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寒夜

    火熄灭了,心在动悬挂在夜的薄薄雾气中淡淡的月光铺洒在林间的每一个角落苍绿的竹子若隐若现地在夜风中摇曳着笔直的身躯草丛间藏匿着我流淌的思念仰望略显苍凉的夜空除了明月扮演今晚的主角外我看不见任何的星烁作为配角今晚注定是一个荒芜之夜轻轻闭上睫毛那些青春,那些花儿如同候鸟扑动着的翅膀将一些脑海中残留的记忆带到九霄云外遗留在寒夜中的惟有我那瑟瑟发抖的身躯面对前方伸手不见五指的路途

    2008-07-24 作者:子鹜
    • 0
    • 6184
  • 风中的遐想

    那是八楼顶的主旋律我常幻想这是一个风的境界每到夏季,它总会虐肆于偌大的教室里柔软的头发追随着它的痕迹书本被乱舞得哗哗作响突然间,我感到一种曼陀罗乱舞的快感那是八楼顶的主旋律我想找寻风的痕迹趴于乳白瓷砖的栏杆边俯身目视平地我听见水声跌落在远处那么遥远,那么清晰一直落到我的心里在目光接触到地平面那一瞬第一次感觉到死亡不再是一种幻象那是八楼顶的主旋律风拂过眉宇间突然想起它将何去何从或许只是“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境界那是八楼顶的主旋律却给予了我一丝痕迹一种境界

    2008-07-21 作者:子鹜
    • 0
    • 6182
  • 《寻梦》(长篇连载7)

    第七章一份突如其来的爱自从那次模拟考试后,林宇一直想找于薇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个城市的秋天阴晴不定,深秋的落叶铺满了整个校园。风一吹,漫天飞舞的落叶让人看了有一种哀伤的感觉。一转眼,国庆节来临了,学校放几天假,刘枫与邵锦都回老家去了,他俩是在校住宿的,每逢假期节日总要回去一趟。或筹备日常学习生活费用;或作定期的经济开支汇报;或报向家里人一声平安,毕竟这也是普天之下的家长对远在他乡求学的孩子最为担心与牵挂的问题。这天林宇独自踱步在有些冷清的校园里,凝视着满地的落叶,他有些感伤,莫名其妙地生出一些怀旧的念头,一些往事开始在他的心头浮荡,至于他为什么会选择在这样一个时间回到校园,或许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尽管他感觉过去的种种让自己过得并不快乐,但至少让他觉得很充实。因为有刘枫、邵锦等铁哥们的友情,而那不快则是源自学业,至于爱情,他虽有自己喜欢的人,但他认为那并不算是爱情,或许只能算是一个男孩对一个女孩的朦胧相思吧。面对于薇的举动,他只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尽管知道这代表着什么。现在的他好像活得有些空虚落寞,常常在余闲时候,凝神着蓝天回想过去,憧憬未来,可一切似乎都变得虚幻,美丽如一个泡沫,轻柔如一个梦境,却极易破碎。这个学期到来之际,林宇退出了学校的文学社。在办出这个学期的第一期校园报后,他选择了离去,高三了,然而很平常地选择一种隐退,这本是一个再也普通不过的结果,但林宇内心却多了一份感伤与怀念。但林宇认为文学并不以人的离去而消逝,他的文学唱路仍会执著地走下去。因为它已是他生活的一部分。是谁给了林宇这样的动力?不错,正是晓梅。是她的冷漠让林宇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念头。这些日子虽没与她说过什么话,虽然她仍旧对他不冷不热的,但林宇总是在一旁默默呵护帮助着她。他不知道这一切的原因,或许也不需要去知道,为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付出是不需要理由的,即管她不一定喜欢你。林宇走到校门口的报亭前,随手买了一本《萌芽》,那是他最喜爱的作文期刊之一,正准备带回家看,路上人来人往,异常热闹。正是下午室外体育活动时间,踢足球的,打篮球的,打羽毛球的,男男女女各自为伍,以快乐抵抗这转眼即来的秋意,也许青春的定义中并没有寒冷,林宇看着这些成群成队的人们,眼里有掩不住的落寞,心里亦有捺不住的寒意。突然,从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叫喊声:“林宇——”他转过身一瞧,没想到竟然会是于薇。“于薇,是你啊。哎,你怎么没有回老家度国庆假期呢?”林宇没有提及上次在考场上的事。“哦,没有。我那里的路途比较遥远,坐长途汽车也不是很方便,还得花费时间收拾行装,本来我妈让我与爸爸一起回去,但你知道这乡下地方也挺闷,除了欣赏一下电视节目以外,其余时间就只能听草丛中的交响曲了,还有那里的好朋友也不多,所以我没有回去,无奈之下,只有我妈陪我爸回去了,最重要的是不能看到你……”于薇在说出最后一句话后,脸有些微微发红,低着头在那里拨弄着自己的衣角。两人在路旁沉默了许久。但她的思维还真敏捷,马上又转移了话题:“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闲逛?”“我哪有工夫出来闲逛,只不过是在家呆着有些闷,所以出来随便走动一下,还顺便买了本《萌芽》,正准备带回家去看。”林宇指了指手中那散发着油墨香的杂志。“给我看看可以吗?”说完,于薇接过林宇递过的书,然后走马观花般翻阅了起来。“这是新出的第十期,内容比较丰富,有很多新概念的文摘,还有部分短篇小说。短篇故事……”林宇在一旁向她解释着杂志里边的内容。“嗯,是挺好看的。”于薇一边翻阅一边不住地点着头。“于薇……”林宇突然叫了一声,想问问上次考试的事。“什么?”于薇仍在那里翻阅着手中的杂志,头也没抬。林宇不知道她是装傻还是故意避开他。“上次的考试我还以为自己挂了呢……”“怎么说?”这丫头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啊。“上次考试时,刘枫不是不小心把一个里面有答案的纸团扔给了你吗?我以为你会把它交给老师,可你非但没有,反而还把答案给我……”“举手之劳嘛,这没什么。”天呐,林宇做梦也没想到于薇的回答会是这样。“我知道你数学不行,若做不好会很难看的,所以就顺便将自己的答案也写在上面给你了,你打算怎么感谢我呢?”“那纸团上的那个心形是?”“我……”于薇突然无言以对了,这一向滔滔不绝的于薇怎么突然变得沉默了,林宇很是纳闷。不过心中也略知几分了。“林宇,我……我喜欢你。你知道吗?早在高二的时候,我就已经对你有好感了,只是一直没有勇气告诉你。”于薇第一次以水灵灵的双眸望着林宇。以前与于薇在一起的林宇总是无话不谈,但林宇一直把她当作自己最好的同学,并没有想到这回事,于薇的一番话显然让林宇有些不知所措。“什么……你……你喜欢我?不会吧,我哪里好了?”“林宇,刚上高二时,我就已经注意到你了,你的沉默,你的忧郁,你的安静,都是一种才华的不经意的显现。你的眉宇间总锁着深深的一层清愁。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喜欢你的这种忧郁,班里也有不少女生都喜欢你,经常暗地里讨论你……”“我只想着学习与写作,没有注意,而且最害怕和女生说话,至于忧郁,我怎么不知道?也许是学习压力太大了吧?”林宇有些尴尬。“林宇,我真的很喜欢你……”“于薇,别这样,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最好的同学,你那开朗阳光的个性实属难得,我们几个哥们也挺喜欢你的,因为有你在的场合总少不了热闹幽默氛围,可我想都没想过喜欢你啊,只把你当成自己的妹妹一样看待。其实我喜欢的女孩是晓梅……”林宇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道出了实情。“你喜欢她?她比我更优秀吗?”于薇有些失落。“我也说不清为什么会喜欢她,但就是凭感觉。于薇,你是个好女孩,我不忍心以自己的沉默来掩盖你的阳光外向,和我在一起只会让你变得沉默寡言的,若真是那样,对你的伤害太大了。”“不会,不会的。”于薇有些激动。“于薇,你听我说,别想那么多了,高三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复习,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争取明年考上一个理想的大学。”林宇想让于薇对他的好感转移到学习上。“乱七八糟的事?你说这是乱七八糟的事?难道我喜欢你是一种错吗?”于薇的内心很矛盾,但林宇的话显然已对她造成伤害。她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但于薇又怎能明白林宇内心的矛盾。说完这句话,于薇头也不回地走了,只有林宇的背影仍旧久久地伫立在那里。(未完待续)

    2008-07-14 作者:子鹜
    • 0
    • 6181
  • 写作论(续)

    我于高二上学期曾参加过首届全国中小学生“新课堂”创新作文大赛。经过激烈选拔的初赛,迷雾缭绕的复赛,一锤定音与万众瞩目的决赛,最终大赛尘埃落定,以一种甚为完美的姿态落下帷幕。颇为甚然遗憾的是自己没能于泱泱大国众多才子才女中脱颖而出挤身跃进北大参加决赛,遗憾之际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追随思维的痛楚呼吁迸出,实为大赛期间造就了我耳闻眼见的写作观,故写下《写作论》一文。如今时隔近半年,由于念于当时为乱哄哄的课余之际所作,脑子颇不得以尚存宁静的思绪环境,继而加以时间紧迫故匆匆收笔。如今再回首,发现写得不觉甚爽,再者第二届创新作文大赛的战火已重燃,作为参与了两届大赛的我对于写作观又有了更为成熟的看法见解,且今日脑子难得片刻宁静,怎能让灵感付诸东流,故补作一文。早前自己提及的四个观点:有真意;少做作;勿买弄;需创新,今日甚看颇显片面性,没有能够真正从本质上揭露出我想告知人们的一些价值观东西。愁惘之际,我好恨自己稠糊的思维。三毛说过:“写作在我生活中是最不重要的一部分,它是蛋糕上面的樱桃。生活比写作重要,我重视生活远甚写作,写作只是我的游戏之一。”张爱玲,作为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出生的天才作家,曾被李碧华比作一口任由各界人士四方君子尽情来淘的古井,却是一个双重性格者,她可以同时承受灿烂夺目的喧闹与极度的孤寂。余秋雨,总是在批判着一些自身眼中看似的弊端现象。总是在自己的写作中找寻着结论中却没有结论的问题,一谈自己便自由。世间坐标缩小为自身坐标,不必再瞻前顾后,比古量今,总是陈列出一些“最”,并非世间之最,而是自我之最。回首这些作家形色各异的风格,我竟没有感到丝毫伪装。相比之下,甚至我发觉自己竟遗忘了文学写作最纯粹的本质。曾几何时,我们这一代都被别人称为文字的骗子,或许这都是别有用心无病呻吟的后果。曾记得一位好友在看罢自己的两篇文章后,并非我想象中的共鸣,而直观第一感觉却是我如何都意料不到的结果――批判。直言这些都为主观情感迸发而成的文字,这样的文字缺乏看点。瞬时,我好悲哀。这些所谓情感文字不正是我们日思夜盼所需求的么?那为何不能被其接受?难道我们都必须成为大众的“竹生”?若这样的情感堆砌成的文字不算文字,那么试问如何才为文字?当今社会,我们的人生观已被扭曲,对于我们所属的文化已被隔绝,却又没能完全融入现存之地的文化,就好比掰玉米的黑熊,虽然一路上掰了诸多,但却仍未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所以到头来还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于是在我们的人生观中总有一种“文化迷失感”。回归到写作中习惯以藻饰华丽的表皮文字掩饰迷失无知的人生观,在诉说着一些兴许根本不尚存的情感。除了能骗取读者的几滴同情泪水以外,我便再也想不出其它意义。阿Q精神胜利法成为这些写作者的依赖,不过那已是陈年旧事,孰不知其现在又被幻化成“韦小宝”。这样一来我也大致明白那好友为什么不认同此类的情感文字了。因为在他的人生观与生活中找寻不到自我,或许害怕赤裸裸的剖析自己残缺的心灵,害怕修补残缺时触及痛楚,甚而血流不止,于是截然回避。我的人生观注定不能成为那类人。只能将自己惨不忍睹地撕裂,赤裸裸地面对自己的伤痛,尽管血淋淋,但我并不在乎。或许只有“鲜血才能唤回我的本质。尔后再让文字去抚慰伤口。正如天琊雪所言:“纯粹的文章不是商品,而是饱含文士情与爱的幼子。”为什么那些作家形色各异的写作观没有让我倍感丝毫伪装?则为其不会在自己人生观中将文字当成一种商品,懂得文学写作的本质。是其人生观推动去演绎一部部作品,即感动了自己又引发了读者的共鸣。原来一个人的人生观决定决定着写作观。那么我就孰不知那些将文字当成商品的人的包装黑暗底层到底隐藏着怎样的阴影?或许只有并非纯粹写作者才会得知。至此我并不怪好友的这般评价,只因为他扭曲的人生观所造就的写作观。但谈罢至此,我想与毛尖教授一同呼吁出煎熬了自己多年的写作心声:“人们急需一场思想救赎!”诸多的热衷文学写作者,你们可曾听到我在这二十一世纪发自内心最真诚的呐喊?后记:在第二届全国中小学生“新课堂”创新作文大赛进入复赛阶段之际,我实不忍甚见人们由于受扭曲人生观影响而造就的错误写作观。悲哀之际,为呐喊出内心真实的人生写作观,故继《写作论》后作下此文,且为续部。

    2008-07-22 作者:子鹜
    • 0
    • 6179
总52页,文章205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