残燕子楼/一团团、逐队成球,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舍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留。令众人不禁感叹,给予评价:“好是固然好,就是太悲了。”他们所指这“悲”只停留在诗词中,却不知道自从踏入荣国府后,它已经渗透入我脆弱的身躯,并且在一步步占据着我那天资过人的头脑。“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本期望于宝玉的,不仅仅是“男才女貌”相当的“如意郎君”,而且在茫茫尘俗之中可以“偕隐”的“知心”者,但现在这一切已经成为我只能在天堂中才能目睹到的愿望了。为此宝玉也曾梦回阴司黄泉路,寻访我的灵魂,可他哪里知道我生不同人,死不同鬼,无魂无魄,何处寻访?我亦恨宝玉,却有期望得到他的心灵。这段“金玉姻缘”我终究是无福消受了,但试问在这样的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地方,就算我得到了它又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吗?所以我惟能以“香魂一断随风散,愁绪三更入梦遥”告别它。或许这对于我而言是一种最好的潇洒解脱。不管怎么说,我终究是以满面愁容,紧蹙的烟眉带着属于自己的清灵永远地告别了如同大戏台一般的大观园,其间还含着那么些许的怨恨泪。我在荣国府香消玉殒的经历却在代代国人的心中流传了千百年。他们总是说,可怜唯美的黛玉,你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寂寞红颜,因此总是那么薄命,如同绚灿无比的烟花,只是一瞬间的迸发,却已是绚丽的光芒。可他们又怎么会知道我内心“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的愁苦,正是这污浊丑陋的贵族家庭荣国府给予的,所以我惟剩寂寞相伴。但我却在之前的某一个落叶缤纷的时节,将来到这里的一切记忆连同《葬花词》一同埋藏在深深的地底。当后人再次记起的时候,我已经快乐地生活在另一个时代。我只想对世人说,自己并不是一个脆弱的而甘愿被幸命运左右的女子,因为一份纯洁的清灵与执著的思想陪伴我度过了短暂却充实的二十几个春秋。

    2008-07-24 作者:子鹜
    • 0
    • 6139
  • 风中的遐想

    那是八楼顶的主旋律我常幻想这是一个风的境界每到夏季,它总会虐肆于偌大的教室里柔软的头发追随着它的痕迹书本被乱舞得哗哗作响突然间,我感到一种曼陀罗乱舞的快感那是八楼顶的主旋律我想找寻风的痕迹趴于乳白瓷砖的栏杆边俯身目视平地我听见水声跌落在远处那么遥远,那么清晰一直落到我的心里在目光接触到地平面那一瞬第一次感觉到死亡不再是一种幻象那是八楼顶的主旋律风拂过眉宇间突然想起它将何去何从或许只是“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境界那是八楼顶的主旋律却给予了我一丝痕迹一种境界

    2008-07-21 作者:子鹜
    • 0
    • 6138
  • 异度空间

    提及“鬼魂”一词,相信我们都不会感到陌生,它们的踪迹遍布古今神话故事与灵异小说。而鬼魂的特有形象在经过我们大脑的幻想色彩加工之后更为显千姿百态,但总体上的心理感受则为胆战心惊,毛骨悚然,甚至而一命呜呼。从《山海经》与《聊斋》中相信我们都目睹过鬼魂的踪影:长着人面的兽,九头的蛇,三脚的鸟,生着翅膀的人,没有头而以两乳当作眼睛的怪物……曾在《世界未解之谜》中看过美国作家霍桑的几个故事,令人“佩服”他讲述了鬼魂的真实存在。但最终经过多方的证实认为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鬼怪之谈,鬼魂所居住的那个异度空间根本就是一纸空谈,一个人死去就标志着他的人生生命旅程的永恒并永远地完结了,也不会再以鬼魂的形式重现人间。人们之所以不能否认鬼魂的绝对不存在,实在是因为地球上发生了诸多令人无法以鬼魂以外的理由去解释的事情,也许,人们眼里的鬼魂真是鬼魂,也许是地球外职能者的替身,在目前的科技水平之下,鬼魂论的肯定否定双方还是无法说服彼此的。其实鬼魂只是人们内心的一种潜意识的感应,并不是真实存在。如果在某种特定的环境之下,例如,一个心绪不宁,离群索居的成年人在危急之际,也可能唤起去世已久的慈亲的“鬼魂”。例如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漆黑夜晚,如果是一个人独自走夜路回家,望着四周那无边无际,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再加上沿途风雨摇曳的憧憧树影的渲染,难免会令人产生毛骨悚然的恐怖联想,在这种特定的气氛下,人们就会联想到自己平日在小说或电影中看到的那些灵异的东西。这便是人的心理在不同环境之下所产生的变化,在电影《异度空间》中就是以鬼魂为线索去反映出一个人心理状态的起伏,其实在片中心理医生占所看到的其实都是幻象,这一切的发生源于他在接受了章昕的病例后所出现的,章昕自幼父母离异,一个人流落异乡。在得知她房东的妻儿是死于泥石流后,她的脑海里总是有她们的鬼魂出现,在自己的整日疑神疑鬼之下,周围时有恐怖事件的发生,令其无法忍受。于是找到了心理医生占,作为心理医生,占知道这完全是一种幻觉,他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章昕摆脱幻境中的鬼魂。但章昕的一切遭遇亦勾勒起了占的那段滴血的回忆,那是发生在他的中学时代,只因为不能从昔日中学时期的旧情人跳楼自杀的阴影中走出来,所以占被其幻象所纠缠。他曾尝试逃避,但却无济于事,那个旧爱的鬼魂,亦是他中学时代自杀的女友整日纠缠着他,令其神经衰弱,致心理失常,甚而已经接近了死亡的界限,但他最终选择了坦然面对,最终得到了那个鬼魂的宽容,终于摆脱了自己内心那团巨大的阴影亦逃离了死亡的界限。所以环境的好坏直接影响到人的情绪与心理。例如,在宽敞的环境下会令人感觉到心旷神怡,反而狭窄的环境则会令人感觉到烦躁郁闷。“人的情绪心理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这句话解释得很有道理的。或许这个东西并不存在于此,如果加上你的联想,那它就很可能犹如记忆思绪般展现在你的眼前。人之所以那么害怕鬼魂是因为怕它会伤害自己,回对自己做出意想不到的伤害。人之所以害怕黑暗,是因为受心理的影响,黑暗中的一切对人来说是个未知数,并不知道在黑暗中会隐藏着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伤害,其实人害怕一件事物,东西是一种条件反射的本能,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因为只有害怕才会使人采取相应的措施去防范逃避,从而使自己避免了伤害的侵犯。其实世界上并没有什么所谓的灵异,鬼怪之谈,这往往是一个人的心理不平衡所引起的无稽之谈。俗话说得好,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鬼”由心生,相信自己只要行得直,走得正,做人安分守己,脚踏实地,不专门干一些害国,害家,害己的勾当,就不需要害怕半夜“鬼”敲门。假如心灵被挫伤了,假如善良被欺骗了,假如纯真被抹煞了。发霉的日子里暂且忍耐,忧郁的日子总会过去。需要做到的是保存着心灵的那份纯真无暇的空间,哪怕是承受着讽刺嘲笑也心甘情愿,只需踏实做好本职,就无需害怕社会上的那些面目可憎的“鬼魂”,他们虽然长得眉清目秀,但外表仍无法掩饰那腐败不堪的丑陋内心世界,这也许就是所谓的“鬼魂”的真正面目。

    2008-07-21 作者:子鹜
    • 0
    • 6137
  • 写作论(续)

    我于高二上学期曾参加过首届全国中小学生“新课堂”创新作文大赛。经过激烈选拔的初赛,迷雾缭绕的复赛,一锤定音与万众瞩目的决赛,最终大赛尘埃落定,以一种甚为完美的姿态落下帷幕。颇为甚然遗憾的是自己没能于泱泱大国众多才子才女中脱颖而出挤身跃进北大参加决赛,遗憾之际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追随思维的痛楚呼吁迸出,实为大赛期间造就了我耳闻眼见的写作观,故写下《写作论》一文。如今时隔近半年,由于念于当时为乱哄哄的课余之际所作,脑子颇不得以尚存宁静的思绪环境,继而加以时间紧迫故匆匆收笔。如今再回首,发现写得不觉甚爽,再者第二届创新作文大赛的战火已重燃,作为参与了两届大赛的我对于写作观又有了更为成熟的看法见解,且今日脑子难得片刻宁静,怎能让灵感付诸东流,故补作一文。早前自己提及的四个观点:有真意;少做作;勿买弄;需创新,今日甚看颇显片面性,没有能够真正从本质上揭露出我想告知人们的一些价值观东西。愁惘之际,我好恨自己稠糊的思维。三毛说过:“写作在我生活中是最不重要的一部分,它是蛋糕上面的樱桃。生活比写作重要,我重视生活远甚写作,写作只是我的游戏之一。”张爱玲,作为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出生的天才作家,曾被李碧华比作一口任由各界人士四方君子尽情来淘的古井,却是一个双重性格者,她可以同时承受灿烂夺目的喧闹与极度的孤寂。余秋雨,总是在批判着一些自身眼中看似的弊端现象。总是在自己的写作中找寻着结论中却没有结论的问题,一谈自己便自由。世间坐标缩小为自身坐标,不必再瞻前顾后,比古量今,总是陈列出一些“最”,并非世间之最,而是自我之最。回首这些作家形色各异的风格,我竟没有感到丝毫伪装。相比之下,甚至我发觉自己竟遗忘了文学写作最纯粹的本质。曾几何时,我们这一代都被别人称为文字的骗子,或许这都是别有用心无病呻吟的后果。曾记得一位好友在看罢自己的两篇文章后,并非我想象中的共鸣,而直观第一感觉却是我如何都意料不到的结果――批判。直言这些都为主观情感迸发而成的文字,这样的文字缺乏看点。瞬时,我好悲哀。这些所谓情感文字不正是我们日思夜盼所需求的么?那为何不能被其接受?难道我们都必须成为大众的“竹生”?若这样的情感堆砌成的文字不算文字,那么试问如何才为文字?当今社会,我们的人生观已被扭曲,对于我们所属的文化已被隔绝,却又没能完全融入现存之地的文化,就好比掰玉米的黑熊,虽然一路上掰了诸多,但却仍未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所以到头来还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于是在我们的人生观中总有一种“文化迷失感”。回归到写作中习惯以藻饰华丽的表皮文字掩饰迷失无知的人生观,在诉说着一些兴许根本不尚存的情感。除了能骗取读者的几滴同情泪水以外,我便再也想不出其它意义。阿Q精神胜利法成为这些写作者的依赖,不过那已是陈年旧事,孰不知其现在又被幻化成“韦小宝”。这样一来我也大致明白那好友为什么不认同此类的情感文字了。因为在他的人生观与生活中找寻不到自我,或许害怕赤裸裸的剖析自己残缺的心灵,害怕修补残缺时触及痛楚,甚而血流不止,于是截然回避。我的人生观注定不能成为那类人。只能将自己惨不忍睹地撕裂,赤裸裸地面对自己的伤痛,尽管血淋淋,但我并不在乎。或许只有“鲜血才能唤回我的本质。尔后再让文字去抚慰伤口。正如天琊雪所言:“纯粹的文章不是商品,而是饱含文士情与爱的幼子。”为什么那些作家形色各异的写作观没有让我倍感丝毫伪装?则为其不会在自己人生观中将文字当成一种商品,懂得文学写作的本质。是其人生观推动去演绎一部部作品,即感动了自己又引发了读者的共鸣。原来一个人的人生观决定决定着写作观。那么我就孰不知那些将文字当成商品的人的包装黑暗底层到底隐藏着怎样的阴影?或许只有并非纯粹写作者才会得知。至此我并不怪好友的这般评价,只因为他扭曲的人生观所造就的写作观。但谈罢至此,我想与毛尖教授一同呼吁出煎熬了自己多年的写作心声:“人们急需一场思想救赎!”诸多的热衷文学写作者,你们可曾听到我在这二十一世纪发自内心最真诚的呐喊?后记:在第二届全国中小学生“新课堂”创新作文大赛进入复赛阶段之际,我实不忍甚见人们由于受扭曲人生观影响而造就的错误写作观。悲哀之际,为呐喊出内心真实的人生写作观,故继《写作论》后作下此文,且为续部。

    2008-07-22 作者:子鹜
    • 0
    • 6137
总52页,文章205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