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一只没有盛水的水杯

    水杯失去了水命运将会怎样这只没有盛水的水杯仿佛泰坦尼克号的残骸沉在大西洋底守侯着一个世纪的秘密一只没有盛水的水杯躺在灿烂的阳光底下沐浴杯底即时泛起银光是那么地刺眼这一切只为缺少了水的折射一只没有盛水的水杯被人们遗忘在窗台的角落里杯底已落满尘埃只为它的本质已被一览无迹一只没有盛水的水杯被一只猫儿失足碰到从高处跌落瞬间粉身碎骨成为一粒粒银沙临死之际没有发出任何呼救除了那声清脆的落地声于是成为一个身份不明者只因为缺少了水的托付一只没有盛水的水杯在寂寞中守寡在相思中生锈只知道水杯不能失去水的重量否则只能飘荡随世水不能离开水杯否则不能显示出多姿的形态却不知道是水托付给水杯还是水杯依赖了水

    2008-07-21 作者:子鹜
    • 0
    • 6122
  • 月下孤影

    淡淡的月光投下了我孤单的影子深沉的夜惟有一个孤独者在欣赏月光洒在他疲惫的脸庞上透过那双深邃的双眼已注定了他漂泊不定的人生

    2008-07-16 作者:子鹜
    • 0
    • 6121
  • 冬季十四行

    我看见那在寒风中摆动的枝干孤零零地置身于冷清的街道旁叶子已离它而去成为大自然的一部分这个以梦为醒,梦将不醒的季节里我一次次将自己脆弱的灵魂放进梦境尽管这只是逃避现实的表现但已经足以让我获得重生之机我身旁是穿梭如潮的都市人群自己却无力与任何一个人并肩同行惟有在人生的高峰中独自攀登窗外那早已被寒风俘虏的石板栏在空气中裸露着冷漠已屈服在一个季节里一味地迁就成为它的本质

    2008-07-25 作者:子鹜
    • 0
    • 6120
  • 《寻梦》(长篇连载8)

    第八章晴天劈雳面对于薇这份突如其来的爱,林宇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内心充满巨大的矛盾,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因为他放不下晓梅,亦不想伤害于薇。如同往常那样,这天他回到家御下沉重的背包,经过一上午的课程消耗,肚子已经难以承受这般的折磨了。“妈,午饭做好了吗?”林宇习惯性大声喊道。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回荡了许久却没有人回答。咦,奇怪,这中午的怎么会没人在家呢,平常可不是这样的,在往常的这个时候老妈早已做好香喷喷的午饭了,林宇只需放下那沉重的背包便可以享受丰盛的午餐了。来到厨房,打开桌盖却空空如也。林宇不禁有些纳闷,这中午的,老爸老妈带着老妹上哪去了,忙得连饭也没做。“铃——铃——”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响吓了他一跳。“喂,您好?请问找谁?”林宇拿起话筒习惯性问道。“林宇,我是爸爸,你爷爷生急病了,我们正忙着把他送到医院,现在办理住院手续,我们在这边已经吃过午饭了,本来也想让你来的,但考虑到你学习太紧张了,加上又在高三复习阶段,所以今天早上才没告诉你,你一个人在家先做饭吧!”“爷爷生急病了,不会吧?什么病?”林宇连忙追问。“这个暂时还不知道,还要有待做进一步的检查……”父亲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稍稍地叹了口气,林宇在电话里倾听得一清二楚。“叫妈听电话——”林宇想问问母亲。“我这个电话是用外面计费的,话费比较贵,不能多说,就这样了,有什么事回家再说。”说完这番话后,电话那边便已挂断了。无奈,只有自己做饭了,看了看时间:中午十二时三十分。有时母亲或父亲忙工作而没空打理家务时,做饭这些最基本的都是林宇一个人搞定的,这倒不会难倒他。林宇把饭做好后,再炒了两个鸡蛋,马马虎虎地解决了午饭,可他的心却忐忑不安,他惦记的是爷爷的病,在他印象中爷爷的身体还蛮健康的,怎么突然会传出这么不幸的事情?回到学校后的整个下午,他坐在教室里总是心神不定,两节课什么也没有听进去。心里只惦记着爷爷的病情。“哥们,怎么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邵锦问。“是不是为了她?”刘枫以为林宇因追不上晓梅而垂头丧气。“你们别烦我了,去学习吧,让我安静一会。”“宇哥,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邵锦似乎看透了林宇的心事。“没……没什么,不用你们管。”林宇吱吱唔唔的。虽然刘枫邵锦是自己的好友,但林宇显然不想把自己的家事告诉他们,他也说不清到底是为什么。或许不想让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吧。“林宇,怎么了,世界末日到啦,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于薇也跟着插嘴。“没……没事,就是身体有些不舒服。”在随便扔出这句乱七八糟的言语后,林宇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越是躲避他们的疑问,搪塞出的言语越离谱。心想:天呐,我说的是什么了,怎么会说出自己身体有些不舒服之类这样荒唐的话?“你这些天都干嘛去了,是学习压力太大了?”刘枫关切问道。这时已是下午第三节文娱课时间了,班上闹哄哄的,林宇的心情在这喧闹声中显得很烦闷,但他还是极力承受住。“要不我到医务室跟校医要些感冒药给你?”于薇在一旁关切地问。“不用了,谢谢。我没事。”林宇搪塞了一句。他凝视着晓梅的座位发呆,此时的她能感受到他内心的煎熬吗?终于盼到放学那该死的铃声响起了,林宇以种种借口好不容易搪塞了好友,就匆忙赶回家去了,这一路上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可路却依旧那么漫长,足足走了有十几分钟才回到家。父母早已回来了,此时,父亲坐在沙发上呆顾一个劲地猛抽着手中的烟,不时地将烟雾一口一口地吐出,那迷绕在空间中的蓝色烟雾似是父亲心中的闷气。这是父亲长久以来的一个不良习惯,每当有心事时总喜欢以烟相伴,将自己置身于烟雾包围中,而这个时候却总是一言不发。以前林宇也曾劝过父亲戒烟,但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母亲坐在另一边不知在凝视着什么正看得出神。老妹却早早地回房间温习功课了。林宇看着父母的举动,虽然内心很纳闷,但却也已经心里有数,因为从中午父亲的来电中就已经听出三分了。突然,他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爸,爷爷的检查结果怎样了?”林宇小声试问着父亲。父亲将手中的半截烟猛吸上最后一口,然后才将余剩的还带着火星的烟头放入烟灰缸里,叹道:“今天中午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说是晚期胃癌……”。“可能只剩下几个月的寿命了……”母亲在一旁有气无力地说道。双眸间还夹带着些许的泪花。“这……这怎么可能呢,爷爷身体那么好……这好端端的怎么会传出这种事呢?””林宇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愿接受眼前令人沉痛的现实。瞬间整个人呆住了。“林宇,这是真的,早在几个月前,爷爷就感到身体有些不舒服了,因为他老人家怕为我们带来经济与精神负担,所以迟迟都没有说出来。一直在忍受着病痛的折磨,之前本来我们还以为是老年人的一些普通疾病,但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父亲显得有些无可奈何。但父亲的一番话对林宇来说无疑是晴天劈雳。“爷爷现在在医院吗?”林宇忙问。“正在输液。”父亲用手托着低下的额头轻叹道。“那我现在去医院看看……”林宇显然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行,现在你还不能去,你以这样激动的情绪去看望爷爷,不被他知道自己的病情才怪,那样只会加剧爷爷的悲伤!”“爷爷还不知道自己的病情?”“因为怕他知道了会更悲伤,造成情绪低落,那样会加重病情,所以在经过上午的检查手术后,我和你妈还有奶奶叔叔等人商量了一番,决定替他隐瞒病情,只说是普通胃病,在医院住几天就好了,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让爷爷的情绪能够有所稳定,这事也是我们经过慎重考虑后才决定告诉你的,至于爷爷那边,你可千万不能告诉他,不然对他是一种更大的伤害。”父亲郑重其事说道。“那老妹知道了吗?”“她还小,就怕到处乱说,所以也没告诉她。”“嗯,我知道了,那等我有空再去探望爷爷吧。”林宇强忍住泪水,平静说着。林宇亦不想让父母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因为父亲一直教他做人一定要坚强,不论遭遇到了什么。所以即使是这莫大的让他无法接受的晴天霹雳,也要默默地承受即管比平时多了一份份痛。想到爷爷一生清贫,年轻时虽是市里文化局的一名干部,但从来不多拿一份不属于自己的钱财,公私分明,为人口碑好,是个不可多有的清廉好官,当年舅妈因分配不到理想的工作,后来多亏了爷爷的转调,才得以让她找到一份好工作。在生活上总是时刻关心着林宇,每年爷爷都将自己省吃检用下来的一部分钱让给自己的孙子做为学习生活上的开支,因为爷爷知道自己父母的经济也不是很好。想到这里,林宇还是情不自禁落下伤心的泪水。(未完待续)

    2008-07-14 作者:子鹜
    • 0
    • 6119
总52页,文章205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