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怀念故乡

    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我常常想起生我养我的故乡我的故乡在粤东山区那里除了山还是山十三年前我离开故乡到现在这座城市读书工作十三年了我只回过一次故乡故乡的老槐树以及它鹅黄的花香故乡的马头寨以及它暗红的山稔故乡的山塘以及它怀里自由自在的鱼故乡的小河以及河里戏水的小伙伴故乡搞笑的阿普古以及善良的阿盏伯故乡的跳跳同学皮皮同学以及蛋蛋同学……今夜我站在这个城市的摩天大楼上翘首望向这寂静的夜空而夜空的潮水终于漫过头顶——2007年1月8日晚

    2012-05-04 作者:碧草
    • 0
    • 6173
  • 不老的冰心

    不老的冰心——悼冰心逝世一周年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写了一篇《无限哀思》的小文,遥寄奶奶的在天之灵。今天,我又拿起了笔,尽管沉沉的。眼前是一幅您跟小白猫在一起的照片,多么慈祥!我的眼泪不争气地涌出来……在《无限哀思》里,我是这样开头的:“我实在想象不出1999年2月23日有什么特别,也竟然象想不出那天晚上21点时在做些什么……”就是带着这样的遗憾,无可奈何地目送着亲爱的奶奶在仙乐飘飘的料峭时分离我们而去。我曾经固执地想过:奶奶一定能活到21世纪的,1998年10月5日是奶奶99岁华诞,那天恰巧是中秋节,当我在遥远的南方在媒体上看到党和国家领导将99朵红玫瑰送到您的病榻前时,我的眼眶湿润了……也就是从那天起,我就一直在勾画您百年华诞的情景,您在新世纪的情景。虽然在1988年4月吴青阿姨(编者按:吴青:冰心的小女儿,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系教授)曾写信告诉我“……母亲年事已高,住院四年”,我便有一种惴惴不安的感觉,然而当真正看到您逝世的消息时,我还是不愿相信这个事实。在跟吴青阿姨通信的那段时日里,我正在我所在城市的一家报社做副编辑,那副美丽的名字是这个城市标志的名字,我不止一次地把这副刊美丽的名字跟您的名字联系起来,甚至把你们想象的是一体的,因此我也一直固执地认为,您是不老的。有人说,您的文学成就是在建国前,我不同意,因为晚年的你写了不少“辣”的东西,尽管在您的一生中经历过许许多多风风雨雨的磨难,忍着许多无法平抚的内心创痛,然而在这些“辣”的东西里,“几乎找不到一点为个人生命遭遇不幸的怨艾听到的倒是为整个民族生存与发展前途的忧患。”(孙玉石《世纪老人的声音》),我相信,您晚年写的《万般皆上品》与你在建国前写《寄小读者》是异曲同工的,都怀着一个中华民族女儿的祖国,对民族的深沉而伟大的爱心。今天,是您逝世一周年的日子,此时此刻,一种近乎激动的东西充溢在南方一隅孤独如我的脑中,昂首振臂,仿佛蕴蕴地从天际传来——不老的冰心!

    2012-05-14 作者:碧草
    • 0
    • 6159
  • 地铁,通往这个城市的春天

    有人说这个城市的地铁是通往这个城市的春天我知道就在这个令人怀念的冬天这个城市的地铁像芝麻开花一样地在地下延伸其实想象也是一种快乐呼啸而过的沉默是春天里绽开的花朵二十世纪初冷艳的伦敦地下铁如庞得那两句呻吟的诗是两道冰冷的铁轨而这个城市的地铁则是这个城市的脊梁寄托了人们无限的遐思——2007年1月3日

    2012-05-04 作者:碧草
    • 0
    • 6148
  • 故乡的十字街

    起源于一种遥远的呼唤目光把您久久抚摸以天籁一般的虔诚回朔风干的思念再次泪流满面一个脚印,一个思念一个思念,一个脚印朝阳把目光牵得柔长柔长向左走向右走犹如童年的跷跷板是一上一下的思绪飞跃成童年的一种生活方式岁月在悠长的目光中洞穿故乡十字街边的小书店一种叫思念的东西在内心深处不断疯长——2008年2月1日

    2012-05-01 作者:碧草
    • 0
    • 6145
总18页,文章70篇