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心之惘

    阳光洒在手心上,我却感到异常刺眼掌心的纹路清晰可辩错综复杂却不知哪一条是真正属于自己的阳光打在身上,我却闻到腐烂的味道或许是心的迷离我感觉不到丝毫的灿烂明媚那些青春,那些花儿,那些往事在阳光下却加剧枯萎速度本来可以绽放诸久在阳光拨洒的这段日子里我却依然摸索匍匐在人生道路上等我彻底领悟了阳光的气息时或许就是我睁开双眸的那一天

    2008-07-21 作者:子鹜
    • 0
    • 6128
  • 《寻梦》(长篇连载3)

    第三章重回创网因为热衷文学的缘故,林宇在一个文学网站上建立了一个文学社区。不知不觉已经半年多过去了。“这也许是我在这个假期最后一次回到创网了……”林宇叹道。林宇在自己的房间里有一台电脑,但因为学习繁忙的缘故,父母给他定下条规:每周只有星期天才可以上3个小时,其余时间都不准打开电脑;即使是长假期间四周也只有四天可以上网。今晚林宇突然有一种想重回创网的感觉,在这个文字天地里,他体会过无数次分分离离,在汗水中更多的是一个人承担着,每一次回到社区“含羞草”凝视着那一篇篇经过精心挑选的推荐文章,看着社友们在属于自己的文字天地里编织着属于自己的文学梦,每当回忆起这般光景时,林宇的内心总会涌起一股带泪的感动,因为文学才与这些文友聚集到一起……早在高二时上学期就已经建立的这个社区,起步并非一帆风顺,成立之初在“创网”上显得那么渺小,或许与京剧里的人物相提并论,惟有扮演小丑角色。那时候全社几乎处于一种瘫痪状态,只有廖廖可数的几个人,林宇曾尝试去寻找失败的原因,后来才知道自己犯下一个愚蠢的错误——给它起了一个看似很难听的名字以致于诸多人不愿意加入,这也是最主要的失败原因。多少次在梦里迂回,他曾经想解散“含羞草”,因为自己造就了一个败笔,但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最终还是决定留下它,既然让它因为文字而诞生到这个世上,就不应该剥夺它所承载的文字的梦想,不管最终它的命运如何,都要与它在文字道路上相互搀扶走下去。风早前就已经是“含羞草”中的一员了,他很积极,在社里的会议室时常能见到他提出的一些建议,而且他的文字总是占据着推荐文章的最前面,得益于他的积极与热情,林宇很快注意到他,之后任命他为副社长,当时社里真的很不景气,虽然努力了,却仍然没有多少好转,但他与社友们依旧诠译了执著的含义。或许执著真的能创造奇迹,“含羞草”经过一番颓废的洗礼后,逐渐地成长为“创网”里比较瞩目的文学社区,想到自己一番辛酸的付出终究没有付诸东流,心里很是欣慰,随着“含羞草”内部的逐步完善,不断有新社员的陆续加入,社区逐渐变得热闹起来,他终于长叹口气,当初因为执著而没有放弃“含羞草”,否则也无缘认识那么多热爱文字的同龄者。风、叶子、良月、天使的眼泪洁,金色羽翼……都成为林宇在“创网”的同路相伴者。若需要将一件事情做好,终归要付出代价的,因为上“创网”过于频繁,林宇已经多次引起父母的不满与责怪,而他却总是耐心跟父母解释着自己的所作所为,经过一番苦口婆心的说情,好不容易征求到同意权利了,但父母有规定在先,一个星期只能偶尔上一两次。而且父亲还曾说过:林宇,你喜欢文学,我并不反对,但总归要把握一个度,凡事不能过于痴迷,那样对一切都是不好的,包括你的学习。林宇不想让父母过于操心,便默默点头答应了,但心灵深处对文学的依赖已不能自拔了。他总是在想:自己今生与文学是不可或分了,这种渴望更如同鱼儿对水,草苗对泥土的依赖。父母总认为正处于青春朦胧时期的我们不理解他们的用心良苦,认为我们只是一颗萌芽不久的幼苗,是那么弱不禁风,总害怕自己的孩子受到一些无谓的伤害,这是源自上一代人对社会经历形成的一种固有的自身阅历,于是将其传授给我们。林宇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然,父母的话有时候也是正确的,毕竟出发点都是好的。只是对我们所采取的态度有所不同。闷热繁芜的六月已经到来了,大家都面临着至关重要的决定命运的考试,社里的叶子、牡丹……等几位社友都面临着高考,想到自己才一段时间没来,大家都在为各自的前程与命运奔忙了,他不禁感叹。在等待大家高考的那段日子里,他一直在写稿,可以说已经达到频繁的程度,曾看到有人指出的一个写作的误区:把文学作为一种消遣和发泄情感的工具,这种心态指明了是对文学的一种亵渎,指出文学作为一种传承文明的工具理应给人一种充实,积极的感觉。但林宇却不这么认为,假如以上观点正确的话,那么那些透露着唯美情感的文字都是一种对文学的罪过了?文学创作是可以有多种风格的,这只不过是因人而异罢了。令人烦闷的黑色六月终于过去了,大家都回来了,那个时候,林宇也在告别高二后,准备走进那个传说中暗无天日的高三。可是自从度过了那个繁芜的六月后,他发现大家都变得有些沉默了,有时候就算同时在一起亦不知道讨论些什么,林宇原本打算在社里成立几个管理部门,却因为忙于学习的缘故而一直耽搁至今都没有完成。重回创网之际,社里变化这么大,原来为宣传部长的天使的眼泪洁不知为何原因辞职了。这段日子社里亦冷清了不少,因为就在这个七月发生了一件令他很不愉快的事情——松柏离开了社区,本来他亦是林宇高二时的同班同学,因为喜欢文学的缘故,林宇邀请他也加入了自己的社区,但在后来他打算与林宇合写一部小说,但被林宇拒绝了,他认为小说应该是个人著作,虽然可以合作,但意义终究不大。然后松柏说呆在“含羞草”找不到自己想要的那种感觉,但林宇固然不知道他真正需要的是哪一种感觉……看了他的留言,林宇的手停留在键盘上却打下他的回复,试问这一刻又能说些什么呢?他认为,该走的总归会离去,纵然勉强挽留也无任何意义。突然在电脑的右下角发现一个不断闪烁跳动的QQ头像,他顺手点击了一下,然后一行文字显示了出来——“林宇,假期过得怎样?还好吗?”是叶子发来的亲切问候。“高考成绩出来了吗?叶子,你考得怎样?我一切都好,高三了,就是父母管得有些严。”他关切问道。在发完这句反问后,林宇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因为他很想知道大家到底考得怎样了。可那边沉默了片刻却不见有回应,林宇以为叶子下线了,正要关闭对话栏,突然几段文字蹦出来:“我……我考砸了,没办法,只能选择读大专了……”“叶子,别太难过了,这也不是你想看到的结果,对于高考,我想说的是这只是人生的一段经历而已……”林宇也为叶子的落榜感到极度难过,但是唯有强忍住泪水安慰自己的社员。只是他不知道叶子是否会踏上复读这条路。“叶子,你会选择复读吗?”林宇用僵硬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出这几个字。“不,我不会复读了,高三这条充满煎熬与快乐的路我不会再次重复,那样只会再次触及我的伤痛……”“叶子,为什么这么说呢?”林宇很想知道叶子为什么会考得那么差,却又怕触痛她的伤口,但叶子似乎看透林宇的心思,主动道出了原因。“高二那年,我喜欢上一个男孩,他长得很帅气,而且是属于那种阳光个性。那时候我的日记与脑海中总是充满着他的身影,只要有一天没有看到他了,我的心就像少了些什么。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就这样,几乎所有心思都花在那个男孩身上了但恋爱与学习成绩一般都是成反比例的,我亦不例外。原来我认为爱情如童话般美好,在尝试过苦涩后,才发现天长地久原来只是一场虚无的盛筵,那首ONCEYOUHAVETASTEDLOVE只是空中楼阁而已……”面对这一番话,突然他无言以对,只是默默地望着对话栏里的文字发呆。听闻了叶子与一些老社友的失利后,林宇忽然对高考多了一份惧怕与敏感。广东的夏天原本就很闷热,六月份的气温就像在微波炉里一般,烤得人心烦气燥。仔细瞄了瞄温度计:36℃!这无意加剧了他内心的骚动与悲痛。林宇很想整个夏天都呆在“创网”上为自己降降温,他认为夏季最好的消暑方式就是写写文学,因为这一过程可以忘却周围的一切,达到“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境界。但现实却不允许他这般“糊涂”,尽管舍不得“含羞草”,舍不得“创网”大集体,但因为八月就要进入那个传说中暗无天日的高三了,自己能否成为“幸运者”还是个未知数。高考就像是一场抢滩登陆,林宇却不知道自己能否避开“枪林弹雨”见到最后胜利的曙光……但无论如何他是不甘心被高考挫败的,特别是见证了叶子与牡丹的沉浮后,林宇更不愿意让自己的青春年华成为应试教育的牺牲品。记得在他痴迷“创网”时,父亲曾说过的一句话:在此即使你多么优秀,在应试教育面前只不过等于一张白纸,这一切只能等于零,只有通过高考才是唯一途径。这话深深刺痛了林宇的心,虽然身处“创网”,但他总归都明白这些道理,或许并不能责怪父亲,他的一番好言亦是在为林宇着想,但林宇对父亲这种漠然态度显然持排斥态度,显然亦明白这一切的出发点是好的。他很想在“含羞草”里与大家相互谈论这些问题,但多次都相遇不到。并不想这就样离开“创网”这个大集体,他的文字归宿就在此,就这么走了,林宇想自己即使不疯掉也会垮掉。这不禁使他回想起第一次接触“创网”,源自首届全国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大赛,那时候进行名单查询时无意间知道了“创网”这个大集体。喜欢文字固然是需要自信的,曾在学校多次参加写作活动并获奖的他在无形中建立了对文学的坚定执著态度,虽然首届创新作文大赛最后只获得了一个不算奖项的奖项。他始终相信“含羞草”里社员都是热爱文学的孩子,否则在这里不会见到他们执著的身影。林宇一直想把自己的苦衷告诉“风”或许因为他是最佳人选,亦是林宇的同龄者,他也即将进入高三了,在“创网”上已经有好一段日子没有见到他的文字了,或许他也有着与林宇一样的迷惘……风是个很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人,那是在看过他的文字后得出的结论。或许风想在上高三前倾注出自己所有的情感,因为情感在高三只会酝酿成黑色,过早倾注总比无谓的遗失好。日子如同滚动的车轮,转眼已是七月下旬了,风告诉林宇,他高三了,以后可能不常来“创网”了。林宇也深知自己即使即使成为高三的一员,以后上“创网”的时间肯定会有所减少,他很害怕自己这么一直呆下去会被周围人说这么痴迷会影响了正常的学习,更何况正是最关键的一年。不知不觉,“含羞草”在他与风的管理下,已在“创网”安然度过半年,从青涩到逐渐成熟,林宇也在一步步成长,只是“含羞草”已没有以往那般热闹了,自从松柏走后,林宇就再也没有和他联系过。曾记得他以前说过,高中毕业后就去打工了,因为他现在的成绩肯定是考不上大学了,所以这也是唯一的选择,但无论未来他走向何方,林宇都默默为他祈祷祝福,希望他一路走好。日子仍在继续,林宇仍然在繁重的学业中忙碌并努力着。叶子、牡丹、良月、木言、天使眼泪洁……亦在为自己的学业或前途而奔忙着,这一切只为了这个时代的属于我们自己学习生活,包括林宇自己。(未完待续)

    2008-07-14 作者:子鹜
    • 0
    • 6125
  • 当竞选学生会失败之后……

    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在第二次来到大学后参加的第二次竞选活动会以失败告终,或许是意料中的事,因为这是我一直都无缘的社团——学生会。第二次来到大学我更多地是平静,或许是面对了太多的校园故事,除了初倒之际有那么一些好奇与新鲜感以外,我更多是以一颗平静的心接受了这一切。或许是受“既来之,则安之”思想的影响。这是我第二次考入的大学,继去年因为执著复读的原因离开大学后我再次回到高三,确切来说应该是高四,从而走上了复读生活,可是经过了六月的考验后我还是没有真正能如愿上到自己心仪的学校。作为一名复读生而言这样的成绩足已让我汗颜,在高考失利那段岁月,我不愿意向任何亲戚朋友提及自己的高考成绩,更多是以一句考得一般应付过去。虽然带着一定程度的遗憾考入一所普通的专科学校,但我知道文学的梦想仍然要继续下去,虽然虽然追梦的过程是不完美的,但我仍然要努力地走下去。第二次的大学生活,为了不让自己的后大学时代留下遗憾,我选择报名参加了学校里的部分社团,大学校园里有很多足以让人眼花缭乱的社团,几乎涵盖了艺术、体育、文学、书法等各个领域。大学里有这么多的社团固然是能锻炼新生的各方面的能力,但是试问我们有那么多的时间都一一参与这些社团活动吗?答案是否定的,具有选择性的参加才是理智的。重新来到大学,我的各方面能力真的是提高了很多,无论是演讲还是上台能力。以前的我是一个很内向的人,但是经历过几年的人生体验,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在一步步接近成熟。虽然已经不算年轻,我的心仍是童真的。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巧合,第一次在江西读大学时我参与的第一个学生会的竞选以失败告终,如今第二次参与学生会的竞选仍然还是以失败告终。唯一不同的是第一次的我很是腼腆紧张,在演讲台上最终以沉默失败结束。经历过一年的洗礼后,这次怀着很大的信心报名参与了院的学生会竞选,我选了一个竞争很是激烈的部门——权益部。再一次提起了手中的笔很认真很认真地在光滑的信纸上写着入会申请书,其认真的程度不亚于博士生导师在看研究生所写的论文的神情。我为什么要竞选院的学生会?这个问题我自问过很多次了,除了能锻炼自己的能力以外,我想最大的一个目的就是想很深刻地去了解社会。了解当今社会状况。或许有人问我入学生会与了解社会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么?我想这其中的关系是很大很大的。如果说大学是一个小型社会,那么学生会其实就是一个微型社会,进去你能了解什么是人情世故,什么是世态炎凉,什么是遇级送礼。我想我已经倾向成熟,就有必要了解这些,这样对于未来的出社会才能做好更充分的心理准备。所以进大学进的第一个社团便是学生会。其实到目前为止我也还没弄清楚到底什么叫“学生会”,很多年前我只听说过“中国同学会”,那是一个很友谊阳光的组织,但对于学生会我便了解不多了,只知道这是一个由很多学生干部组成的团体,然后下层有很多称之为“干事”,其实这些“干事”就是为那么上层干部跑腿的人。但如果工作积极认真就能得到“升职”机会,这也是难怪有那么多人想进去学生会的原因。出自一个很意外的理由或者可以说是一个很戏剧性的理由,把我刷出了竞选名单,但我很是幸运自己没有进入学生会。我并没有后悔。因为学生会所在部门的部长是我的同乡,当后来在一次无意间的吃饭谈话中,他道出想推荐我到所在系的学生会,并且说了一大堆听似很有人生道理的话,莫过于在安慰我。看其样子还真有几分说服力,也难怪人家这么有领导能力,不然也不会当一部长了。在我看来,这学校几乎人人都是“当官的”或者“欲当官的”。中国那么多的组织机构,人与人之间只存在利益关系,对于一些传统情感早已经淡薄了。我在面对那个同乡部长的安慰,只是边吃边时不时地听他说并点头附和,毕竟在部长面前必要严肃,那是必须的了,那认真态度不亚于在高三听的每节课的深情。但内心却在呐喊。后来带我到所在系的主席宿舍,并把之前我“认认真真”写的入会申请书“恭恭敬敬”给了他,所是要介绍一人才。那个主席戴着一副“近视眼镜”拿起我那申请书端详了半天,然后点了点头。并让我于某年某月某日某时去某教室面试。在进行了一番点头哈腰的答谢后,我离开了。可是那天晚上我并没有去面试。尽管之前有人打过几个陌生电话给我,但我却没有接听电话的勇气,任凭铃声响了几十遍都不理睬。只当欣赏音乐。对此已经麻木。我从不认为当了某部长或是某干事就是一件值得开香槟庆祝的事,我也曾看见某学生因为就任了某部长就欣喜若狂,几乎有一种想从五楼一跃而下的冲动。中国那么多自杀的“人才”有一半原因就因为于此。我也从没听说过在大学就任了某部长会对以后找工作方面起到一定的帮助作用,可是却亲眼目睹了舍友为了当任院里学生会某部门的干事,在竞选期间“日夜奔波”,后来才知道是为了该部门的部长办事。记得在高三的一位政治老师说过:在这个社会,第一靠关系,第二靠外表,第三靠知识。我恍然大悟原来知识在这里是显得那么地“低下”。只要期末考过及格变万事大吉。我向来是一个淡薄名利的人,现在学校除了在班级就任一职,加入了一个自己喜欢的文学社团以外便再无其他职位。总是会在每天经过学校宣传栏里看到贴满各种各样的“招新”启事,但现在的我在看到这些花花绿绿的公告纸便感觉恶心头晕,甚至想呕吐。我想或许现在是一个自我炫耀的时代吧,我大概是不合时宜了。在初到这个学校之际,我也并不是没有参加这些社团的冲动,但经历过这次竞选后我便再也不想去涉及这些演讲竞选。我不想“满怀信心”或者是“一表斯文”地站在讲台上面对着大众期待的目光以及“学生评委”的一次次毫无意义的教科书式的提问。他们所提的这些问题基本都是我们在小学N年就看过的。那些就连小学生都能回答得条理清楚的问题竟然会在大学里重复。在听过这些提问后,我很想一脚把这些“一表斯文”的人踹开,然后我坐在那里翘起二郎腿并戴一学生眼镜代替。不想让自己的思维走下坡路,那样只会让我变得愚蠢。尽管一所大学里免不了有“愚蠢的人渣”,评价一所大学优秀与否就是看这所大学里“愚蠢人渣”的数量的多少,少则为优秀,多则为差等。这也就不难怪为什么低层次的大学里那么多人渣的原因了。但自问在看过《一位老师写给大学生的一封信》后,我并不想成为这类的人,我也不具备成为这类人的品质。从来不认为谁比谁优秀多少,只是谁比谁用功多少,简单点来说就是提笔翻书次数的对比。鲁迅言:我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看书上了。所以请我们还是少点喧嚣,多点凝视周围的心,那样你会发现自己不一样的一面,而那一面绝对能对你的今后的职业生涯起到积极作用。当学生会竞选失败后,我决定不再参与这些庸俗的阶级集体大联欢活动,只想做回自己。在经过一番虚伪的表演后,我想该是“歇息”的时候了,不然在其中我真的会迷失方向,连当初来到这里的初衷都会忘得一干二净。安妮宝贝言:我大概是一只鸟,充满了警觉,不容易停留。所以一直在飞。我想我就是这样的一只鸟。至于落地的时候也是找寻到自己目标的时候。所以任何时候我都是以审视的目光在看待周围的世界。没有什么条例性的规章能束缚自己,只要是正确的我都会认真去做。不会再当虚伪的竞选者。自古以后,有多少站在讲台上的竞选者能真正做到那些“豪情壮语”,不过为一出表面文章罢了。这是一个“作秀”时代不足为怪。突然很羡慕乞丐,与世无争,虽然贫穷,但能在自己的世界里过属于自己的生活,虽然他们是生活最低层的不幸者,但这却又是不幸中的万幸。此时我很想让一些所谓的“一表斯文”的评委去尝试下最低层的生活,不然他们不知道生活的本质。只会吃饱了没事坐在那里对那些辛苦准备了许久的竞选者进行一些极度无聊问题的提问。中国那么多说事的摇篮就在此。当学生会竞选失败后,我看清了自己要走的路,它一直延伸到远方,虽然沿途后很多小分岔路,尽管存在某些不为人知的诱惑,但都不影响我继续向前的动力。当学生会竞选失败后,我几乎要大声欢呼,没有加入那个让人庸俗的阶级集体大联欢活动中,我还是原来的我。没有任何本质的动摇改变。当学生会竞选失败后,我想我是一个真正的人才。

    2009-11-04 作者:子鹜
    • 0
    • 6125
  • 归潮(碧草)

    经历过多少沧海桑田我总习惯独自面对着窗外抿嘴微笑凝视着摇曳的紫荆花的身影拷问心灵的下一个春天何时来临在来不及忘掉寒冬深深的伤痕时我却要挎上行囊去往他方找寻那个并未完成的梦想心儿已经归潮却隐约着一种说不出的伤感总会在每一个夕阳夕下化作脑海里的浪潮无时不刻地在冲击着我脆弱的神经在晚风徐徐的西湖边上我看见落日染红湖面的黄昏风儿泛起层层涟漪它飘荡至彼岸向着心灵的角落一次次归潮偶尔听到潮声响成心底的叮咛却是那般委婉绵长我不相信命运的冥冥之中的安排却惟有徘徊在轮回的空间里就像四季交替,潮起潮落的自然规律心灵说不出该喜或该忧或许在回望故乡的那一瞥中我会找寻到其中的答案很多时候我只喜欢独自就这样的走了没有昙花一现的表面告别与心灵交融成为一体回归属于自己的归宿我总在潮起潮落间仰望大片云儿在蔚蓝天空中蔓延凝视夜空中眨眼星烁微暗的身影疲倦了便倚靠在那颗百年老榕下摘下一片纹路清晰的叶儿贴放在胸口倾听心灵拍打岸边的每一次归潮我细数着心儿的每一次归潮的深切呼唤双眸望向夜空下万家灯火通明的前方

    2008-08-08 作者:子鹜
    • 0
    • 6123
总52页,文章205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