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阳关雪》的背后

    早前看过余秋雨《阳关雪》一文,但只是粗略地走马看花,一眼带过,甚觉没有深入品味。于是今日下午再次捧起《阳关雪》之时,却在背后目睹了一个民族在一种煎熬中沉浮并呐喊着,在伤痛的背后种下永不断裂的根源。余秋雨曾发出这样的感叹:有这样的地,天才叫天。有这样的天,地才叫地。在这样的天地中独个儿行走,侏儒也变成巨人。在这样的天地中独个儿行走,巨人也变成侏儒。这是阳关,更是一个永朝着朔北誓死抵抗侵略者的永不言败的民族。天与地之间只回荡着王维的那首《渭城曲》——“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但此情感在一个充满血型的民族面前显然是太过缠绵淡雅。只在一种无可奈何中显现出友人分别的彼此依依不舍,却遗忘了一个民族本来肩负的重任。王维身上真的没有流淌着一个誓死抗敌的民族的血性吗?先看那一片白茫茫的雪的世界,不知埋葬着多少英魂壮士。为了能够获得一片属于自己的传宗接代的生存境地,为了保卫华夏疆域,为了人民能过上安慰幸福的生活,他们在这片充满阳光的土地上与侵略者展开奋战,甚至马革裹尸都是面向朔北的敌阵,他们却没有半点退缩。但中原慈母的白发,江南春闺的遥望,湖湘稚儿的夜哭……人民的生离死别换来的只是众多史官们的“半点墨迹”,这虽然是一个战乱时代的悲哀,但是一个民族所焕发出的胜利曙光是任何史官都无法掩盖的,因为昏庸终究是抵御不过智慧。余秋雨那“堆积如山的二十五史,写在这个荒原上的篇章还算是比较光彩的”并非歌颂历代封建统治者进行的掠夺战争,这是在一场充满血腥的战争中一个民族所表现出来的战斗豪情与爱国主义精神。我顿时明白王维为何在一个血性民族面前所表现出的那般缠绵与淡雅。这是一种唐人豪迈的风范,他们总是将目光投放到远方,将人生道路铺得很广阔,从阳关一直延伸到中世纪。或许当某一天阳关的雪完全融化后,我们不仅仅能看到一个民族所遗留下的壮美灵魂,而且还能看到一个民族所遗传下来的自强不息的精神。

    2008-07-19 作者:子鹜
    • 0
    • 6114
  • 《寻梦》(长篇连载5)

    第五章(分班)短暂的假期仿佛一阵风的拂过,很快便到回校报到日期了,林宇甚至还没来得及享受假期所带来的暇意,就马上要说告别了。“妈,明天就要补课了,今晚要回校去看看分班名单出来了没。”林宇冲母亲说道。“都八点多钟了,这么晚还回去吗?要不明早再去吧。”母亲显然不同意他这么晚了还出去。“妈,你就让我去吧,就一个钟头,很快就回来了,明早再去太匆忙了。”“那早去早回哦——”母亲总算是讲和了。说完,林宇快步来到门口,还没走出几步,身后再次传来父亲的叮嘱声:“林宇,记得早点回来……”父母总是太过担心自己的孩子了,生怕他们会在外边闯出什么是非之祸来。今年林宇都已经踏入高三了,可父母还总是将他当成小孩。其实他也不是反对他们的这般呵护,相反内心很感激,毕竟除了学习以外的所有生活,父母全部承担了,想想他们为了一个孩子的前途也挺辛苦的,这一路挺过来也真不容易,特别是打理林宇的日常生活,所付出的精力已经大大超过他们所能承受的限度。但父母更多的是默默承受着这一切。很快林宇便来到了学校,这时天色已黑,阴沉朦胧的校园在几株巨大的榕树衬托下显得很是幽静。树底下围着一群同学,三三两两地在一起在讨论着什么,好友刘枫与邵锦也在那边,林宇隐约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一定是分班名单出来了,”林宇心想。“哥们,这么晚了还这么准时啊!”林宇拍了拍刘枫的肩膀。“那当然,我刘枫是那种对自己的学习漠不关心的人吗?分班这么重要的事我能不回来?”刘枫有些得意地说。“还少不了我邵锦呢……”“宇哥,这么晚了你也回校看分班名单啊,不错,是个学习之人,你老爸批准了么?”刘枫颇有些疑问。“这么重要之事,他能不答应吗?不过我出来的时间不能太晚,否则回去又得挨批了。”“于薇与晓梅没来吗?”林宇环视了一下周围没看到于薇与晓梅的身影。“于薇今天下午就来看过了,这丫头说晚上没灯光,看不清楚名单,对了,晓梅在那边呢。”刘枫说完指了指南边的公布栏下边。“想不到,于薇那丫头还比我们早到了,挺赶早的啊,下午就来了!”林宇一边应和着刘枫,一边以双眼地寻找着南面的公布栏前的那个身影。“哥们,那我过去那边看看——”林宇想过去与晓梅打声招呼。毕竟已经很久没看到她了。“晓梅,来看分班名单么?对了,前几天高考放榜怎么没看到你?”“是你啊,林宇。嗯,我来看名单的。前些日子一直在感冒,所以没来。”晓梅的声音小得像蚊子。“怎么不好好注意身体呢,在这个关键时期感冒了可不好啊,怎样,现在好些了吗?”林宇关切问道。“现在已经好多了,谢谢——”“对了,你分在哪个班?”林宇最想知道这个问题。“正在看吧,还不知道。”晓梅不冷不热回了一句。虽然林宇感到纳闷,但亦没有说什么。他知道她这个性,时而开朗,时而沉默。虽很想捉摸她的心思,但总是一次又一次以失败告终。“那我先过去咯……”“嗯——”还是那轻得像蚊子一样的声音。“哥们,在哪个班呢?”林宇忙问刘枫。“十一班。”“邵锦,你呢?”“跟刘枫同一个班。”“林宇,你还没有看到自己的班级么?”刘枫的话倒提醒了林宇,刚才他来就忙着与哥们寒喧几句,刚才又跑去与晓梅打招呼了,竟把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忘得一干二净。“刚刚只顾跟你们几个哥们八卦了,这就看。”由于夜晚光线不足,校园里只有保安室里亮着灯,林宇借着从室内日光灯传出的那可怜的朦胧光线才能勉强辨认名单上的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众多名单中找到自己名字了。“十二班。”林宇不由傻了一下。事情往往不以人意愿的发展,本来林宇正做着未来美好的学习梦,他以为一切都会完美地继续,可眼前的现实让他显得有些失落甚至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十班是尖子班,他没有被编入,其实这也在意料之中,早在高二期末考结束后,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已经在她的脑海中产生了。因为只顾享受那暇意的假期而忽视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只是他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诸多倒霉的事情总会降临到自己的头顶。在林宇的印象中,从小到大运气就如同他的成绩一样,时好时坏,甚至有时候总是厄运连连,但唯一感到欣慰的是,不管这些厄运多么地难缠,总是被他一肩挺过来了。林宇想到早些年前自己曾经历过的那场中考。在考试前曾一度身体不舒服,出现严重的发烧咳嗽症状,到医院做检查后,医生断言是:肺结核,那时候林宇整个人精神状态几乎崩溃,在病中那段时期精神处于一种游离状态。但中考还是来临了,林宇没有退缩,在承受着几近崩溃的精神煎熬与病魔的折磨,走进了考场……那年的中考也因此让林宇终身难忘.“怎样,在哪个班?”刘枫问道。“唉……别提了,十二”林宇无奈叹道。“哥们,怎么了,对分配到的班级不满意吗?别想那么多了,其实到哪都一样,是金子在哪都会发光的!”刘枫安慰着林宇。“是啊,看开一点嘛……”邵锦在一旁说道。其实林宇在刚才与晓梅谈话中在无间就看见她所在班级了,只是他刚才假装不知道而故意问她。“是不是因为没有与晓梅同班?”刘枫早看透林宇的心思了。作为他的铁哥们,早在高二时与林宇有一种默契了,一言一行自然了解得一清二楚。而林宇早就将自己对晓梅的喜欢告诉他了。“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只不过不在同一个班学习罢了,以后还是可以常常见面的嘛,再说你知道人家是怎么想的吗?万一她不喜欢你呢。林宇宙,不是我说你,连见面都没有跟人家说过几句话,就这样还不如放弃罢了,你怎么就那么想不开,亏你还是个文人呢,这事值得你茶饭不思吗?”“我……”林宇显然已被刘枫的一番话给说住了。“哥们知道你喜欢晓梅,可一直不明白你喜欢她什么?”邵锦问。“这连我都说不清楚,就是有一种好感,一天看不到心里却又闷得慌,可见面却又无言以对……”这就是事实,连林宇也说不出理由,其实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从高二开始就被晓梅的一种独有的气质给予深深吸引了,但却说不出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气质,或许只有当真正去欣赏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时才会发现吧,否则这永远只能是一个秘密。林宇并没有奢望什么,只是希望能在高三与自己喜欢的人同在一个班级学习,一直为明年的高考奋斗,除此之外,其他的在现在已经都不重要了,甚至可以化为一缕轻烟漂走。尽管依旧沉默,但林宇却习惯在沉默里寄托梦想。或许这就是林宇青春年华的全部了,那首《crysealplane》代表的就是他的心声。后来经过一番协商,林宇还是转到了那个他自以为理想的班级。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的目的。或许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吧。(未完待续)

    2008-07-14 作者:子鹜
    • 0
    • 6112
  • 怀念日落

    我又站在了这里凝视着天边那一片透红的云朵就像一场残酷的撕杀后遗留下的却不知道是谁的鲜血又是一个日落的傍晚感叹过夕阳西下的无限美好却从来没有为自己等来一个机会在无数个日落的日子里我总是伫立等待着一场又一场梦的来临

    2008-07-25 作者:子鹜
    • 0
    • 6111
  • 老屋里的记忆

    我走了却将记忆永远遗留在一所老屋里因为我需要一个空间倾吐心里话里面包含着我的喜怒哀乐冬季的太阳曾试图透过玻璃爬进老屋将我的记忆带到另一个世界但老屋的朽木上朦胧的玻璃却将它无情地阻挡在外面总归老屋已将一个时代的记忆彻底锁住连同它的记忆一起消逝在时光的磨痕里

    2008-07-25 作者:子鹜
    • 0
    • 6111
总52页,文章205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